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10 我這一生不弱于人

  氣鐘第七重。鄭鳴在九色琉璃身的壓力下,一舉將自己滯后的金鐘罩,直接推到了氣鐘的第七重。
    白衣少年的神色,已經變的有些難看,他本來覺得,這個對手,只是一個螻蟻。不,應該說是一個強壯一點的螻蟻,他想要鎮壓,也只是揮動一下手掌的事情。
    卻沒有想到,這個螻蟻,比他想象的要強大的多。他竟然在自己的壓力下進步。
    也許普通人感到的,是鄭鳴在不斷的增強功力,但是作為和鄭鳴對戰的姚樂玄機,卻能夠明顯感覺到鄭鳴真正的進步。
    這是一步一重天的進步。
    姚樂玄機自視甚高,他無法容忍有人能夠和他比肩,更無法容忍,這個和他比肩的人,還是一個沒有展露出黃金血脈的人。
    “好好好,既然你要找死,我就成全你!”姚樂玄機說話間,他的身軀同樣再次向前了一步。
    那無邊的青光,伴隨著這一刻,變成了深紫,紫的耀眼,紫的深沉,紫的讓人心寒。
    無比的紫光橫掃天地,大地上,那堅固無比的墨玉,在這一刻開始出現裂紋,四周的空間,更是有一種要錯位的模樣。
    “第六色琉璃身,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”有神宮宿老,聲音之中帶著驚駭,帶著不信的嚷道。
    作為神宮的嫡傳子弟,大多數人都知道九色琉璃身的來歷,他們不是沒有見過九色琉璃身的第六色,但是他們真的是第一次見到九色琉璃身出現在如此年輕的少年身上。
    有人歡喜不已,高喝神宮有后。但是同樣,也有人感到膽戰心驚。現在,對于這第六色琉璃身出現最膽戰心驚的,莫過于呂金雄。
    他乃是小舒公子的支持者,如果小舒公子不能在神宮之中得到相應的權位,那么他在神宮的前程就全完了!
    雖然以往,他同樣覺得小舒公子爭不過他的哥哥,但是現在看來,這已經不是爭奪的事情了!
    在姚樂玄機的第六色琉璃身下,小舒公子根本就是半點可能性都沒有。
    他心中黯然,目光卻不由得朝著自己不遠處那個美麗之中,卻充滿了野性和剛毅的女子看去。
    女子緊緊的咬著紅紅的嘴唇,一雙鳳目,緊緊的盯著正在爭斗的雙方。
    從女子的神情上,他能夠感應到女子此時的緊張。這個一直被他覺得有鋼鐵意志的女子,現在也畏懼了。
    紫色光芒,猶如神光,照耀四方。
    在這神光之下,鄭鳴的第七層巨鐘,出現了一道裂痕。這裂痕很細,但是它就是裂痕。
    雖然裂痕沒有脹大,但是鄭鳴卻感到,如果那人再將力量加大一點,等待自己的,就是鐘碎人傷。
    退嗎?鄭鳴看著那俯視自己的姚樂玄機,牙齒緊緊的咬在嘴唇上,他不能退,更不想退。
    九震破山的功法催動著體內浩瀚的紅日照大千真氣,滾滾的紅光,在鄭鳴的三個丹田,匯聚成了一片洪水。
    “跪下認輸,我可以收你為我的侍從!”姚樂玄機一如一個天神,話語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威風。
    鄭鳴沒有吭聲,而姚樂玄機,再次踏進了一步。
    鄭鳴不動,但是那巨鐘,卻再次多出了一道裂痕。
    姚樂玄機的腳步,越來越沉重,而他和鄭鳴的距離,也越來越近,紫色的光芒和赤紅色的巨鐘,在這一刻,已經有點像實質一般,出現在兩人的身前。
    “還不臣服,更待何時!”姚樂玄機在走出第九步的瞬間,他身上的紫色,已經變成了紫黑色。
    那磅礴的光芒,就好似一個蓄滿了水,不,應該是一個隨時可能泄洪的大壩,隨時可以磅礴而出!
    能夠進入天恒神境的,都是神宮各大支脈之中的天才人物,他們以不到二十之齡,就已經突破三品,在各自的范圍之中,更是被人恭維的天驕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們面對強橫無比的姚樂玄機,一個個都不由的低下了頭。幾個挨著姚樂玄機較近的少年,這一刻更是忍不住跪匐在了地上。
    他們的身上,雖然沒有承受壓力,但是他們的心,卻被姚樂玄機霸道無比的烙下了他無敵的印記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這些人以后,都要生活在姚樂玄機無敵的陰影之中,除非有重大機緣,讓他們突破這種烙印,不然,以后再面對姚樂玄機,就會不由自主的心生臣服。
    不過姚樂玄機所看的,并不是這些臣服的身影,他看著鄭鳴,他等待著鄭鳴的臣服。
    紫色的蓮花,配上一身深紫玉色的姚樂玄機,就好似天地之間的神子,讓人難以對視。
    鄭鳴此刻,不但身體上感覺著那猶如天威一般的東西,更重要的是,姚樂玄機那無敵的信念,更是狂暴的沖入到了他的心頭之中。
    面對這種無形的沖擊,鄭鳴心頭一念魔生化成的幻境,成片的朝著姚樂玄機的心念沖了過去。
    “跪下,可得解脫!”姚樂玄機聲若雷霆,一時間,四周天地,全部都是跪下可得解脫的話語。
    “跪下,可得解脫!”
