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1 千帆競發

  站在一邊的呂金雄,此刻也處在發呆之中,在他的眼中,一直都覺得鄭鳴雖然出色,但是也只不過在神宮四千天才少年之中排到中下水準而已。
    在知道了青檬夫人之所以讓自己尋找鄭鳴,最主要的原因,竟然是借刀殺人之后,他對鄭鳴就徹底沒有了興趣。
    所以,他不愿意和鄭鳴接觸,也不愿意理會這個叫鄭鳴的少年,可是現在,他看到那赤紅的日光,聽著少年一生不弱于人的話語,他的心,開始顫抖。
    他已經深深地意識到了少年的價值!
    雖然少年可能永遠達不到姚樂玄機的高度,但是他相信,憑著少年如此強勁的武道意志,如果加以培養的話,絕對能夠成為日升域的一代風流人物。
    當然,這個前提是,他能夠在天恒神境之中活下來。
    而在聽到了青檬夫人的呼聲之后,他沉吟了一下道:“夫人,不用打聽了。”
    “怎么,莫非這少年已經歸附了其他人嗎?”青檬夫人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厲芒。
    這一絲厲芒,讓呂金雄的心底發顫,雖然他不愿意承認,但是他的心中,對于青檬夫人,卻多有畏懼。
    “不是,這個人名叫鄭鳴,乃是屬下奉了夫人您的命令,從峽谷十三國那里帶來的。”呂金雄朝著青檬夫人一抱拳,輕聲的說道。
    青檬夫人一愣,她再次定睛朝著鄭鳴看去。她怎么也沒有想到,這個被她隨手用來斬殺的少年,竟然如此的驚才艷羨,如此的光芒照天。
    她的心中,升起了一絲緊張道:“你帶他來的時候,可對他做了什么沒有?”
    呂金雄明白青檬夫人話語之中的什么,是怎么一個意思,這一刻,他的心中,是萬分的慶幸。
    自己會錯意了,不過,這一次真的是歪打正著,如果自己一開始就用威逼的手段將這小子給弄來,那很有可能被青檬夫人給問罪。
    雖然青檬夫人的修為還沒有他高,但是作為神宮之主最寵愛的妃子之一,她想要殺自己,也就是動一動嘴的事情。
    “為了請他參與天恒神境,屬下不但幫助他家里抵擋了強敵,而且還收了他的哥哥當弟子。”
    本來,鄭亨只是呂金雄的記名弟子,但是現在,從呂金雄的嘴中說出的,卻已經是弟子。
    青檬夫人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:“很好,這次你把事情辦的很好,很穩重。”
    就在呂金雄恭敬的感謝青檬夫人對他的夸獎時,那姚樂玄機再次開口道:“真是有志氣,也罷,我就給你一次機會,只要你能夠接我一掌,我允許你多活十年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姚樂玄機的手掌,緩緩的舉起。
    這紫色的手掌,在舉起的瞬間,四周的天地之氣,就瘋狂的朝著姚樂玄機的手掌聚集。
    雖然姚樂玄機還沒有發出他的一掌,但是那雷霆萬鈞的氣勢,卻平增了五分。
    鄭鳴雙手平擺,這一刻,他準備施展的是降龍十八掌之中的亢龍有悔,雖然他已經感到了壓力,但是這一刻,他卻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不愿意用英雄牌。
    “轟隆!”
    天地震顫,乾坤移位,墨玉平臺上,出現了無數的裂痕。無邊的天際,更是一下子黯淡了九分。
    天地之威,就算是躍凡境之上的高手,都要畏懼。
    所以在這天地變色的剎那,幾乎所有人這一刻,都朝著無邊的天際看了過去。
    “天恒神境已經降臨,所有進入天恒神境的弟子快速準備。”一聲沉喝,從虛空之中響起。
    伴隨著這沉喝聲,就見一個面容古樸的老者,一步跨入到了墨玉平臺的上空,他手掌翻動,一根拳頭粗細,通體好似由白玉做成的寶柱,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
    那寶珠被老者往空中一拋,綻放出七彩的光霞。而就在這一刻,從四面八方,同時沖出了無數道霞光,猶如百川歸海一般,匯聚在了那老者拋出的寶珠上。
    無數的銘文,在虛空之中匯聚。一道青色的彩光,在虛空之中布成了一道天梯,直通天恒神境。
    青色光霞匯聚而成的天梯,有一種讓人一眼看不頭的感覺,面對著這天梯,幾乎所有人的目光,都變的狂熱起來。
    這里有上古大能之士留下的傳承,他們神宮之所以能夠成為神宮,就是得到了這天恒神境的傳承。
    據說,這里有改變體質,讓人脫胎換骨的寶物,更有攻伐一體,誅滅萬物的至強絕學。
    據說,稱雄日升域的七大勢力,足足有五大勢力的鎮門絕學,都是來自于這天恒神境。
    據說,只要進入天恒神境,就算你是一頭豬,只要你能夠活著出來,都能夠成為這個時代,最耀眼的星辰。
    據說……
    姚樂玄機雙眸緊緊的盯著那天恒神境,這一刻的他,目光之中,充斥著無盡的**。
    他輕輕的攥了一下拳頭,然后沉聲的朝著鄭鳴道;“這次算你走運,希望你能夠走出天恒神境。”
    “我要讓你看到,我和你的差距,究竟有多大,就算你再多的努力,也是無濟于事。”
    鄭鳴笑了笑,并沒有說話。但是所有聽到剛才少年話語的人,都不會認為,這個少年會認輸。
    “天梯已經連接神境,所有神宮子弟,依照自己的隊列進入。”那站在天梯旁邊的老者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疲憊的道。
    老者的修為,鄭鳴此刻根本就看不透。但是從他一腳從遠處跨到天恒神境的威勢看,這絕對是一個已經超越了躍凡境的存在。
    躍凡境,參星境,這個人莫非是一個參星境的高手?
