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85 糾結

  “老祖,那鄭鳴實在是太過囂張,他這樣,簡直就是沒把咱們王家放在眼中。”
    一個三十多歲,面目粗豪的王家武者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,氣急敗壞的道:“我覺得,我們應該給他一個大大的教訓,讓他知道知道,我們王家也不是好欺負的!”
    “九哥說得對,咱們不用理他,哼哼,滅了咱們王家,當年司空家族的老祖,都不敢說這樣放肆的話。”
    一個面容清秀,但是臉上卻帶著一絲傲氣的男子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尖銳的道:“咱們王家是什么人?咱們的老祖在上門之中,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!他敢拿咱們怎么樣?”
    “本來,上門使者已經說了,這個國君的位置,是咱們王家的,他鳩占鵲巢不說,還得寸進尺,竟敢如此對待咱們王家,真是不要臉哪!”
    各式各樣的叫罵聲,一時間響成了一片。雖然鄭鳴很霸道,雖然鄭鳴很厲害,但是這些王家的族人,卻覺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屈辱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是他們王家的祖宗受到了天大的屈辱,如果他們不將這件事情解決的話,那么他們就對不起王家的列祖列宗,對不起自己身上流動的血脈。
    甚至有人都開始提出,要給鄭鳴一個教訓!
    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,王家的老祖一直都沒有開口,等大家各抒己見,氣氛平靜下來的時候,他才幽幽的丟出來一句話:“要是他真的敢這樣干,怎么辦?”
    這句話并不是太高,但是聽在眾人的耳中,卻是如雷貫耳,整個大殿,一下子靜了下來。
    如果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司空紫符,那么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他會干出這等事來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司空紫符根本就沒有膽量說出這種話。他要是敢這么說的話,那么他們王家,必定將那司空紫符打的滿地找牙胡亂爬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說出這句話的人,偏偏是鄭鳴,那個讓他們心顧顧忌的鄭鳴!
    那個一劍斬滅了九大狼旗的鄭鳴,那個敢于將司空皇族,從大晉王朝皇位上拉下去的鄭鳴。
    一時間,無盡的沉默出現在了眾人的心頭,沒有人說話,同樣也沒有提出任何意見。
    “祖爺,他應該不敢吧?”終于,一個王家的年輕人,試探性的說道。
    一道道目光,這一刻緊張的看著王家老祖,王家老祖沒有立即回答,而是在沉吟了一番之后,淡淡的道:“他要是真的,任性的對咱們動手,你們會怎么辦?”
    拼命,這幾乎是不少年輕人心中的想法,但是作為王家的長老,大部分人的眉頭皺的更緊。
    他們同樣清楚,如果鄭鳴真的對他們王家動手的話,那么九成的可能,他們這些人都要交代在鄭鳴的手中。
    雖然鄭鳴的修為還沒有達到一品,但是他那一劍,實在是太過強大,強大的讓人恐懼。
    大多數人都說,那一劍鄭鳴之所以施展出來,是因為他使用了禁器的力量,但是誰又能夠保證,此時的鄭鳴手中,會沒有禁器?
    要是他再施展一次,那么整個王家,就會煙消云散,他們這些人,都將死無葬身之地。
    “可是老祖,無論如何,我們也不能讓我們王家的臉面,被鄭鳴踩在腳下啊!”剛才說話的粗獷男子,無比悲痛的道:“孩兒愿意和鄭鳴拼命!”
    “拼死一戰,也不能讓列祖列宗留下的名聲,在我們這些人手中蒙塵!”又有人站出來,帶著一種赴死的決絕。
    只是,王家新任家主的神色,卻難看得很。他是怕死,但是他更怕拼命的話,那么整個王家,都要滅絕。
    “老祖,可不可以和上門的長輩聯系一下,看看上門的長輩,究竟有什么意見?”王家新家主猶豫了瞬間,終于提出了自己的意見。
    而他的意見,讓一時氣勢低落的王家眾人,好像找到了靠山一般,登時就有人附和道:“對,將這件事情向上門的長輩匯報,請長輩們為我們做主。”
    “我就不信了,那鄭鳴雖然強橫,還能不給咱們先祖面子?說不定這次,他只能吃不了兜著走了!”
    “老祖,快給先祖們聯系啊!”
    王家老祖的臉明顯抽搐了一下,最終,還是悲哀的喃喃道:“我已經和先祖聯系過了,只不過先祖并沒有給出任何的指示。”
    這一下,讓懷著滿腔希望的王家眾人,一時間黯淡了下來,先祖沒有指示,這可如何是好?
    沉默,死一般的沉默。
    在場的大多數人,此時心中都有一種忐忑,那就是鄭鳴如果真的說到做到,那他們王家該怎么辦?
