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2 琉璃圣血

  看到那些紅甲武者,呂金雄并沒有慌張,他一拱手道:“在下呂金雄,奉命送人進入天恒神境,這是令牌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呂金雄的手中,就多出來一塊金晃晃的令牌。
    那飛在前方的紅甲武者,朝著呂金雄手中的令牌掃了一眼之后,目光就落在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“是給小舒公子找的隨從嗎?嘿嘿,看上去還不錯嘛!”那紅甲武者說到此處,語氣中明顯帶著一絲挑釁的道:“小子,給你一個機會,要是不想死的話,就去找玄機公子,就說是我老雷介紹過去的。”
    紅甲武者當著呂金雄的面干挖墻腳的事情,自然是不給呂金雄面子,作為躍凡境以上的武者,呂金雄絕對能夠揮手將這紅甲衛士給掐死。
    可是他只是淡淡的笑著,一副沒有聽清楚那紅甲武者說了什么話的樣子。
    鄭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雖然他并不準備在天恒神境之中為那位小舒公子出太大的力,卻也不會因為別人的一句話,就去投靠一個不認識的人。
    更何況,他并不覺得,在這所謂的天恒神境之中,有需要他投靠的人存在。
    兩個紅甲衛士雖然言語挑釁,卻也不敢阻攔呂金雄的去路,在朝著鄭鳴又說來幾句投靠玄機公子的好處之后,就讓他們離開了。
    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問題要問我?”呂金雄在金焰鷹飛出數百丈之后,聲音中帶著一絲低沉的問道。
    鄭鳴擺了擺手道:“沒有什么值得問的,我進入這天恒神境,只是完成咱們之間的交換。”
    “至于其他的,我不想聽,也不愿意聽!”
    呂金雄點了點頭,不過在猶豫了一下之后,他還是低聲的道:“進入天恒神境之后,最好不要得罪玄機公子的人。”
    “玄機公子乃是宮主的嫡三子,生來聰慧過人,十二歲的時候,就已經覺醒了琉璃圣血!”
    “現而今,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品,但是只要他催動琉璃圣血,就連躍凡境的武者,也不會是他的對手。”
    鄭鳴聽呂金雄提到過七大黃金血脈,卻沒有想到,那位和呂金雄的小舒公子好像并不和睦的玄機公子,竟然已經覺醒了琉璃圣血。
    “那小舒公子覺醒的是什么血脈?”
    呂金雄的臉抽搐了一下道:“小舒公子并沒有覺醒任何血脈,不過小舒公子卻是宮主諸位公子之中,最勤奮好學的一位。”
    勤奮好學,鄭鳴聽著這四個字,簡直有點醉了。從呂金雄這四個字之中,鄭鳴感到了呂金雄那種發自內心的失望。
    “你為什么不加入玄機公子那邊?”因為要進入天恒神境,此刻鄭鳴對呂金雄的問話,也顯得無比的直白。
    呂金雄沒有立即回答鄭鳴的問題,金焰鷹掠過虛空,不時的將一座座山巒拋在了身后。
    “身不由己,你懂嗎?”
    伴隨著這句話的,是一聲嘆息。鄭鳴沒有和呂金雄再探討下去的興趣,因為這一切和他無關。
    也就在此時,那金焰鷹開始下掠,鄭鳴低頭往下看,就見一個占地足足有萬畝的平臺映入了他的眼簾。
    平臺上,此刻已經有不少人,更有不少人和鄭鳴一般,從四面八方而來。
    整塊墨玉石鋪成的平臺,給人一種厚重如山的感覺。但是此刻,平臺上的少年,一個個都充滿了憧憬。
    “這一次,我一定要得到足夠的傳承石,得到天級傳承!”
    “呵呵,天級傳承,你還真是敢做夢,你知不知道,天恒神境出現這么多年,得到天級傳承的,不到十個人,就憑你,還想要得到天級傳承?”
    “我得不到天級傳承,你就能夠得到天級傳承嗎?”
    “我也不行,但是我覺得,姚樂玄機公子,一定能夠得到天級的傳承。”
    “你說這個我也知道,不過我聽一個同伴說,姚樂玄機公子想要得到的,可是四大至尊傳承啊!”
