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8 完整的劍意

  金無神那一劍,簡簡單單,看上去沒有任何的花招,但是里面隱含的東西,卻讓鄭鳴都感到恐懼。
    他使用過的劍道強者不少,但是他覺得,能夠和金無神相比較的,唯有傾城之戀的一刀。
    “完整的劍意,一種完整的劍意!”
    就在鄭鳴嘴里輕輕念叨的時候,左老鬼已經輕輕的來到鄭鳴的身邊道:“完整的劍意,我以為只是傳說之中才能夠出現的東西,沒有想到啊!”
    “左師兄,什么是完整的劍意?”鄭鳴正在疑惑,左老鬼送上門來,自然不客氣。
    左老鬼嘆了一口氣道:“按照師門典籍之中的記載,這修為和法門,是相輔相成的。”
    “一般來說,有多強的修為,差不多就應該有多強的法門。但是這世間,卻也有一些人,就是逆天。”
    說到這里,左老鬼朝著金無神看了一眼道:“金無神,誰能給想到,他竟然能夠悟道一條完整的劍意。”
    “我不知道一條完整的劍意究竟有什么作用,但是我知道,就算達到了躍凡境巔峰的武者,也不一定能夠參悟到一條完整的劍意。”
    “金無神,果然不愧是……”
    左老鬼的話,讓鄭鳴還是有點不太清楚,就在他準備仔細拷問一下左老鬼的時候,金無神的目光,卻朝著鄭鳴看了過來。
    以往,鄭鳴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和金無神相對抗,但是此刻,在金無神的目光注視之下。鄭鳴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了一般。
    “本來。我已經沒有戰勝你師尊的信心。卻沒有想到,今日還有所突破。”
    “因為今日的突破,我最少還要一年的時間來鞏固境界,就請小友通知令師,我和他的約戰,延后一年。”
    鄭鳴看著一副平和淡然,卻有一種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的金無神,心中那股火焰。變得更加的洶涌,他朝著金無神一笑道:“一年之后,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。”
    金無神點頭,沒有再說話。
    伴隨著金無神的離去,皇宮之內的戰斗,重新進入了尾聲。司空家族的無數人,這一刻都用一種憤怒至極的目光看著鄭鳴。
    可是,他們也只能看著鄭鳴,至于對鄭鳴動手的事情,他們還真的不敢。
    萬一這小子手中。真的有完整的銘器,說不定自己等人還沒有動手。就要死在他的手中。
    “傳令下去,我司空家族,立即搬離皇宮,三日之后,離開大晉王朝!”司空象沉吟了瞬間,就迅速做出了決斷。
    司空象的聲音有些沙啞,但是語氣卻是十分堅決,他不能不這么做,因為剛才他們的老祖已經代表上門宣布,司空家族不再是大晉王朝的皇族。
    而伴隨著老祖因為得罪金無神而敗走,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依靠。留在此地,對他們沒有任何的好處。
    “老祖,咱們真的要走嗎?”司空紫符問出這句話的時候,整個人就跪在了地上。
    他不舍得離開,他不愿意離開,但是現在的情形卻是,他想不離開都不行。
    “老朽生于大晉,如今已是這把年紀,年老體衰,就算是死,也要死在大晉王朝。”那須發皆白,和上門使者好像同輩的司空家族老者,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,猛的一跺腳。
    伴隨著這一腳,一口血從他的口中吐出,然后,這位老者,緩緩的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  此人可以說已經是司空家族輩分最高的存在之一,他的死,頓時讓不少司空家族的人哭出了聲來。
    “鄭鳴,都是因為你,要不是你,祖爺就不會死!”一個司空家族的年輕人,近乎歇斯底里的喊道。
    更有人準備沖到鄭鳴的近前,想要和鄭鳴拼命,但是他們被被司空家族的其他人拉住,司空象更是厲聲的喝罵道:“都給我停下!”
    司空象多年的威嚴,依舊穩穩的壓制著所有的人,隨著他的一句話,頓時那些人都停止了下來。
    “鄭鳴,今日你可滿意了?”司空象的臉上,帶著悲憤之色,他的聲音之中,更帶著一絲悲痛之意。
    這一刻的司空象,給人的感覺,就是一個悲劇的英雄,而且還是一個面對痛苦結局的悲劇英雄。
    不少站在一邊看熱鬧的人,這一刻也對司空家族升起了一絲同情之心,畢竟這個時候的司空家族,在他們看起來,真的有點慘。
    特別是剛才那老者寧愿死也不愿意離開大晉王朝的表現,更讓人感到動容。
    鄭鳴不知道司空象有多少真誠,但是他卻絕對不容許司空象在這里博取同情。
    “一個人死,和大晉王朝那些被你們騙回家園的人比,嘿嘿,差的太遠了。”
    “自作孽,不可活!”
