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6 上門

  他身邊的人在聽到銘文的時候,看向那沈姓男子的目光,簡直就像看一個寶庫。
    沈姓青年好像對這個根本就不在意,他擺了擺手,沒有理會那位監察使者,更不會理會司空家族那位偷襲他的大宗師。
    他朝著鄭鳴一笑道:“鄭兄對于銘文的了解,在下實在是佩服,特別是鄭兄的記憶。”
    “不過,那些都只是基礎,鄭兄要想在銘文之道走得更遠,唯有走進上門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他朝著鄭鳴一抱拳,然后飄然而去。
    司空皇族的一國之位,在他的眼中,好像都沒有一般,這種人,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該如何形容。
    當這個人走遠之后,不少人的目光在這個時候,才算是聚焦在了鄭鳴的身上,也就在這一刻,那周文王的使用時間,算是到了。
    沒有了周文王的英雄牌作用,鄭鳴就覺得自己身上那浮動的血氣,再次充盈在自己的體內。
    從感覺上,鄭鳴覺得自己的身體,比之剛才要強上很多,但是他心中更清楚,那無敵的仁者之力,已經離他遠去。
    雖然他已經繼承了十分之一的周文王的技能,但是十分之一和全部的差距,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最起碼,他現在已經沒有了讓人一見,就直接拜服的能力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那監察使者的目光,籠罩在了鄭鳴的身上:“你就是鄭鳴?”
    雖然鄭鳴的心神,已經因為一念魔生,變的比普通人強大十倍,甚至百倍,但是在這監察使者的心神的籠罩下,鄭鳴還是覺得自己的心本能的顫抖了一下。
    并不是自己的心神不夠強,而是這監察使者的氣息,好像和天地溝通在了一起。
    他在借助天地之威!
    瞬間鎮定了一下心神的鄭鳴,平靜的朝著那監察使者掃了一眼道:“不錯,我就是鄭鳴。”
    “你很好。逆天之路,沒想到真的讓你走通了。”監察使者說到此處,目光之中閃過了一絲冷芒道:“按照上門的法諭,你闖過逆天之路。那么從今之后,司空皇族,將不再是大晉王朝的皇族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那監察使者說得很慢,將這句話說出的瞬間。鄭鳴更感到那監察使者的神念之中,升起了一片冰冷。
    蓬勃的殺意,猶如潮水,朝著他洶涌的碾壓了過來。很顯然,這監察使者很是憤怒。
    雖然他已經超脫出了凡人的國度,但是他畢竟是司空家族的人,讓他來宣布自己的家族不再是皇族,對他而言,是一個讓他難以接受的結果。
    司空皇族,伴隨著他這一句話。已經成為了流水,這讓他如何不憤怒。
    “不!”一個司空皇族的老者,仰天大吼一聲,然后整個人,直接癱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  這個老者的倒地,讓那監察使者的目光,變得更加的憤怒,他緊緊的攥著拳頭,眼眸中的怒火,恨不得將鄭鳴整個給吞噬下去。
    不少司空家族的人。都跑過去攙扶那倒地的老者,但是作為司空家族的家主,司空紫符并沒有動。
    此時的他,整個人還在沉浸在剛才那個祖爺的話語之中。從此之后,司空家族不再是皇族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他司空紫符,從此之后,就不是大晉王朝的國君,他成為了司空家族最后一代國君。
    雖然平時。他覺得這個國君當的像個傀儡,像是任人擺布的木偶,很是窩囊,很是沒意思,不但在家族之中受到壓制,在朝堂之上,更是要受到王謝兩大家族的聯合對抗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當這個皇位沒有的時候,他才真切的意識到,這個皇位對他來說,是多么的重要。
    沒有了這個皇位,雖然他還是司空紫符,是司空家族的家主,但是他已經不是國君。
    而這一切,都是因為鄭鳴,要不是他,自己怎么會成為一個亡國之君,自己怎么會……
    當年,在這個小子崛起的時候,自己就應該狠心直接殺掉他,如果在那個時候殺了他的話,自己也不會成為亡國之君。
    殺了鄭鳴,現在殺了鄭鳴,這個念頭,就好像潮水一般,在司空紫符的心頭涌動。
    但是司空紫符不得不壓制住自己心中這個念頭,因為他知道,自己這個時候,要想殺死鄭鳴的話,無疑是癡人說夢。
    甚至他殺不了鄭鳴,還有可能被鄭鳴所殺。
    和司空家族的黯淡相比,再次觀戰的不少皇族,一個個也都升起了兔死狐悲的感覺。
    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,不但有那么一點點仇恨,更多的,卻是對這個年輕人的敬畏。
    這家伙,已經妖孽無比的,在幾乎所有人都能夠看得出來的監察使者作弊的情況下,將司空家族給搞倒,通過了逆天之路,如果他要是再走逆天之路的話……
    “鄭鳴你走過逆天之路,很好,你的條件,上門已經通過了,呵呵,你的事情已經了結。”
    那監察使者說到此處,目光落在了王謝兩家的老祖身上,他沉吟了瞬間,就朝著王家的老祖道:“我在這里,現在代表上門,將皇位授給你們王家,你能夠給我保證什么?”
