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96 跪了

  大宗師,成名多年的一品大宗師,不愧是能夠支撐起一個國家的存在。
    鄭鳴沒有機會了,他不可能在三招之內,將司空象拿下,也就是說,這一次,他只能放司空象離去。
    或者說,從一開始,鄭鳴就已經打定主意,要放司空象一條生路。
    在所有人的眼中,鄭鳴只要不動,司空象絕對不會率先出手,所以更多的目光,都落在鄭鳴的手中,他們等待著鄭鳴對司空象的雷霆一擊。
    鄭鳴很平靜,從鄭鳴的神色上,根本就看不出,鄭鳴做什么準備,但是,當鄭鳴將手中的重劍緩緩舉起的時候,不少人都感到了一種猶如泰山壓頂般的感覺。
    這一劍,必定是石破天驚!
    就在不少人心中生出這個念頭的瞬間,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,已經朝著司空象狠狠的劈落下去。
    這一劍,并不快,甚至在很多人的眼中,這一劍,還有點慢,但是這種慢,落在大宗師們的眼中,卻讓他們看向鄭鳴的神色,越發的多了一絲鄭重。
    慢和快,同樣是劍法的兩種心訣,一般來說,劍法越是熟練,劍法也就越快。
    甚至還有一種說法,叫做天下劍法,唯快不破!
    但是在這些大宗師的眼中,和快相比,慢更難纏。慢和重,是相輔相成的,唯有慢,才能夠承受其重。
    司空象本來鄭重的神色,一下子變成了凝重。雖然好像兩者好像一種意思,但是這之中的差距。卻是十萬八千里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。司空象才深切的意識到。鄭鳴并沒有放他一馬的想法,他說的三招,是要在三招之內,要自己的性命。
    如果說剛才,他覺得鄭鳴不使用禁器,三招要自己的性命是一種笑話的話,那么現在,他真的感到一種死亡的威脅。
    鄭鳴這一劍很簡單。但是司空象覺得,自己現在,能夠做的,唯有硬碰。因為鄭鳴這一劍,看似簡單,但是實際上,已經包圍了他所有后退的可能。
    一退,就是死!
    這是司空象心中所想,當他心頭最后一絲僥幸被祛除的時候,隱藏在司空象心靈深處的兇殘。在這一刻也開始爆發起來。
    他揮動手中的照月戟,迎著鄭鳴的巨劍。直接擋了過去。那鋒利的月牙,在司空象真氣的催動下,變的越發明亮,給人一種猶如圓月的感覺。
    他要用這真氣聚集的圓月,抵擋鄭鳴的一擊,他要用自己手中的照月戟,打出司空家族新的道路。
    “當啷啷!”
    震耳欲聾的聲音,在整個太壇四周響起,那些警衛在百丈之外的金甲衛士,幾乎同時抱頭蹲在了地上。
    一滴滴艷紅的鮮血,不斷的從他們的耳朵之中流出。撕心裂肺的慘叫聲,更是讓他們痛苦不已。
    雖然,鄭鳴和司空象的交手,離他們很遠,但是兩劍隱含了兩人真氣兵器的碰撞所形成的聲波,依舊不是他們這些剛剛入品的武者可以抵擋的。
    震耳欲聾!
    司空象的身影,朝后一連退了三步,而鄭鳴的身形,卻只是退了兩步,這距離,看上去并沒有太大的差距,但是這卻表明,司空象在真氣上,比不過鄭鳴。
    步入第三品之后,真氣就可以溝通天地,在原理上,真氣在這一刻,就是無窮無盡,但是實際上,宗師級高手的真氣,同樣和自己身體的容量有關。
    雖然你可以無窮無盡的吸納天地之中的靈氣轉化為真氣,但是出手之時,能夠使用的真氣的總量,卻是固定的。
    司空象,這位成名已久的一品大宗師,在真氣使用的數量上不如鄭鳴,這個情況,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。
    “你也接我一招!”司空象厲吼一聲,手中的長戟晃動,剎那間,化成了上千道淡金色的光輝,朝著鄭鳴直接籠罩了下去。
    沒有照月戟的尖,同樣沒有照月戟的月牙,更沒有照月戟的戟桿,一切的一切,在司空象攻擊的瞬間,都化成了漫天的銀色光華。
    并不是說戟桿和月牙都已經消失,而是所有的一切,都因為太快,所以看不清楚他們在哪里。
    “司空老鬼的這一招月輝,比之以往進步不少啊!”王家老祖看著那漫天的月輝,心中充滿了期待。
    他無比的期待,司空象這一招,能夠將鄭鳴一招斬殺,只要斬殺了鄭鳴,就算是司空家族承擔滅族的責任,和他王家也沒有任何的關系。
    反而,因為司空象滅殺了鄭鳴,幫著他們王家,躲過了一場巨大的災難。
    鄭鳴這一刻,最好的手段,是防守,防守自己四周的要害,阻攔那漫天的月華。
    可是,鄭鳴并沒有阻攔漫天的月輝,他手中四尺多長的六棱重劍,依舊做出了劈斬的招式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一次,他的劈斬比上一次更慢,在那漫天的月華接近鄭鳴的時候,他的劍才高高的昂起。
