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88 血神子

  “大公子,等陛下登基之后,您就是我們大晉王朝的太子殿下,嘿嘿,到時候還請您多多關照啊!”一個尖嘴猴腮,滿臉閃爍著精明模樣的男子,低三下四的說道。
    這個男子,鄭亨很不喜歡,因為他的直覺告訴她,這個人的話,有九成都是假的。
    面對這樣一個奸詐之人,最好的選擇,就是不要和他有任何的交往,也就是說,絕對不給他任何施展自己手段的時機。
    但是這個人的身后,有一個三品的家族,鄭亨不希望因為自己失去一個家族的支持,所以他只能笑瞇瞇的聽著此人的馬屁。
    “多謝賈兄吉言,這些鄭亨并沒有想。”鄭亨擺了一下手,隨意岔開話題道:“今日怎么沒有見到齊兄?”
    之所以問及那位齊兄,并不是鄭亨對那位姓齊的男子有什么特殊的好感,而是想錯開話題而已。
    那賈姓青年的臉色一變,不,應該說他的臉上,露出了一絲僵硬之色。
    這種僵硬,并不是什么嫉妒的僵硬,而是一種什么秘密被人猜透,有些尷尬的僵硬。
    “呵呵,齊兄他家里出了點事情,呵呵,聽說是他將自家表妹那個……呵呵呵!”賈姓青年說到此處,做出了一種大家都懂得樣子。
    那些跟在鄭亨身邊的青年,幾乎每一個都曾經走馬章臺過,所以聽到賈姓青年曖昧的笑聲,也都跟著笑了起來。
    甚至有幾個人笑的聲音還特別大,好像不這樣笑,就讓人覺得,他不明白賈姓青年的意思似的。
    鄭亨看著眼前這些趨炎附勢的笑臉,心中生出了一絲冷色。雖然這些人表面看起來都是在笑話那個齊兄,但是他感覺這些人的笑,都是在糊弄自己。
    甚至他們都拿自己當傻子一般的調笑。
    只不過逐漸的成熟,讓鄭亨慢慢學會了喜怒不輕易形之于色,他將內心的想法掩飾了一下。和以往一般,若無其事的繼續和這些青年喝酒。聊天,并談論即將到來的登基大典。
    “陛下登基,一般來說四方屬國,都要過來恭賀,大公子可以提醒陛下,此事萬萬不能馬虎啊!”一個長著三角眼的青年,一副誠懇無比的道。
    對于這三角眼的男子。鄭亨只知道他的名字叫羅建得,乃是二品世家羅家的次子。
    盡管他更多時候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,但是鄭亨卻覺得,這個人還算是一個夠意思的人。
    但是他絕對不會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去問這個人,按照他的感覺,此人心志堅定,不好臣服。
    “多謝羅兄,我一定將此事提醒家父。”雖然很多人都稱呼鄭工玄為陛下,但是鄭亨還是小心的道。
    日落西山。酒足飯飽,鄭亨將大部分簇擁在他身邊的青年打發走,這才朝著一個躲在眾人身后。幾乎沒有怎么開口。不,甚至應該說他就沒有開口的青年留了下來。
    這是一個俊美的青年。只不過青年的神色,多有陰沉。
    四品世家魏家的嫡長子,只不過這個魏家早先因為得罪王家而破落。雖然頂著四品世家的名頭,但是家族實際上已經是外強中干了。
    按照鄭亨的了解,如果不是鄭鳴闖鎮天塔,擊敗十三圣宗的傳人,魏家說不定早就家破人亡。
    而鄭亨留下此人的理由,也很簡單,因為此人有一個美貌的妹妹。
    “魏拙。你可要好好的伺候大公子,嘿嘿。最好早日讓你妹妹從了大公子,哈哈哈。”那賈姓青年拍著魏拙的肩膀,笑吟吟的說道。
    魏拙皺了一下眉頭,這句話讓他心里很不舒服。看向鄭亨的目光,同樣充滿了蔑視。
    雖然現在,他的地位和鄭亨相比,差的實在是太多了,但是在他的眼中,鄭亨只能算是一個走了好運的鄉下暴發戶。
    他之所以過來巴結鄭亨,還不是為了自己的家族,能夠有一個好的出路么?只不過,從他目前得到的消息來看,這條途徑并不是那么好走。
    說不定什么時候,就會窮途末路了,這家伙居然還想著自己的妹妹,實在是讓人厭惡。
    但是,這個家族只要一天不倒,他就得老老實實的不惹怒鄭亨,畢竟現在這個家族動一動手,就能夠讓本來就已經處在弱勢的魏家萬劫不復。
    “大公子,您有什么吩咐?”等所有人都離去之后,魏拙正色的朝著鄭亨行禮道。
    鄭亨并沒有理會魏拙,他端著茶杯,慢慢的呷,等了足足有一刻鐘的功夫,當他看到魏拙已經一臉不耐煩的時候,他這才猛的放下水杯道:“告訴我,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  “我不明白大公子的話!”魏拙愣了一下,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。
    鄭亨的臉上帶著冷漠:“魏拙,你們魏家的情況,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,你自己心里清楚,如果不是我弟弟正好闖過十三圣宗布下的逆天之路,你們魏家就徹底完蛋了!”
