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5 偷襲

  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,目光都直直的看著那第十三層的寶塔,從他們內心來講,他們自然是盼望著那寶塔能夠直接滅掉。
    只要第十三層滅掉,就意味著鄭鳴挑戰成功。
    本來,第十三層的那個人,被司空老祖寄予了最大的希望,但是現在,司空老祖已經不敢再想這些。
    他只想,早點結束,畢竟鄭鳴這個家伙,實在是太妖孽了。一個時辰本來就已經夠短了,被他的神速硬生生的弄成了不到一刻鐘。而現在要是耽誤下去,說不定他們司空家族的皇位,就真的沒有了。
    九層、十層、十一層!
    高高在上的寶塔,在這一刻,已經變的只有兩三層高,外面本來靠著寶塔光芒觀看結果的人,都已經看不到寶塔的光芒。
    現在,他們只有著急的等待著,等待這一次鄭鳴所走的逆天之路,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。
    十二層,十二層的塔身,開始緩緩的落入大地之中,雖然這個過程,真的很快,但是不少人都攥緊了拳頭。
    他們緊緊的盯著十三層,那亮光依舊的十三層!
    上門可以肆意設置障礙,但是上門在普通民眾這邊,同樣要彰顯出他自己的威嚴。
    言出法隨的威嚴!
    所以,一旦鄭鳴真的突破了第十三層,那么司空家族的皇位交出來的可能性,就有七成。
    就算司空家族有人在上門,想要改變這個結果,也很難,畢竟,作為天,作為上門,他們的臉面還是要顧及的。
    所以,這就是高高在上的上門,他們可以在你通往逆天之路時,給你設置各種各樣的障礙。甚至他們會在逆天之路中采取作弊的手段。
    但是,無論他們采取什么樣的手法。只要你通過了逆天之路,那么改變逆天之路結果的可能性,將是非常的渺茫。
    十三層了,終于十三層了!
    司空象緊緊的攥著拳頭,那十三層的燈光還沒有滅掉,也就是說,只要一眨眼的功夫。他們司空家族的皇位,就算是保住了。
    本來,他以為這場比試,應該是他們司空家族的必勝之局,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,事情到了最后,竟然變得如此的棘手,如此的出人意料。
    怎么可能,是他心中生出的。最多的想法,但是事實卻在告訴他,這不可能的事情。現在就發生在他的身邊。
    鄭鳴這個小子,不但逼迫了他們司空家族。更逼的他們司空家族作為上門監察使者的叔祖露面。
    嗯,怎么回事,自己的眼前,怎么有點暗淡!司空象的整個人呆在了那里。
    他心里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但是他不肯相信這種感覺,因此,他使勁揉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,希望能夠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東西。
    但是,這一次他注定要失望。因為那十三層的寶塔,真的滅了。而且還是在十三層就要沉下去的瞬間,滅掉了。
    司空象呆了,司空紫符呆了,所有司空家族的長者,所有在皇宮之中,在皇宮之外,關注著這件事情的人,在這一刻,都呆在了那里。
    他們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,但是眼前的事實,卻用鐵一般的證據告訴他們,鎮天塔第十三層的燈滅了。
    “怎么可能?這怎么可能,我司空家族才是大晉王朝的主人,我大晉王朝才是……”
    咆哮聲,怒吼聲,一時間在虛空之中此起彼伏,更有人憤怒的罵道:“大晉王朝,是我們司空家的,沒有人可以從我們司空家族,將皇位取走。”
    “列祖列宗,我們家族的皇位,絕對不能讓人取走。”
    “老祖宗,老祖宗,您不能看著我們司空家族的皇位,就這樣落在他人之手啊!”
    一個須發皆白,看上去整個人只要被風一吹,就會成為零碎的老者,他在一個童子的攙扶下,緩緩的來到那上門監察使者的面前。
    “六哥,你……你雖然進入了上門,但是家族才是你的根,如果咱們家的皇位沒有了,那么咱們司空家族就完了!”
    立于虛空之中,好像不履半點凡塵的上門監察使者,他的雙眸之中,此刻同樣充滿了怒火。
    雖然他身上的氣勢還沒有完全散發出去,但是四周的天地,都好像感應到了他的憤怒。
    一時間,籠罩在皇宮之外的青光,一下子多出了數倍,不少亭臺樓閣,更是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。
    樹在彎腰,花在殘缺,唯有那金無神,卻依舊不屈的站在下方,只不過這一刻的金無神,已經成為了一個血人。
    一個不屈的血人,一個對于外物,好像都已經完全失去了感應的血人。而這一刻,沒有人注意他,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在那就要沒入大地之中的鎮天塔上。
    “嗖嗖嗖!”
