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3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3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3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8 達摩達摩

  嗚嗚,有人,怎么是一個和尚,莫非是傳說之中的掃地僧,如果是這位的話,那么自己這一次,就是真的賺到了。
    但是,當鄭鳴的眼睛落在英雄牌上的剎那,他有一種傻了的感覺,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可是那上面,四個字卻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的心頭。
    達摩祖師,竟然是達摩祖師,那個天下武學出少林的達摩祖師,那個萬古傳頌的武學大宗師。
    真的是他,自己這一次,竟然運氣爆棚到,一下子將這位祖師給抽到手的地步。
    雖然鄭鳴不是沒有想過從英雄牌之中,將這位祖師給找出來,但是百萬的聲望值,他還是有點小小的舍不得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竟然一下子將這位祖師給抽了出來。
    沒什么可說的,疊加,而且是十倍的疊加,百萬聲望值換取十張達摩祖師的英雄牌,實在是太值了。
    在疊加完達摩祖師的英雄牌,鄭鳴這才小心的朝著達摩祖師的英雄牌技能上門看了過去。
    易筋經宗師、洗髓經宗師、金剛不壞身、摩訶波若金剛力,不動禪心!
    這五項技能,看的鄭鳴心神有些搖曳,雖然后面的摩訶波若金剛力和不動禪心他有點不懂,但是這不重要。
    重要的是,他知道前面三項。易筋經、洗髓經,那可是所有武俠小說之中流傳的無上經典。
    一般來說,只要練成一門,就能夠在武俠世界之中,成為最頂尖的存在。更何況還有金剛不壞身,這簡直就是沒有突破一品之前,修煉最頂尖的功法。
    “小子,你傻了不成!”一聲怒吼,陡然在鄭鳴的耳邊響起,聽到這吼聲,鄭鳴嚇了一跳。
    他抬頭看去,就見姚樂玄機正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著自己,而站在自己身邊的鄭驚人,則小聲地道:“鳴少,好漢不吃眼前虧啊!”
    鄭鳴還是有點不明白,當他扭頭朝著姚樂清舒看去的時候,卻見姚樂清舒一咬牙道:“這些傳承石給你就是,你何苦一定要找他麻煩。”
    這個他,自然是指的自己。
    “我親愛的弟弟,我雖然很想給你上一課,讓你知道一下,偷取我東西的后果,但是不管怎么說,咱們都是一個父親,我不能讓你的面子太過不去。”
    “但是這個小子就不一樣了,他一個不知道來自何地的野小子,就算我將他打成肉餅,父親也不會責怪。”
    姚樂玄機說到此處,陡然笑呵呵的道:“小子,你的運氣來了,只要你能夠接得下這位軒兄的一拳,這二百個傳承石,就算是你的。”
    “不要讓我失望啊!”
    那軒皓然朝著鄭鳴掃了一眼,話語中帶著一絲輕蔑的道:“玄機兄,你真的確定,只要我能夠一拳擊倒這小子,咱們這次的盟約,就算是成立了?”
    “這個自然,我姚樂玄機這個人,別的好處沒有,但是有一點我特別看重,那就是說話有聲,落地砸坑!”姚樂玄機看著鄭鳴,笑吟吟的說道。
    鄭鳴此刻,算是明白了姚樂玄機的心思,這家伙竟然拿著自己當賭注。
    不對,應該說,自己在姚樂玄機的眼中,也就是一個賭一把的玩樂對象,他和軒皓然的結盟,本來已是勢在必行,現在將自己拉上,無非也就是一個幌子。
    他就是要借軒皓然的手給自己一個羞辱!
    鄭鳴很不喜歡這種感覺,畢竟,任誰也不愿意做別人手中的蟲子,更不愿意做別人手中,被隨意玩弄至死的蟲子。
    “小子,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么得罪了玄機兄,但是他既然將話說出了口,來來來,讓我打上一掌,你要是不死的話,算是你運氣好。”
    軒皓然俯視鄭鳴,就好似說世間最普通的事情一般,但是他這話語中,卻是再要人的性命。
    鄭鳴冷冷一笑道:“我可以讓你打上一掌,但是你也要讓我打上一掌,如何?”
    軒皓然一愣,他根本就沒有想到,鄭鳴會提出這樣的條件,作為皇極丘最出色的年輕一代,繼承了太皇真血的他,覺得天地之間的萬物,都應該圍繞著他旋轉。
    而皇極丘的律令之中,更有雷霆雨露,皆為君恩之說,所以,他覺得自己無論如何對待鄭鳴,都是對的,鄭鳴都不應該反抗,更不應該提出反打他一掌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聽到了沒有,玄機兄,你聽到了沒有,這小子竟然給我提條件。”
    “他竟然不知死活的跟我提條件,他覺得,就憑他自己,還能夠和我對拼一掌!”
