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99 呂金雄

 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,他突然發現,自己的聲望值表上,竟然出現了青色的聲望值。
    嗚嗚,青色聲望值,自己竟然有了青色聲望值,雖然這青色的聲望值,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四,但是這畢竟是青色的聲望值。
    這代表著,有躍凡境的人物,心中對自己有畏懼,要不然,也不會產生青色的聲望值。
    可惜,青色聲望值的使用,最少需要一千個之后,才能夠使用。
    那人說了一通話之后,發現鄭鳴竟然沒有反應,當下輕笑道:“怎么,你對我的話有意見嗎?”
    “這個自然沒有。”鄭鳴大大咧咧的在那人不遠處的凳子上坐下,輕笑道:“對前輩的說法,晚輩是越琢磨,越覺得有道理。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雖然明知道你小子在說謊,但是我還是很愛聽。”說到此處,那人放下手中的筷子道:“你應該沒有聽說過神宮!”
    鄭鳴確實沒有聽說過神宮,但是這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,鄭鳴很不喜歡。
   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道:“前輩來此,不會只是為了找我聊天吧?”
    “這個自然不是。”那人目光之中帶著一絲贊許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,接著道:“神宮乃是日升域七大勢力之一,而那些掌管著峽谷十三國的門派,對神宮而言,連提鞋都不配。”
    “現在,你應該明白,為什么我一出現,那些家伙就好似狗一般的怕了吧!”
    鄭鳴飛快地消化這此人說話的內容,日升域,這個詞讓鄭鳴感到很是陌生。
    “我乃是神宮二級執事呂金雄,這次來找你,是要送給你一場造化。”
    神宮有多遠,鄭鳴不知道,但是他絕對不會天真的相信,這世上有無緣無故的愛,更不會有人,無緣無故的,給自己送上好處。
    “呂前輩,您的話,可是讓我感到有點惶恐,要知道,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好處,說不定這好處就能夠丟掉他的性命。”鄭鳴沉吟了一瞬間,淡淡的說道。
    呂金雄的眼眸中,閃過了一絲精光,隨即一股好似山岳一般的壓力,朝著鄭鳴直接壓了下來。
    這壓力威嚴如天,不容人反抗。
    在這股壓力下,鄭鳴飛快的運轉自己心頭的一念魔生手段,那些修煉成一念魔生,而在鄭鳴心頭匯聚的文字,這一刻在鄭鳴的心頭開始大放光明。
    甚至鄭鳴感到,這些文字,在呂金雄的壓力下,竟然有一種融合的趨勢。
    雖然這種融合,還差得很遠,但是鄭鳴卻清晰的感到,這些文字之間的距離,一下子拉近了不少。
    但是就算如此,鄭鳴的身軀依舊在顫抖,他的丹田和那通體上下三十六個穴位,都有一種刺裂的感覺。
    呂金雄端著水杯,靜靜的看著鄭鳴。雖然他看上去很是溫爾文雅,而且也打定主意,要對鄭鳴來一個以德服人。
    畢竟,就算是當炮灰,也要讓他們全心全意的去當炮灰,這樣才能夠讓小舒公子脫穎而出的機率增加一些。
    他別無選擇,為了小舒公子,不,應該說為了自己以后能過上更好地日子,獲得更多的修煉資源,他就要想盡辦法,給小舒公子,增加哪怕一分一毫的實力。
    雖然這些實力,微不足道,但是聚集的多了,用處也就大了。
    就算進入躍凡境的武者,也難以在他的威壓之下,堅持十個剎那,因為這不只是他修為的體現,這其中,更涉及到他修煉的一門心神秘技。
    可是當他喝了三口水的時候,他忍不住將自己手中的杯子放了下來。
    半刻鐘,鄭鳴在自己的威壓之下,竟然堅持了半刻鐘,這小子果然有不凡之處,怪不得夫人讓自己去尋找他呢。
    “鄭鳴,你年紀輕輕,就能夠在峽谷十三國中有如此的成就,確實應該有點傲氣。”
    沉吟了瞬間的呂金雄,聲音在這一刻變的無比冰冷道:“但是有一點你恐怕還沒有搞清楚,峽谷十三國對于整個日升域來說,只是很小的一偶。”
    “甚至,你可以覺得,這峽谷十三國,就是日升域里面的一個無足輕重的存在。”
    “你年紀輕輕,修為就達到了二品,這在峽谷十三國,絕對是天才,但是在日升域之中,像你這樣的人,雖然不能夠說多,卻也絕對不少。”
    “別說是你,就算是峽谷十三國的那些上門,也沒有資格和神宮討價還價。”
    呂金雄的話,說的無比的兇厲。他相信,配合上剛才自己對峽谷十三國那些上門的威壓,鄭鳴不說納頭便拜,也要變的老老實實。
    但是鄭鳴的脾氣,本來就是吃軟不吃硬,更何況他手中有牌,雖然不見得去以戰養戰的滅亡什么日升域,卻也不會像司馬懿一般的去刻意隱忍。
    “你這話說的,好像是吃定我了,呵呵,我告訴你,你那個所謂的機緣,愛送給誰,就去送給誰,小爺我這里,沒時間伺候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轉身就要離去。
    呂金雄在面對凡人的時候,一向是言出法隨,哪里見過這種場面?
