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4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4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4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5 交易

  天恒神境,鄭鳴將這四個字在嘴中重復了一遍,然后搖了搖頭。
    “天恒神境乃是上古大能之士所開辟,它的來歷,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,但是在這天恒神境之中,卻隱含著大量的傳承,我們神宮的立門祖師,就是在神宮之中得到了傳承,這才一飛沖天,成為了日升域最頂級的存在。”
    呂金雄的眼眸中,滿是向往的道:“可惜的是,作為上古大能之士挑選傳人的天恒神境,年紀過了二十歲,修為達不到三品以上,都難以進入。”
    二十歲,躍凡境!
    這兩個限制,已經將大多數人的天才人物限制在了其外,畢竟在整個峽谷十三國內,二十歲以內達到三品修為的,除了鄭鳴,就只剩下一個傅玉清了。
    而傅玉清之所以能夠突破,最重要的原因,還是因為綠袍老祖。
    “這天恒神境,出現的時間不定,有時候千年不出,有時候間隔幾十年或者上百年,就會出現在人間一次。”
    “兩年前,隱藏在無盡虛空之中的天恒神境,開始顯露蹤跡,經過日升域三大神師推算,這天恒神境最近將會與日升域相接。”
    呂金雄說到此處,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道:“每一次進入日天恒神境的人數,都不能夠超過十萬人,而我神宮雖然是天下七大勢力之一,也只是得到了四千個名額而已。”
    四千個名額,聽呂金雄的意思,這還是少的。而整個峽谷十三國之中,好像只有他鄭鳴擁有一個名額。
    峽谷十三國在鄭鳴的心中,已經是一片十分遼闊的疆域,可是它在這日升域之中,卻幾乎沒有什么地位。
    “這次進入天恒神境的,都是各大宗門,各大宗族的少年英才,很多人的修為雖然沒有突破躍凡境,但是光論戰力而言,卻還在普通的躍凡境之上。”
    鄭鳴見到的躍凡境武者雖然不多,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動用英雄牌的話,是絕對擊敗不了躍凡境武者的。
    就算是剛剛晉級到躍凡境的武者,都不是他能夠對付的。因為躍凡境武者和一品大宗師之間的差距,不是一個普通的品級,而是一種天壤之別。
    自己擁有紅日照大千的功法,擁有英雄牌中人物留下的技能,擁有稀薄的蒼天霸血,擁有……
    鄭鳴擁有的東西,真的不少,這些東西,也讓鄭鳴的修為,達到了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地步。
    就在剛剛,他只用了三招,就將兩個一品大宗師斬殺!
    而現在,這位來自神秘神宮的武者卻告訴他,他在十萬進入天恒神境中的人里面,只是一個普通人。
    “你不相信嗎?”呂金雄眼眸中的笑意,這一刻更多了一分,他覺得一切,又回到了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    “我從一開始就告訴你,這個世界很大,值得你去看看的地方很多,要是一直呆在峽谷十三國這個泥潭里,你最終只能夠成為井中之蛙。”
    “你可知道,這世上有七大黃金血脈,有五大傳承神骨,更有兩大無上圣體!”
    “這些體質的傳人,哪一個不是驚才艷羨,哪一個不是越級挑戰,我曾經親眼見過一位黃金血脈的傳人,以四品修為之體,橫擊躍凡境武者。”
    鄭鳴的眼眸中,不覺升起了一種叫做戰意的東西。雖然他心中清楚,這位呂金雄之所以給他說這么多,為的就是要讓他在那天恒神境之中,幫助他實現自己的意圖。
    但是想一想和這些年輕的英才爭雄,鄭鳴的心中,還是升起了一種激動。
    原來,自己以往的淡漠,自己以往的灑脫,都是表面的,在自己的心靈深處,還藏有一顆不甘平凡的心。
    我這一生,不弱于人!
    這,應該是自己真正的心理。
    “天下十二種傳承,我們神宮之中擁有兩種,現在你應該可以想象得到,我們神宮,是何等的強大了吧!”呂金雄提到兩大傳承,眼眸中,露出的是無比的驕傲。
    鄭鳴沒有理會呂金雄的自戀,他只是淡淡的道:“你們神宮,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讓我進入天恒神境,有什么要求,可以一并說出來。”
    “天恒神境的資格,對于日升域宗門而言,是萬金難求。我們神宮雖然擁有四千個名額,但是實際上也不夠分配。”
    “如果不是有人相中了你,希望你能夠成為小舒公子護衛,你也不會得到這個名額!”
