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1 姚樂清舒

  不過鄭鳴傾城之戀的紅色劍光,也變的淡紅,淡的好似一層紙一般。
    可是不管這張紙究竟薄成了什么模樣,他依舊帶著傾城之戀的力量,斬向了那黑甲統領。
    這一刻,鄭鳴心中升起了一絲后悔,他和黑甲統領的比斗,只不過是他見獵心喜,所以主動挑戰黑甲統領。
    他們之間,可以說無仇無怨,而且說起來,鄭鳴對于這位氣血磅礴,在武道真意的領悟上,同樣有自己見解的黑甲統領,還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    他并不想殺死這位黑甲統領,甚至可能的話,他很樂意和這位黑甲統領成為朋友。
    但是此刻,他的通體上下,沒有半絲的力氣,就算是使用英雄牌,也有點來不及了。
    剛才,自己應該是打出了火氣,要是早知如此,就不施展那傾城之戀了!
    就在鄭鳴心中有些懊惱的時候,那黑甲統領,卻一收自己的長戟,橫戟朝著紅色的劍芒迎了上去。
    黑色的巨戟,和鄭鳴的六棱重劍一直碰撞了上百次,都沒有出現任何的傷痕,很顯然,這是一柄不錯的兵器。
    但是他真的能夠擋得住傾城之戀的力量嗎?哪怕,這只是十分之一的傾城之戀。
    無聲無息的劍光,橫穿過了黑色的巨戟,幾乎已經變成了透明的劍芒,斬在了黑甲統領的面部。
    這一斬,黑甲統領的頭,就要變成兩段。
    而一旦頭變成兩段的話,那么黑甲統領就只有死路一條,可是就在鄭鳴心中有些替這位黑甲統領可惜的時候,黑甲統領的遮擋著面部的面甲,這一刻卻閃出了上百道亮光!
    這些亮光,在黑甲統領的面部,匯聚成了一道薄薄的光幕,擋住了那傾城之戀的劍意。
    已經猶如紙一般的傾城之戀,在這一刻,消散的干干凈凈,同樣,那薄薄的光幕,也耗盡了力量,消散在了天地之間。
    黑甲統領依舊站在鄭鳴的不遠處,但是此刻他的眼眸中,卻全都是恐懼之色。
    生死邊緣走了一遭,這句話對于黑甲統領而言,真的是再貼切不過了。
    此刻的鄭鳴,覺得自己應該安慰這位兩句,不管怎么說,兩個人并沒有什么仇怨。
    這只是一場切磋,只不過到了最后,兩個人都爭勝之心都太強了,所以才會出現這等的情形。
    可是就在鄭鳴準備開口的瞬間,那黑甲統領的面甲,從中間裂成了兩段,直接掉落在了地上。
    在鄭鳴心中,本應該是威風八面的黑甲統領,這一刻也露出了他的真容。
    一個面容發白的少年!
    少年五官俊秀,修眉星目,只是那傾城之戀的一劍,讓少年的臉,變的猶如雪一般的白。
    看著少年的年齡,比之鄭鳴,好像還要小上一點。
    “在下鄭鳴,請問閣下如何稱呼?”鄭鳴很鄭重的朝著少年一拱手道。
    雖然他這一次戰勝了少年,但是他覺得自己在武道的修煉上,并不比這少年強多少。
    少年很是迅速的從剛剛的對戰之中恢復了過來,他鄭重的朝著鄭鳴看了兩眼道:“姚樂清舒!”
    鄭鳴愣了一下,心說這也是名字?就在鄭鳴準備和此人攀談幾句的時候,那自稱姚樂清舒的少年,已經將掉在地上的面甲撿起,而后飛身朝著下方而去。
    “如果……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。”當姚樂清舒的身影要消失在晨光中的時候,鄭鳴的耳邊,響起了一句不是太服氣的聲音。
    鄭鳴淡淡的笑了笑,卻是沒有再說話,而四周的黑甲武士,在姚樂清舒離去之后,也踏著整齊的步伐,朝著山下而去。
    這些人,每一個都沒有和鄭鳴打招呼,在他們的眼中,鄭鳴好似就不存在一般。
    鄭鳴搖了搖頭,他只是一時心中戰意蓬勃,所以來了一場挑戰,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如此的對手。
    那姚樂清舒的實力,讓鄭鳴感到驚艷,特別是他最后一招,輕輕的旋動長戟化的圈圈,更是讓鄭鳴有一種恐懼的感覺。
    雖然這一次他勝了,但是鄭鳴覺得勝的有點僥幸,畢竟,那傾城之戀,并不是他修煉出來的。
    平臺光滑如鏡,在平臺上走動了幾步之后,鄭鳴從這巨大的平臺上,感到了一種強烈的戰意。
    這種戰意,磅礴如山,讓鄭鳴覺得難以抵擋。他看著那偌大的平臺,心中念頭閃動之間,鄭鳴就用一念魔生籠罩在這片平臺上。
    那磅礴的戰意,變得無比變得越來越清晰,在這感覺之中,鄭鳴就覺得在那戰意之下的自己,就好似一個小小的螻蟻。
    一道劍光,跨空而來,直接將一座小山,從中斬成兩段。
    讓鄭鳴感到恐懼的,并不是那一劍之中隱含的力量,而是那犀利霸道,斬盡萬物的劍意。
    就在鄭鳴準備感受這種劍意的時候,他就覺得自己的心神好像被什么東西狠狠的戳了一下,那一念魔生的狀態,瞬間猶如玻璃一般被打碎。
    鄭鳴的臉色有些蒼白,他知道自己剛才受到的,是那磅礴戰意的反噬。
