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6 太皇真血

  鄭鳴看著四周數十道的火焰,沉吟之間,朝著一條已經到了自己近前的火焰轟出了一掌。
    降龍十八掌配合紅日照大千。
    一時間,虛空之中,好似有兩條赤紅色的火龍,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,濺起了漫天的煙火。
    鄭鳴的紅日照大千真氣,雖然不是真的火焰,但是比之真的火焰,實在是強了很多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的真氣配合那降龍十八掌,竟然只是和漫天火龍之中的一條旗鼓相當,這讓他心中有些不舒服。
    “那是神禽臨死噴發的心火,比之普通的火焰強上十倍,這一次,姚樂玄機的隊伍,要死傷大半。”
    姚樂清舒看著遠處猶如雨點一般下落的火龍,話語中帶著冰冷的道。
    不過在平靜的說完這些的瞬間,姚樂清舒又有些激動的道:“這個笨蛋,他竟然去誅殺赤炎鳳梟,他真是瘋了,難道他不知道這赤炎鳳梟會自爆嗎?”
    四千少年,死傷大半!
    這句話,就算是鄭鳴,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。要知道這神宮的四千少年,最低也有著三品的修為,可是現在,才剛剛進入到天恒神境,就死傷大半,這也太快了。
    “那赤炎鳳梟身上,有多少傳承石啊?”鄭驚人咂巴了一下嘴巴,輕聲的朝著姚樂清舒問道。
    姚樂清舒皺了一下眉頭道:“一千塊,按照神宮一個先祖的記載,這種赤炎鳳梟的身上,帶著上千塊的傳承石。”
    “好家伙,一千塊,還真是夠多的。”鄭驚人說到此處,那大眼陡然一動道:“赤炎鳳梟自爆,它的傳承石還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,咱們順手搶一把怎么樣?”
    鄭鳴點了點頭,他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自然不會放過這種占便宜的機會。
    而姚樂清舒則緊緊的咬著嘴唇道:“不占白不占,有便宜不占不是暈瓜就是傻蛋!”
    鄭驚人一大一小兩個眼睛朝著四方一掃,然后朝著最左側的方位一指道:“要是我這次看得不錯的話,那個地方,絕對有好東西啊!”
    說話間,他一拉鄭鳴道:“鳴少,咱們先過去。”
    鄭鳴在鄭驚人朝著四方看的時候,發現這廝的眼眸之中,竟然升起了一絲淡淡的紫光。
    他雖然不知道鄭驚人這對眼睛究竟有了什么變化,卻也沒有反對,畢竟碰運氣的事情,往哪里碰都是一樣。
    當下三個人施展輕身功夫,朝著遠處飛馳而去。
    赤炎鳳梟自爆,化成無數的火龍籠罩方圓數百里的空間。而想要在這自爆之中得到幾塊傳承石,實際上就猶如大海撈針一般。
    鄭鳴覺得,自己要想得到傳承石,使用李英瓊的英雄牌,還是有希望的,不然的話,這種碰運氣的事情,得到的可能性真的挺小。
  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無數火龍剛剛落下,所以一路走來,鄭鳴他們根本就沒有遇到人或者巨獸。
    “鳴少,好運氣啊!”鄭驚人在翻過一座山峰之后,手指著前方山谷下的一個坑道:“那絕對是赤炎鳳梟身體的一部分,嘖嘖,咱們的傳承石,就靠它了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大叫一聲的鄭驚人,就好似瘋了一般的朝著那被火焰燒的焦黑的坑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鄭鳴雖然覺得鄭驚人的判斷有點不靠譜,但是這種碰運氣的事情,他能夠說什么,只有跟著鄭驚人沖了下去。
    當鄭驚人從坑里掂著一塊焦黑的,猶如石磙一般的東西走上來的時候,鄭鳴就感應到了傳承石的氣息。
    鄭驚人這家伙,真的弄到了傳承石,而且看這東西的模樣,里面的傳承石,還不是一塊兩塊。
    大眼觀天,小眼觀人!
    想到鄭驚人前些時候說的話,鄭鳴不由得朝著鄭驚人鄭重的看了過去。
    好一個大眼觀天,他這雙眼睛,還真是有點門道啊!
    “鳴少,要是再來幾次這樣的好事,一千塊傳承石,對咱們來說,也算不了什么了。”
    鄭驚人一臉得瑟的道。
    鄭鳴無語的搖了搖頭,正準備說話,陡然就感到一股洶涌的殺意,從遠處洶涌而來。
    他心中念頭閃動,整個人已經騰空而起,六棱重劍揮出,凌空斬出了一劍。
    這一劍并不快,但是伴隨著這一劍,上百根利箭,猶如萬箭歸宗一般,懸浮在了鄭鳴六棱重劍一尺的距離。
    每一根箭上的力量,都不弱于一個二品的宗師,這上百根箭,就算是鄭鳴已經將它們全部吸附住,依舊讓他感到有一種吸附住了山岳的感覺。
    “有意思!”淡淡的聲音之中,又是上百根利箭,從遠處飛馳而來。
    鄭鳴此刻還沒有將那上百根利箭中隱含的勁氣化解,要是再面對這數百根利箭,就是一種雪上加霜的情形。
   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,準備動用一張英雄牌的瞬間,姚樂清舒已經朝著那上百根利箭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姚樂清舒的長戟,并沒有鄭鳴那樣的化四周圍沼澤吸附住利箭,但是他的長戟,卻化成無盡的戟影,朝著那些利箭迎了上去。
    “當當當!”
