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10 吞天

  鄭鳴就覺得自己心頭一蕩,一種畏懼的感覺,不由得升起在了他的心頭。
    自從修煉成一念魔生之后,鄭鳴很少出現這種才剛剛動手,就覺得自己不敵的感覺。
    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好,這種感覺,更是激起了鄭鳴隱藏在胸中的傲氣。他手中的六棱巨劍揮動,再次朝著那長戟迎了上去。
    十成的紅日照大千真氣,被鄭鳴灌入了六棱巨劍之中,讓那六棱巨劍,變的赤紅如火。
    而那黑甲統領的長戟,卻沒有絲毫的變化。
    猶如打鐵一般的碰撞,在虛空之中再次響起,那黑甲統領的身軀,這一次朝后直接退了六步。而鄭鳴則直退了五步。
    對付用戟的對手,鄭鳴并不是第一次,那司空象,就是一個用戟的高手,他的照月戟,更是在峽谷十三國之中很有名氣。
    但是這黑甲統領的長戟,雖然只是一劈一掃,卻已經遠勝于司空象,鄭鳴甚至覺得,司空象要是面對黑甲統領的巨戟,他根本就接不下一招。
    “千軍縱橫!”
    一聲低沉的喝聲,從那黑甲統領的口中吐出,伴隨著這喝聲,那本來只是一根戟一個人的黑甲統領,再次沖了上來,但是當他沖出三步的時候,他就已經變成了三根戟,三個人。
    而當他沖出九步的時候,出現在鄭鳴四周的,是上百根巨戟,是上百個身影。
    所有的戟尖,在這一刻給鄭鳴的感覺,都是真的。
    千軍縱橫,一如沙場千人沖殺,不但威勢橫掃天地如虎,而且給人一種十面埋伏的感覺。
    雖然明知道這里面只有一桿是真的,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只要他選擇其中的一桿,那么這千個戟尖,就會有另外一個變成真的。
    選擇一個突破,絕對不行。
    念頭閃動之間,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在虛空之中,緩緩的化成了一個圓。
    這一招,鄭鳴施展得很慢,甚至可以說,慢的猶如蝸牛一般。但是伴隨著這一招劃出,鄭鳴整個人都開始變的有點發紅。
    重劍真意,這是鄭鳴從李元霸的錘中,領悟出來的重劍真意,鄭鳴在閃電驚鴻的對攻和這重劍真意之中,鄭鳴選擇了重劍真意。
    上千個戟尖,速度猶如電光,但是當它們挨近鄭鳴身邊半丈的時候,那一個個戟尖,就好似陷入了沼澤之中,一下子變慢了很多。
    隨著戟尖速度的變慢,那猶如長江大河一般的長戟,最終匯聚為一,重重的碰撞在了鄭鳴的重劍上。
    那黑甲統領的身軀,一如閃電,在和鄭鳴交手的瞬間,朝后一連倒退了七八丈。
    他緊緊的盯著鄭鳴,雙眸之中,燃燒出熊熊的火焰。
    這種火焰,鄭鳴很熟悉,這是戰意,是一種棋逢對手的戰意,是一種狹路相逢的戰意!
    無數的戟影,猶如無處不在的風,布滿了鄭鳴方圓千丈的空間,而鄭鳴的中間,卻只是守在方圓半丈的空間。
    戟影如風,快的讓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,而鄭鳴緩緩揮動的長劍,卻化成了一個泥潭,只要是攻擊到鄭鳴身邊的戟影,都會不由自主的朝著那長劍擁過去。
    最終,所有的攻擊,都落在戟影上。
    上千黑甲衛,雖然依舊沒有發出任何的聲息,但是他們的眼眸,卻緊緊的盯著兩個相斗的身影。
    作為神宮的護衛,他們雖然處在神宮的最底層,但是無可否認,他們見到的世面,絕對不是普通三品宗師可以比擬的。
    他們見到過躍凡境的高手的生死拼斗,他們甚至還親自參與過對躍凡境高手的圍殺。
    但是從他們內心而言,現在這一場比斗,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過癮。
    雖然這兩個人的修為,和躍凡境的武者根本就沒有辦法比擬,但是他們對力量和真意的運用,卻讓不少人都感到有一種醍醐灌頂,茅塞頓開的感覺。
    招式還可以這樣用,重劍無鋒,大巧不工。應對所有的攻擊,并不一定要封擋,還可以將所有的攻擊,都引到自己的兵器上去。
    他們熟悉那黑甲統領,知道黑甲統領的厲害,但是他們這一刻卻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自家統領,原來如此的厲害。
    至于那個突然跳出,對他們統領進行挑戰的少年,也讓他們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由衷的敬服。
    “當!”重劍再次和那長戟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,也就在這一刻,一輪朝陽,從天際升起。
    本來黑白相間的天地,這一刻變成了黑白紅三色。那黑甲統領在碰撞的剎那,收戟后退。
