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3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3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3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97 留頭再走

  眾人都已經意識到了鄭鳴后臺的強大,所以在這個時候,他們沒有膽量反抗。就連自己那個對鄭鳴咬牙切齒,恨不得將鄭鳴吞下去的司空象老祖,都跪在了鄭鳴的腳下。
    而這一切,為的就是保住自己家族的一絲血脈。
    鄭鳴的三招之約,在司空得訓看來,就是對自己家族的寬恕,但是隨著兩個人的動手,司空得訓感到一種洶洶的殺意。
    無論是鄭鳴,還是司空象老祖的出手,都讓他感覺到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,無論是那明月,還是從三個明月之中飛出的流星,都讓他從心中感到恐懼。
    他覺得,自己在面對這兩個人的時候,恐怕連動手的能力都沒有。
    第二招已過,再過一招,他們司空家族,就可以平平安安的生存下去,等待下一個時機的到來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等待兩個人第三次交手的時候,他陡然就感到四周的溫度,一下子降低了很多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一下子就有一種透心蝕骨的感覺,這種感覺,讓他無比的恐懼,這種感覺,讓他的心在顫抖。
    他感到自己的血液,自己的一切,都已經被這突然降臨的寒冷所凍住。
    他的真氣,他的修為,這一刻半點都動用不了,他甚至覺得,自己的眼睛都動不了。
    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對付對手,那簡直就和待宰的豬羊沒有任何的區別。
    好在他的眼眸正落在鄭鳴和司空象老祖的交戰上,也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司空得訓看清了眼前是什么情況。
    一塊足足有兩丈方圓的玄冰,出現在了鄭鳴和司空象之間,不,應該說是順著司空象的戟尖。籠罩在了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鄭鳴整個人,被封在了冰塊之中,而施展這一招的,就是司空象。
    “冰封三千里,這是司空象參悟的玄冰真意,在比斗之中。可以將自己四周百丈之內,籠罩在寒冰的封鎖之中。”
    王家老祖的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忐忑,他的雙手,緊緊的攥著,想要說話,卻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    鄭鳴已經被寒冰所封,如果不盡快解開那玄冰,鄭鳴接下來。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    一品強者,參悟的天地真意,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。
    可是,司空象會殺鄭鳴嗎?沒有人知道答案。雖然司空象為了家族好像不敢殺鄭鳴,但是剛才的情形,好像是鄭鳴準備三招之內,解決司空象。
    作為一方的老祖,司空象絕對不是一個束手待斃之人。要不然,他也不會在最后。施展出這冰封三千里的奧義。
    “司空兄,手下留情,為子孫考慮啊!”一個老者,無比悲痛的喊道。
    在這喊聲之中,老者騰空而起,朝著司空象直沖而去。這老者的速度很快。
    也就是一個剎那,老者已經化成了十數個身影,那奔走的最快的身影,更是頃刻間就來到了離司空象十丈的位置。
    這老者對風的真意,領悟的覺得超過一般人。可是他雖然快。但是司空象更具有距離的優勢。
    “去死!”司空象狠狠的說出了這兩個字,然后他手中的照月戟,狠狠揚起,朝著鄭鳴直接劈了下去。
    那猶如殘月般的戟刃,在這劈落的瞬間,就好像一下子脹大了十數倍一般。
    熾烈的光芒,帶著無堅不摧的寒意,隱含的是,讓天地為之變色的力量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這一劈要落下的瞬間,那好像已經被封在了寒冰之中的鄭鳴,突然間動了!
    瞬間變得通體赤紅的鄭鳴,上前跨了一步,他手中的巨劍,同樣朝著那照月戟橫掃了過去。
    洶洶的赤紅光芒之下,鄭鳴整個人就好像一個戰神,一個催動著無窮力量的戰神。
    這力量狂暴霸道,這力量蓬勃而出,橫掃乾坤。
    紅日照大千之力,鄭鳴體內,所有穴位和丹田之中的紅日照大千之力,再加上九震破山法門所聚集的,足足有五倍的力量。
    這些力量,匯聚在了六棱重劍上,讓鄭鳴直接的,霸道無比的橫劈出了一劍。
    劍和戟,寒冰和烈日,在虛空之中碰撞,兩者瞬間交融,那熾烈的光芒,照得人的眼睛,都有點睜不開。
    司空得訓想要閉上眼睛,他覺得自己的眼睛,在這熾烈的光芒之下,已經有些受傷,如果一直看下去的話,甚至有可能,他的眼睛會瞎掉。
    但是,眼睛雖然是他自己的,但是并不是他想閉上,就能夠閉上的,他的身體的每一部分,此刻都動不了。他的肌膚,一會冷如寒冰,一會又有被灼傷的感覺。
    他覺得時間過的很慢,那無盡的熾烈,讓他整個人覺得無比的難受,可是,他此刻能夠做的,只有等待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司空得訓感到自己的身體終于能夠動彈了,他趕忙朝著剛才光芒最為熾烈的地方看去,他要看到自己家老祖的情形。
    沒有人,怎么……
    當司空得訓這個念頭升起的時候,他的眼睛看到了地下,在他看到的地下,司空象的身體,已經從中間被分成了兩段。
    那還沒有消失的寒冰,凍住了司空象身體內的血液,讓它們半點都沒有流出來。
    而那照月戟,變成了兩個。
    兩個照月戟?這一定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,要不然怎么會看到兩個照月戟。
    象老祖沒有事,象老祖沒有死,象老祖還活著,他們司空皇族,絕對不會出任何的問題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司空得訓的心中升起洶洶希望的時候,卻聽有人話語中帶著一絲驚顫的道:“好霸道的一劍!”