    鄭鳴見識過參星境的存在,他卻覺得這老者的氣勢,和那參星境的存在,差的好像不是一個等級。
    就在鄭鳴打量老者的瞬間,從萬丈之遙,飛來了一道金光。這金光的速度,實在是太快了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一片金光!
    眨眼睛,數十道金光,就已經挨近了天梯!
    那守護在天梯旁邊的老者,在看到金光的瞬間,眼眸中就升起了磅礴的殺意。
    “孽障敢爾!”暴喝聲,從老者的口中響起,伴隨著喝聲,老者手掌揮動,直朝著那片金光抓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一抓看似普通,但是四周的天地,卻好似都被他牢牢抓在了手中,那些金光,更好似遇到了磁石的鐵針,朝著他直飛了過去。
    當這些金光接近老者的時候,鄭鳴才看清楚,這些金光并不是什么怪物,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。
    只不過這些人,除了人所共有的手臂和腿之外,他們的肋下,還有一對金色的羽翼。
    不過當老者看清這些人的面貌時,他的神色陡然一變,就聽他再次大喝道:“孽障爾敢!”
    如果說剛剛老者只是憤怒的話,那么現在他可以說已經達到了暴怒的地步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他手掌再次揮出的瞬間,一道劃破天際的金光,已經落在了那天梯的上空。
    隨即,金光扶搖直上,消失在了天恒神境之中。
    “你們金鵬一族真是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搶奪我神宮的名額,可惡至極!”老者的雙眸這一刻都涌現出血色,他手指著那些被他定在半空中的人道。
    被老者定在半空中的,都是看模樣四十多歲的男子,他們這一刻雖然都動彈不得,但是從他們的眼眸中,卻看不到絲毫懼意。
    其中一個看上去提醒瘦削,目光冷峻的男子冷笑一聲道:“姚樂松,天恒神境,乃是整個日升域的天恒神境。”
    “你們神宮憑什么說這是你們的名額?想當年,我們金鵬一族的先祖,是第一個在神境之中得到傳承的。”
    “呵呵呵,現在我族的英才,已經進入了天恒神境,總有一日,一定會再現我們金鵬一族的輝煌。”
    “待到那一日,這天下,就不是你們七大勢力想說什么是什么的時候了!”
    被稱為姚樂松的老者冷冷一笑,他手掌朝著虛空一攥,然后淡漠的道:“你們可以去死了!”
    “而且你們那個小崽子,不但我們神宮,其他各大勢力,也都會全力剿殺。”
    “至于你們,都給我去死!”
    伴隨著姚樂松的話語,他的手掌在虛空之中攥在了一起,而那些剛剛還翱翔天上的金鵬族人,直接就在虛空之中化成了碎粉。
    鄭鳴看著姚樂松,眼眸中雖然沒有懼意,但是對于自己的選擇,卻越加覺得正確。
    漫天的血雨,被風不知道吹落到了何處,而那姚樂松則露出決絕之意:“傳長老堂法旨,誅滅金鵬一族!”
    這句話,只有十幾個字,但是在這十幾個字之中,鄭鳴聽到的,卻是一個族群的興亡。
    而在那些死去的金鵬族人的身上,鄭鳴看到的,是一種精神,一種力爭上游的精神。
    大爭之世,千帆競發,不拼搏,則要滅亡。
    就在鄭鳴的心中為金鵬族而感慨的時候,那老者已經沉聲的道;“現在開始進入天恒神境,如果誰能給擊殺那金鵬族的小崽子,神宮賞地級銘器一把!”
    地級銘器四個字,讓在場的少年們一個個都昂起了頭,從他們的眼中,鄭鳴看到的是炙熱。
    很顯然,這種地級銘器,在少年們的眼中,是可遇而不可得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