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92 風雨故人來

  大爺的,你真氣提不動,聲音為何還如此的高亢洪亮?不對,你的聲音,本來就是被真氣催動的好不好。
    幾乎所有人,都有一種大罵的沖動,但是他們卻又顧忌這位金剛堂特使的身份,不敢高聲說話。
    王家家主的心中有些發黑,他雖然不愿意得罪金剛堂的人,但是這位實在是太搗亂了。
    他心中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這位兄弟,您真的確定,您不是猴子請來的逗幣嗎?
    “媽媽,哥哥真的好厲害,隔著這么遠,都將那位大叔直接打趴下了!”一個充滿了童稚的聲音,這一刻陡然在太壇的上空回蕩起來。
    太壇的設計,本來就有很好的回聲功能,再加上那童稚聲音的主人,本身也修成了內氣,所以她的聲音,顯得無比嘹亮。
    金剛堂那位大漢,臉一下子變的通紅,如果不是他的心胸真的不是一般的開闊,說不定他就吐血了。
    嗚嗚,這一次,真的是丟人丟到家了。
    說話的是鄭小璇,在這關鍵的時候,鄭鳴自然不愿意讓自己的家人離開視線范圍之內。
    已經七八歲的鄭小璇,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她心中,只要是和自己父母兄長作對的,都是壞人。
    這大漢既然敢辱罵自己的兄長,那他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人!
    端陽英的臉上,也露出了一絲笑容。雖然她很為自己的兒子擔憂,但是剛才那大漢滑稽的表演,實在是讓人忍俊不禁。
    “璇兒,你二哥的武技,不是你能夠想象的。”斟酌了一下,端陽英輕聲的說道。
    倒不是她要幫著那位大漢掩飾什么,實在是作為一個母親,她覺得沒必要為這種小事情,讓女兒幼小的心靈,留下什么不好的記憶。
    鄭工玄此刻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本來氣勢如虹的反對者,這一刻好像成為了一個個的笑話。
    一時間,鄭工玄也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,只不過他清楚,這個時候,自己無論如何,都不應該笑的。
    一直都沒有再說話的謝家老祖,這一刻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,馬戲,真的是馬戲,好好的一場逼宮,居然演成了一出丑態百出的喜劇!
    這喜劇,實在是讓人感到無比的好笑!這也讓他那本來很堵的心,一下子暢快了起來。
    雖然……雖然最終的結果已經注定,但是這好像也不錯啊!
    謝家老祖更清楚,之所以出現這種場面,并不是王家不得人心,實在是鄭鳴太過于強悍。
    要不是鄭鳴那傲人的戰績,要不是鄭鳴那驚天動地,斬殺無數的一劍,在這擁立新君的時候,應該有太多的人,愿意在這個時候出一份力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沒有人動手,也沒有人敢于動手!
    “上門使者到,所有人跪接!”一聲高喝,從虛空之中發出,這一聲喝,猶如雷霆,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。
    上門來人了,雖然這在今日在場人的預計之中,但是不少人的神色還是大變。
    那本來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王家家主,臉上瞬間變的神采飛揚,他朝著四周的眾人一揮手道:“諸位,和我一起迎接上門使者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這位大晉王朝未來的國君,就一撩自己的衣衫,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  而那十二國的使者,并不覺得王家家主的行為,有什么過分之處,他們同樣一個個撩起衣衫,恭敬的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  卓家的家主,其他家族的掌權者,一個個全部跪在了地上,就連那金剛堂的大漢,也顧不得裝作養傷,快速站起的他,同樣恭敬的跪在了一邊。
    處在太壇邊上的謝家老祖,猶豫了一下之后,也快速的從自己的車輦中走出,然后朝著跪倒了一地的,王家的方位走了過去。
    他可以不理會王家,但是面對那即將降臨的上門使者,他不能不理會,甚至說,他不能不下跪。
    謝家的離去,就好像一個標示,那些本來還有些難以抉擇的,站在太壇四周的小家族,在謝家有所動作的瞬間,就好像遇到了指路的明燈一般。
    他們一個個,同樣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  至于那些穿著金色盔甲的武士,在這一刻,同樣跪了下去,雖然他們沒有離開自己的崗位,但是他們卻通過跪下這種方式,向上門使者表達自己的恭敬之心。
    一時間,偌大的太壇四周,都是跪下的人群。
    沒有跪的人,只有鄭家的人。應該說,沒有跪下的,是清泉伯府的人,黑妖狐,羅元浩,程勇,以及從開始就跟著鄭家走到定州的人。
    不過他們大多數的目光,都看著那站在高高太壇上的身影,雖然他們的心中有些彷徨,但是那個人高高的站在太壇上,給了他們莫大的信心。
    四匹長著雙翼的黑色猛虎,拉動著一架高有數丈的巨攆,從東方的天際緩緩而來。
    那黑色的巨虎,每一匹都有數丈大小,他們飛動之間,通體上下都散發著洶涌的煞氣。
    一品兇獸,而且還是異種一品兇獸。平時這種一品兇獸,都是在山林之中稱雄稱霸,可是現在,它們只能夠在車輦之下,成為任人驅使的坐騎。
    “好大的老虎啊!”鄭小璇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時候,所以她在看到那四頭猛虎的時候,天真的感慨道。
    不過就在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就聽心中有人道:“也就是四塊廢料,嗚嗚,好想將它們吃掉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讓鄭小璇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她低頭朝著自己懷中看去,就見通體金黃的小金貓,正懶洋洋的朝著她眨眼睛。
    “小貓貓你醒了,我可真是擔心死你了!”鄭小璇用力的在小金貓的身上親了一下,歡快的說道。
    “不要叫我小貓貓,要叫我金貓大王,不對,應該是強大無比的金貓大王。”小金貓揮動了一下爪子,一副很拽的模樣。
    鄭小璇對于小金貓最好,看到小金貓這副樣子,她忍不住用自己胖胖的小手用力的在小金貓的頭上揉了揉:“你這家伙,我看還是叫貪吃大王才好呢!”
