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29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29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29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98 禮成

  “閃電驚鴻!”
    得自鐵片之中的閃電驚鴻,通過阿飛的快劍真意催動的閃電驚鴻。這讓鄭鳴整個人,都化成了一道閃電。
    王家老祖的速度雖然很快,但是他和鄭鳴距離本來就不是太遠,更何況鄭鳴施展的是閃電驚鴻這般快速度的劍法。
    一道赤紅色的光,瞬間超越了王家老祖,然后,這位一直在拼命逃竄,甚至沒有來得及將自己真正的本事施展出來的一品大宗師,艱難的扭過了頭。
    他想要看清楚鄭鳴在何處,但是可惜的是他什么也沒有看到,而他的腦袋,卻在這赤紅色的光澤下,沖天而起。
    三招,兩個一品大宗師的陣亡,可以說震動四方,一道道畏懼的目光,全部匯聚在了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那王家老祖倒下的身軀,淡淡的道:“膽小鬼!”
    一個一品大宗師,得到了這么一個評價,實在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。但是現在,不少人的心中對王家老祖也升起了鄙視。
    特別是一些一品大宗師級的高手,他們從鄭鳴這三招之中,看到了很多東西。
    司空象死的并不冤,他已經將自己全部手段都拿了出來,還不是鄭鳴的對手,所以他只有死。
    但是王家老祖死的就有點冤枉了,鄭鳴和司空象一戰,雖然氣勢如虹,戰意如狂,但是他最后一劍,卻已經消耗了他太多的精氣神。
    如果王家老祖能夠堅持下去,說不定還能夠和鄭鳴斗一個旗鼓相當,而不至于像現在這般,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,就被鄭鳴直接斬殺在劍下。
    兩個大宗師的死,讓四周猶如死一般的寂靜。沒有人擅自開口。但是更多人的腿,卻在不由自主的發顫。
    “鄭鳴,你殺了老祖,你……你兇殘暴虐,你一定不得好死,哈哈哈哈!”王家家主的聲音之中。帶著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,他手指著鄭鳴,聲音之中,滿是怨毒。
    從王家家主的眼中,很多人看到了瘋狂!
    “你殺人如麻,你一定會得到報應,哈哈哈,你,你全家。沒有一個可以得好死!”
    對于這等惡毒的詛咒,鄭鳴并沒有理會,他的目光,落在了謝家老祖的身上。
    謝家老祖此刻,同樣也沉浸在一種感觸之中。司空象和王家老祖和他斗了這么多年,兩個人終于先他一步而去。
    而讓他為這兩個人感到不值的是,他們兩個人,竟然死在了鄭鳴的三招之下。
    死的有點憋屈。
    不過對于鄭鳴的目光。他還是第一時間感覺到了,愣了瞬間之后。他就反應了過來。
    鄭鳴這是要讓他表態,甚至他覺得,這是鄭鳴在給他一個機會。只不過這個機會,并不好拿。
    雖然對于這個機會,他是發自內心的抵觸,但是識時務者為俊杰。過了這個村,可就沒這個店了!
    他們謝家要想在新的王朝之中生活下去,能夠在鄭鳴的壓制下好好生活下,最好的辦法,就是出手。
    如果不出手的話。鄭鳴會不會將自己也干掉?
    上門不足持,在慕文龍猶如狗一般的被趕走之后,謝家的老祖,就深深的明白了這個道理。
    “老祖,生死關頭啊!”謝家家主凝重的說出了這么一句話,這一句話,實際上還帶著一絲警告的味道。
    謝家老祖點了點頭,就在王家家主瘋狂的咒罵鄭鳴,咒罵鄭家的時候,謝家老祖已經好像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王家家主的身后。
    一掌,只是一掌,王家家主就被重重的擊倒在地上,那口角不斷流出的鮮血在告訴所有人,他的心脈,已經被謝家老祖一掌震斷。
    死亡,沒有任何救治可能性的死亡。艱難的抬起手指的王家家主,想要說什么,但是他這個時候,卻是半點話,都已經說不出口了。
    “時辰剛剛好。”鄭鳴將那六棱重劍收歸身后,仰天看了一眼,淡淡的道。
    開始的時候,有人不明白這時辰剛剛好是什么意思,但是這一刻,他們都明白了。
    那站在一邊的太祭,快速的跑到鄭鳴的近前道:“鳴少,我這就主持陛下的登基典禮。”
    他的臉上,全部都是諂媚的笑容,這讓人很難將眼前這個人和平時高高在上的太祭聯系在一起。
    但是這在很多人看來,又在意料之中,畢竟太祭也要活命,鄭鳴敢于誅殺王家和司空象,自然不會在乎他的性命。
    鄭鳴有點厭惡的朝著那太祭看了一眼,根本就沒有理會他,而是朝著呆在一邊的姜元豐道:“你來。”
    “吉時已到,恭請陛下登基。”姜元豐愣了一下之后,隨即大聲的喊道,他的話語中,充滿了歡喜。
    能夠主持鄭工玄的登基大典,那么以后他姜元豐的地位,將不可限量。
