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2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2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2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9 摩訶波若金剛力

  鄭驚人抖手,就要將自己手中的東西打出去,可是就在他揚手的瞬間,他發現自己將這寶物打出去,已經晚了。
    因為軒皓然的拳頭,這一刻已經接近了鄭鳴。
    金色的拳頭,隱含著讓天地震顫的意志,重重的擊向鄭鳴,鄭驚人那大小不一的雙眸,更是告訴他,這一股天地服從的意志,進而讓軒皓然一拳的威力平增十成。
    太皇真血,意志如山,就算是躍凡境的武者,在面對太皇真血的時候,十成武技,最多也只是能夠施展六成。
    這是鄭驚人嘴中那個老東西告訴他的,同時老東西還告訴鄭驚人,讓他碰到七大黃金血脈的傳人,那是最好躲避。
    鳴少的手段雖然不少,但是他面對太皇真血的傳人,是不是還能像以前那樣游刃有余呢?
    鄭驚人不知道,他現在能夠做的,是靜靜的等待,等待這一拳的結果。
    “當!”
    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音,在虛空之中響起,不論是準備動手的姚樂清舒兄弟,還是那些圍著鄭驚人的皇極丘少年武者,都凝眸朝著鄭鳴和軒皓然的方向看去。
    他們看到,軒皓然和鄭鳴,都站在剛才的位置,他們兩個人,好似都沒有動彈一下一般。
    怎么可能,他們兩個人不應該這樣的,軒皓然一拳,就算是不能夠將鄭鳴打飛,也應該將這個小子打出老遠,而不應該,讓他就這樣站著。
    鄭鳴和軒皓然兩個人,都沒有任何的變化,只不過軒皓然身后的那上古帝皇的虛影,卻比之以往,要清晰了數倍。
    “我知道了,少主用的是皇極經世拳中的一記萬物為粉,這小子雖然看上去好好的活著,但是實際上,他的軀體已經猶如瓷器一般化成了粉末。”
    一個面容如猴的少年,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之后,歡天喜地的大聲說道。
    他的話,頓時引起了身邊同伴的贊同,就聽有人接著道:“不錯,皇極驚世拳之中,這一招是從內而外的傷人,哎,少主不愿意我們看到血淋淋的場面,真是仁慈啊!”
    “少主實際上不用太皇真血,就能夠將這小子擊斃,能夠看到太皇真血而死,這小子也算是有福氣啊!”
    “不錯,太皇真血,天下無雙,這小輩福分不淺,哈哈哈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馬屁聲,爭先恐后的在四周響起,而那還沒有從鄭鳴身上收回拳頭的軒皓然,臉色卻變得無比的難看。
    他的臉在發紫,不過他這個時候,卻有點說不出話來,因為一股磅礴的反震之力,正在他的經脈之中激蕩,這股反震之力,讓他痛苦不已。
    如果一旦開口,說不定一口鮮血,就要從他的經脈之中噴出,所以這個時候,他無論如何,都要堅持住。
    終于,這一股反震之力,被他壓制了下去,而正站在他對面的鄭鳴,也同時開口道:“閣下是不是可以將你的拳頭拿開了,這樣不是太好。”
    這句話一出口,不但那些皇極丘的少年,都閉上了嘴巴,就連姚樂玄機都驚駭的看向了鄭鳴。
    姚樂玄機之所以讓軒皓然對付鄭鳴,是為了聯盟,并趁機做一件讓自己高興的事情。鄭鳴讓他不舒服,所以他就要將鄭鳴當成一個棋子把玩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這個棋子的反應,卻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。
    太皇真血的一帝之力,雖然和太皇真血的全部威力而言,真的是不值一提,但是那畢竟是一帝之力。
    就算是他姚樂玄機,在碰到這種一帝之力的攻擊時,最好的應對方式,也是躲避。
    而他的九色琉璃身,唯有提升到金色,才能夠接住太皇真血的一帝之力。可是現在,鄭鳴竟然接住了這一帝之力的攻擊。
    是軒皓然手下留情了嗎,這根本就不可能,雖然姚樂玄機和軒皓然是第一次接觸,但是憑著自己的直覺,他就知道軒皓然決非那種心慈手軟之輩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鄭鳴竟然真的接下了軒昊然的一拳。
    姚樂玄機看向鄭鳴的神色,變的越加的鄭重,甚至一絲殺意,開始在他的眼眸之中閃爍。
    鄭鳴此刻,神色依舊淡然,不過他的心頭,卻同樣震驚不已。按照他的估計,這金剛不壞身,就算是再強大的攻擊,也難以破壞他分毫。
    但是剛才軒昊然的一拳,卻有一部分力量鉆入了鄭鳴的體內,并猶如利刃一般,在鄭鳴的經脈之中肆虐。
    這股力量雖然很快被壓制并從體內驅逐出去,但是這股力量卻給鄭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    因為這股力量最強大的,并不是力量本身,而是隱含在力量上的,一種強大無比的意志。
    軒昊然收回了拳頭,他的神色,同樣鄭重無比。他的目光,雖然大部分都在鄭鳴的身上,但是他還是用眼角的余光朝著姚樂玄機看了一眼。
    這一眼,是帶著懷疑,帶著敵視的一眼。
    姚樂玄機明白軒昊然的意思,軒昊然是在懷疑自己和他結盟的誠意,甚至軒昊然在懷疑自己是故意在羞辱他。
    姚樂玄機真的沒有這種心思,相反,他的心里,還升起了一絲小小的委屈。他也沒有想到,鄭鳴竟會如此的強橫。
    但是他不會解釋,也不屑于解釋。
    “來吧!”軒昊然朝著鄭鳴一揮手,同時他的身后,浮出了兩個上古帝皇的虛影。
    這兩個虛影雖然模糊,但是高居九天,俯視蒼生,有他們處于軒昊然的身后,讓人面對軒昊然,都有一種難以動手的感覺。
    鄭鳴沒有吭聲,而是踏步上前,此刻的鄭鳴,踏步無聲,但是在他踏出三步之后,給人的感覺,卻是一只巨獸,正在踏步而行。
    “看拳!”
