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20 我心永恒

  軒昊然沉喝一聲,那本來潔白的拳頭,在轟出的瞬間,就已經變成了紫白金青四種顏色。
    而他的身后,在這一刻,更是出現了四個太古帝皇的虛影。
    “是皇極驚世拳之中的四帝破天!”有人話語之中,帶著一絲驚訝的喊道。
    每一個上古帝皇的虛影,可以讓太皇真血的擁有者使用上古帝皇百分之一的力量。
    現在軒昊然的一拳,已經擁有了上古帝皇百分之四的力量。
    百分之四雖然看似很少,但是那是摘星擒月的上古帝皇,是天地之間,至尊無比的存在。
    而四股力量的匯聚,更爆發出一種接近了混沌,能夠破滅一切的威勢。
    在這滾滾的威勢之下,鄭鳴感到自己根本就沒有躲避的可能。倒不是說他不愿意躲避,而是那拳上的威勢,已經將他所有的躲避之路,統統的封閉。
    “這是在拼命啊!”姚樂玄機感受著那磅礴的一拳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嘆。
    他自語道:“按照神宮的記載,四帝破天之力,糅合四帝的力量,實在是不能力敵,真是沒有想到,這軒昊然,竟然修煉成了四帝破天。”
    “就是不知道我的九色琉璃身……”
    姚樂玄機沒有說下去,但是他的眼眸,卻緊緊的盯著已經來到鄭鳴不遠處的軒昊然。
    鄭鳴沒有后退,也沒有前進,他整個人就好似一棵扎根于大地的大樹,迎接著無盡的風雨。
    在那軒昊然四色的拳影,重重砸來的剎那,鄭鳴揮拳而上,摩訶般若金剛力由鄭鳴的拳頭之中直沖而出,重重的和軒昊然的拳頭碰撞在一起。
    這一次碰撞的剎那,鄭鳴就覺得那本來處在軒昊然身后的四大帝君的身影,一下子脹大了百倍,他們威嚴無雙,他們同時呵斥,一股難以匹敵的威勢,席卷天地。
    上古帝皇,號令天地,一言出,則四方行。
    鄭鳴這一刻,覺得自己面對的,并不是軒昊然,而是四個上古帝皇,四個君臨天地的上古帝皇。
    “上天入地,唯我獨尊,破!”
    在這股壓力洶涌而來的剎那,鄭鳴發出了一聲巨吼,這巨吼,猶如獅子咆哮于虛空,震動在天地。
    在這吼聲之中,那四個巨大的上古帝皇營造的無敵之勢,瞬間崩塌,四大上古帝皇的身影,更是一陣顫抖。
    也就是這一刻,那四個本來徒有其形的上古帝皇虛影,好似同時活了過來。
    他們目視著鄭鳴,眼眸之中,充滿了威嚴,充滿了憤怒,充滿了堅毅,充滿了……
    這就是統御四方的上古帝皇,他們雖然已經消散于天地,但是他們的威嚴,卻不容褻瀆。
    當他們感到自己的威嚴遭到挑釁的時候,他們就會本能的醒來。
    軒昊然的眼睛,變的更加明亮,他覺得自己的力量,在這一刻增加了一倍,但是這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他終于感應到了上古大帝的精神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精神,上古大帝的精神。
    擁有太皇真血,可以催動上古帝皇的力量為自己所用,但是和力量相比,上古大帝的精神意志,才是最重要的。
    只有感應到上古大帝那種無敵之意,他們的太皇真血,才能夠達到最高的境界。
    同樣,只有領悟了上古大帝的精神意志,將這種精神意志融入自己的武技之中,才會造就真正的無敵。
    “給我破!”一股四色的力道,從軒昊然的體內再次沖出,這一次的力量,和剛才軒昊然出手的力量,可以說是一模一樣。
    甚至,這股力量的強度,比之剛才,還要弱了那么一點。
    但是,當這股力量涌來的瞬間,鄭鳴卻覺得,這股力量的攻擊力,比之剛才,強大了十倍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十倍,因為這之中,隱含著一種意志,一種無敵的意志,一種不屬于軒昊然的意志。
    在這股力量下,鄭鳴的身軀,開始后退。
    對,就是后退,這是鄭鳴在施展了強勢英雄牌之后,第一次后退。
    而就在他后退了第五步之后,鄭鳴的心頭一動,他隱隱約約的感到,自己變成了一座山,一座聳立萬古的山。
    “阿彌陀佛!”
