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3 資格被取消

  鄭鳴對于此人的稱呼有點不爽,心中念頭閃動,一念魔生就施展了出來。
    那人突然就覺得,自己面前出現了無數正在朝著他獻媚的美女,一時間整個人面紅耳赤,雖然他穿著長袍,但是中間的位置,卻有些凸起。
    大爺,這也是一品大宗師,如果放在峽谷十三國之中,自己這一念魔生雖然能夠影響一品大宗師,卻也會被人家在片刻功夫之后,就清醒過來。
    哪怕是謝家老祖那樣的一品大宗師,都比這家伙強太多了。
    差勁,論起心智來,比大晉王朝的三品武者都不如,簡直是丟盡了一品大宗師的臉。
    鄭鳴也不愿意弄得這貨來一個裸奔,所以快速的收去了一念魔生的法門。不過就算是這樣,這中年人也是在十個呼吸之后,才算是清醒了過來。
    “啊……啊你就是鄭鳴,小子,恭喜你,你不用進入天恒神境了。”中年人舔了一下舌頭,好似在回味什么美味一般,他根本就沒有想到,鄭鳴搗鬼。
    這一刻,鄭鳴已經可以斷定,這家伙,真的很草包。
    不過這家伙的話,卻讓一股怒火升起在鄭鳴的心頭,本來,對于天恒神境,他并不是太愿意來。
    是呂金雄出的條件,能夠讓自己的父母安穩,所以鄭鳴這才決定走一走天恒神境。
    而面對姚樂玄機,面對四千朝氣蓬勃,準備進入天恒神境的少年,鄭鳴的心動了。
    他也要進入天恒神境,他也要在這充滿了危機和機遇的天恒神境之中,找到屬于自己的機緣。
    就在他自己信心百倍的準備進入的時候,突然告訴他,天恒神境你不用進去了。
    姥姥的,這不是脫了褲子準備的時候,突然告訴你不行了么?而且還不是客觀的不行了,而是人為的告訴你,不行了。
    “為什么?”鄭鳴看著那中年男子,冷聲的問道。
    中年男子以一副看蟲子一般的模樣看著鄭鳴道:“老子說你不用去了,你就不用去了,還不給我快點滾蛋。”
    “小子,我告訴你,你要是再給我羅嗦,我就把你打進苦囚牢,讓你小子永世不得超生!”
    鄭鳴很不爽,就在他準備上前一步,將這中年人直接扔到九霄云外的時候,一個聲音冷漠的道:“胡管事,這乃是我推薦的人,為什么進入不了天恒神境?”
    伴隨著這聲音,青檬夫人輕飄飄的來到了中年人的近前。此刻她的容顏雖然依舊美麗,但是在她的臉上,卻帶著一絲殺意。
    那被稱為胡管事的中年男子,并沒有因為青檬夫人的到來,而露出絲毫的害怕之意。
    他輕飄飄的,像是敷衍了事般的朝著青檬夫人行了一禮道:“夫人也知道,剛剛金鵬族的反賊沖入了天恒神境,這四千人的名額,自然就少了一個。”
    “少了一個又怎么樣,鄭鳴乃是我推薦的人之中,排名第五的人,就算要去掉人,也不該是他!”青檬夫人冷冰冰的道:“莫非這里面,是你在搗鬼?”
    “哎呀呀,夫人,這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,我老胡可是在秉公辦事。”
    胡管事說到這里,朝著遠處看了一眼,他的胸膛頓時挺了起來:“從四千人里面抽一個人出來,他正好就是那一個人,嘿嘿,怨他倒霉,為之奈何!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胡管事朝著鄭鳴看了一眼,嘻嘻一笑道:“小子,你是不是長了一張幸運的臉,怎么就這么幸運呢,嘿嘿,唯一的一個名額,竟然是你的。”
    胡管事的臉,真的很欠揍,所以鄭鳴決定,要將那張臉給打爆。可是,當他準備動手的時候,就聽到耳邊響起咯咯的聲音。
    這種聲音,就好似夜里老鼠偷吃東西。
    但是實際上,這并不是老鼠在偷吃東西,而是有人在咬牙,咬牙的人,不是鄭鳴,也不是那個已經氣得一個眼睛更大,一個眼睛更小的鄭驚人。
    這個氣得咬牙切齒的人,是一個女人,那個被稱為青檬夫人的女人。
    對于青檬夫人,鄭鳴沒有太大的好感,這女人乃是天狼原的一個什么公主,將自己弄到此地,為的就是讓自己死在天恒神境。
    所以這一刻,鄭鳴不急了,他朝著青檬夫人的眼眸看向的方向看去,就見在那個方向,同樣有一個女人。
    一個雍容華貴的女人,一個四周簇擁著一群人的女人,赤紅色的九鳳霞衣,讓那女子顯得別樣的雍容華貴,稍微瘦削的臉上,帶著一種高傲。
    一種俯視蒼生萬物的驕傲。
    這個女人在鄭鳴看向她的瞬間,目光也看向了鄭鳴,那輕輕的挑起的嘴唇,讓鄭鳴陡然想到了一個人。
    姚樂玄機,這個女人的笑容,很像姚樂玄機。
    看來,他鄭鳴好像摻和進了一個好玩的劇目之中,腦補了不少內容的鄭鳴,嘴角同樣挑了挑。
