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9 二品

  “既然是鄭兄的秘傳之計,那在下就不問了,一年之后,在下還要向鄭兄挑戰,希望下一次能夠在鄭兄的面前,能夠拔得出劍來。”
    少年的話,說的好像無比的謙虛,但是那些十三圣宗的守關者,一個個卻都不覺得少年有什么錯。
    他們在鄭鳴的面前,同樣難以升起戰意。
    伴隨著觀戰的人離去,整個皇宮,一下子變得無比的清冷,司空家族的人,都在忙著搬家,而皇宮之中很多仆役都是司空家族的家臣。
    他們大多數,都會跟隨司空家族離去。
    對于這些,鄭鳴沒有心思理會,他現在最重要的,是想要知道,金無神的身上,究竟發生了什么變化。
    “左師兄,祝師姐,這邊請。”鄭鳴朝著一座小亭一指道。
    左老鬼和祝心容,現在都已經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,只不過他們兩個看鄭鳴的目光,卻猶如看著一個妖怪一般。
    鎮天塔,一刻鐘,這戰績,實在是太強大了,強的都讓人難以相信,他們覺得,就算是他們,也過不了鎮天塔的三四層,更不要說在一刻鐘之內。
    “小師弟,你能夠告訴師姐,那鎮天塔你是怎么過去的嗎?”祝心容雖然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有點過分,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
    鄭鳴倒不是想刻意對祝心容隱瞞什么,實在是現在的他,不知道該如何和祝心容解釋。
    如果直接告訴祝心容,說我英雄牌怎么樣,那不但對他自己不負責,而且祝心容還不相信。
    “師姐,如果我說,是師弟我虎軀一震,他們頓時明白不是我的對手,所以一個個立即投靠,您信嗎?”
    祝心容看著一副調侃模樣的鄭鳴。目瞪口呆,而那左老鬼。則鄭重其事的點頭稱是道:“這個我信。”
    “要不是這樣,我也想不出他們見到小師弟,就直接認輸的原因!”左老鬼面對祝心容的疑惑,鄭重的說道。
    祝心容雖然覺得他這個解釋有些牽強,但是琢磨一下,好像也只有這個原因。
    “左師兄,金無神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。剛才您給我的解釋,我有點沒有聽懂。”鄭鳴不愿意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,所以就轉移話題道。
    祝心容對于金無神的狀態,也很是好奇,所以她也沒有再開口,等待著左老鬼解釋。
    左老鬼看了一下天,輕聲的道:“實際上,對于金無神的狀態,我也不是太明白。”
    “你這老東西。既然你都不明白,你給我和鄭師弟在這里羅嗦什么?”祝心容的拳頭,重重的落在左老鬼的肩膀上。沒好氣的向左老鬼說道。
    左老鬼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,然后裝出一副可憐的模樣道:“師妹。麻煩你不要對為兄動手動腳的,我這把老骨頭,實在是經不住師妹你的拳腳。”
    不知道這左老鬼是不是故意的,那動手動腳四個字,他說的特別的曖昧,而就在他說話的時候,祝心容的臉上飛起來一絲紅暈。
    祝心容活了多大年紀,鄭鳴不知道,但是作為葬劍宮的祖師。她的年齡絕對輕不了。
    沒想到,她竟然也會臉紅。這讓鄭鳴直覺感到,這兩個人之間,應該有些問題啊!
    就在鄭鳴一臉玩味的揣摩兩個人的時候,就聽左老鬼沉聲的道:“師弟,祝師妹,你們兩個修煉到現在,對于真意的領悟應該不少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左老鬼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道:“特別是鄭師弟,如果為兄看得不錯的話,師弟領悟出來的劍意,恐怕不只是一種。”
    鄭鳴點了點頭,他現在領悟到的,除了得自阿飛的快劍真意,還有得自葉孤城的飛仙劍意。
    “師弟的領悟力,實在是讓師兄我羨慕,但是我還是要說,師弟在領悟劍意的時候,最好能夠專注一點。”
    左老鬼說到此處,鄭重其事的說道:“因為劍意也有分別,不同的劍意,雖然有的相輔相成,但是有的卻是相互克制,難以融合。”
    鄭鳴點頭,左老鬼準備說的話,他已經有些明白。
    “據我所知,金無神年輕的時候,就領悟過劍意,只不過慢慢的,他領悟的劍意越發的多,也變的越發的駁雜。”
    “這雖讓他的修為越發的強橫,但是卻也成了困頓他難以突破躍凡的最主要原因。”
    “沒想到,今天在這皇宮之中,他用自己的大毅力,直接舍棄了他所有努力過的劍意,從而點燃他心頭熊熊燃燒的不屈之火,成就了完整的不屈劍意。”
    鄭鳴默默的看著左老鬼,其實現在在他心里,還是有那么一絲不明白。
    至于祝心容,則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    “我說這么多,但是最終自己要走的路,還是要靠自己參悟。”左老鬼說到此處,嘆了一口氣道:“過些日子,我準備閉關修煉一段時間,希望能有效果。”
    鄭鳴沉吟了一下,抬頭看向左老鬼道:“悟通一條完整的劍意,對金無神有什么好處?”