    “可以說,你們魏家之所以還能夠有現在的地位,完全都是因為我們鄭家。”
    “如果你要冥頑不靈下去,我也無話可說,但是我相信,無論以后是什么結果,你們魏家,都要灰飛煙滅。”
    魏拙想要笑,想要說大公子你不要開玩笑,但是他說不出來,因為鄭亨點出的,正是他們魏家目前最大的危機。
    雖然他一直不愿意承認,但是這種危機,一直都存在,而且還變得更加的清晰。
    “你不要以為自己聰明,以為在這次變故之中走對路,就可以擺脫現在的危機。我告訴你,你們家族得罪的是王家,不知道有多少人,準備落井下石。”
    鄭亨說到此處,一直在觀察著那魏拙的變化,當他看到魏拙的臉色有些蒼白的時候,絲毫不留情的追擊道:“除了我們鄭家,你們魏家沒有任何的希望!”
    “說吧,你們來的人,為什么少了很多,而且還有人在肆意的隱瞞,他們究竟要干什么?”
    一刻鐘之后,鄭亨臉色有點陰沉的抬起頭,他本來以為,問題只是一小部分人要施展什么手段,可是事實卻告訴他,問題比他想的要大的多。
    有人聯系所有的家族,準備擁立王家,而王家已經獲得上門的準許,他們在等上門使者到來之后,再次發動。
    整個京城之中,九成以上的四品以上家族,已經開始向王家靠攏。這之中,包括謝家。
    他們鄭家,在不少人的眼中,都已經成為了蹦跶不了多少天的小丑,之所以留他們到現在,最主要的原因,只有一個,那就是他們難以對付鄭鳴。
    或者說,他們害怕鄭鳴的手中,還有一件禁器,他們在蓄勢待發,等上門的使者到來之后,有了把握對付鄭鳴再正式發動。
    鄭亨在安置了魏拙之后,就馬不停蹄的去找鄭工玄,他覺得,這件事情,有必要告訴父親。
    鄭工玄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間,臉色變的發白,他這些年擔任清遠伯,已經清楚整個大晉王朝,權利實際上都掌握在大大小小的世家手里。
    現在,九成以上的世家都倒向了王家,而且還有上門的旨意,這簡直就是一種滅絕性的失敗。
    而他沒有任何辦法,他能夠做的,只有去找鄭鳴。
    鄭鳴看著有些慌張的父親和哥哥,平淡無比的安慰道:“父親您不用擔心,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,他們翻不起什么浪花來。”
    “您安安穩穩等待登基就行,要是有人蹦出來,那是最好的。”
    對待上門,鄭鳴雖不能說絕無好感,但是上門給他的感覺,是真的好煩!
    也正是因為厭煩上門,鄭鳴的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,那就是給這個所謂的上門一個好看!
    把驚慌失措的父親送走之后,鄭鳴就開始檢點自己身上的英雄牌。一個通天教主,絕對可以將什么峽谷十三國的上門滅一個干干凈凈。
    可是之后呢?
    按照諸葛亮和司馬懿的推算,就算自己能夠得到不少的聲望值,但是一定會引起更高層次的關注,甚至能夠讓通天教主同一級別的強者關注。
    這等強者,對于自己的地盤,真的很是關注,一些小打小鬧他們可以視而不見,但是一旦出現有可能威脅到他們地位的事情,那絕對是沒有絲毫含糊。
    好像古之帝皇,如果出現什么某某家族當皇帝的傳言,別看這種傳言的可行性,真的很小很小,但是他們都要將這種傳言設計的人,直接掐死在搖籃里。
    比如那武則天,就是因為李淳風的一句話,直接從寵妃變成了冷宮中人。
    鄭鳴可不希望,自己被這等的存在惦記,然后被關在一個籠子里面研究,或者是直接被滅殺。
    這通天教主,絕對不能輕用,除非遇到了猶如鎮星宗那般難以解決的對手,才能夠使用。
    既然不能用通天教主,難道用蛤蟆精不成?這廝的撒豆成兵術倒是不錯,請神術好像也行,但是他究竟和躍凡境的武者有多大的差距,自己還不知道。
    簡單說來,就是對他沒什么信心。
    十幾個億的紅色聲望值,兩千多萬的黃色聲望值,如果要用想誰是誰的話,倒也能夠來幾個不錯的仙俠人物。
    比如長眉老祖,比如血神子之類的人物,好像都能夠弄的出來,用他們來對付上門的來人,好像已經夠了。
    思索之間,鄭鳴就有了決定,丁隱,他要選擇那個修煉了血神子的丁隱,那個一鋪之下,就能夠將對手直接化成精血的丁隱。
    PS:  明天就是周末了,祝大家周末愉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