    跟著呂金雄走在巨大的平臺上,鄭鳴聽著少年們各種各樣的議論,他在這些話語之中,聽到的最多的,就是一個名字——姚樂玄機。
    覺醒琉璃圣血的姚樂玄機,將目標定在四大至尊傳承的姚樂玄機,還有年輕一代沒有對手的姚樂玄機。
    姚樂玄機、姚樂清舒,看來還真的有點意思。
    “你去那邊。”呂金雄朝著平臺邊角的位置指了一下,聲音低沉的向鄭鳴說道。
    鄭鳴順著呂金雄的手指,就見一支由七八十個少年組成的隊伍,正靜悄悄的站在平臺的一邊。
    這偌大的黑玉平臺上,現在足足有三四千少年,鄭鳴看他們三三兩兩的聊天說話,覺得自己應該是他們之中的一員。
    卻沒有想到,在這平臺的角落之中,竟然還有一小波人,這讓他陡然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。
    “你們都是幫助小舒公子的護衛,只有精誠合作,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傳承。”呂金雄不知道是為了自己,還是為了鄭鳴,再次叮囑了一句。
    “那他們呢?”鄭鳴手指著那三四千少年,輕聲的問道。
    “他們都是支持玄機公子的實力派出的英才。”呂金雄看著那三四千少年,聲音中帶著一絲酸楚的道。
    這位小舒公子,還真是夠苦逼的。幫助他的人,只有大貓小貓幾十只,而他的兄弟,卻有三四千少年英才。
    這就算是用人堆,這位小舒公子能夠在天恒神境之中獲得的東西,也要比他那位兄長少多了。
    “嗚嗚,鳴少,真的是你!”就在鄭鳴感慨的時候,就聽到一聲狼嚎,隨即,就有人像瘋了一般朝著鄭鳴直沖過來。
    鄭鳴真的沒有想到,在這里竟然還有人認得他,就在他本能的想要躲閃的時候,那個身影,已經沖到了他的近前。
    “鳴少,想死我了,嗚嗚嗚,我覺得咱們一輩子也見不到了,沒有想到,還能夠見到你啊!”
    大小不一的眼睛里,不斷的流著淚水,那張大的嘴巴,更像是嚎啕大哭的模樣。
    鄭鳴看著眼前的人,幾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鄭驚人,他竟然在這里看到了鄭驚人!
    那個去京城找他,卻沒有了蹤跡,以至于不少人都以為他已經死掉的鄭驚人。
    “驚人!你小子怎么在這里,你知不知道,霸叔他們找你都快找瘋了!”鄭鳴說話間,用拳頭重重的在鄭驚人的身上擂了兩下。
    “我爹他們還好吧,嗚嗚,我也不想離開他們,可是遇到一個老東西,非要說我骨骼清奇,天賦異稟,硬是要收我為徒,嗚嗚嗚,將我困在山上,一直不讓我下來。”
    鄭驚人嘴里罵罵咧咧,對于那應該是他師傅的人,沒有半點的尊重。他話語中帶著咆哮的道:“要不是這次天恒神境,那老東西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放我出來呢!”
    指天罵地的鄭驚人,嗓門一時間響亮了不少。而四周本來正談的興高采烈的少年們,不少人都朝著鄭鳴和鄭驚人看了過來。
    “這里是通往天恒神境的寶地,怎么聽到有烏鴉在這里聒噪,實在是可惱啊!”一個身穿青色長袍,面目英俊,而頭發卻呈現出金黃色的少年,話語中帶著譏諷的喝斥道。
    跟在這青袍少年身后的,是一個穿著紫色勁裝的少年,他朝著鄭鳴以及鄭驚人的方位看了一眼,嘴里帶著一絲不屑的道:“還不是有些人,實在是找不到天才人物,這才將阿貓阿狗之類的東西,一股腦兒的都拿了過來。”
    這兩個少年的四周,簇擁著上百個少年,他們在聽了兩個人的對話之后,都轟然大笑起來。
    其中更有人指著鄭驚人道:“我們神宮是什么地方,是天下七強之一,這等三分不像人,七分倒像鬼的家伙,在這里實在是有礙觀瞻。”
    “你不有礙觀瞻,你家人也不有礙觀瞻,既然你家里人都不礙觀瞻,不如就將你老娘,你妹子,還有你姐姐之類的都請過來,讓我觀瞻觀瞻。”
    鄭驚人做出了一個猥瑣的搓手動作道,笑嘻嘻的道:“你放心,我不會嫌棄你老母年紀大!”
    本來只是調侃鄭驚人和鄭鳴幾句的少年們,這一刻直接炸了,從來都是他們欺負人,什么時候他們被人欺負過?
    而且現在還是被兩個在他們眼中的土包子欺負!
    那被鄭驚人反唇相譏的少年,怒吼一聲道:“小子你找死!”伴隨著這話語,一道金色的拳影,猶如一條發狂的長龍,朝著鄭驚人直轟了過去。
    雖然說話之人被鄭驚人調侃,但是他的修為,卻是實打實的二品宗師。
    鄭驚人在離開家的時候,還沒有突破九品,這二品大宗師的一擊,他如何受得了。
    就在鄭鳴準備出手的時候,卻見鄭驚人立指如劍,朝著那金色的狂龍劃出了一指。
    這一指并不是太快,但是漆黑的劍光,卻直接將那金色的拳影,毫不客氣的斬成了兩段。
    “小子,老虎不發威,你當老子是病貓不成。”反攻了一招的鄭驚人,雙手快速掐動,一連又劃出了兩道劍光。
    這兩道黑漆漆的劍光,雖然聲勢沒有那金色狂龍威猛,但是隱含的肅殺之氣,卻讓在場的不少少年心中發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