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2 青檬夫人

  姚樂玄機第一個漫步走上了天梯,而就在他上天梯的瞬間,他的目光朝著鄭鳴看了一眼。
    這一眼,并不是他在向鄭鳴打招呼,只是朝著鄭鳴看了一眼。
    姚樂玄機之后的少年,并沒有等姚樂玄機登上臺階之后,就立即上天梯,他等到姚樂玄機登上天梯九步之后,這才緩緩的跨上了天階。
    而跟在他身后的人,則一如潮水,緊緊相隨。
    這一幕的出現,在四周無數觀看者的眼中,好似并沒有什么特異,更好似理當如此一般。
    “你就是鄭鳴?”就在鄭鳴從那已經漸漸走入云霄的姚樂玄機身上收回目光的時候,有人輕柔的說道。
    這是一個美麗的婦人,雖然鄭鳴經歷了兩世,特別是后世發達的環境,讓幾乎所有的美女,都能夠出現在實現之間,但是他還是不得不承認,這是一個無比美麗的女子。
    她的容顏,不能說無比的精致,但是那雙充滿了堅毅和野性的眸子,卻讓人一見,都忍不住要為之傾心。
    就算這個女人已經三十多歲了,和鄭鳴看上去有年歲的差距,但是鄭鳴的心,依舊涌動不一。
    這并不是一念魔生之中的誘惑,而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,讓人感到難以拒絕的誘惑。
   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鄭鳴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道:“在下正是鄭鳴,不知道夫人如何稱呼?”
    “你可以稱呼我為青檬夫人,這次就是我讓人邀請你進入天恒神境的。”青檬夫人說到此處,話鋒一轉道:“我之所以讓人將你弄入天恒神境,主要是受人之托,讓你死在此處。”
    “實際上不用我對你動手,天恒神境之中,十萬人能夠出來一千人,就已經不錯了。”
    “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    鄭鳴點了點頭,不過他同樣有些意外這位青檬夫人的直截了當。這青檬夫人并不是一個爽直的人,她之所以會這樣,原因只有一個,那就是這個女人的智慧。
    她已經猜透,自己的小手腳已經被鄭鳴知道,所以她才不在這種小地方動手腳。
    鄭鳴覺得,自己最好的選擇,就是等下去,看這位青檬夫人還準備說什么。
    “雖然有大兇險,但是其中也有大機緣。”青檬夫人說到此處,聲音之中帶著無盡的誘惑道:“你是一個不愿意認輸的人,我相信你同樣有實力。”
    “只要你認真幫助我的兒子,我可以向你保證,無論你是不是從天恒神境之中出來,你的家族,你的家人,都將受到我的庇護,你的哥哥,我將送給他一顆兩界丹,幫他跨過躍凡境這個坎兒。”
    鄭鳴淡淡的看著青檬夫人,青檬夫人將自己的條件說完之后,鄭鳴淡淡的道:“夫人這個交易很誘人,不過可惜,我不準備再做。”
    “我遵守自己的約定,給你兒子弄到三百塊傳承石,至于其他的,我沒有興趣。”
    鄭鳴的斷然拒絕,讓青檬夫人那美麗的面容一僵,鄭鳴從她的神色中,甚至看到了憤怒之色。
    可是,慢慢的,這憤怒再次變成了笑容,她輕輕的道:“如此,那就按照你說的辦。”
    “不過,我剛才說的條件,依舊有效,只要我兒子從天恒神境出來告訴我你給他提供了最大的幫助,那么我就會庇護你的家族。”
    “你不用著急答應,你有大把的時間思考。”
    “鳴少,那女人是誰啊?”鄭驚人等青檬夫人走遠之后,輕輕的來到鄭鳴的身邊問道。
    鄭鳴淡淡的道:“一個將我弄來參加這次天恒神境的人。”
    “果然,這女人雖然貌美如花,但是煞氣太重,鳴少你還是不要和她有什么瓜葛的好。”鄭驚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道。
    鄭鳴感到,他這副模樣,很是像吳半仙。于是乎,他的拳頭,好似有點癢。
    “你說話,怎么很像吳半仙?”
    鄭驚人傲然的道:“鳴少,你不要看不起我好不好,就吳半仙那樣的,也配和我比?”
    “我告訴你,我那老東西說了,我這雙眼睛,大眼觀天,小眼觀人,哪會死一看一個準。”
    “你看到我這雙眼睛了嗎?我這雙眼睛,睜開就是天明,閉上就是天黑。”鄭鳴手指著自己的雙眸,朝著鄭驚人鄭重的說道。
    鄭驚人的臉,一下子有點僵硬,他仔細的朝著鄭鳴瞅了幾眼道:“鳴少,我看你,也不像是有大神通的人啊?”
    “一眼天明,一眼天黑,這么……這怎么可能啊?”