    猶如狂風暴雨一般的響聲中,所有的利箭,都被姚樂清舒打落在地,而就在此刻,鄭鳴手中六棱重劍揮動,將那被吸附的百根利箭,全部打成了碎粉。
    就在鄭鳴準備再次迎接利箭的時候,卻見一行人已經沖到了自己等人的近前。
    其中走在最前方的,是一個身高九尺,容顏威武的少年。少年一身紫色的袍服上,更是描龍繡鳳,貴氣盎然。
    “能夠接下我下屬箭衛的兩輪箭雨,你們實力還算是不錯,我今天心情不錯,給你們一個機會,將那傳承石留下,你們就可以離開。”
    紫袍少年的聲音不高,卻是揣著十足的分量,從他身上流露出來的,也是一股不容拒絕的帝皇模樣。
    鄭鳴還沒有開口,姚樂清舒眸子閃動道:“紫衣王侯,你是皇極墳的人?”
    “你能夠憑著我的衣著認出我的來歷,看來也算是有點見識,也罷,看在你們辛苦將這赤炎鳳梟的半片頭顱撿回來的份上,我可以給你們一塊傳承石。”
    紫袍少年說到此處,一揮衣袖道:“怎么說,我也不能讓你們白辛苦一趟。”
    站在紫袍少年身邊的,是一群猶如衛士一般的少年,他們手中分別持著刀劍,很顯然,剛才放箭的人,并不是他們。
    那群箭手,還隱藏在遠處,并沒有出現。
    鄭鳴神念閃動,心中思索著該如何應對那些弓箭手的時候,陡然神色一動,扭頭朝著前方看去。
    “軒昊然,你是不是撈過界了,這里乃是我神宮的地盤。”冷冰冰的聲音中,姚樂玄機在上百人的簇擁下,直接沖了過來。
    此刻的姚樂玄機,腳下依舊有真氣凝成的蓮花輕輕的托著,但是姚樂玄機的臉色,卻并不好看。
    甚至可以說,姚樂玄機的臉色,有些發青。
    “天恒神境如此大,難道就是你們神宮的!”被稱為軒昊然的紫袍少年,神色上露出一絲譏諷道:“一過來就招惹了赤炎鳳梟,還真不是一般的愚蠢啊!”
    姚樂玄機的驕傲,怎么會受得了他人的譏諷?更何況在這件事情上,他確實做的愚蠢。
    不但愚蠢,甚至有一種讓人覺得愚不可及。如此一個低智商的舉動,被人當面揭了短,當然會怒不可遏!
    “你找死!”爆喝一聲的姚樂玄機,身體之中紫色的光芒閃爍,整個人就已經變成了一個紫色的身影。
    九色琉璃身,而且是用于攻擊的九色琉璃身。
    紫色的拳頭,帶著呼嘯的拳風,朝著那軒昊然重重的揮去。雖然姚樂玄機這一擊,并沒有太多的變化,但是那森森的紫氣,卻讓四周的虛空為之扭曲。
    軒昊然長嘯一聲道:“姚樂玄機,聽說你們琉璃圣血的防御無雙,今日我就見識一番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軒昊然同樣揮拳而出,在他的身后,一個身穿冠冕,威臨天地的帝皇虛影,如影隨形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后。
    他揮拳,那帝皇身影同樣揮拳。而就在揮拳的剎那,兩個人的拳,更是匯聚在了一起。
    這種匯聚,讓本來普通的一拳,充滿了天地君王的霸氣,充滿了無可披靡的威儀。
    在這一拳之下,鄭鳴覺得自己應對的話,別的不說,最起碼有一點是肯定的,那就是自己要抵御這一拳,在氣勢上,恐怕要削弱三分。
    這種消弱,并不是來自于軒昊然,而是來自于他身后那好似稱霸天地,主宰蒼生的帝皇。
    兩個拳頭,在虛空之中重重的碰撞在一起,姚樂玄機的身軀,就好似虛空之中凋落的花朵,沒有任何軌跡的朝后飛落了九丈。不過就算是這樣,一朵紫色的蓮花,依舊出現在姚樂玄機的腳下。
    至于軒昊然,雖然同樣在后退,但是他的身軀,卻沒有絲毫的變化。
    但是這并不是意味著剛才的碰撞,他就占據了上風,因為他身后那具帝皇虛影,一條手臂,已經完全崩碎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兩個人一擊之后,都沒有再次動手,而是猶如兩個爭斗的兇獸一般,互相看著對方。
    “太皇真血,不過如此而已!”姚樂玄機的話語中,帶著一分傲然,一分蔑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