    不知道過了多久,在越來越多目光朝自己看來的時候,王家的新家主終于道:“老祖,這件事情,是孩兒惹下的,就讓孩兒去按照鄭鳴的話去辦。”
    他這話一出口,頓時讓不少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,畢竟和鄭鳴硬抗的話,他們很多人都清楚下場是什么。
    但是年輕一代,卻不贊同,那剛才反應最激烈的年輕人,這一刻大聲的道:“五叔,我知道你做出這個決定,是為了咱們王家。但是,你要記住,你是咱們王家的家主。”
    “如果你這樣跪在宮門外的話,那咱們王家的臉面可是全都丟盡了!”
    “我們寧可死,也不能丟了自己的聲譽!”
    他這一開口,頓時有不少人跟著道:“對,我們王家寧死不屈,我就不信,他鄭鳴敢這么干!”
    “他想要滅我王家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們堅決不能和這種人妥協,要讓他知道,我們王家,絕對不是任由他揉搓的。”
    各種喊聲,一時間響成了一團,在這喊聲之中,王家老祖哼了一聲道:“住口。”
    雖然王家處在風雨之中,但是王家老祖畢竟多年的威嚴,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。
    在他一聲厲喝下,幾乎所有的王家掌權者,都不敢再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    “咱們王家,經歷了不少風雨,之所以能夠屹立至今,除了家族子弟的同心協力,更有一輩又一輩人的流血犧牲。”
    “現在咱們王家,又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候,既然那人要求的就是一個頭,我就滿足他!”
    說到這里,王家老祖朝著那王家家主道:“明日,咱們兩個就去宮門外。”
    王家家主雖然很不愿意去宮門外跪著,但是他清楚現在的局勢,王家老祖的選擇,無疑是明智的,無疑是對王家最有利的。
    就算王家那些在上門的祖先,事后能夠給他們報仇的,但是,如果人都沒有了,報仇還有個屁用?
    但是他沒有想到,王家老祖竟然親自去宮門外跪著,一時間他的臉上充滿了激動之色。
    “老祖,這件事情,孩兒去就是了,老祖您是我們王家的支柱,您……您萬萬不能去。”
    其他人在看到王家家主跪倒在地之后,一個個也跟著跪在地上嚷道:“家主說的是,老祖,這件事情,孩兒們去就是了,您萬萬不可以去啊!”
    “好了,我意已決,更何況人家要的就是我這把老骨頭。”王家老祖說話間,一揮衣袖,朝著里面的宮殿走去,只不過他的臉上,這一刻沒有悲哀,有的是一絲詭異的笑容。
    “鄭鳴,你真覺得,皇位就是你們鄭家的嗎?”
    對于大晉王朝所有的世家而言,今年是他們最為不順的一年,天狼九旗的事情剛剛壓下沒有多長時間,這大晉王朝的國君又換了人。
    作為大晉王朝的國君,他們不少人和司空家族都有這樣和那樣的關系,但是現在,這些關系統統沒有用了。
    國君換了,他們需要和新的國君相處,而且他們自己還感到,將有一場不小的風暴,要掛起來。
    這風暴更是讓他們心中擔憂,生恐一不小心,就要刮到自己的身上,畢竟那位煞神,說不定就要拿人的腦袋來立威。
    宮城外,世家大族的領袖人物,一個個都在等待著。他們雖然都不怎么言語,好像和平時入宮議事沒有任何的區別,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感到一股肅殺之氣。
    特別是一些和王家走的比較近,甚至就是王家附庸的世家大族的掌權者,一個個更是將自己的兵器攜帶在了身上。雖然這些東西都有華美的裝飾包裹著,但是誰也不敢說,什么時候,這位就直接出手了。
    和四周的眾人相比,謝家家主的臉上雖然沒有笑容,但是他的心中,卻是無比的輕松。
    因為他知道,這次即將發生的碰撞,無論是誰輸誰贏,都和他們謝家無關。
    而且無論是誰誰輸誰贏,都要善待他們謝家。
    只不過他看著那巍峨的宮墻,一擊四周按劍把手在宮門外的侍衛,心中卻充滿了忐忑。
    宮墻內,住著一個人,這個人現在好像應該說是大晉王朝的主人,但是實際上,在謝家家主看來,這個人,只不過就是一個孤家寡人而已。
    不是國君尊稱那種孤家寡人,而是實實在在的孤家寡人。雖然整個皇宮,好像都在聽他的話,但是實際上,他只有一個人,單槍匹馬的一個人。
    而他要面對的,是實力絕對不比司空家族弱多少的王家。他能夠在這次爭斗中獲勝嗎?
    按照他的估計,王家的家主和老祖來宮門外跪著求繞的可能性,將會非常的小,畢竟,王家是一品大族,是大晉王朝最有臉面的存在之一。
    他們丟下自己臉面的可能性,將非常的小,而一旦到了家族滅亡的關頭,他們的手中,絕對會有讓人意想不到的寶物出現。
    但是那個人,一劍滅了十萬狼旗的那個人,只要他手中再有一件那樣的禁器,王家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    可是那么厲害的東西,他的手中,到底有沒有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