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82 逼宮

  二長老用力的揮舞著自己的臂膀,好像用這種方式,來表達自己的不滿。以往他這種形勢,很多人都有些懼怕,但是現在,大多數人看向二長老的目光充滿了鄙視。
    對,就是鄙視,沒有看在眼中的鄙視。而那個站出來向太上長老提問的長老,更是在看了二長老一眼之后,就重新將目光落在了太上長老的身上。
    太上長老重重的咳嗽了一聲,他的目光之中,露出了一絲的精光:“你們都已經商量好了,又何必問我。”
    那出面發難的長老一愣,他雖然覺得自己已經不用畏懼太上長老,但是此刻被太上長老直接點明了他的本心,還是讓他從心中有些懼怕。
    一時間,他竟然愣在那里。
    “太上長老,誰做出的決定,誰就要承擔責任,要不是你們私自將鄭鳴一家驅逐出鄭家,咱們晴川縣鄭家,就是大晉王朝的皇族,咱們的列祖列宗,更會受到皇族的香火供奉。”
    有人接著站出來道:“希望大長老明白,我們這樣做的原因,都是為了鄭家。”
    為了鄭家,太上長老太明白這句話啦,當年將鄭工玄一家驅逐出鄭家的時候,用的就是這個借口。
    為了鄭家,一切為了鄭家,可是現在,這個當年他們說的理直氣壯的口號,被用在了他們的身上,而且人家用的,好像比他們還要理直氣壯。
    “你們……你們當年,也沒有反對啊!”二長老這一刻,話語之中帶著急切,甚至有人覺得,這一刻的二長老,有一種想要哭出來的感覺。
    二長老覺得很委屈,當年做出驅逐鄭鳴一家的時候,這些人并沒有反對,可是現在,在他們的眼中。自己等人,倒是已經成為了家族的罪人。
    在二長老說出這句話的時候。鄭杳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的希翼之色,雖然他這一絲希翼之色只是一閃,就變成了頹唐,但是他還是緊緊的看著二長老。
    “我們當年怎么沒有反對,只不過是你們一手遮天,不聽取我們的意見,這才讓工玄兄不得不離開鄭家。”
    “對。鄭杳,你是最大的罪人,家族中人,本應該相互扶持,患難與共,可是你呢,你竟然為了自己,將正在危急之中的工玄兄一家驅逐門外。”
    “罪大惡極,不可原諒。”
    太上長老一直沒有吭聲。雖然說話的人沒有指出他的名字,但是這里面含沙射影的也不少。
    “事情已經過去了,你們現在指責也沒有什么用用處。”鄭庸恩終于開口了。他沉聲的道:“現在我們已經和工玄一家恩斷情絕了,你們還要怎樣。”
    “大長老。對您我們是尊重的,雖然工玄一家和我們已經恩斷義絕,但是我們流在身體之中的血還是共通的,我相信,只要我們能夠拿出足夠的誠意,工玄一家一定會接納我們的。”
    說話的長老目視著鄭杳,一字一句的道:“磕頭賠禮,從晴川縣到錦綸府。”
    從晴川縣到錦綸府,距離究竟是多少。沒有人知道,但是按照最保守的估計。也要上萬里。
    從晴川縣磕頭一直磕到錦綸府,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了,這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,而是一年兩年,甚至三四年的問題。
    而經過這樣的磕頭賠禮,鄭杳,太上長老等人的名聲,就全完了,可是,提出條件的人,沒有人在乎這個。
    大廳之中,沉默再繼續,站在一邊的鄭謹斌,終于忍不住了,他猛的走出來道:“太上長老當年驅逐鄭鳴一家,也是為了整個鄭家考慮。”
    “當時,你們不會不知道,鄭家面臨著什么樣的危機,你們不會不知道……”鄭謹斌的話才剛剛說了一半,那位說出條件的長老已經一把拉開了房門。
    “看看這些族人,鄭謹斌,你看看這些族人,你這些話,他們會愿意嗎?”
