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4 背叛

  十萬人之中,出來的只有一千人,但是這一千人,以后就是主宰整個日升域的英杰。
    所以,各大世家,各大宗門,都愿意派出自己最有力的子弟,來博一下自己宗族未來的氣運。
    而他們胡家,這一次辛苦得來的名額,算是沒有了。
    “噗!”一口鮮血,從胡管事的口中吐了出來,他雖然沒有當場暈倒在地,但是那錯亂的經脈,卻夠他喝上一壺的。
    鄭鳴的目光看向青檬夫人,發現青檬夫人看向姚樂清舒的目光,既有憐愛,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。
    好似在埋怨……
    “鳴少,那小子看似像是一個娘們兒,但是做起事情來,卻是干脆利落的很,俺欣賞他!”鄭驚人咂巴了一下嘴道:“真是讓人痛快啊!”
    鄭鳴笑了笑,沒有做什么評價,但是他心中,對于姚樂清舒的欣賞,卻多了一層。
    他扭頭朝著遠處那個雍容華貴的女人看去,就見那女人的臉上,升起了一絲嫣紅。
    這絕對是一種氣憤的嫣紅,女人四周的煞氣,更是讓圍在她四周的人顫抖不已。
    而就在此時,四千少年,大多已經進入了天恒神境之中。姚樂清舒并沒有隨著眾人往前走,他在天梯上等待著,等鄭鳴等七八十個人走向天梯,他才大踏步的向前走。
    和鄭鳴等人在一起的少年,男的占了一多半,而不論男女,這一刻都沒有人說話。
    “鳴少啊,等進入了天恒神境之中,你跟著我走,我可以保證,你絕對死不了。”
    “嗚嗚,老東西給我了護身的寶物,說保證能夠讓我平平安安的出來,要不然小爺才不進去呢!”
    鄭驚人平時的話雖然多,鄭鳴覺得自己還可以忍受,但是現在,他覺得鄭驚人簡直就是一個十足的話嘮。
    沒有停,一直都在喋喋不休的說話。
    鄭鳴這個時候,特別的想念程勇,如果程勇在這里,一定能夠讓自己解脫掉。可惜那個家伙,現在留在大漢王朝之中當將軍,也不知道能不能靠譜。
    就在鄭驚人喋喋不休的時候,鄭鳴終于踏上了天梯。那天梯雖然是透明的,但是當鄭鳴的腳踏上天梯的時候,卻覺得這天梯穩固異常。
    實質的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通道,如果將這股力量用于攻擊的話,又該是何等的強橫。
    一個個念頭,在鄭鳴的心頭閃動,他又想到自己已經死記硬背得到那些銘文。
    十丈,二十丈、五十丈……
    隨著天梯向上,鄭鳴走的很快,眨眼之間,就已經走了三四百丈,此刻的他,放眼往下望,就看到那些神宮的人,都化成了一個個小小的黑點。
    恍惚之間,鄭鳴好似看到,青檬夫人正緊緊的盯著姚樂清舒。
    又上行了五百丈,鄭鳴終于看到了天梯的盡頭。那本來在他眼中傾斜的山川大地,慢慢的變得平整起來。
    而當他踏上最后一個臺階的時候,映入在他眼中的,是一片蒼茫的大地。
    高山聳立,大河滔滔,草長鶯飛,猿啼虎嘯!
   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世界,這是一個充滿了生機的世界,除了沒有日月之外,這個世界和鄭鳴在外面看到的世界,沒有任何的區別。
    蓬勃的靈氣,在鄭鳴進入神境的瞬間,就洶涌的朝著他涌來,他感到這些靈氣,比之神宮,還要濃厚十倍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這些靈氣,比神宮濃厚二十倍。而就在鄭鳴心生感觸的時候,他腳下一陣顫抖,好似天翻地覆了一般!
    在鄭鳴的前方,站著的是姚樂清舒,此刻的他,正站在一塊石頭上看著和鄭鳴一起進入天恒神境的六七十個少年。
    而在姚樂清舒的身后,是一支龐大的隊伍,正朝著前方兩座大山進發。
    “現在我們已經進入了天恒神境。”姚樂清舒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冷厲的道:“相信你們在進入之前,就已經被告知,這里雖然有無數傳承,但是同樣兇險異常。”
    “別說是我們這一支小隊伍,就算是三四千人聚集在一起,同樣有全軍覆沒的危險。”
    “所以,我希望你們不要耍任何的小心思,認真聽從我的指揮,雖然我姚樂清舒不能說把大家全都帶出去,但是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,將最多的人帶出去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姚樂清舒朝著鄭鳴的方向掃了一眼道:“至于傳承石,除了你們在換取名額時承諾給我的,其他的,我們平均分配。”
    這六七十個跟隨姚樂清舒的少年,好似在之前就已經得到了命令,所以在這一刻,沒有人吭聲。
    “啪啪啪!”
