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89 吉時已到

  雖然在蜀山之中,這個丁隱好像敗的很是有些窩囊,但是他本人的戰斗力,絕對是數一數二的。
    就算是對上上門那些存在,丁隱也絕對不會吃虧,更能夠在最快的時間中,解決戰斗。
    只是,就在鄭鳴調出英雄牌界面的時候,他心里再次面臨抉擇,那就是他究竟是用黃色聲望值進行選擇,還是運用紅色聲望值選擇。
    黃色聲望值的好處顯而易見,但是這些東西,他暫時用不了,畢竟他沒有真元。
    而紅色聲望值和黃色聲望值相比,得來的更容易,一下子用去一個億,好像也不是太讓人頭疼。
    雖然有些糾結,但是最終,鄭鳴還是做出了選擇:黃色聲望值。這丁隱的血影神光和血影**雖然在蜀山之中是邪門歪道,但是在威力上,卻是高超的很。
    最起碼,蜀山那些頂級人物,都是在利用聯手的方式,才將丁隱給除去。
    雖然在做出決定的時候,鄭鳴覺得自己絕對不會后悔,但是眼看一千萬黃色的聲望值在自己的眼前化成飛煙,鄭鳴心里還是有點不舍。
    畢竟,這是上千萬的黃色聲望值,如果用來抽英雄牌的話,他可以抽取一萬次。
    雖然百分之一的機率,讓他抽中的可能性不是太高,但是鄭鳴覺得,自己最少還是能夠抽到十幾張,甚至幾十張仙俠牌的。
    只不過,仙俠牌之中,同樣有強有弱,鄭鳴并不天真的以為,自己一抽,就能夠抽到丁隱這等逆天的存在。
    如果能夠抽到笑和尚、石生、李英瓊之類的存在還行,可是要是再抽到那些無用的人物,比如李英瓊的世叔,蜀山之中的豪俠,甚至直接抽到寧采臣之類不會武技的配角,那才真是日了狗了呢。
    這種情況,并不是不可能,畢竟在武俠牌和武將牌之中,他抽到的人物,大多數都用處不大。
    丁隱:血神分身,血影神光,十指血光,太清劍訣。
    四種技能,不能說多,也不能說少,但是看著丁隱的四種技能,鄭鳴有一種牙疼的感覺。
    雖然這位很厲害,但是……但是自己畢竟已經花了一千萬黃色的聲望值,只有四樣技能,還沒有一如李英瓊一般的主角光環,實在是有點虧。
    將丁隱的英雄牌很是不舍得放進英雄牌的存儲庫中,鄭鳴目視遠處,心中暗道:“來吧,多來點,這一次我就讓你們這些所謂的上門見識見識,老子不是你們能夠欺辱的!”
    ……
    三月初九,龍行在天!
    這一日的清晨,陽光猶如黃金一般的照耀在天地之間,將偌大的京城,籠罩在了一片金色之中。
    幾乎所有的人,都在這一日變的異常忙碌,因為這一日,是改朝換代之日,是鄭工玄登基為皇之日。
    整個京城,早已經布置的喜氣洋洋,但是還有一些感覺靈敏之人,卻覺得整個天地,這一刻不是太正常。
    有人感到,整個京城,都籠罩在一片殺意之中,這殺意,說不定要血染京城。
    一些隱隱約約得到消息的富戶,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參與這次權力的盛宴,所以他們幾乎第一時間,就選擇了退走。
    是非之地,不宜久留。但是更多的,是世家大族,他們的人手,正在快速的悄悄聚集。
    “峽谷十二國使者到了,他們是一起來的!”有看熱鬧的百姓,在看到城北飄揚的旗幟之后,不無擔憂的說道。
    平時大晉王朝更換皇帝的時候,峽谷十二國同樣會來恭賀,只不過他們的到來都是依次進城,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匯聚在一起,直到國君的登基大典就要舉行,還沒有進城。
    這樣的場景,就是普通人,也能意識到這里面隱隱約約的不對勁。
    “這十二國的代表,為什么不進城,難道他們還準備生事不成?”有人蔑視的道:“鳴少要是發怒,對他們發動戰爭的話,嘿嘿!”
    “這十二國,自然是不愿意得罪鳴少的,但是你們要知道,這十二國的背后,站的可是上門,現在鳴少的父親雖然準備登基,但是他并沒有得到上門的承認。”
    一個一臉睿智的男子,聲音里有些悲愴的感慨道:“今日,大家最好無事別出門,咱們管不了大事,但是至少,別讓這些所謂的大事,害了自家性命!”