    鄭鳴最后六個字,就好像黃鐘大呂,毫不客氣的敲擊在司空家族不少人的心頭。一時間,他們都覺得自己無言以對。
    是啊,他們司空家族才死了一個人,就質問鄭鳴說,是不是滿意,那么他們哄騙驅逐那些普通的平民百姓去回到家園送死,如果不是鄭鳴一劍破了九大狼旗,又該有多少人死在狼旗的入關之下?
    這個數字和一個人比起來,實在是太少了。
    沉默,死一般的沉默,沒有人再抗議,也沒有人再有任何的動靜。
    司空象的身軀,一下子矮了不少,雖然他在下定這個決心的時候,并不覺得自己的作為有什么錯,但是當鄭鳴當著如此多人的面反駁自己,他感到自己真的是無言以對。
    “走吧!”司空象輕輕的揮了揮手,有些蹣跚的朝著遠處離去,作為一個品的大宗師,這種蹣跚本不應該出現在他的身上,但是這一刻,他真的走動艱難。
    峽谷十三國的觀戰者,這個時候也都將目光重新看向了鄭鳴。雖然他們都已經知道,事情已經落幕,但是他們卻不得不承認,現在,這個少年,掌控著大晉王朝未來的走向。
    謝家老祖笑吟吟的站在一邊,并不吭聲,他知道,現在最為尷尬的,應該是王家老祖。
    王家剛剛得到了上門監察使者的許諾,可是現在,那位監察使者自己都已經逃了。
    這個皇位,一下子成了落在他們手中的燙手山芋。
    沒有那司空家族的前輩撐著,他王家現在真的沒有挑釁鄭鳴的底氣,但是就這樣將好像已經到手的皇位讓出去,卻又極不甘心。
    讓,還是堅持?一時間這兩個念頭,在王家老祖的心頭不斷的閃動。
    “老祖,過了這個村,就沒有這個店了啊!”新任的王家家主快步的來到王家老祖的身邊,低聲的向王家老祖說道。
    這個道理,王家老祖自然懂。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,他也不會猶豫。畢竟現在鄭鳴的氣勢,實在是太盛了,盛的他都不愿意和鄭鳴正面對抗。
    “你覺得,只要我們堅持,就能夠坐上皇位嗎?”最終,王家老祖做出了決斷。
    “走!”那王家老祖一揮衣袖,話語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道:“咱們現在不爭。”
    現在不爭,不代表王家以后不爭。雖然王家的新家主很明白這個道理,卻還是覺得可惜。
    那可是皇位,多少年沒有變動過一次的皇位,這就好像一塊就要落入他們王家嘴里面的一塊肥肉,就這樣被放棄了。
    不甘心,卻又無可奈何。
    “鄭公子,恭喜恭喜啊!”在看到王家的人離去之后,謝家老祖笑吟吟的來到鄭鳴的近前道:“從今日起,鄭公子可就是咱們大晉王朝的一國之君了。”
    一國之君四個字,讓鄭鳴的心中一動。雖然他驅逐了司空家族,但是對于成為一國之君,他還真沒有什么準備。
    “多謝。”鄭鳴也不準備和謝家老祖多糾纏,所以只是簡單的說了多謝兩個字。
    謝家老祖知道這個時候,鄭鳴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所以在簡單的說了幾句恭喜的話之后,就告辭離去。
    至于那些觀戰的各國豪雄,有的向鄭鳴打了一個招呼才離去,而更多的,卻是連招呼都沒有打,就直接告辭離去。
   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,是因為在場的人都很清楚,鄭鳴雖然驅逐了司空皇族,但是他這個皇位,現在還不是那么穩固。
    甚至可以說,大晉王朝的皇族是哪一個,上門會如何對待逆天而行的鄭鳴,這些問題他們都不清楚,所以,他們也不愿意在這個時候,對鄭鳴投入太大的注。
    “鄭公子,鎮天塔中,在下輸的糊里糊涂,還請鄭公子指教,為什么我會無緣無故的升起難以和鄭公子為敵的心思。”一個少年,人如利劍,快步的來到鄭鳴的近前,不無疑惑的請教道。
    對于這少年,鄭鳴有些印象,好像是重天劍宗的弟子,也是一個天才人物,只不過鄭鳴根本就沒有給他出劍的機會。
    面對無敵的文王,此人直接就跪了。
    鄭鳴淡淡一笑道:“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,您信嗎?”
    那少年的眉頭一皺,他怎么會信?他怎么可能信?作為一個劍客,他一直培養著自己的信念,那就是無論是在什么情況下,都要出劍。
    就算對手再強,也要有迎戰的信心。
    但是,這一次遇到鄭鳴,他竟然從心底升起了一種不可與之為敵的感覺,而且這種感覺,到現在,都還沒怎么消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