    呂金雄一副鄭鳴占了大便宜的模樣道:“說不定在那天恒神境之中,你能夠得到一份了不得的機緣呢。”
    “也說不定,在那天恒神境之中,我不但什么也得不到,先將自己的性命給丟了。”
    鄭鳴說了這句話之后,朝著呂金雄愉快的笑了一下,這一笑,讓呂金雄的臉有點發紅。
    他不是一個面皮薄的人,但是他有點無法接受,他已經吹的天花亂墜了,那本應該在自己的游說之下,做出一副感激涕零模樣的人,突然用一種看傻子的目光看著自己。
    要是普通人這樣做,他絕對會一巴掌將那個人拍死,但是鄭鳴不一樣。
    鄭鳴是青檬夫人指定的,要進入天恒神境的人,如此重要的人,如果他真敢將這個少年拍死的話,他私毫不懷疑,青檬夫人會將他一巴掌拍死。
    所以,他只是笑了笑道:“鄭鳴,有時候你會明白,聰明人,真的不是太好啊。”
    鄭鳴沒有和呂金雄說笑,他的臉上帶著一絲鄭重的道:“讓我進入神境可以,但是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。”
    呂金雄此刻看鄭鳴雖然有點牙疼,但是鄭鳴畢竟是那位點名要的人,所以他不愿意讓自己的任務出現絲毫差池。
    “你說,只要是我能夠幫你辦到的,我都給你辦。”
    “實際上我的條件很簡單,就如你所說的,我鄭家這個皇位,還沒有得到上門的承認,雖然我本人并不畏懼,但是我不愿意有人打攪我家人平靜的生活。”
    鄭鳴說到此處,沉聲的道:“所以這第一點,就是要讓峽谷十三國管事的上門,承認我們是王朝的皇族。”
    “而且,我們是受神宮庇護的皇族。”
    呂金雄既然拿了這個誘惑鄭鳴,此時鄭鳴提出條件,他又怎么會拒絕?
    “這個好說,我可以立即將這個消息傳遍方圓二十萬里之內的大小勢力,別說他們膽敢冒犯你鄭家了,就算有人要冒犯你鄭家,他們也會千方百計的派人保護。”
    看到呂金雄答應的如此痛快,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。他之所以要進入天恒神境,除了他那不愿意弱于人的野心,更多的,是讓家人得到一個安寧。
    雖然父母表面上,對于他是無私的支持,但是他依舊能夠感受到兩人內心深處的擔憂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種擔憂,鄭工玄夫婦從來都不曾表現出來過一絲一毫。鄭鳴面對全心全意愛自己的父母,不能對父母雙親的擔憂視而不見。
    很多時候,鄭鳴準備將自己的底牌給父母說出來,但是每一次,話到嘴邊,鄭鳴又咽了下去
    雖然鄭工玄夫妻一向很是開明,但是鄭鳴清楚,如果自己給他們說英雄牌,說聲望值的話,他們接受的可能性,實在是太小太小了。
    還不如一個雄霸,更能夠安撫他們的心。但是隨著自己對上上門,雄霸這個師尊,好像已經不夠了。
    而神宮,能夠讓上門的長老,猶如狗一般逃走的神宮,絕對擁有讓自己父母放心的能力。過得好,并不是說地位的高低,還是一種心態。
    笑了笑的鄭鳴,緩緩的伸出第二個手指道:“第二個條件,我希望你能夠收我哥為記名弟子。”
    “為什么是你哥而不是你?”呂金雄的臉上,露出了一絲驚訝道:“還有就是,為什么只是記名弟子,而不是真傳弟子?”
    “真傳弟子你會愿意嗎?至于為什么是我哥,是因為我覺得,這個世上能當我師尊大人應該有,但是絕對不會是您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讓呂金雄愣了一下,他這一刻才鄭重的看向鄭鳴,因為他覺得,這個少年現在真的有點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  “那第三件事情呢?”呂金雄注視著鄭鳴,笑吟吟的道:“我現在已經開始好奇,你準備讓我做的第三件事情,究竟是什么呢?”
    鄭鳴沒有讓呂金雄久等,他很簡單的說出了兩個名字,司空家族在上門長輩的名字以及王家在上門長輩的名字。
    他相信,呂金雄的威勢,如果讓上門將這兩個弟子交出來,應該不是什么大的問題。
    呂金雄點了點頭道:“也就是兩個螻蟻而已,好了,這件事情,交給我了。”
    在簡單的交談了半個時辰之后,鄭鳴就告辭離去。而呂金雄在鄭鳴臨走的時候,則叮囑他道:“鄭鳴,回去好好準備一下,三日之后,咱們就要離開。”
    三日,這個時間對鄭鳴而言,真的是很短,但是呂金雄既然已經答應了自己三個條件,鄭鳴也就沒有反悔一說。
    大晉王朝雖然已經改成了大漢王朝,但是皇宮依舊是皇宮,只不過現在,它換了一個新主人而已。
    鄭家成為皇族,鄭工玄成為國君,再加上剛才的登基大典,所以整個皇宮,都沉浸在一片歡樂的海洋之中。
    看著歡騰的皇宮,鄭鳴的心中,不覺升起了一絲離愁。雖然這離愁只是那么一絲絲,卻讓他的神色,變的僵硬。
    “鳴兒,那位神宮使者找你干什么?”鄭工玄有點擔憂的看著兒子,關切的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