    “跪下,可得解脫!”
    群山轟鳴,大地響應,一時間,天和地之間,唯有那片紫色,唯有那威嚴的轟鳴。
    鄭鳴的血,在瘋狂的燃燒,雖然他的炎黃戰血有些稀薄,但是此刻他的肌膚,卻已經顯露出淡淡的黑紅色。
    而那早就在他身體之中積蓄的紅日照大千的真氣,這一次更是以九震破山的法訣全部推送到了金鐘罩山上。
    “我這一生,不弱于人!”
    鄭鳴抿嘴,上前,頃刻間,兩道氣鐘籠罩在鄭鳴的身體之外,九道赤紅色的氣鐘,伴隨著少年的低喝,猶如從黑暗的天地中升起的朝陽,照耀萬物。
    和那陡然升起的太陽相比,和那照耀天地的紫光相比,幾乎所有人這一刻記住的,都是少年剛才的那句話。
    “我這一生,不弱于人!”
    鄭鳴的話音,沒有群山的響應,沒有大地的震顫,但是他卻好似雷霆,震蕩在不少人的心頭。
    鄭驚人將一件已經準備發出的東西,重新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,他喃喃的道:“這小子,到了這個時候,竟然還是這樣的風騷!”
    “我這一生,不弱于人,難道我鄭驚人,以后就要弱于他人不成嗎?”
    “鳴少,你小子給我等著,現在雖然俺還要叫你大哥,但是總有一天,我要讓你叫我大哥。”
    和鄭驚人一樣,不少本來已經屈從于姚樂玄機威嚴之下的少年,在這一刻,一個個都抬起了頭。
    雖然很多人這個時候,只是暫時的震動,但是他們的心,同樣感到自己的血。
    熱的血,沸騰的血,不弱于人的少年之血!
    一個本來跪伏在姚樂玄機腳下的少年,猶豫了好一會,終于堅定的站了起來。
    他雙眸如電,正視姚樂玄機和鄭鳴,神情之中,更帶著洶洶的戰意。
    這是一種不屈的戰意,一種想要和強者試比高的戰意。
    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五個……
    一個個跪匐的少年站起,一雙雙的眼眸,注視著猶如朝陽的鄭鳴和姚樂玄機。
    站在紫色真氣凝結而成蓮花上的姚樂玄機,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    “很好,這句話你說的很好。但是這句話,應該由我來說,應該是我姚樂玄機這一生,不弱于人!”
    說話間,姚樂玄機俯視四方,眼眸中充斥著無比的自信道:“你們憑什么跟我比?”
    “你雖然抵擋住了我的氣勢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黃金血脈最重要的是他的血脈。”
    “琉璃圣血,防御無雙,圣血不滅,寶體不破。”姚樂玄機緩緩的說出了這十六個字,每一個字,都好似一柄巨錘,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。
    這一刻的姚樂玄機,霸氣外露,如神如魔,讓不少本來升起熊熊斗志的少年,目光再次黯淡了下來。
    他們這一刻,不少人的心中,都接受了姚樂玄機的話語,因為琉璃圣血的強大,已經深深地植入了他們的心頭。
    鄭鳴看著姚樂玄機,神色并沒有任何的變動,無論四周的人如何的評價,但是他就是他。
    他絕對不會屈從人下,做一個連自己的自由都無法主宰的奴隸。
    “琉璃圣血雖強,但是畢竟只是外物,只要我意念不息,必將斬破你的琉璃圣血!”鄭鳴這一次,說的更加的平和。
    平和的就好像他在和姚樂玄機說最普通的話,但是在這話語中,無數人卻聽到了這個無名少年的決心。
    “這個人是誰?誰家竟然生了一個這樣的小崽子,真是要得!”
    “嘖嘖,趕快打聽一下,這小子是不是已經婚配,我還有三十六個小孫女,如果他愿意,可以隨意讓他挑選兩個。”
    “雖然絕對比不上玄機少主,但是憑著這小子的氣概,未來也決非尋常之輩!”
    “以后說不定,他還能夠在神宮之中,占據一個了不得的地位,查查他的來歷,如果他能夠從這天恒神境之中走出,就值得和他結交一番。”
    此刻,青檬夫人也有點緊張的看著鄭鳴,她不知道鄭鳴是誰,但是她卻很欣喜的看到鄭鳴的崛起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她很欣喜的看到,這個少年在姚樂玄機面前侃侃而談,很是欣喜的看到這少年,竟然壓制住了最強橫的姚樂玄機的氣勢!
    如果這個少年,能夠幫助我的小舒,那么小舒在神宮之中的地位,將會有更大的提升。
    “呂金雄,你去查一查那少年的來歷,看看能不能將他拉攏到我們這邊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