    一陣掌聲,從遠處傳來,伴隨著掌聲,就見本應該消失在很遠地方的姚樂玄機,出現在了遠處。
    和進入此地之時的不落凡塵相比,此刻的姚樂玄機,顯得無比的從容,他輕飄飄的落在一塊青色的石頭上,笑吟吟的看著姚樂清舒。
    “我親愛的弟弟,聽說我進入神境之后,你好像很威風啊!”姚樂玄機的話語中,帶著一絲調侃。
    姚樂清舒緊緊的攥著拳頭,他的目光中,帶著一絲冷厲的道:“姚樂玄機,不要說那些讓人惡心的話。”
    “想戰就戰!”
    以姚樂清舒的修為,他絕對不是擁有九色琉璃身的姚樂玄機的對手,可是現在,他的主動邀戰,卻是出乎了不少人的意料。
    “呵呵,我的好弟弟,我怎么能在這里教訓你呢?父親可是說了,讓我絕對不能對你出手。”
    姚樂玄機說到此處,笑吟吟的道:“不過呢,我還是要給你一些懲罰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姚樂玄機就看向了那六七十個少年道:“天恒神境兇險無比,按照神宮之中的記載,這些兇險來自于此地的兇獸,陣法,劇毒……”
    “可以說,十萬人進入神境,平均下來,也就只有一千多人走出去,我還可以告訴你們的是,這兇險之中,最兇險的還是**。”
    “你們知道嗎?傳承石的誘惑,讓這里沒有任何的秩序,只有爭奪。”
    “一多半的人,是死在了傳承石的爭奪上,你們這支小隊伍,如果不出我意料的話,一定是全滅。”
    “我知道你們的家族和青檬夫人有過約定,但是我在這里可以用神宮歷代祖師的在天之靈發誓,無論你們是不是能夠走出天恒神境,只要跟隨我,我一定庇護你們的家族。”
    “不然的話,呵呵!”
    不然會怎樣,姚樂玄機并沒有說出來,但是在場的少年,都明白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。
    而就在姚樂玄機的話說完的瞬間,就有少年直接飛到姚樂玄機的身邊道:“玄機公子,我跟隨您。”
    此人的舉動,立馬得到了其他人的響應,只是眨眼功夫,姚樂清舒的身邊,就只剩下三四個人。
    六七十個人的隊伍,本來就已經夠少,但是此刻一下子剩下三四個人,很是給人一種樹倒猢猻散的感覺。
    姚樂清舒緊緊的攥著拳頭,他的雙眸,更是猶如利劍一般的看著姚樂玄機。
    只不過,他并沒有任何的動作,也沒有阻攔那些去跟隨姚樂玄機的人。
    “你們真的決定一直跟隨我的弟弟到死么?”姚樂玄機手指著沒有動彈的三四個少年道。
    這三四個少年,和姚樂清舒看起來關系不一般,但是他們同樣在猶豫。
    “小舒公子,對不起,我……我希望自己能夠活下去,告辭!”一個身穿白色勁裝的少年,朝著姚樂清舒重重的抱了一下拳,沉聲的說道。
    而這少年的話,就好像給其他少年帶了一個頭,其他人都沒有說話,低頭朝著姚樂玄機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    也就是眨眼間,姚樂清舒的身邊,只剩下鄭鳴和鄭驚人兩個人了。
    鄭鳴和姚樂玄機一場碰撞,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去投靠姚樂玄機。就在他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,姚樂玄機已經目露俯視的道:“小子,我很欣賞你。”
    “我的話依舊算數,只要你跪在我的腳下,我可以保證讓你得到一種傳承,然后走出這里。”
    他這話,頓時讓在場的不少少年臉上,露出了希望之色,更有人眼眸中充滿了羨慕的看著鄭鳴。
    在這些少年的眼中,有些時候個人的驕傲固然重要,但是他們更看重的是傳承。
    天恒神境的傳承,只要能得到一個,并能夠從神境之中走出去,他們就將成為日升域名動一方的人物。
    “你要是跪在我的腳下,我同樣可以幫你得到一個傳承!”鄭鳴看著姚樂玄機,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姚樂玄機的目光開始發冷,這次還沒有等他出口,就有人快速的道:“呵呵,我沒有聽錯吧,你竟然說能夠幫著玄機公子得到傳承。”
    “真是癩蛤蟆打哈欠,好大的口氣啊!”
    一陣譏笑聲,從少年們的口中響起,這些本來還是跟隨姚樂清舒的少年,此時就像一群咬向自己主子的瘋狗,一個個汪汪的朝著鄭鳴叫了起來。
    “玄機公子,說一句冒犯的話,我也能幫助您得到一個傳承,呵呵,這天恒神境之中的傳承雖然難以得到,但是它怎么可能難得住玄機公子呢?”
    說話的,是最后投向姚樂玄機的白衣少年,他好似覺得自己投靠的有點晚,所以這一刻對鄭鳴的攻擊,絲毫沒有留余地。
    鄭鳴對于這些口出狂言的少年,并沒有太放在心上,就好似巨龍不會在乎螻蟻的咆哮一般。他實在是不愿意在這些不知所謂的少年身上浪費時間。
    他只是靜靜的看著姚樂玄機,等著看這位一直高高在上的玄機公子有什么反應。
    姚樂玄機凝視了鄭鳴一眼,而后冷漠的道:“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就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他一揮衣袖道:“走!”
    姚樂玄機等一眾人,猶如旋風一般,很快消失在了天恒神境的大山之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