    “李先生,你說的意思是今天說不定要……”有人擔憂的問道。
    那被稱為李先生的睿智男子,趕忙擺手道:“大家都在這里聽著呢,我剛才可是什么都沒有說。”
    男子越是這樣閃爍其詞,其他人越是擔憂,一時間,一種緊張的氛圍,開始在偌大的京城彌漫。
    謝家,謝家老祖朝著迎接他的謝凌風點了點頭,然后緩緩的坐進了給他準備的儀仗之中。
    謝凌風剛剛喝了一聲起轎,耳邊就響起了自家老祖的聲音,這聲音低沉:“今日有大事將要發生,無論事情朝著那個方面發展,你只管看著。”
    “什么也不要說,什么也不要問,什么也不要管!”
    最后三句話,謝家老祖說的斬釘截鐵,但是從這三句話之中,謝凌風卻有一種不好的感覺。
    他覺得,自己這位長輩,話語中似乎有一絲頹唐之意,這是一種屬于斗敗公雞的頹唐。
    想到這些天來,自己得來的消息,他忍不住道:“老祖,難道真的不能挽回了?”
    “上門的祖先已經傳下法旨,這件事情,我們謝家要做的只有一點:不參與。”
    謝家老祖的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不甘道:“大好機會啊,真是可惜至極。”
    謝凌風知道自家老祖什么意思,不過事態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,已經不是他能夠決定的,因此,稍微遲疑了一下,他就輕聲的道:“老祖,這也是為了咱們謝家,看來今日這池水,咱們真的不能蹚!”
    “你能夠有此遠見卓識,我很欣慰,也不枉我培養你一場。”謝家老祖此刻的話語中,倒是帶著一絲喜色。
    謝凌風遙望天際,就覺得那燦爛的陽光之下,隱含著一絲絲的血色,可是他心中,還有一個疑惑。
    甚至說,他心中,有的是一個不確定。他覺得,以鄭鳴這樣的人物,絕對不會虎頭蛇尾。難道鄭鳴這次,真的就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嗎?
    自己也真是想多了,鄭鳴雖然手段高明,身后更有一個神秘的師尊,但是他師尊就算再厲害,也絕對強不過上門。
    上一次,是金無神大人出面,而現在,金無神正在閉關緊急時刻,絕對不會再次幫助鄭鳴。
    面對強大如山的上門,鄭鳴又能如何?
    馬車蕭蕭,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,謝家的車隊,就來到了高大的太壇。
    九十九丈高,占地足足九百九十九丈的太壇,乍一看上去,就好像一座小山。但是站在太壇下,卻給人一種肅穆威嚴,忍不住膜拜的感覺。
    這里是歷代大晉王朝的國君登基祭祀天地的地方,是整個大晉王朝權貴眼中,最為尊貴的地方。
    今日,鄭工玄就要在這太壇上,完成他的登基大典,完成鄭家成為皇族的最后一步。
    謝凌風昂首朝著太壇上空看去,就見一個少年,正站在太壇的頂端!
    少年淡然凌空,目視遠方,若有所思。而那輕輕的風,則在不斷的吹拂著少年的衣袂。
    太壇的巍峨,和少年的飄逸,兩者好像格格不入,但是此刻,謝凌風卻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少年站在這里,就好像一幅畫,一副世間最完美的畫。
    這種完美,完全是一種意境的完美。是一種天和地,流水和高山沒有半絲痕跡的融合。
    雖然不愿意承認,但是他的心中,此刻卻升起了一種念頭:此時此刻,也唯有他,才適合立于太壇之上。
    謝凌風的心中,這一刻升起了一種沖動,一種想要和這個年輕的少年說點什么的沖動。
    盡管他心里很清楚,這個時候,他真的是什么都不適合和這個人說,但是這種沖動,卻好像一股難捺的火焰,燒的他特別的難受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聲鐘鳴,陡然從那太壇上響了起來,聽到這鐘鳴聲,謝凌風才從這種掙扎中清醒了過來。
    他朝著四方看去,就見除了穿著金色鎧甲的武士,四周稀稀拉拉的,也就是四五十個穿著錦袍的人。
    錦袍在大晉王朝之中,一般只有貴族才能夠穿錦袍,而沒有穿錦袍的人,說明貴族很少。
    怎么會是這樣?國君登基,不是要滿朝朱紫,不是公卿如云,權貴如雨嗎?
    當謝凌風朝著四周看的時候,他發現大多數人,此刻也看向他,不,正確的說,是看向他們謝家。
    對于大晉王朝而言,謝家是真正的頂尖世家。所以在這個時候,大多數人都看他們謝家。
    謝凌風在謝家的地位雖然不低,但是他還沒有到替謝家作主的地步,所以大多數人的目光,是看向謝家老祖。
    準確的說,是看向謝家老祖的車架,他們希望謝家老祖能夠從車架之中出來,給他們一個提示。
    “吉時就要到了,那個太祭還沒有到!”有人陡然驚聲的喝道。
    聽到太祭不在,一時間本來只是人心惶惶,但是表面卻還算是平靜的場面,剎那間變的沸騰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