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8 跨越虛空的銘文

  天狼左祭又和呂金雄寒暄了幾句之后,目光就落在了鄭鳴的身上,他的眼眸中,露出了一絲怨毒道:“鳴少,此去天恒神境,祝你一路平安。”
    “我們天狼原,是絕對不會放過那些流了我們兄弟血的人!”
    呂金雄剛剛聽到天狼左祭和鄭鳴打招呼的時候,還不覺得有什么意外,但是此時,他陡然反應了過來。
    自己好像有一點理解錯了,不是好像,應該是自己理解錯了,當初他在接到夫人的命令之后,就覺得這少年應該資質不俗,可以成為小舒公子的得力幫手,夫人這才讓自己去請。
    所以,無論這小子如何提條件,比如收他哥哥當弟子,比如將他們家族的兩個對手誅殺這種事情,自己都一一答應了。
    自己唯一沒有想到的是,夫人讓這小子進入天恒神境,實際上是借刀殺人。
    早知如此,自己何必和他虛與委蛇?直接將他帶走,他還能反抗不成!
    重重的拍了一下腦袋,呂金雄看向鄭鳴的神色,就有點冷漠。不過他最終,還是沒有吭聲。
    “去那個什么天恒神境,我自然會一路平安,對了,你回去告訴你們那個什么狼帝,讓他給我放老實點兒,如果他膽敢做出什么惹我不高興的事情,我就滅了你們天狼原!”
    鄭鳴看著天狼左祭,聲音之中帶著森森殺意的道:“不要以為我在威脅你,實際上我不喜歡威脅人。”
    “我說滅了你天狼原,就能滅了你天狼原!”
    天狼左祭想仰天長笑,因為只有這樣,才能表達他心里的譏諷,但是不知為何,他心里突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    他不由得想到了前些時候,就是這個少年,揮動手中的重劍,誅殺了他們天狼原最精銳的天狼九旗。
    如果不是他揮劍,自己怎么也不會相信,他能夠殺了天狼九旗,但是事實是,天狼九旗已經死了。
    “哼哼,神宮下的法旨,我們天狼原自然遵從。”天狼左祭話語中帶著鄭重,可是他不知道自己這種鄭重,究竟是因為鄭鳴的威脅,還是對神宮的尊重。
    “不過鄭鳴,這肯定是我最后一次見到你,天恒神境,你是絕對回不來了。”
    天狼左祭走了,無邊的荒原之中,只剩下鄭鳴和呂金雄。當天狼左祭的身影消失之后,呂金雄的話語中帶著一絲冷然道:“他并沒有威脅你。”
    “天恒神境算不了什么。”鄭鳴悠悠的道:“過些日子,我還是要回來的。”
    “小子,你真是好大的口氣,那天恒神境,嘿嘿……”呂金雄看著鄭鳴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冰冷。
    鄭鳴從呂金雄的眼眸中,看到了一絲憤怒。這是一種被愚弄的憤怒,一種要報復的憤怒。
    從天狼左祭出現到離開,鄭鳴基本上已經將事情的大概給推算了出來。現在呂金雄這等模樣,鄭鳴哪里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    “那個天恒神境,既然我說能出來,當然能出來。”鄭鳴一邊將自己心頭的血神子英雄牌準備好,一邊淡淡的道:“呂前輩,事已至此,我覺得咱們還是照舊的好。”
    照舊的意思,呂金雄懂。他的理智告訴他,照舊也是最好的選擇,畢竟將這小子往天恒神境之中一送,他就再也難以出來,而且還可以用他的家人,威脅他一下。
    可是,他怎么就覺得,自己胸口有一口氣咽不下去呢。
    當然,他也明白,這件事情,主要是他自己想岔了,和鄭鳴沒有太大關系,但是他就是不舒服。
    就在他權衡著是不是教訓一下鄭鳴的時候,卻聽鄭鳴道:“我奉勸呂前輩您還是不要輕舉妄動,要是打出點什么傷來,咱們實在是不好看啊!”