    以這樣的招式,來阻攔猶如月輝一般的劍法,在所有人的眼中,這簡直就是找死,甚至是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  但是,當那月華接近鄭鳴的長劍時,卻陡然一點點的消散開來,最終,所有的月華,只剩下了三個小小的月牙。
    “重字真意,是重字真意!”有一品大宗師看著那依舊緩緩下落的重劍,大為驚恐的說道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一些人就覺得自己的四周,好像出現了沼澤,讓自己動彈起來,無比的難受。
    三個小小的月牙,在落向鄭鳴的瞬間,速度已經慢了數倍,但是三個月牙不但在下落,而且并沒有消散的跡象。
    這已經不是靠著速度來維持的招式。這里面。有司空象對真意。特別是對寒月之意的理解。
    “三潭映月,這是三潭映月!”謝家老祖的聲音,陡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。
    不少在場的人聽到謝家老祖的驚呼,就已經明白謝家老祖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。
    他喊破這三潭映月,就是想給鄭鳴提醒,提醒這里面,究竟隱含著什么樣的變化。
    三潭映月,只有一月是真。其他兩月,都是假的,但是要想分清三月的真假,卻是難上加難。
    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,依舊沒有施展防守的招式,他的重劍,依舊朝著那三個月牙重重的劈出。
    月牙飛動,朝著鄭鳴的六棱重劍晃動,每一個月牙,在這一刻。都變的蹣跚了起來。
    重劍無鋒,但是無堅不摧。無物不破。
    鄭鳴的重劍,沒有施展任何的招式,但是它里面隱含的真意,卻影響著所有的招式。
    就算是擁有真意的招式,在那巨大的重力之下,也不由得搖曳。
    “三潭映月,三月皆空,名戟照月,實為寒星!”一直都不怎么開口的司空象,陡然喝道。
    這喝聲,中氣十足,而就在這喝聲之中,三個月牙,陡然化成漫天的月影,在那鄭鳴巨劍的四周涌動。
    而就在那無數的月影之中,一點寒星,越過月影,越過鄭鳴的重劍,朝著鄭鳴的心門直接點了過去!
    這一點,快如閃電;這一點,猶如流星下墜,根本尋不到半絲的軌跡,而這一點,是必殺的一點。
    剛剛所有的一切招式,對于司空老祖而言,都是鋪墊,他真正的手段,是猶如流星般的這一點!
    這一點,已經達到了快的極致,這一點,讓人措手不及,甚至來不及抵擋。
    這同樣是一種招式,只不過這種招式,已經脫離了剛才司空象所施展的手段。
    和局外人的驚詫相比,鄭鳴此時的感覺,卻是更為震動,他覺得,自己此刻面對的,并不是一點星芒,而是一顆流星,一顆猶如閃電一般落下的流星。
    它不但有流星的速度,更有流星的力量,一種冰冷,但是帶著毀滅的力量。
    沒有人能夠在如此快的時間中,確定一刻流星下落的軌跡,因為這里面,隱含著一種劃破星空的真意。
    但是就在這流星就要降落的瞬間,鄭鳴手中的重劍,緩緩的移動了一指。
    一指,并不是太長,但是一指,卻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!
    “當”
    清脆如鐘鳴的聲音,在所有人的耳邊回蕩,而就在這回蕩之中,照月戟的戟尖,重重的擊打在了鄭鳴六棱重劍的一個棱上。
    而伴隨著這一聲,鄭鳴和司空象之間的戰斗,好像已經接近了尾聲。
    那三潭印月之中飛出的流星,就是照月戟的戟尖。而在所有人的眼中,幾乎難以躲避的一招,被鄭鳴擋住了。
    司空得訓這一刻,就覺得自己好像大松了一口氣,他恐怕是在場之中,修為最低的人。
    之所以能夠出現在這里,是因為他自己被司空象賞識,帶到大晉王朝的京城,增長一下見識。
    同樣,還有另外一個意思,司空象沒有說,但是司空得訓已經悟了出來,這個意思很簡單,那就是不要忘記今日司空家族的恥辱,要以此為戒,將司空家族,帶到更加輝煌的明天。
    這些,都是司空得訓能夠想到的。不過在他見識了上門的強大,在他感到自己家族還有巨大希望的時候,事情發生了猶如戲劇般的逆轉。
    神宮,不知道來自何處的神宮,就好像驅逐一條野狗一般,將那高高在上的上門來人給驅逐走了。他是給鄭鳴撐腰的,所以一切人,在這一刻,統統的跪了。
    對,就是跪了,雖然這個詞語,形容那些尊長,好像并不是太合適,但是司空得訓卻覺得,也只有這個詞,才最為貼切。
    上到各國的代表,下到大晉王朝的各大貴族,都恨不得跪下舔鄭鳴的靴子底兒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