    看著被忽的有點暈乎乎的鄭驚人,鄭鳴一巴掌拍在了他的頭上:“你這傻小子,連一眼天明,一眼天黑都不明白,還在這里吹牛,這事情,任何一個人都能夠做到。”
    “你閉上眼睛就是天黑,笨蛋!”
    鄭驚人雖然聰明過人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口中那位老東西神話故事說多了,還是被鄭鳴的特殊本事震驚的太多了,所以鉆進了牛角尖。
    “鳴少你騙我!”滿是哀怨的鄭驚人,這句話說出的時候,就好似一個被無情拋棄的小怨婦。
    這讓鄭鳴覺得,自己的雞皮疙瘩,都被這廝的一句話,給弄掉了七八個。
    就在兩個人歡喜說笑的時候,就聽耳邊有人道:“騙一個笨蛋,有什么好得意的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實在是招人恨,鄭鳴和鄭驚人兩個人,同時朝著說話的人看了過去。
    就見一個身穿黑色長袍,沒有任何修飾的男子,正一臉不屑的看著兩個人。
    雖然這男子做出一副嫌棄的模樣,但是他那稱得上絕世風標的容顏,卻讓人很難對他這句話,生出憤怒之心。
    雖然是在譏諷,但是男子的眼眸中,帶著的,卻是一絲冷漠,一絲猶如萬年寒冰一般的冷漠。
    鄭驚人緊緊的盯著這個男子,好一會用手撫摸著自己的眼睛道:“鳴少,我真的被那老東西給騙了。”
    “他說我這大眼觀天,小眼觀人,現在雖然只是初級,但是觀人已經是一看一個準。”
    “可是……可是我的小眼看他,一會告訴我,他是一個女人,一會告訴我,他是一個男人。”
    “這是一個什么情況,難道一個人還有兩個性別不成嗎?”
    鄭鳴這一刻,幾乎本能的接了一句道:“這個還有可能是人妖啊!”
    男子的眼眸中,升起了絲絲寒意,而他這副摸樣,陡然和鄭鳴前些時候遇到的一個身影相重合。
    傾城之戀下的那個黑甲統領!
    不錯,就是那個黑甲統領,自己之所以第一時間沒有認出他,并不是自己眼拙,而是他現在的裝束,和黑甲統領只是得裝束差別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那時候的他,雖然整個人也稍微顯得有點單薄,但卻是英姿懾人,殺氣騰騰。
    “姚樂清舒!”鄭鳴話語中,帶著一絲肯定的喊道。
    那男子點了點頭道:“我正是姚樂清舒,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擋得住姚樂玄機的九色琉璃身。”
    “不過我勸你還是小心為妙,最好不要和姚樂玄機碰面,他這個人心眼最小。”
    鄭鳴笑了笑,他對于姚樂清舒的評價無比的認同。雖然姚樂玄機一副高高在上,不落凡塵的模樣。
    但越是這樣的人,越是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    “多謝清舒兄提醒。”鄭鳴對于姚樂清舒的長戟,很是有幾分的欽佩,更何況人家這種提醒乃是好意,他自然要笑顏以對。
    “我提醒你,只是不想你死的太早。”姚樂清舒說到此處,臉上露出了一絲嫌棄之色道:“登徒子!”
    唔,自己怎么就和登徒子聯系上了。他想到姚樂清舒說到登徒子三個字的時候,臉上竟然閃過了一絲嫵媚。
    這嫵媚讓鄭鳴的心神一動,他在煉心十二魔境之中,那可是經歷過無數欲念誘惑的。
    經過了這些鍛煉的鄭鳴,甚至可以說,一個美女站在他的面前,他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。
    但是剛才,他竟然覺得自己心神在激蕩。這怎么可能,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。
    自己竟然因為一個男人,心情不能夠自己,難道自己真的取向有些問題嗎?
    難道這家伙,是個祝英臺不成?這個念頭閃動的鄭鳴,神念輕輕的籠罩在了姚樂清舒的身上。
    道心種魔大法演變成一念魔生之后,感應萬物的能力不但沒有退步,甚至還進步不少。
    可是最終探查的結果,讓鄭鳴的心神越加的沮喪,這家伙應該是個男的,從他的身上,自己好似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屬于女性的特征。
    嗚嗚,我要去看心理醫生。
    “鳴少,你怎么了!”鄭驚人看到鄭鳴一臉的沮喪道:“你不會被罵傻了吧!”
    鄭鳴晃了晃腦袋,將心里那些不舒服的想法,統統祛除干凈之后,這才朝著鄭驚人道:“沒事。”
    就在他準備再找姚樂清舒說話的時候,有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中年人慢步走了過來。
    這中年人的修為,在鄭鳴看來,應該是一品大宗師的級別,在峽谷十三國那種地方,應該是個人物,但是在百萬黑甲衛都是三品以上的神宮,應該也就是一個小人物。
    神宮,真是一個打擊人自信心的地方啊。
    “誰是鄭鳴?”那中年人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傲慢,他說出鄭鳴這個名字的時候,那種不屑一顧的神情就好像在說阿貓阿狗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