    “是啊,這照月戟乃是地底寒鐵鑄造而成的一品寶刃,竟然會被他一劍劈開,這實在是……”
    “不是劈開,是從中間刨成了兩個。這并不只是劍的問題,這其中,更有……”
    照月戟是老祖的武器,他們怎么說,老祖的照月戟,被從中間分開。難道剛才自己并不是眼睛壞了,而是……
    司空得訓再次朝著那個方向看去,就見自家象老祖的身體,已經在冰封中化成兩段,而那照月戟,依舊是兩個。只不過這一刻,他終于看到了照月戟的不同。
    從側面看,照月戟本來猶如鴨蛋粗細的槍桿,這一刻。已經變成了半圓,整整齊齊的半圓。
    司空得訓的腦子嗡了一下子,他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但是事實卻是,這就是真的。
    “這……這怎么可能,那照月戟怎么可能會被……”顫抖著,司空得訓想要將自己的意思說出來。可是,他此刻。已經有點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  他的目光,看向司空象尸體的前方。他看到的。是一個依舊赤紅的身影。這身影手持巨劍,目視前方。
    他可以想象,剛才就是這個身影,以一種無可阻擋之勢,直接將司空象劈成兩段,然后大踏步向前。
    這個身影雖然就在自己的不遠處。但是司空得訓卻覺得,這個身影,就好像一座山峰。
    一座讓自己感到難以逾越的山峰!
    就在司空得訓腦袋一片空白的時候,他眼中赤紅色的山峰動了,動的很慢。但是伴隨著他輕輕的伸展手臂,四周的虛空,都好像跟著他轉動了一般。
    無數的目光,此時都緊緊的盯著這個身影,他們都緊緊的閉著呼吸,等待著這個身影最終的決斷。
    “哥哥沒有事情,哥哥沒有事情!”鄭小璇興奮不已的用手掌在小金貓的身上捶了兩下,大聲的歡呼起來。
    她剛才的心,都已經跳到了嗓子眼,現在那種緊張已經過去,自然欣喜不已。至于小金貓,自然就成為了她發泄情緒的最好道具。
    小金貓有點鄙視的看著鄭小璇,等鄭小璇平靜下來的時候,小金貓才鄙視的道:“不就是力氣大一點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喵可以將那家伙撕成碎片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用力揮動了一下自己爪子,想要展示自己威武的小金貓,顯得越加的可愛。
    “還有一招,你來替他接吧!”鄭鳴在這一刻,劍指王家老祖,聲音冰冷。
    司空象的死,讓王家老祖心里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,雖然兩個人沒有那么深的交情,但是這么多年的風風雨雨,也讓兩個人的關系,發生了奇異的變化。
    盡管他們都恨不得對方死掉,但是此時看到多年的對手,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在了別人的手中,他們的心中,還有那么一絲的悲涼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悲涼!
    不過讓王家老祖心中更加悲涼的是,鄭鳴在這個時候,竟然劍指自己。
    “這一招他沒有接下,你來吧!”
    這句話,硬的好像石頭一般,從這句話之中,王家老祖聽不出任何能夠討價還價的余地。而且,他從這句話之中,感受到了屬于鄭鳴的,那濃濃的殺意!
    他的心神為之本能的一顫,他覺得自己面對鄭鳴的攻擊,根本就沒有抵擋的可能。
    身上閃爍著赤紅光芒,那猶如鐵棍一般的巨劍高舉的鄭鳴,整個人,這一刻都好像一個神,一個要瘋狂殺戮的戰神。
    雖然王家對他來說,真的很重要,但是再重要,王家也只是他所在的家族,對他而言,更重要的,是他的性命。
    所以,沒有任何的猶豫,王家老祖騰空而起,朝著遠處倉皇逃竄。
    不戰而逃,這對于一個一品大宗師而言,是最為侮辱的事情,可是此刻,王家老祖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    鄭鳴看著逃竄的王家老祖,遲疑了瞬間,整個人就催劍而起,化成一道閃電,朝著王家老祖狠狠的追擊過去。
    ps:  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老貓努力碼字的最大動力,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,求兄弟們繼續給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