    鄭謹斌看著那一個個跪在大廳外的身影,心中升起了一絲的的悲哀,他清楚,現在他說什么都已經沒有用,鄭鳴他們太強,強的所有人都想要在他的身上粘點光。
    別說他說的天花亂墜,就是他拿出一些好處,恐怕也改變不了這些人的決定。
    那個少年,一直被自己當成對手的少年,現在已經走的太遠,自己就算是拼命追趕,也趕不上。
    就在鄭謹斌的心中悲痛之時,鄭杳卻一把拉住鄭謹斌道:“你們的要求,我同意。”
    半個時辰之后,跪在大廳外的人散去,太上長老也無聲無息的走了,整個大廳之中,只剩下鄭庸恩和鄭中望。
    他們兩個都沒有說話,只是用目光看著鄭杳和鄭謹斌的身影,這兩個身影,此時是那樣的蕭索。
    “我知道你覺得他們可憐,但是事情就是這樣。”鄭中望勉強一笑道:“別忘了,要去磕頭賠罪的,還有我一個。”
    ……
    鄭家的如何的折騰,鄭鳴這邊都不在意,他這幾天做的,除了修煉,還是修煉。
    金無神的進步,讓他受到了不小的刺激,雖然他通過英雄牌獲得了不少的好處,但是這些東西組合起來,好像也不如金無神那完整的不屈劍意。
    劍意乃是真意的一種,掌握一條完整真意的好處,實在是太大,太多。所以現在的大晉王朝,金無神才是真正的第一人。
    飛仙劍意,劍若驚虹,飄渺凌凡!
    快劍真意,劍快如電,劃破虛空!
    傾城之戀,一刀之下,泯滅一切!
    一切的一切,在鄭鳴的感覺之中,這之后,都有無數的東西,但是,他更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他參不透這后面的東西。
    紅色聲望值十五億六千三百二十六萬!
    黃色聲望值三千一百九十一萬!
    這是半個時辰之前,鄭鳴檢查之后,所發現的自己聲望值的變化。
    和上一次查看的時候,聲望值雖然增加不少,但是幅度卻沒有滅九大狼旗之時大,這讓讓鄭鳴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在大晉王朝,他再想獲取聲望值,已經很難了!
    不過看著如此多的聲望值,鄭鳴覺得自己此刻,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富豪,可以說他現在可以肆無忌憚的花費聲望值,可以選取無數,他覺得有用的英雄人物。
    直選,還是抽一抽呢?
    看著那無數的聲望值,鄭鳴猶豫了瞬間,選擇了抽一抽。雖然直選可以讓自己直接選中自己需要的英雄人物,但是耗費聲望值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他不能給自己更多的驚喜。
    抽抽抽!
    洪荒牌,看看自己是不是手氣好,能夠在抽取到一張太古金烏之類的存在。
    一次,兩次,三次……一百次!
    十萬黃色的聲望值消失,卻是什么東西都沒有抽到,這很正常,畢竟是萬分之一的機率。
    如果是平時,十萬黃色的聲望值,能夠讓鄭鳴心疼死,但是現在,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,有聲望值,就是任性啊!
    再抽,換封神牌,這次希望可以有,一千分之一的幾率,雖然很低,卻也不是沒有希望。
    一次,兩次、三次……二百次!
    空空如也,在腦海中,翻動英雄牌已經麻木的鄭鳴,在二百次之后,終于停了下來。
    封神牌,同樣不好弄啊!這讓鄭鳴很是有點無語,但是想到千分之一的機率,他也無可奈何。
    機率這東西,很多時候,真的很是讓人無語。鄭鳴記得,當年有一個朋友考試,一百道選擇題,他在做對了五十五道之后,覺得剩下的四十五道,隨便選,也能得到五分。
    畢竟四分之一的機率,選四十五次,成功的機率,是相當的大。
    但是結果,這位老兄無比悲劇的進行了補考,因為他胡亂選擇的四十五次,每一次都是錯的。
    好悲劇,好悲哀,但是有時候概率這東西,就是這樣的神奇。
    好吧,選擇仙俠牌,還是用黃色的聲望值,鄭鳴就不信了,一百分之一的機率,自己也會失敗。
    一次、兩次……五十次、呃、五十二次……
    有了,這一次,鄭鳴翻開英雄牌的時候,發現上面終于出現了一個人。
    對于仙俠牌而言,好像只要出現人,都會很不錯,但是當鄭鳴看清楚上門所出現的人物時,有一點發懵。
    是人嗎,這真的是人嗎?這分明就是一只雕好不好!
    黑雕佛奴,展翅千里,鐵爪鋼羽,護體佛罡!
    英雄牌之中,怎么會出現這種牲畜,一時間,鄭鳴覺得自己的頭有點亂。他不知道,自己要是施展佛奴的英雄牌時,究竟會出現怎么一個情況。
    能不用,暫時還是不用的好。將那叫做佛奴的英雄牌隨意的一扔,鄭鳴就將抽取的牌面,放在了武俠牌上。
    沒有,再抽,好像這一次有人,嗯,尹志平,算了,讓他先呆一呆吧!
    “大爺的,李莫愁,那個秦夢瑤都弄的我有點難受,你給我來這個李莫愁,還是算了吧,惹不起,我還不能不用嗎?”
    武俠牌鄭鳴抽的很順利,一連抽了二百次,抽到了武俠人物三十個,這個幾率已經是相當高的。
    可是看著手中一把桃谷六仙、范良極之類的人物,鄭鳴真的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