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7 不屈之劍

  鄭鳴在被這一抓的剎那,就覺得自己的身軀,好像被定在了虛空之中一般。
    他的心頭,最強的攻擊招式,是十分之一的傾城之戀,可是現在,那上門使者的一抓,讓他根本就沒有施展傾城之戀的機會。
    使用帝釋天的英雄牌,知道自己沒有選擇的鄭鳴,剛剛準備點開帝釋天的英雄牌,就聽有人道:“你也接我一劍!”
    這聲音不高,但是卻充滿了堅定。
    那本來伸手抓向鄭鳴的上門使者,在聽到這話語的產,產生的,是一絲愕然。
    伴隨著這愕然,就見一道劍光,從地下升起,朝著他直接斬了過來。這一劍并不是太快,但是伴隨著這一劍的斬出,所有的人都升起了一種無可披靡的感覺。
    好像這一劍,就是冥冥之中存在的一種規則!
    司空家族這位上門的使者,在看到這一劍的瞬間,眼眸之中就好像見到了鬼一般的恐懼,他的身軀,瘋狂的朝后退: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!”
    “你……你一個連躍凡境都沒有達到的人,怎么可能領悟一道完整的劍意。”
    完整的劍意五個字,聽的大多數人,都有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是幾個年紀最大的一品大宗師,臉色卻是一變。
    他們就好像見到了鬼一般的看著金無神!
    這一刻的金無神滿身依舊被血所浸染,但是處在劍光之后的他,就好像一個神。一個不屈的神。
    不屈之劍。寧折不彎!
    因為不屈。所以鋒利;因為不屈,所以剛直;因為不屈,所以無可披靡!
    不屈之劍,頂天立地!
    面對著這一劍,以縱橫諸天之勢,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上門使者,選擇了逃走。可是他逃的雖然快,但是那劍意。卻已經將他籠罩在其中。
    在這劍光的追擊下,那上門使者瘋狂的轟出了一拳,紫色的拳光,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三道紫色的流星。
    每一道流星,都帶著毀滅之意,如果一品強者遇到這等的流星,也唯有死路一條。
    但是這三道流星,在和那金無神的劍意相碰撞的瞬間,就被直接斬成了兩段。
    擋不住,這三道流星。竟然擋不住!
    司空象看著狼狽不已的叔祖,心中一陣顫抖。他很清楚,伴隨著司空家族失去的皇位,這位叔祖對于司空家族而言,是無比的重要。
    所以,這位叔祖絕對不能死,如果這位叔祖死掉的話,那么他們司空家族這一次,可能就要全完了。
    “金兄,手下留情啊!”司空象大喝,聲音之中,充滿了哀求之意。
    金無神的劍光,在虛空之中出現了片刻的停頓,雖然剛才,司空象很是絕情,但是金無神卻并不是無情之人。
    他心若鋼鐵,劍意不屈,但是這并不代表他沒有任何的感情。這些年,作為大晉王朝的守護者,金無神和司空家族的關系,還是很不錯的。
    所以,在司空象的吼聲中,他的劍光,在虛空之中停頓了一個剎那,而就是這一個剎那的停頓,讓那老祖一下子反應了過來,他一抹自己受傷的戒指,一面銀色的盾牌,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
    伴隨著他功力的催動,那半尺大小的盾牌,瞬間變成了一丈大小,金色的光芒帶著一道道的符文,將這位上門使者,直接保護了起來。
    劍光和盾牌碰撞在一起,耀眼的光芒,直接照耀天地。
    在這光芒之中,鄭鳴看到的是,那隱含著銘文威勢的盾牌,在和劍光碰撞的瞬間,就被直接斬成了兩段。
    就在盾牌破碎的瞬間,上門使者就好像一個受驚的兔子,瘋狂的朝著遠處逃竄。
    可是他逃的雖然快,但是那金無神的長劍,卻詭異的出現在了那人的近前,直接將他的一條手臂斬斷。
    血從那上門使者的斷臂處瘋狂的流下,已經落在一座屋脊上的上門使者,這一刻滿是怨毒的看著金無神。
    不,他的眼神之中雖然有不少的怨毒之色,但是更多的,卻是恐懼,一種對金無神的恐懼。
    “怎么可能?你怎可能悟透這種劍意,你……你怎么可能悟透這種劍意!”
    上門使者的話語之中,充滿了不信和驚恐,但是他看向金無神的目光,卻充滿了恐懼。
    金無神已經收劍,他的身上,血已經停止了流動,一股股博大浩然的天地之氣,正在瘋狂的朝著他的身體之中灌輸。
    這些天地之氣,在猛灌而入金無神體內的同時,不斷的修復著金無神的軀體,他本來因為那上門使者威壓而生出無數裂口的臉,也就是眨眼功夫,就恢復如初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比之剛才,更加的潔凈,更有一種叫做光潤的東西,在他的臉上若隱若現。
    金無神并沒有在追擊那上門使者,他淡淡的朝著上門使者看了一眼道:“滾!”