    “好處很大,大的我都不好形容,從戰斗力而言,金無神就算是初入躍凡,卻能夠挑戰比自己高出兩個境界的躍凡境高手,而且他的真元,論起強度也比一般躍凡要強大的多。”
    “更重要的是,他的修煉速度,就算一般擁有靈脈的人,都不一定能夠趕得上。”
    左老鬼說到此處,舔了一下嘴唇道:“師弟,最重要的是,只要他有足夠的時間,突破躍凡境,幾乎沒有瓶頸。”
    躍凡境對于峽谷十三國的武者而言,就是一個巨大的瓶頸,一個不知道阻攔了多少人,都難以進入的瓶頸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金無神領悟的不屈戰意,竟然讓他突破躍凡境,都沒有瓶頸,這……
    “看吧,金無神就要成為一個香餑餑,用不了多久,就會有很多上門,求著請金無神加入,這也是為什么,司空家族被金無神重重的傷害,還要低三下四的去捧金無神腳的原因。”
    鄭鳴有些明白了,他朝著左老鬼點了點頭道:“多謝師兄指點,小弟以后一定多加注意。”
    左老鬼和祝心容在和鄭鳴談了半晌之后,就告辭離去。
    將這兩個人送走,鄭鳴的腦海之中,依舊在回蕩金無神那突破之時的狀態。
    他隱隱約約,感覺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,但是實際上,又沒有太明白過來。
    不過有一點,他卻可以肯定,那就是自己和金無神之間的差距,好像又拉大了。
    風云*關羽,傾城之戀!
    鄭鳴隱隱約約的覺得,關羽的傾城之戀,應該也是一條完整的刀意,要不然也不會有如此的威力。
    只是,那風云關羽的能力,鄭鳴只是得到了十分之一。
    “陛下,更深露重,陛下不如回宮休息吧!”就在鄭鳴沉思的時候,一個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。
    鄭鳴抬頭,就見一個身穿黑衣的宮中侍從,正滿是恭敬的站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  從這個侍從的眼中,鄭鳴不但看到了畏懼,而且還看到了討好的味道。
    很顯然,這個侍從,很想博得他的好感,而且還想要以此,讓自己走上更加輝煌的地位。
    對于這個侍從的小心思,鄭鳴并不覺得有什么反感,畢竟希望自己能夠走上更高權位的人多了,他驚異的是,這個侍從對自己的稱呼。
    “你剛才稱呼我什么?”
    那侍從驚了一下之后,就小心的道:“陛下,您現在是大晉王朝的國君陛下。”
    呃,自己成為國君了,鄭鳴搖了搖頭,懶得和這侍從計較,當下淡淡的道:“我有事情要做,你給我安排一個安靜的地方,不許他人打攪我。”
    聽到鄭鳴吩咐自己做事,那侍從的臉上,頓時露出了歡喜不已的神色,他知道,這一次自己賭對了,只要這位主子不出事,自己就一步登天了。
    鄭鳴可沒有心思理會這些,他進入靜室之后,就開始思索這些天,自己經歷的戰斗,特別是那傾城之戀的一劍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鄭鳴的身上,紅光開始展現,那紅色的光芒,慢慢的開始實質化,到了最后,更是化成了一道道紅色的光針。
    當鄭鳴睜開眼眸的時候,他就覺得通體舒爽,而他的眸子,更多出了一絲紅光。
    二品,他的修為經過昨日的靜思,踏步到了二品。
    這個進步,是正常的,因為他將那傾城之戀的刀意,融入到了自己的紅日照大千的光芒之中。
    從三品到一品,真氣的變化,已經不是太大,變化最大的,是對天地的了悟。
    不過這也不能說,鄭鳴的真氣沒有什么變化,現在鄭鳴體內的真氣,運行起來并不是以往那種混混沌沌的狀態,他們呈現出一根根針狀,在鄭鳴的體內不斷的游動。
    這些針狀的真氣,不但讓鄭鳴的攻擊力變的更加的強勁,而且在數量上,同樣有所增加。
    當鄭鳴從修煉中清醒過來的時候,他發現整個大殿之內,此刻都是大大小小的針眼。
    這些針眼細密無比,但是因為太多,所以一些物品,在這一刻,都變成了鏤空狀。
    幸好自己沒有讓人伺候在外面,要不然,自己還真的就成為夢中殺人的曹****。
    鄭鳴希望自己接著修煉下去,但是外面的人,卻不愿意放棄這個和鄭鳴接觸的機會。
    PS:  新的一周,出差在外,繼續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