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4 七大黃金血脈

  可是還沒有等他上去和那人去拼命,就見那人的身體上,出現了一道薄薄的玉光。
    這股玉光晶瑩剔透,讓那少年好似臨塵的仙人,飄飄若仙。
    但是就在這股玉光出現的剎那,處在鄭驚人身邊的鄭亨,就感到一股澎湃一如江河之力,從那少年的身上升起,朝著兩人席卷而來。
    鄭驚人在這股壓力到來的瞬間,身體想要朝后傾斜,不過瞬間,他卻是不退反進,朝著那蓬勃的力量直走了一步。
    一股暗黑色的光芒,從鄭驚人的身上散發而出,雖然沒有那玉光耀眼,但是這暗黑色的光芒在和玉色光芒在虛空之中碰撞的瞬間,卻也擋住了那浩蕩的玉光。
    “有點意思啊!”白衣少年嘴角輕輕的一翹,在虛空之中,豁然又邁出了一步。
    這一步,他邁的同樣不大。但是伴隨著這一步的邁步,本來只是玉色的光芒,瞬間變成了赤紅色。
    本來昂首挺胸的鄭驚人,身軀被那赤紅色的光芒一壓,瞬間竟然下區了三分。
    “好小子,有點本事!”鄭驚人一大一小雙眸圓瞪,黑色的光芒化成一道黑色的劍芒,將他整個人護在中間。
    黑色的劍芒,有著吞噬天地的韻味,但是此刻在那赤紅色光芒的壓制下,卻變的越來越暗淡。
    鄭鳴從鄭驚人主動迎上去的剎那,就知道鄭驚人打的是什么主意。按照他對鄭驚人的了解,這家伙對敵,能不硬拼,他絕對不硬拼。
    死纏爛打的打爛仗,讓你輸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輸的,這才是鄭驚人的性格。
    像正面對敵這種事情,鄭驚人一般不干,更不要說像現在這般,主動硬碰硬的情形。
    這一次他之所以如此選擇,是因為自己在他的身后,如果他離開的話,面對那白衣少年壓力的,就是自己。
    “哼!”白衣青年看著依舊站立的鄭驚人,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煞氣,他從虛空之中再次跨出了一步。
    這一步,他的腳下,同樣升起了一朵真氣化成的蓮花。不過此刻的真氣顏色,已經變成了綠色。
    綠色的光芒,讓少年整個人就好似一塊綠色的美玉,溫潤柔美。但是,那綠色的光芒之中,隱含的狂暴壓力,卻比之紅色光芒,又增加了一倍。
    鄭驚人本來昂然相對,但是此刻,卻也不得不揮動雙手,朝著那綠色的大光芒,重重的推出一掌。
   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,鄭驚人承受的壓力依舊很大,他那雙眼睛大小不一的眸子之中,更是多出了一絲的血痕。
    奶奶的,總有一日,小爺要讓你個死妖怪知道知道小爺的厲害,你不是愛干凈嗎?小爺就將你個王八蛋,直接塞到糞坑里面去。
    不過話又說過來,這家伙實在是太變態了,老子吃了那么多天材地寶,竟然擋不住他這什么狗屁琉璃玉身。
    “跪下,我饒你不死!”白衣少年衣袖揮動,就好似主宰著蒼生的王者。
    “跪你奶奶!”鄭驚人的肌膚,被這洶洶的壓力壓的,只要動彈一下,都有一種刀割的感覺,但是在嘴上,鄭驚人依舊是鄭驚人,從來都不肯吃虧的他,這一次,依舊是不吃虧。
    “好,好,好!”
    白衣男子說話間,再次朝著鄭驚人跨出了一步,伴隨著這一步,他身體的顏色,已經變成了金黃色。
    通體金黃,一如仙佛落了凡塵的金黃色。磅礴的金色力量,讓不少少年感到驚恐。他們雖然可以肯定,這金色的光芒是金色發出的,但是他們的質量比之普通的真氣,不知道強多少。
    一倍,兩倍,五倍,甚至是更多……
    鄭驚人就覺得自己整個人,都好似一條失去了水的魚,雖然極力的想要蹦跶,卻怎么都蹦跶不動。
    “變態,這就是變態的七大黃金血脈,老東西說不讓我招惹他們,真對啊!”