    那太祭的臉上,雖然生出了一絲被羞辱的艷紅,但是這些憤怒,最終化成了恐懼。
    一個太祭,主持不了皇帝的登基大禮,這就代表著,他自己的命運實在是堪憂。
    他放目朝著四周看去,就見那些權貴,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慌張之色,特別是幾個和司空家族走的比較近的家族,這一刻更是面如白紙。
    雖然,姜元豐不是太懂登基的禮儀,但是表面上的禮儀,他還是能夠有板有眼的做下來。
    而作為鄭家第一個國君的鄭工玄,同樣不熟悉當國君的禮儀,所以這場登基大典,看上去有點不夠威嚴肅穆。
    但是所有的人,都滿是恭敬的看著坐上皇位的鄭工玄,也許他們可以不在乎鄭工玄,但是他們畏懼站在鄭工玄身后的鄭鳴。
    雖然司空象死了,王家的老祖死了,王家的家主也死了,但是這件事情并沒有完。
    如果鄭鳴鼓動他身后的。那個叫做神宮的實力向他們問罪的話,幾乎不用想,他們都是死路一條。
    所以,不管是來觀禮的各國使者,還是大晉王朝的權貴們,一個個都賣力的讓自己笑。笑的好像一朵花一般使勁怒放。
    鄭鳴有些走神,準確的說,是鄭鳴此刻的心思,并沒有在自己父親的登基大典上。
    他心中所想的,是神宮那個來人。
    他為什么會幫助自己呢,他來到大晉王朝為自己撐腰,有什么樣的目的?
    將心中的點點滴滴梳理了一遍,鄭鳴發現自己真的沒有和這個叫做神宮的地方,發生過任何的交集。
    “禮成。從今日起,大晉王朝改名為大漢王朝,天地所照,永庇我朝!”
    大漢王朝,這四個字,姜元豐幾乎傾盡了自己的全部力量,因為他要將這幾個字,演繹的更加的鏗鏘有力。
    鄭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。大漢王朝的名字,還是他起的。之所以取這個名字,說實話,除了鄭鳴自己心中那一絲的驕傲之外,更因為聲望值。
    他經過推算,更換皇帝對峽谷十三國普通人的影響,絕對沒有更改國家影響的大。
    普通人在武者的眼中。雖然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,但就算是普通的武者,也能夠給鄭鳴帶來很多的聲望值。
    自然,鄭鳴不會將到手的聲望值往外推。
    各家的權貴都朝著鄭工玄恭賀,鄭鳴朝著坐在皇位上。明顯有點緊張的父親點了點頭,就漫步朝著城中間最大的酒樓走了過去。
    雖然那個神宮使者并沒有告訴自己他要去哪里,但是鄭鳴有一種感覺,就是自己想要找到神宮使者的話,去那個最大的酒樓,是最好的選擇。
    果然,巨大的龍馬靜靜的站在酒樓的入口,雖然它靜的猶如雕像,但是酒樓四周百丈之內,卻沒有一個人影。
    那神宮來人獨自坐在酒樓的最高處,對著滿桌子的菜,吃的是不亦樂乎。
    “這個世界很大,年輕人你要不要出去走一走!”在鄭鳴上樓的時候,那人突然說道。
    莫非這廝和我一樣,也是穿過來的?鄭鳴的心中,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個念頭。
    他在稍微遲疑了瞬間,就笑著道:“錢包那么小,哪都去不了!”說完這句話,他就笑吟吟的等待著。
    此刻,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。就連他自己,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希望此人和自己來自于同一個地方。
    不過那人只是愕然了瞬間,就哈哈大笑道:‘雖然不算是十分的工整,卻也朗朗上口,小子你倒也是有點歪才!”
    “不過錢這東西,并沒有任何的用處,有用的是實力,只要你擁有那個實力,天涯海角,每一個地方都可以去。”
    “所以,這句話應該是修為那么低,哪都去不了才對。”
    看著這位神宮使者哈哈大笑的模樣,鄭鳴不覺松了一口氣,這個時候,他才能夠肯定,從他的心中,是不希望出現一個和自己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。
    紅色聲望值零!
    黃色聲望值五萬三千貳二百一十五!
    青色聲望值五千二百六十一!
    這是鄭鳴用自己心頭的聲望值系統,對這位神宮使者進行掃視之后,得到的結果。
    紅色聲望值一個都沒有,這并不出乎鄭鳴的意料,畢竟此人高高在上,不與凡人接觸,自然也就沒有傳下威名。
    而黃色聲望值最多,不過這個數量對鄭鳴而言,也只是九牛一毛。但是鄭鳴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此人黃色聲望值的含金量,絕對超過自己。
    真正讓鄭鳴感興趣的,是青色的聲望值,他雖然不止一次的從別人的身上看到青色聲望值,但是就他自己而言,他還沒有過青色聲望值。
    黃色聲望值能夠得到被使用者十分之一的能力,那青色聲望值,又能夠給自己帶來什么呢?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