    “如果我一定要讓他進入天恒神境呢?”青檬夫人緊緊的攥著拳頭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堅決。
    胡管事呵呵一笑道:“夫人,還請您不要讓我為難,我這等小人物,自然不敢阻攔夫人您,但是您應該知道,神宮之所以是神宮,是因為神宮是一個有規矩的地方。”
    “有些事情,不論是誰,都要按照規矩辦事,您說是不是夫人?您不要讓屬下為難才是。”
    胡管事雖然在笑,但是他卻是在譏笑。而實際上,這種笑容,是最讓人難受的。
    “我可以讓一個人下去。”青檬夫人朝著鄭鳴四周的七八十個少年掃了一眼,冷聲的道。
    “夫人,你這樣做,對其他少年而言是極不公平的,我希望英明如夫人您,不要做出這種讓長老會不滿的事情。”胡管事的聲音,這一刻帶著一絲明顯的威脅。
    站在鄭鳴一邊的姚樂清舒,陡然騰空而起,朝著那通往天恒神境的天梯飛去。
    此時的天梯上,已經布滿了身影,而走在最前方的姚樂玄機,早就消失在了入口處。
    對于姚樂清舒的行動,沒有人理會。
    就在鄭鳴準備轉過臉看青檬夫人是不是準備屈服的時候,卻見姚樂清舒在落向天梯的剎那,一掌朝著一個紫袍的少年重重的印了下去。
    這一掌,姚樂清舒進攻的很快,甚至有一種閃電破空的感覺,那少年正準備進入天梯,根本就沒有想到,此時竟然會有人對自己出手。
    更何況少年的武技和姚樂清舒相比,差的不是一點半點,所以青色的手掌,重重的印在了少年的身上。
    紫袍少年慘叫一聲,直接從天梯上滾落了下去。
    聽到紫袍少年的慘叫聲,不少人都回頭朝著少年看去,但是更多的眼眸,卻盯著出手的姚樂清舒。
    “三長老,小舒落地的太快,一時間碰到了人,還請三長老見諒。”姚樂清舒聲音平靜,淡然的說道。
    他的話語,說的很是冰冷,雖然話語之中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從他的神情上,哪里看得到半點不好意思的模樣!
    胡管事看著那落地的少年,臉色頓時就是一變,他手指指點著青檬夫人,嘴里怒聲的道:“你們……”
    “收起你的爪子,再用你的爪子指我,我就讓你的爪子和頭一起掉地上。”青檬夫人的臉上,露出了一絲紅暈,她手指著那胡管事,冷冰冰的道:“你算什么東西!”
    這句話,就好像一塊巨石,重重的砸在了胡管事的頭上,也讓他那本來有點氣暈的頭腦,在這一刻清醒了過來。
    他算什么東西,就這幾個字,實際上已經告訴了他,他根本就不配和青檬夫人說任何的問題。
    那立在虛空之中的姚樂松,在朝著姚樂清舒看了兩眼之后,搖了搖頭道:“小孩子難免有些魯莽,清舒你以后注意一點,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。”
    “謝謝三長老,小舒以后一定注意。”姚樂清舒朝著姚樂松鄭重的行了一禮,一副十分受教的模樣。
    “知錯能改,就是好孩子,哈哈!”姚樂松哈哈一笑,事情好像就這樣下去了。
    而那被姚樂清舒一掌打下去的少年,這一刻卻再次吐了一口血,本來他的傷勢就不輕,之所以一直這樣撐著,為的就是為自己討回一個公道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別說公道了,呵呵,連一個賠禮道歉都沒有給他。
    “三長老,那個金鵬族的家伙占據了一個名額,現在小舒正好不小心撞下了一個人,我看就不用讓他去送死了,說起來,我好似還救了他一條命。”
    姚樂清舒說到此處,輕輕的朝著胡管事看了一眼道:“這一次,我就不用他感謝了。”
    “那小子倒是真的應該感謝小舒你。”老者呵呵一笑道:“既然正好掉落一人,那就不用再去人了,就這樣吧!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老者朝著四周掃了一眼道:“小舒你是無意的,但是如果再有人不聽招呼,我絕不容情。”
    胡管事愣愣的站在青檬夫人的面前,他不知道說什么才好,那個掉落的少年是他的兒子,也是他們胡家年輕一代最大的希望。
    雖然天恒神境之行危險萬分,但是他們家族已經和玄機公子約定好,只要進入天恒神境之后,玄機公子一定盡最大的可能性,保住他們家族傳人的性命。
    玄機公子的話,絕對不會不算數。而得到玄機公子的庇護,在那天恒神境之中,自己兒子得到傳承的希望,就非常的大。
    雖然他不期望自己的兒子得到什么高級傳承,但是只要得到一般的傳承,就能夠讓他們胡家一飛沖天。
    為什么會有如此多的天才人物進入天恒神境?為的還不是那一飛沖天的機會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