    “你很好,不過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。”黑甲統領的聲音低沉,但是聽在人的耳中,卻有一種異樣的滄桑感。
    鄭鳴此刻,對于這位黑甲統領,也實在是有些佩服,雖然這位黑甲統領的長戟,一直沒能過破開他重劍的防御圈,但是他一化三,三化千百的手段,實在是猶如無所不在的風,讓人難以抵擋。
    自己的快劍真意,鄭鳴覺得在這黑甲統領面前,就好似關公面前耍大刀一般。
    不過對于黑甲統領的話,鄭鳴卻并不認同,他不認為自己會敗給黑甲統領。
    他通用有不少手段沒有施展,比如風神腿,比如聶風的魔道,再比如一念魔生的手段。
    “你也不錯,但是你真的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鄭鳴說的很真誠,同樣也很堅決。他和黑甲統領,只是一次比試,但是他絕對不能夠因為黑甲統領的一句話,就讓自己認輸。
    黑甲統領的眼眸之中,升起了一絲亮光,他注視著鄭鳴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漠道:“我不是給你開玩笑,如果你逼著我用那一招的話,你絕對會死。”
    “同樣!”鄭鳴雖然不是一個喜歡爭強斗勝的人,但是這一刻,他同樣不愿意退縮。
    在和這位黑甲統領的比武之中,鄭鳴的爭勝之心,這一刻已經猶如潮水一般的升騰起來。
    黑甲統領沒有再說話,他只是緩緩的舉起自己手中的黑色巨戟。而就在他將那巨戟舉起的瞬間,鄭鳴就感到在那戟尖的位置,出現了一絲風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是在那戟尖的位置,出現了一道漩渦,一道只有巴掌大小,卻在快速旋動的漩渦。
    這漩渦漆黑無比,是一種能夠將萬物,都吞噬進去的暗。
    看著這漩渦,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,都要被這漩渦從身體之中牽引出來,沒入這漩渦之中。
    而就在鄭鳴努力讓自己心神鎮定的剎那,那漩渦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漆黑。
    鄭鳴將自己手中的六棱重劍緩緩的舉起,這一刻,他別無選擇,十分之一的傾城之戀,是他最好的手段。
    而就在鄭鳴舉起六棱重劍的瞬間,處在四周的黑甲衛士,一個個都變了臉色。
    雖然鄭鳴此刻的招式沒有絲毫的風波,但是那震蕩的虛空,卻讓他們都感到,這一擊,同樣是雷霆萬鈞的一擊。
    生死,也許就在這一擊之中!
    如果這個無名的小子死了,對他們而言,死了也就死了,但是如果他們這位頭領死了的話,那么他們這些人,都要跟著陪葬。
    只是一場比試而已,怎么就打成了生死對決呢。
    飛快的對視了幾眼之后,就有幾個人走過來想要擋在兩個人的身前,可是就在他們走了三四步的時候,又退了出去。
    “此招名為吞天!”那黑甲統領再次開口,只不過這一次他的聲音并不是深沉,而是清脆。
    不過伴隨著他這話語,那已經足足有一丈大小的黑色漩渦,伴隨著他的戟尖,朝著鄭鳴狠狠的轟落下來!
    在這黑色戟尖下落的瞬間,鄭鳴就覺得四周的一切,都瘋狂的涌入這黑色的漩渦之中,消失不見。
    他整個人,都有一種不由自主的朝著那黑色的漩渦涌去的趨勢。雖然他瘋狂的運轉著自己體內的紅日照大千真氣,但是那種拉扯之力,依舊很大。
    這一招吞天,招式已經無關緊要,他最重要的,是隱含在這屯田之中的吞噬之意。
    吞噬一切之意,吞噬萬物之意。所有的一切,所有的對手,都要涌入那漩渦之中。
    戟尖緩緩轉動而形成的黑色漩渦,隱含的,是一種讓人絕望的真意。
    鄭鳴知道,自己不能再等待,所以就在那漩渦即將籠罩在他身上的剎那,他揮出了傾城之戀的一劍。
    這一劍的揮出,讓他感到自己體內所有的力量,在這一刻全部被抽空。
    完整的傾城之戀,鄭鳴實戰的時候,雖然同樣是體內所有的真氣都被抽空,但是,那時候他用的是關羽的英雄牌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他用的是自己的力量,在揮出的剎那,他就感覺,自己這一劍,無可阻擋。
    劃破虛空!
    虛空既然能夠被劃破,那么處在虛空之中的萬物,處在虛空之中的人,同樣會毀滅。
    這就好似一幅畫,如果將畫紙撕破,那么畫中的任何人物,任何的山水,都會被斬斷。
    他們難以抵抗,也抵擋不了。這傾城之戀,就是空間之力,就是撕破那幅畫的力量。
    上千的黑甲衛士,這一刻都目瞪口呆,他們已經感應到了不好,但是他們此刻,半點忙都幫不上。
    紅色的劍光,黑色的漩渦,在虛空之中,最終交匯在了一起,然后,那黑色的漩渦,直接從中間碎成了兩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