    “好笑啊,實在是太好笑了,今日,我算是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,哈哈哈哈!”
    軒皓然大笑,跟在軒皓然身后的一眾皇極丘的年輕人,同樣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    他們在皇極丘之中,也是一方英才,但是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,自己可以和軒皓然相提并論。而且,他們更覺得,自己半點都沒有和軒皓然相提并論的資格。
    這個年輕的小子,他……他竟然要和軒皓然換掌,他以為他是誰,是其他七大黃金血脈的傳人嗎?
    好笑,真是太好笑了!
    “這位朋友,我家公子,乃是皇極丘的傳人,太皇真血的傳承者,不知道閣下傳承了什么黃金血脈?”一個看上去身材不高,但是衣袂風流的青年,笑吟吟的朝著鄭鳴一抱拳道。
    他的模樣,看上去是溫爾文雅,但是實際上,那眼眸之中,全部都是深深的不屑。
    鄭鳴冷漠的道:“蒼天霸血!”
    那年輕人本來已經準備好了說辭,可是此時,聽到蒼天霸血四個字,頓時有點說不下去。
    “笨蛋,七大黃金血脈之中,并沒有蒼天霸血!”軒皓然對于自己的下屬,竟然在鄭鳴的一句話之中進退失據,顯得無比的不滿。
    那年輕人這才反應了過來,他的臉色,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。畢竟,他之所以蹦出來,是要踩著鄭鳴的臉,讓他在軒皓然的面前露一把臉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不但沒有露了臉,反而讓軒皓然罵了一句笨蛋。要知道,這可是讓他在皇極墳之中的地位,受到了極大的挑戰。
    “小子,七大黃金血脈之中,根本就沒有什么蒼天霸血,你覺得你胡亂說出一個血脈,你自己就高貴了嗎,實在是太可笑了。”
    “就憑你,要血脈沒有血脈,要神骨沒有神骨,更不要說圣體,你憑什么要和我家公子相提并論,你難道不覺得,你再將自己,變成一個笑話嗎?”
    “真是小鳥要和鳳凰齊飛,也不看看看自己的模樣!”
    這一番話,年輕人說的暢快淋漓,可以說一下子將他的心聲給說了出來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那一副慷慨激昂摸樣的文士青年,根本就沒有看他,而是將目光落在了軒皓然的身上。
    “不敢就滾,在這里裝什么裝!”
    鄭鳴的話一出口,圍在軒皓然身后的幾個青年,都準備蹦出來,更有人準備動手。
    軒皓然一擺手道:“你們都給我退下,既然是玄機兄說的賭局,自然是我自己來。”
    “小子,今日我就成全你一次,我可以和你一拳換一拳,只不過等一會,希望你還能夠打出一拳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軒皓然雙手催動,他的身后,出現了一位身穿帝皇冠冕的上古帝皇,那披靡四方的皇者之氣,再次在他的身上激蕩而出。
    “本來準備給你留一條性命,既然你自己找死,就不要怪我!”軒皓然說話間,一拳緩緩擊出。這一拳并不是太快,但是伴隨著他身后那帝皇也揮動拳頭,幾乎所有的人都生出了一種感覺,那就是天地萬物在這一拳之下,都要臣服。
    “皇極驚世拳,這是皇極驚世拳,鄭鳴你不要接他的拳,快點躲開!”姚樂清舒在那軒皓然出手的剎那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著急的喊道。
    而他的身軀,更是猶如閃電,朝著軒皓然直接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可是就在他沖向軒皓然的時候,姚樂玄機猶如鬼魅一般的擋在了自己弟弟的前方。
    “小弟,我勸你還是不要管人家的比斗,你要是手癢的話,為兄可以奉陪一二,只不過我奉陪的結果,不是你能夠抵御的了的。”
    而鄭驚人在姚樂清舒喊出來的瞬間,手里面已經攥住了一物,而他本人,更是朝著鄭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“鳴少,快躲,這一拳之中,隱含著上古帝皇百分之一的意志,這不是你能夠抵擋的。”
    百分之一,在很多時候,根本就不用在意,但是話又說過來,這半分之一,要看是誰的百分之一。
    比如普通牛羊的百分之一,也就是一塊肉而已,但是作為手可摘星辰的上古帝皇的百分之一的意志,那就讓人難以抵御,難以防范。
    甚至難以升起抵抗之心!
    但是鄭驚人的速度雖快,可是那些分別持著刀劍的皇極丘的下屬,一個個快如閃電的擋在了鄭驚人的近前,他們手中的刀劍,在這一刻更是布成了一盤劍網。
    沒有任何縫隙,可以將萬物撕成碎片的劍網。
    好在,這劍網只是擋著鄭驚人不讓他前進,不然的話,鄭驚人的身軀,就要化成碎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