    上門使者的臉色,變的無比的難看,這么多年來,恐怕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和他說話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在他眼中低賤的凡間,竟然有人敢這樣和他說話,但是臉色變幻之間的他,最終一咬牙,整個人騰空而起,轉瞬之間,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  沒有一句狠話,甚至連一句山高路長的話都沒有說。
    “恭喜金兄,賀喜金兄,從今之后,金兄將是另外一種境地,以后還請金兄多多提攜我謝家。”謝家老祖快速的來到金無神的近前,滿是歡喜的說道。
    金無神朝著謝家老祖輕輕的點了一點頭,并沒有說話,而王家老祖這一刻,也快步的走向前來,向金無神表達自己的恭喜。
    “金兄,說不定這是我最后一次稱呼您金兄了,您悟通這一步,躍凡對您來說,就已經不是什么障礙,甚至……”王家老祖說到這里,快速的拱手道:“以后,還請金前輩,多多照應我們王家。”
    司空象此刻,是最為尷尬的,他知道,這個時候,去恭賀金無神,是他最好的選擇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剛才,金無神已經將他叔祖最后的一步棋給破壞掉,甚至斬掉了他叔祖的一條手臂。
    雖然躍凡境的武者,就算是手臂丟失了,依舊可以重生,但是現在金無神和他們司空家族的梁子,算是已經結下了。
    恭喜金無神,靠著以往的交情,說不定還能夠抱上一點金無神的大腿,但是這樣的話,自己又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叔祖?
    可是不親近的話,那只會讓金無神和他們司空家族更加的疏遠,這對于他們司空家族而言,可不是一個好的兆頭。
    就在他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,耳邊傳來了一聲低斥:“蠢貨,怎么還不上去恭賀。”
    這聲音,讓司空象心頭一震,他想要回頭,但是最終還是沒有敢,而就在這時,那說話的聲音再次在他的耳邊響起:“金無神前途無量,我這點傷算得了什么。”
    司空象這個時候,終于可以斷定,說出這句話的,就是他的叔祖。他當下沒有任何的猶豫,快步的來到金無神的近前,不等別人反應過來,就直接跪在了金無神的面前。
    這一跪,頓時讓所有準備和金無神結交的人驚呆在了那里。
    司空象是什么人,雖然司空家族皇族的地位將要不保,但是司空象,同樣是一品大宗師。
    而這樣一個人,在整個峽谷十三國之中,應該沒有人能夠讓他跪下,可是,他卻偏偏跪在了金無神的面前。
    王家老祖謝家老祖兩個人都楞在了那里,不過隨即,他們互相看了一眼,從彼此的眼中,他們看到的是敬服。
    不是他們彼此之間的敬服,而是他們對于跪在地上的司空象的敬服。
    他們和金無神交往的時間不短,都明白金無神的為人,冷面熱心,寧折不彎!
    果然,在司空象跪下的瞬間,金無神雙手托住司空象道:“司空兄你這是何必。”
    “金兄,我剛剛是感謝你對我們叔祖的不殺之恩,您的恩德,我司空家族永世不忘。”司空象說到此處,聲音之中帶著悲戚的道:“此事之后,我司空家族當離開大晉王朝,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僥幸!”
    說到最后,司空象的眼淚,差點都要流出來。看著司空象的模樣,金無神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忍道:“司空兄,就算貴族不再是皇族,在峽谷十三國之中立足,應該不會是什么大的問題。”
    司空象的心,頓時升起了狂喜,雖然有他叔祖在,他們司空家族也不會被滅,但是此刻,他知道金無神的話,比自己的叔祖,還要強的多。
    鄭鳴緊緊的盯著金無神,此時,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盡管他不想承認,但是有一種不爽,還是在他心頭涌動。
    一個時辰,不對,應該是一刻鐘闖過十三圣宗把守的鎮天塔,他已經火花帶電,光耀四方,卻沒有想到,在這最后的關頭,卻讓金無神給搶了風頭。
    雖然金無神替他解決了司空家族那位上門使者,但是他的心中,還是有點不舒服。
    但是和這種小小的嫉妒相比,鄭鳴更看重的,還是金無神那一劍,不,應該說,那一劍揮動之間,里面所隱含的東西。
    ps:  因為不屈,所以橫掃九界,所向披靡!這一章貓寫的很爽,求各位兄弟訂閱,給票,嘻嘻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