    四個字,幾乎是一種本能的從鄭鳴的口中吐出,伴隨著這四個字而出的,是一股任由天地星辰變幻,我心依舊永恒的意志。
    在這種意志下,鄭鳴的身軀停滯了后退,而那四個猶如活過來的大帝虛影,在朝著鄭鳴看了一眼之后,同時閉上了眼眸。
    四色的光芒消散,一下子變的平靜的天地,只剩下鄭鳴和軒昊然兩個人。
    軒昊然的眼睛,卻是越來越亮,他陡然收拳,飛身朝后而去。
    “閣下今日所賜,昊然銘記在心,山高路遠,以后再相見!”軒昊然的話,說的無比的鄭重。
    能夠說出這句話,無疑是軒昊然對鄭鳴的一種認同,一種對鄭鳴能夠和自己并駕齊驅的認同。
    但是從軒昊然的眼眸中,鄭鳴感到此人在這次的比斗之中,又有突破,那四大上古帝皇睜開眼眸的情景,他已經看到,他明白現在的軒昊然準備去干什么。
    不過他此刻也無意阻攔軒昊然,他同樣想要將自己通過剛才一戰心中多出的感悟梳理一下。
    更何況他現在使用的達摩祖師的英雄牌,時間差不多快到了,而且以剛才的情形,他要完全壓制軒昊然,并不容易。
    姚樂玄機的目光,完全都是嫉妒,他知道,剛才的感悟,一定能夠讓軒昊然更上一層樓。
    說不定等下一次見到軒昊然的時候,自己就不是軒昊然的對手,這讓他非常的不舒服。
    更讓他不舒服的是,這一次的機緣,還是他送給軒昊然的,如果不是他讓軒昊然和鄭鳴交手,軒昊然絕對不會有今日的進步。
    為什么那個進步的人不是我,為什么如此好的機遇,我眼睜睜的讓給了軒昊然那個笨蛋?
    軒昊然走了,姚樂玄機在沉吟了瞬間之后,也朝著自己的下屬一揮手,轉身離去。
    “鳴少,你……你好厲害,哈哈哈,當那四個上古帝皇的一絲神魂出現的時候,我還覺得你這次慘了呢,沒有想到,你竟然在這種情況下,還能讓姓軒的小子吃虧!”鄭驚人來到鄭鳴的身邊,大力的拍打著鄭鳴道。
    鄭鳴朝著鄭驚人笑了笑,然后目光落在了一直站在一邊的姚樂清舒身上道:“你接下來準備怎么做?”
    姚樂清舒平淡的道:“自然是收集傳承石,你呢?”
    “閉關!”鄭鳴看著姚樂清舒,沉聲的說道。
    姚樂清舒點了點頭,然后將那盛著不知道多少傳承石的東西朝著鄭鳴一扔道:“這都應該你的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姚樂清舒轉身就要離去,鄭鳴看著姚樂清舒有些瘦削的背影,沉吟之下,就將那些傳承石朝著姚樂清舒扔了過去:“我答應過你母親,幫著你搜集三百塊傳承石。”
    “雖然這些可能不夠,但是就讓我占你一次便宜!”
    這句話,鄭鳴說的很隨意,他為的就是讓姚樂清舒將這些傳承石收下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說話之際,姚樂清舒的臉上,卻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紅霞。
    ……
    一座半封閉的山洞之中,鄭鳴正席地而坐,此刻的他,雙手抱在胸口,紅日照大千的真氣,在他的體內快速的運轉著。
    不過,現在他體內的真氣所走的,并不是紅日照大千功法的運行路線,而是易筋經的修煉法門。
    雖然,總體來說,紅日照大千修煉出來的真氣,更加的強大,也更加的強橫,但是寸有所長、尺有所短。
    在對自己身體的鍛煉上,易筋經卻遠高于紅日照大千的法門。
    一條條真氣本來沒有流經的經脈,被紅日照大千真氣貫通,一個個鄭鳴沒有注意過的穴道,都開始被真氣所充斥。
    “呼……”
    一股赤紅色的真氣,猶如氣柱,被鄭鳴從鼻孔之中直噴而出,伴隨著這赤紅色真氣的噴出,鄭鳴身上的紅光,變得越加的耀眼,讓鄭鳴整個人看上去,就好像一個赤紅色的火人。
    當那股赤紅色的真氣,被鄭鳴重新吸納進入自己的肚腹之后,鄭鳴整個人完全恢復了過來。
    此時的他,猛一看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區別,但是鄭鳴自己,卻覺得自己比之以往,要變的沉重了九分。
    是安穩不動如大地般的沉穩。
    易筋經,這門流傳千古的絕學,并沒有讓鄭鳴失望。此刻的他,雖然真氣的數量并沒有任何的增加,但是他的經脈,卻被鍛煉的極其堅韌。
    如果說之前的經脈猶如一條普通道路的話,那么現在鄭鳴的經脈,就好像一條高速公路。
    它讓鄭鳴真氣的運行速度,直接提高了數倍,而透過經脈的強化,更讓鄭鳴的身軀,變的越加的強橫。
    十張達摩的英雄牌,一百萬黃色的聲望值,用的真是太值了。
    不過這易筋經的好處,只是達摩祖師英雄牌之中最小的好處,鄭鳴借助十張達摩祖師的英雄牌,將易筋經快速的推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。
    而這次修煉,只不過是他第一次修煉易筋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