    “嗯,你……你怎么會說話了?”這個時候,聰慧的鄭小璇才反應過來。
    小金貓以往雖然很聰慧,但是卻從來都沒有說過話,現在它居然會說話了,這是什么情況?
    “嘎嘎嘎,我是世界無雙的金貓大王,我會說話,不是很正常的嘛!”小金貓說話間,一下子從鄭小璇的懷抱中蹦起來,張牙舞爪的道:“以后,你就知道了,說話對我來說,實在是太簡單了。”
    “以后的我,上天下地,唯我獨尊!”
    一只萌萌的小貓,揮動著小爪子的叫囂,實在是無比的可愛,在小女孩的眼中,更不是一般的可愛。
    所以鄭小璇的手中,重重的彈在了小金貓的腦袋上,實在是忍不住啊!
    對于小金貓的變化,鄭鳴并沒有在意,他的目光,看向的是四只巨虎帶動的巨攆。
    巨攆之上,好像有無數的銘文在閃爍,讓這快速行走的巨攆,并沒有半絲震動的模樣。
    不過鄭鳴除了朝著巨攆的銘文掃了幾眼之外,他看的更多的,是跟在巨攆身后人。
    其中在巨攆的左側,凌風飛行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,這男子長相一般,但是他的一條手臂,卻是空蕩蕩的。
    對于這個人,鄭鳴并不陌生。就在鄭鳴看向他的時候,他同樣用一種惡狠狠的目光看向鄭鳴。
    司空家族在上門的祖先。
    而在巨攆的右側,則同樣飛行著兩個三四十歲的武者,這兩個人的身后,都帶著一對青色的,不知道是由什么東西做成的羽翼。正是這對羽翼,讓他們飛行在天空之中。
    從他們身上的氣勢而言,他們的修為,應該和司空家族那位在上門的祖先相同。
    這兩個人,飛在最前方的男子,在看到鄭鳴的瞬間,眼眸之中就露出了一絲厭惡。
    這是一種深惡痛絕的厭惡,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厭惡!
    鄭鳴可以斷定,自己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,但是這個人的表現,卻好像自己殺了他的父母一般。
    王家在上門那位祖先!只是瞬間,鄭鳴的心頭,就對此人有了判斷。而另外一個緊隨巨攆而來的男子,看向鄭鳴的目光,卻是無悲無喜。
    但是鄭鳴感到,他看向自己的神色,就好像在看一個死人,一個需要他憐憫的死人。
    沒有利害關系,但是緊隨而來,說不得,此人就是謝家的老祖,鄭鳴仔細朝著那人觀看,就發現那人的面貌,果然和謝家老祖有些相似。
    只不過,謝家那位老祖蒼老很多,兩個人看上去,好像是父子。
    但是實際上,一如躍凡,壽命大增,兩個人之間的關系,恐怕要翻過來算,才算是正常。
    躍凡境,壽命可以達到五百以上,想到這個壽命,鄭鳴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絲期待。
    “嗚嗚嗚!”
    四頭巨虎,幾乎同時發出一聲巨吼,在這巨吼下,它們在半空之中停下了身形。而那本來快速前進的巨攆,更是在一片銀光的閃爍下,靜靜的停滯在了虛空之中。
    一只素白的玉手,輕輕的伸出珠簾,然后將那不知道有多少珍珠穿成的珠簾輕輕的撩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