    鄭驚人雖然對白衣男子的琉璃圣血顧忌不已,但是他卻絲毫不后悔。不,甚至說他的心中,還有一種沾沾自喜。
    嗚嗚,俺終于有保護鳴少的一天,不行,以后就要讓這個臭屁的家伙稱呼自己為驚人哥。
    想一想,這種感覺就特別的爽。不過,那變態的壓力,他娘的實在是太重了。
    自己的經脈,好似都已經開裂,如果任由這樣下去,自己這次可是出師未捷身先死。
    難道在這里,就要將那老東西給自己留下的保命之物用了嗎?嗚嗚,俺可是要去得到傳承的,怎么能夠還沒有進入天恒神境,就損失了這次機會呢。
    鄭驚人雖然極不甘心,但是那一如仙佛臨空的氣息,實在是太強大了,不但壓的他的真氣難以反抗,甚至還在瘋狂的摧殘著他的軀體。
    奶奶的,早用晚不用!確定了自己心頭想法的鄭驚人,當下就準備施展被他罵為老東西的師傅留給他的保命之物。
    可是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,他陡然感到,那本來洶涌如山的壓力,陡然一輕。
    莫不是那小子知道自己要施展壓箱底的手段,所以率先蔫了不成?要是那樣的話,嘿嘿,也只能說他小子好運了。
    雖然對于沒有運用自己最終的手段而慶幸,但是鄭驚人的嘴巴,卻是從來不服人的。
    就在他轉動自己一大一小兩個眼睛準備朝著那白衣少年喝罵的時候,卻感到自己的后方,傳來了一股炙熱的氣息。
    在這氣息下,他看到了本來站在他身后的鄭鳴,正在漫步上前,而在鄭鳴的四周,則燃燒著赤紅色的光芒。
    這赤紅色的光芒如針,在接觸的剎那,給人一種眼睛生疼的感覺。雖然這種感覺并不能對鄭驚人造成任何的傷害,但是鄭驚人還是從心底升起了一絲本能的畏懼。
    滾滾的赤光,在鄭鳴的四周凝結成為了一個赤紅的大鐘,將鄭鳴整個人罩在中間。
    金色光芒如海,洶涌澎湃,而赤紅色的光芒卻一如礁石,任由金色光芒拍打,卻是巍然不動。
    那白衣少年雙眸注視著鄭鳴身上的火焰巨鐘,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。
    “有點意思,但是你覺得,你的后天功法,真的能夠抵擋得住我的血脈之力嗎?”
    話語未落,男子再次上前一步。本來金色的光芒,在這一刻變成了一片藍色的海洋。
    雖然這藍色的海洋好似沒有金色有威勢,但是此刻,這藍色的海洋,卻給人一種澎湃無際,難以抵擋的感覺。
    “九色琉璃身,這是琉璃圣血的九色琉璃身,沒有想到,玄機公子已經將九色琉璃身推演到了******。”
    “聽說九色琉璃身的******,達到躍凡境才能夠施展,玄機公子莫非已經是躍凡境?”
    “應該不是,躍凡境進入不了天恒神境!說起來這應該是修為的提升,傳說之中琉璃圣血可以橫擊躍凡,看來是一點錯都沒有。”
    “那小子是誰,竟然想要硬擋九色琉璃身的威嚴,真是活得不耐煩了。”
    對于四周的議論,鄭鳴半點都沒有聽到,他的金鐘罩功夫,這些天來只是進入到氣鐘第四層。
    之所以進步如此之慢,實在是他有太多的東西需要修煉,而這金鐘罩,修煉的時間自然就少。
    在金色的光芒時,布置在他體外的四層金鐘,還能夠勉強抵擋,但是當那金色變換成了藍色的時候,鄭鳴就覺得每一點和藍光接觸的地方,都傳來了比剛才大了一倍的力量。
    “咔嚓、咔嚓!”
    猶如玻璃破碎的聲音,順著那破碎的金鐘罩,在鄭鳴的耳邊響起,一道道裂紋,在這聲音之中,不斷的出現在那赤紅色的金鐘罩上。
    要是按照這種情況進行下去,那鄭鳴的金鐘罩破碎,也只是時間問題。
    昂首看著那虛空中,猶如神邸一般,高高在上,俯視著自己的白衣少年,鄭鳴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血紅。
    炎黃戰血!
    隱藏在他心底最深處的炎黃戰血,平時摧動艱難的炎黃戰血,在這一刻瘋狂的開始運轉。
    鄭鳴身體中的紅日照大千真氣,在炎黃戰血的刺激下,變的更加的狂暴。
    紅色的光芒,一如火焰,讓鄭鳴看上去,整個人就好似一個燃燒的火人一般。
    火焰在燃燒,那已經出現的裂紋,并沒有補充,而是在裂紋的外面,再次出現了一道氣鐘。
    金鐘罩氣鐘第五重!
    “臨時突破,有點意思!”白衣少年的眼眸中,多出了一絲的鄭重之色,他凌空一笑,腳再次邁步了一步。
    可是就在他邁出這一步的時候,鄭鳴同樣邁出了一步,而伴隨著這一步,環繞在鄭鳴身外的金鐘罩,再次增加了一重。
    氣鐘第六重!
    青色的光芒代替了無盡的海洋,和赤紅色的氣鐘相映生輝,兩個同時邁步向前的少年,則好似虛空之中兩輪不一樣的明日,遮擋了天地所有的光芒。
    “那是玄機公子,他的九色琉璃身竟然達到了第五重,怎么可能啊!當年宮主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,也沒有如此變態啊!”
    “九色琉璃身能夠施展到什么程度,和修為關系不大,他最重要的,是悟性和血脈。”
    “看來這一次,七大黃金血脈,我們神宮的琉璃圣血,當力壓四方,天下稱雄。”
    “那個和玄機公子動手的小子是誰?真是有點不自量力。”
    “不認識,不過這小子能夠抵擋得住玄機公子九色琉璃身的壓力,倒也不是普通之輩。”
    在這各種各樣的議論之中,鄭鳴再次向前邁出了一步。雖然這一步同樣不多,但是他身上的赤紅色氣鐘,卻再次增加了一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