    王家老祖此時,正心潮澎湃,他雖然和司空家族的老祖斗了一輩子,但是司空家族的下場,還是讓他有一種兔死狐悲唇亡齒寒的感覺。
    而現在,司空家族老祖的話,讓他徹底的坐不住了!
    王家成為大晉王朝之主,這件事情,他一直都想,甚至可以說,就連他做夢,都想著有一天,他們王家可以取代司空家族,成為大晉王朝的皇族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皇族規定,實在是太難了,就算是他們家族之中,有人在上門,也不好撼動。
    現在,這位上門的監察使者,竟然選擇了自己家族作為皇族,這……這實在是讓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    因為,對于他而言,這幸福來的太突然,以至于他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。
    但是就在王家老祖有點懵的時候,謝家老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,他有點嫉妒的看向了王家老祖。
    王謝兩家,一直都是大晉王朝的兩個一品世家,他們兩個家族,同樣對于皇位有這窺視。
    現在,在這個時候,皇位竟然落在了王家的身上,這怎不讓謝家老祖嫉恨不已。
    不過瞬間,他就平靜了下來,他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鄭鳴,他在等待著鄭鳴的反應。
    鄭鳴通過通天之路,驅逐了司空皇族,那么按照不成文的規矩,這大晉王朝的皇位,就應該是鄭鳴的。
    可是,現在這位司空家族的監察使者,雖然不甘心之下,將皇位給讓了出來,但是他卻并沒有任命讓鄭鳴成為大晉王朝新的國君。
    這也就意味著,鄭鳴剛才費盡心力的闖過十三層鎮天塔,算是給王家出了力。
    一道道目光,在這一刻,幾乎都在看著鄭鳴,他們想要看看,在這個時候,鄭鳴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反應。
    可以說,這個時候,鄭鳴已經被欺負到了頭上,但是他敢于反抗這位上門的使者嗎?
    什么是上門,上門在這些峽谷十三國的大人物眼中,同樣是天一般的存在,上門的一言一行,就可以結束他們的榮華富貴,讓他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。
    雖然,這位上門使者的做法,很是牽強,但是他是上門使者,他現在代表的是上門。
    上門的規矩,并沒有寫明,鄭鳴通過了逆天之路,他就可以取代司空皇族,所以這位上門試者的做法,至少從規矩上看,并沒有任何的不妥之處。
    只是,只是他這樣做,實在是有點,太欺負人了。
    鄭鳴的臉上,并沒有露出憤怒的神色,他淡淡的看著那上門的使者,只是冷笑。
    這冷笑,讓上門使者心頭的怒火,越加的澎湃,要不是因為自己不能給隨意對鄭鳴出手的話,他絕對不在意在這個時候,將鄭鳴給斬殺掉。
    “也就是再走一趟逆天之路而已!”鄭鳴開口了,聲音不大,也沒有任何的氣勢。但是這句話聽在在場所有人的耳中,卻猶如雷霆一般。
    逆天之路,在所有人的眼中,都不是一個人能夠走的。
    但是,鄭鳴用閃電般的速度,闖過了逆天之路,他能夠過這一次,那么就能夠過下一次。
    王家老祖的臉色,變的有點蒼白,他本來已經盤算好和司空家族交換的條件,但是這一刻,他心中卻快速的動搖起來。
    皇族,是無比的吸引人,但是,如果鄭鳴再闖一次逆天之路,如果鄭鳴要求驅逐他們王家,那么他們王家,就很有可能成為歷史上在位最短的皇族。
    這絕對是一個巨大的諷刺,一定會讓他們王家,成為千古的笑柄。
    王家老祖的忐忑,在場的人都看得出來,一時間他們的目光,又再次聚集在了上門使者的身上。
    上門使者剛剛的話,本來已經讓他的威嚴,瞬間樹立起來,但是鄭鳴,卻同樣用一句話,將他的威嚴給毫不客氣的打破了。
    上門使者的臉色,開始不斷地變幻,最終這些變幻的臉色,全部匯聚成了鐵青色。
    “你找死!”上門使者說話間,那不落凡塵的身軀,陡然朝著鄭鳴再次橫移了三步。而他的手掌朝著虛空之中一抓,滾滾的威勢,鄭鳴四周的虛空,就好像被禁錮了一般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