    這句話,鄭鳴是在警告呂金雄,告訴他要是輕舉妄動,自己絕對不會手下留情。
    而在呂金雄的感覺中,他卻聽成了鄭鳴這是在軟中帶硬的威脅自己,說自己要是將他給打出一個好歹,青檬夫人那邊難以交代。
    畢竟神宮之中,進入天恒神境的名單已經確定,現在鄭鳴已經是榜上有名,如果鄭鳴受傷的話,那小舒公子的實力,就有一個下降。
    “油嘴滑舌!不過小子,等進入天恒神境之后,我看你是不是還能如此得意下去。”
    呂金雄嘴中雖然說的厲害,但是卻并沒有對鄭鳴有進一步的動作。在他看來,鄭鳴就是一只他可以隨意敲打的蟲子,只是,眼下自己對他沒有浪費力氣的必要而已。
    只是他不知道,正是他這種想法救了他。如果鄭鳴對他動手的話,一個血神子,解決他絕對不是大的問題。
    接下來的一路上,呂金雄沒有再和鄭鳴多說什么,在經歷了半天的奔波之后,兩個人就來到了一片被綠色占據的草原前。
    那呂金雄坐下的龍馬,在這片草原之中顯得無比的歡騰,不時的還發出幾聲長嘶。
    而一些在大晉王朝之中絕對是頂級駿馬的馬匹,在這龍馬的長嘶中,開始聚集過來,但是它們雖然很想挨近龍馬,卻又存在著畏懼。
    “孽障,既然你想要留在這蠻荒之地,那你就去找你的同伴吧!”呂金雄一拍那龍馬,整個人飛身而起,輕飄飄的落在了一片青草的上空。
    鄭鳴看著猶如懸浮在虛空之中的呂金雄,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向往。雖然他的紅日照大千,能夠讓他在虛空之中懸浮,但是卻難以像呂金雄那樣的灑脫自如。
    “小子,將你那匹笨牛也扔到這里吧!”呂金雄看著依舊穩穩的坐在大黑牛上的鄭鳴,沉聲的道。
    還沒等鄭鳴表態,那大黑牛就重重的發出了一聲悶叫,顯然,這是大黑牛在對呂金雄表達自己的不滿。
    “孽障,我這是為你好,若是你真的跟我們去了天恒神境,只能被人當肉牛給吃了。”呂金雄對于大黑牛的憤怒,絲毫沒有生氣,而是調侃道。
    以大黑牛的個頭,絕對是進入不了天恒神境的,而一旦自己進入天恒神境,說不定有什么等著大黑牛呢。
    鄭鳴想了想,就拍了一下大黑牛道:“這天荒之地是你的家,不如你先留下,等我回來了接你。”
    這一次,大黑牛倒是沒說什么,只不過它的眼睛看著那被無數駿馬簇擁的龍馬,眼眸中閃爍著一絲詭異的光芒。
    呂金雄的手掌,猶如綻放的蓮花一般的掐動著,而鄭鳴明顯的察覺到,伴隨著呂金雄手掌的掐動,一絲絲天地之氣,都開始朝著呂金雄的手掌匯聚。
    “起!”伴隨著呂金雄的一聲沉喝,一片青色的光芒,從大地深處沖天而起。
    “銘文!”
    鄭鳴看著那些青色的光芒,眼眸中升起了一絲驚訝。因為那些光芒雖然猛一看和普通的青光沒有任何的區別。
    但是透過他蒼天霸血的雙瞳,鄭鳴看到的,卻是一個個詭異的符文,在虛空之中組成的青光。
    那些符文,鄭鳴都認識,但是它們之中的排列,卻是鄭鳴怎么都沒有想到的。
    這些天,鄭鳴對于銘文下了不少的心思,但是他能夠摸清的,也只不過是狼旗上的排列。
    “從這荒野之地到天恒神境即將出現的地方,咱們走過去需要一年,而靠著虛空之門,則只用一刻鐘。”
    呂金雄說話間,又從自己的手鐲中,拿出了好幾個青色的石頭,很是肉疼的將這些石頭放在青光的下方。
    鄭鳴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虛空之門,但是他感覺,這被呂金雄說的好似有點神乎的東西,應該就是傳送陣。
    一步跨在呂金雄的身邊,鄭鳴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,都受到了一股無形力量的束縛。
    這股力量并不是太大,但是鄭鳴的感覺卻告訴他,只要他掙扎的話,那么這股力量,就會變得更大。
    “走!”等鄭鳴站好之后,呂金雄快速的掐動自己的雙手,鄭鳴就覺得自己四周,全部都是青色的光芒。
    至于青光之外,他的神識感應不到任何的東西。
    “小子,別亂動,如果落到空間裂縫之中,沒有人能救得了你!”呂金雄的聲音之中,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緊張。
    顯然,這種橫渡虛空的事情,就連他自己,也沒有絲毫的把握。
    鄭鳴不是沒有橫渡過虛空,當時他化身金烏,展翅之間,就是十數萬里。撕裂虛空,隨意降臨于天地之間,也不是什么難事。但是當時,他控制的是金烏的無邊法力。
    所以虛空對他,沒有任何的感覺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他雖然感覺不到任何的東西,但是青光的不斷明滅,卻能夠讓他想象得到,這青光之外的兇險。
    如果這青光破了,自己第一時間使用通天教主的英雄牌,絕對能夠保得住性命。
    “到了!”當那明滅越來越快的青光,陡然變得無比熾烈的時候,呂金雄好似松了一口氣道。
    “小子,別看這傳送陣很嚇人,但是實際上,出現問題的情況真的很少。”
  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從傳送陣出來,所以呂金雄這個時候,很是愿意和鄭鳴說話。
    鄭鳴笑了笑,沒有說話,而就在這時,他四周的青光,已經消散的干干凈凈。鄭鳴覺得自己的腳下,有一個足足有一丈大小的圓盤。
    這圓盤上,雕刻著各種各樣的花紋,不,應該說是由銘文組成的花紋。
    “這陣盤是銘文師做出來的嗎?”鄭鳴看著那一個個搭配沒有絲毫煙火氣息的銘文,朝著呂金雄問道。
    ps:  求保底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