    當下面色一冷,話語中帶著威脅的道:“鄭鳴,你要想清楚,有些事情,一旦做出來,就沒有選擇。”
    “就算你不替自己想想,也要替你的家人想想。”
    鄭鳴緩緩的扭過頭,他鄭重的朝著呂金雄掃了一眼道:“你這分明是在威脅我!我不喜歡威脅人,同樣也不喜歡被人威脅,我不管你來自什么地方,只要你膽敢再說一句威脅我家人的話,我現在就讓你上西天。”
    呂金雄不知道上西天是什么意思,但是他能夠感到鄭鳴眼眸之中流露出來的殺意。
    他看到這殺意,第一個感覺就是想笑,鄭鳴在他的眼中,就是一個螻蟻,就憑他,也配對自己說打說殺?
    但是他的感覺,卻在這個時候告訴他,這個年輕人極其危險,說不定就要讓他在陰溝里翻船。
    對于自己的感覺,呂金雄一向很是相信,更何況,他想到了自己此來的目的。
    是青檬夫人親自交代的事情,如果自己辦不好的話,以后如何在小舒公子的身邊立足?
    而青檬夫人如此遠的距離,讓自己跑一趟,到這種窮鄉僻壤之中找一個少年,這少年除了武技之外,一定有其他不凡的地方,自己要是耽誤了小舒公子的大事,那就是萬死之罪。
    一時間,無數的念頭,在呂金雄的心頭閃過,他稍微猶豫了瞬間,就打定了主意。
    “鄭鳴,剛才我說話沒有說太明白,所以才讓你產生了誤會,我還是將事情,好好的跟你說一下吧。”
    呂金雄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,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,他看向鄭鳴的目光,就好似看著自己不懂事的子侄。
    鄭鳴看著突然改變了態度的呂金雄,心中暗道他如此的轉變,看來還真是有求于自己,要不然以他呵斥上門那些人的威勢,怎會如此的低聲下氣?
    雖然沒有直接認錯,但是實際上,卻和認錯差不多。
    既然呂金雄笑臉相迎,鄭鳴也就決定聽一下,他究竟是什么個主意,當下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:“那就請呂前輩指教。”
    “鄭鳴,雖然我來到大晉王朝也就是幾天的功夫,但是你的那些事跡,我也是略有知曉。我覺得,你的手中,應該有一些對付那些上門的手段,或者說你師傅手中有。”
    呂金雄說到此處,咂巴了一下嘴,淡淡的道:“不過,以你們現在的狀況,真的能夠滅了那些上門嗎?”
    “也許你不怕,但是你要想一下你的家人,他們在你應付那些上門的時候,真的能夠平安無事嗎?”
    “就算是你能夠主打一切,甚至擊潰那些上門,但是你能夠擊潰上門后面的人嗎?”
    “所以,我覺得,你應該給自己尋找一個靠山!”
    呂金雄從見到鄭鳴,不是威逼,就是利誘,但是他所說的話之中,鄭鳴唯有聽到心里去的,就是最后一句。
    給自己的家人,建立一個穩固的生活環境!
    這句話,讓鄭鳴心動不已。他手中的英雄牌雖然不少,但是要想擊潰那些上門,甚至呂金雄口中統領著峽谷十三國的上門身后的人,就必須要用到通天教主的英雄牌。
    二十分鐘的無敵,雖然可以干很多事情,但是同樣也可能招惹很多的敵人。
    雖然鄭鳴很有自信,有他在家中,應付上門應該不是什么問題,但是自己只有一個人,而上門不知道有幾個,更有什么樣的手段,說不定什么時候,就能給自己家人招惹禍端。
    如果自己的家人能受到神宮的庇護,那么以上門對神宮的畏懼程度,他的家人就不會有任何的威脅。
    至于呂金雄讓自己辦的事情,應該有一定的兇險,但是鄭鳴同樣相信,這難不倒擁有英雄牌的自己。
    就當給家人買一個安心。
    想到此處,鄭鳴點了一下頭道:“呂前輩說的有道理,就是不知呂前輩準備讓鄭鳴辦的事情是什么?”
    呂金雄的眼角輕輕的挑了一下,他的臉上,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。
    “鄭鳴你聽說過天恒神境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