    伴隨著這一聲沉喝,鄭鳴揮拳打向了軒昊然,摩訶般若金剛力催動,讓鄭鳴打出的拳頭,呈現出了金色。
    軒昊然在鄭鳴拳頭打來的剎那,雖然沒有感覺到拳風,但是那一種氣勢,卻讓他整個人顫抖不已。
    本來還準備隱藏的修為,此刻卻是半點都顧不上。隨著他氣血的催動,又是一個帝皇的虛影出現在他的身后。
    三個帝皇虛影,就算是剛才和姚樂玄機的對戰,軒昊然也沒有運用出第三個帝皇。
    “嘭!”
    鄭鳴的拳頭,就在第三個帝皇出現的瞬間,轟在了軒昊然的肩膀上,伴隨著這一拳,軒昊然就覺得一股浩瀚無比,至陽至剛的力量,猶如長江大河般以一種無可阻擋之勢迅速涌入了自己的身體。
    無比的強大,無比的威猛,勢不可擋!
    在這股力量侵入體內的剎那,軒昊然的心顫抖了一下,他那太皇真血催動的皇極驚世的真氣,瘋狂的運轉,想要將這股力量擋在自己的體外。
    但是,這股力量,實在是太過強大,就在兩股力量在軒昊然的身體中碰撞的剎那,第三個剛剛出現的帝皇虛影,就好似泡沫一般,直接破碎了開來。
    那猶如尖刀刺入經脈之中的感覺,軒昊然實在是有些無法抵擋,而他同樣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。并沒有繼續抵擋的他,在深吸了一口氣的剎那,整個人倒飛了出去。
    “轟轟轟!”
    軒昊然飛出去十余丈,身體撞擊在數塊大石上,將這幾塊足足有一丈方圓的大石,直接撞碎成漫天的石雨。
    而他身后,屹立天地的兩個帝皇的虛影,在軒昊然撞擊在巨石上的剎那,也隱入了軒昊然的體內。
    “怎么可能?”軒昊然的跟班,一個手持著三尺長劍的少年,聲音之中帶著驚駭的說道。
    剛才軒昊然沒有一拳將鄭鳴怎么樣,雖然出乎他們的意料,但是他們卻沒有太多的吃驚。
    畢竟,誰都有失手的時候,更何況有些人修煉的功法,本來就是極其能夠防御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擁有太皇真血,在他們眼中,幾乎是無敵的存在,卻被鄭鳴一拳打飛,這讓他們實在是接受不了。
    帝皇虛影破滅,軒昊然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被打飛,這……這怎么可能!
    難道他就是那個擁有無缺戰體的人嗎?要不然,他怎么可能將軒昊然打的沒有絲毫還手之力。
    “七大黃金血脈,真的是好牛啊,可惜碰到鳴少,好似還差一點啊!”鄭驚人翻動著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,故意啞著嗓子說道。他剛剛本來就對軒昊然的態度不舒服,現在自然不會留任何的情面。
    順帶著,他還將姚樂玄機給牽扯了進來。
    姚樂玄機并沒有理會鄭驚人,他此刻的眼眸,同樣緊緊的盯著正在掙扎起來的軒昊然。
    軒昊然接不了這個年輕人的一擊,那么自己呢?自己能夠接得下剛才那一拳嗎?
    他的九色琉璃身,比太皇真血更善于防御,但是也強不了太多,畢竟兩個人擁有的,都是日升域最為頂級的血脈。
    鄭鳴那一拳,他并沒有看出有絲毫的特別之處,可是為什么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。
    “這一拳真的很不錯!”嘴角流出了一滴鮮血的軒昊然,在站起來之后,緩緩的朝著鄭鳴說道。
    鄭鳴的眼眸,同樣關注著軒昊然,雖然他現在不能使用道心種魔大法和蒼天霸血,但是達摩的感覺,讓他感到此刻的軒昊然,正在開始變的無比強大。
    “你再接我一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