   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的鄭鳴,不敢再感應這留在平臺上的戰意,他快速的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。
    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多日沒有出現的呂金雄,正在他的小屋里焦躁的等他,在看到鄭鳴的瞬間,呂金雄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滿的道:“我告訴過你,神宮四周很危險,稍有不慎,就可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    鄭鳴此刻沒有心思和呂金雄爭辯,他只是說了句隨便走走,就在石凳上坐下。
    看著鄭鳴這般云淡風輕的模樣,呂金雄也將要說的話收了回來,而是話鋒一轉道:“鄭鳴,我這次過來,是要告訴你進入天恒神境后要注意的事項。”
    “天恒神境之中,有無數的傳承,而要想獲得這些傳承,只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獲得足夠的傳承石。”
    “而傳承石就在天恒神境之中,你要做的,就是給小舒公子,提供三百塊傳承石。”
    鄭鳴點頭道:“我幫他獲得三百枚傳承石之后,是不是說我們之間,就再無關系?”
    “只要你交給小舒公子三百傳承石,咱們之間的約定,就算是完成了。當然,如果你葬身在天恒神境之中,同樣視為你完成了咱們之間的約定。”
    呂金雄說到此處,聲音中帶著一絲安慰的道:“你放心,只要小舒公子在歸來之后,告訴夫人你已經盡力,我們神宮就會好好庇護你的家人。”
    “我一定會交給你的小舒公子三百傳承石,然后從天恒神境之中走出來的。”鄭鳴淡淡一笑,話語中帶著堅決的道。
    呂金雄笑著搖了搖頭,少年有自信是好事,但是他覺得,盲目的自信,卻沒有太大的用處。
    不過呂金雄并沒有將這些說出口,在他看來,這應該是自己和鄭鳴最后的見面。
    “我知道你的身上應該有些禁器,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,在天恒神境之中,就算是禁器,也難以發揮出超越躍凡境的實力。”
    呂金雄一揮手道:“所以,不要覺得禁器在手,就可以橫沖直撞,那樣只會讓你死得更快。”
    天恒神境竟然壓制躍凡境以上的力量,鄭鳴不由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英雄牌。
    血神子的英雄牌不知道是不是在壓制的范圍,但是鄭鳴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只要他施展通天教主,那天恒神境是無論如何,都難以壓制住他的。
    “多謝指點。”
    “跟我來,再過兩個時辰,天恒神境就要和我們所在的虛空相接,那就是你們進入天恒神境的時機。”
    呂金雄說話間,朝著虛空發出了一聲輕吟,就見一只金色的巨鷹,從天際飛落而下。
    那巨鷹足足有兩丈多長,雖然在落地的瞬間,顯露出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,但是從它身上展現出來的血氣,卻讓人不由自主的發寒。
    呂金雄率先落在了巨鷹上,在鄭鳴落在巨鷹上的瞬間,他朝著鄭鳴道:“這是金焰鷹,一品兇獸之中的頂級存在,你要是和它斗,不一定斗得過它。”
    鄭鳴沒有吭聲,而此時那金焰鷹已經揮動翅膀飛起,鄭鳴他們頃刻間,就已經到了千丈的高空。
    從高空往下看,天地自有一番異樣的情形。一座座山岳,都在腳下,無數迷人的風光,盡皆展現在鄭鳴的眼中。
    不過和那些醉人的風光相比,最能夠引起鄭鳴注意的,還是那一座座山峰上聳立的黑甲衛士。
    按照鄭鳴估計,每一座山峰上站立的黑甲衛士,都有千人左右,但是一路飛來,鄭鳴最少經過了數百個山峰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他此刻看到的黑甲衛士,最少也有數十萬。而當鄭鳴透過蒼天霸血,讓自己的眼眸轉變成雙瞳朝著黑甲衛士看去的時候,他驚奇的發現,那些黑甲衛士中間,立著一根高有一丈,通體潔白的寶柱。
    這寶柱上花紋繚繞,因為實在是太遠,鄭鳴半點都看不清楚。但是在目光從一根根玉柱上掃過的時候,鄭鳴就覺得這些玉柱之間,好似有聯系。
    “來者止步!”一聲沉喝,從遠處傳來。在這沉喝聲中,就見兩個赤紅色飛鷹的紅甲男子,從遠處猶如電光一般沖了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