    兩條人影,從鎮天塔之中飛出,一個是鄭鳴,另外一個,卻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,有點渾渾噩噩的青年。
    青年的衣服,已經分不清什么顏色。黑色的眼圈,讓青年怎么看,都好像一個熬夜過度的年輕人。
    “鄭兄,多謝指教,如果鄭兄有時間,咱們多多切磋。”年輕人一出現,就笑吟吟的朝著鄭鳴拱手道。
    對于這個因為自己失敗,讓司空家族拱手將手中皇位讓出的年輕人,在他出現的剎那,所有的司空家族的族人,都用一種憤恨的目光看著他。
    就是看著他,因為他的失敗,讓司空家族丟掉了皇族的身份。
    雖然……雖然奪走司空皇族皇位地位的人,是鄭鳴,但是,在場的司空家族的族人,卻更加的惱怒這個年輕人,他們憤怒這個人為什么不多支撐一段時間,只要他能夠支撐一點時間,司空家族就不會丟掉皇位。
    所以他們覺得,這個人,是司空皇族丟掉皇位的儈子手,是現如今他們最大的敵人。
    “吃里扒外的東西,今日我就要了你的狗命!”一個司空家族的宗師級強者,此時已經顧不得其他,騰空而起的踏青,朝著那青年直撲了過去。
    黑色的真氣凝聚而成的大手,帶著呼嘯的風,狠辣無比,只要被這大手打中,那看上去修為還沒有達到四品的年輕人,就是死路一條。
    司空象雖然覺得這個兄弟太過于魯莽,但是他此刻的眼中他,只有皇位,他沒有心思,也不愿意為這個害的他們司空家族丟掉了皇位的家伙出頭。
    至于其他人,自然也都不會在這個時候招惹司空家族。
    在不少人的眼中,現在的司空家族,就是一條瘋狗,誰也不愿意招惹的瘋狗。
    畢竟,司空家族還有實力,更重要的是,那上門的監察使者就是司空家族的祖宗。
    雖然在場的人,大部分在上門之中,也算是有根腳,但是有根腳不怕司空家族是一回事,和司空家族作對,甚至得罪一個上門的人是另外一回事。
    那年輕人雖然不是弱不禁風,但是想要躲過司空家族這位宗師級高手的一掌,同樣不可能。
    鄭鳴就站在這年輕人的身邊,他雖然和這年輕人的交情并不不是太深,但是他絕對不允許司空家族在這個時候,將這個年輕人在自己的面前打傷。
    不過此時,他身上的周文王英雄牌的力量還沒有用完,想要動武技,根本就不可能。
    一時間,鄭鳴還真的有點想不出辦法來。就在鄭鳴感到著急的時候,卻有人動手了。
    就見有人凌空揮動手掌,然后就將那距離三丈多遠司空家族的宗師級高手,直接打在了地上。
    這出手,猶如電光石火,而司空家族那位宗師級強者,雖然因為沒有準備,但是卻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就算是司空家族這位宗師級高手有準備,在面對這襲擊的時候,他同樣要被打倒在地。
    “是誰,敢偷襲人!”有司空家族的武者,厲聲的呵斥道。
    這個時候的司空家族,表現得極其的團結,就好像一伙打了敗仗的哀兵。
    只是在罵出這一句的瞬間,那武者的臉色就變的發白,之所以會這種表現,因為他發現,出手的人,竟然是那位監察使者。
    他們司空家族的老祖宗,高高在上的上門中人,已經成為了躍凡,脫離了凡人的存在。
    無論是三者之中的哪一個,都讓他心感恐懼。至于那被打倒在地的宗師高手,在憤怒了之后,也小心的站起來道:“老祖爺,您這是……”
    “沈小兄弟,我司空家族管教無方,讓你見笑了,還請小兄弟看在老朽的面上,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。”
    說話的,不是司空象,也不是司空紫符,而是那位一直高高在上的監察使者。
    從開始出現,那位監察使者,就以一種高高在上俯視的目光,看待這里的所有人,但是現在,他對于那姓沈的年輕人,表現得卻是異常的客氣。
    就算因為這個人的失利,讓他們司空家族陷入了一個極其不利的境地,但是他依舊不愿意得罪這個人。
    為什么?為什么這個年輕人,竟然會有如此高的地位,要知道,他的修為,還不到三品。
    “圣文宗的弟子,聽說他已經通曉了銘文。”一個知道沈姓青年來歷的武者,低聲的向自己身邊的人耳語道。
    PS:  周末了,各位兄弟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