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3 時間不夠

  快劍谷的傳人淡淡的道:“鳴少你說的不錯,時間就這樣沒有了,剛剛我聽到消息,說這是監察使者的意思,而這個監察使者,很不幸,是司空家族的人。”
    “您已經到了這種地步,我勸您還是不要掙扎,老老實實的和我走完這一場,這才是您最明智的選擇。”
    鄭鳴看著那快速流動的沙漏,心中的怨氣升騰的越加厲害,不過他臉上的笑容,此刻卻變得無比的燦爛。
    “一個寶塔,你覺得它真的能夠擋得住我嗎?”
    快劍谷的年輕人沒有說話,但是他眼眸中的神色卻將他的心理活動暴漏無遺。
    他相信,鄭鳴走不過寶塔,因為他面對的,是上門的監察使者,他根本就不可能,有任何獲勝的機會。
    鄭鳴此時,正好趕到自己體內,屬于喬峰的力量消散,他當下,就選擇了一張英雄牌直接點開。
    一個時辰闖過鎮天塔,在所有人的眼中,都是一件不容易,不,應該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  但是,鄭鳴一口氣,只用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闖過了五關,讓不少人從這種不可能之中看到了可能。
    也許,鄭鳴能夠闖過去,所以在鄭鳴的身上,他們一下子押了重注。但是,對于這些人而言,時間這東西,實在是太讓他們傷心了。
    鄭鳴的時間,并不是多半個時辰,而是不到一刻鐘,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有人大聲的怒斥了起來。
    “怎么回事?不是說還有大概一個時辰呢,我要不是因為這一個時辰的時間,怎么會賭鄭鳴獲勝呢?”
    “這里面肯定有人在搗鬼,我們絕對不會認同這種結果,讓弄出這種結果的人去死!”
    “他奶奶的,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么?我不同意,我要找他們去評理。這種結果,我們堅決不會接受!”
    滿是憤怒的吼聲。一時間讓整個京城,都有點晃動。不過就在一個滿眼通紅的大漢,怒聲的吼出自己的不滿時,一道刀光直接斬掉了那大漢的頭顱。
    一時間,那些本來充滿了憤怒的人群,剎那間安靜了下來。雖然這結果,關系到大多數人的錢財。但是錢財再好,也沒有自己的性命重要。
    為了自己的性命,無數人識趣的保持了沉默,但是他們的目光,卻定定的看著那出刀的人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一群出刀的人。
    他們都穿著黑色的衣衫,但是他們的胸前,卻佩戴著司空、王謝三家的標識。
    這些標識,表示他們都是三家的精銳之士。而他們的出手,更是代表著三家在這件事情上的態度。
    “所有人都給我聽著,這鎮天塔的沙漏。乃是上門所定,任何敢于懷疑沙漏者。犯逆天之罪,當場誅殺!”一個黑衣頭領,聲音之中充滿了殺意的喝道。
    他的聲音,猶如金鐘,聽在人的耳中,讓人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恐懼的感覺。
    黑衣衛士出現在京城的大街小巷,也就是幾個彈指的時間,足足有上百顆頭顱落地。
    上百個人齊刷刷的死亡,讓整個京城變的鴉雀無聲。他們雖然心中憤怒,雖然對于這里面的不公感到生氣。但是他們乃是平頭百姓,又能如何。
    “啊,又滅了一層,好厲害啊!”有人突然發現了那滅掉的一層寶塔,有些激動的喊道。
    這喊聲,好像能傳染一般,也就是幾個眨眼的功夫,京城的四周,就變成了歡呼的海洋。
    那些司空家族的黑衣武者,一個個雖然手持利刃,但是在這個時候,卻并沒有動手。
    站在眾人之中的一個頭領,用一種淡漠,卻充滿了自信的話語道:“也就是半刻鐘的時間而已,他還能夠穿過剩下的各層寶塔嗎?”
    對于頭領的話,在場的黑衣人都點頭,其中更有人道:“鄭鳴這廝實在是找死,我們司空皇族的地位,又豈是他一個小人物可以撼動的。”
    司空皇族的眾人,大多點頭稱贊,但是也有那么幾個人,臉上露出了羞愧之色。
    他們不能不羞愧,畢竟他們的心中,還殘存著那么一點良知。雖然他們希望司空家族可以勝利,保住皇位,但是他們難以接受這種勝利。
    簡直就是作弊啊!
    “哎呀,快看,第七層的寶塔,也滅了,鄭鳴通過了第七層寶塔,這怎么可能呢?”一個謝家的武者,驚呼一聲道:“剛才的時間,鄭鳴也就是剛剛上去而已啊!”
    司空家族的武者,王謝兩家的武者,此時一個個臉色都變的無比的難看,他們看著那已經滅掉的鎮天塔光,更用力的想要看鎮天塔的光幕。
    他們看不清楚里面發生了什么,但是這一刻,他們的心中,卻是充滿了恐慌。
    怎么會是這樣?
    和他們相比,那些看到光幕等人,此刻一個個同樣心中升起了一種懷疑。
    他們同樣感到不可思議,他們看得到鄭鳴,看得到十三圣宗的守關者,但是,他們不明白,為什么會發生這等詭異的事情。
    已經有兩個守關者,在鄭鳴走過的瞬間,就迫不及待的向鄭鳴認輸,看那畢恭畢敬的態度,他們根本就沒有施展自己的本事。
    “你們兩個宗門,給我解釋一下,為什么你們宗門的守關者,幫助鄭鳴作弊!”司空象這個時候,已經顧不得什么風度了,他手指著玄鐵門和柔云山的兩個老者,聲音尖銳的責問道。
    平常的時候,司空象巴結這兩個人還來不及,但是現在,關系到司空皇族的生死存亡,司空象也顧不得那么多。
    被司空象所指的兩個老者,此時也是眉頭緊皺,盡管他們內心里對于上門監察使者的做法,頗不認同,但是同樣,他們并沒有和這位監察使者作對的想法。
    畢竟,這位監察使者,代表的是上門,而上門絕對不是他們可以得罪的。
    他們也沒有想到,自己宗門的弟子,竟然會主動認輸,雖然這樣很解氣,但是這樣,卻會給自己宗門,招惹來司空家族這樣強大的對手。
    這樣的結果可不是他們喜聞樂見的。
    “司空兄,請聽我解釋,我在我宗門弟子進入鎮天塔之時,就已經叮囑他,絕對不允許他有任何的保留。”
    柔云山的長老,非常真誠的表態道:“我們柔云山雖然不在大晉王朝,但是咱們兄弟的交情擺在那里,我怎么會讓弟子投降?”
    “我也不會,這里面肯定有什么誤會。”玄鐵門的守關者,聲音之中更尖銳的道。
    “司空兄,你是知道我們玄鐵門的,只要是我們玄鐵門承諾的事情,絕對沒有半途而廢的,我們那個弟子,絕對是不會認輸的,這里面一定有誤會啊!”
    就在這兩個人還沒有說完的時候,那處在鎮天塔第八層的守關者,也在鄭鳴來到他面前之后,無比主動的認輸。
    第九關,鄭鳴已經開始朝著第九關進發,而那不到一刻鐘的時間,現在依舊還有很多。
    按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的話,那么鄭鳴走完十三層鎮天塔,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。
    “叔祖,您看看,這究竟是什么情況啊?”司空象快步的來到那上門的監察使者面前,恭敬的跪在地上,近乎嚎喪一般的喊道。
    這位監察使者,此時早就直直的盯著眼前的變化,他的心中,對于現在的場景,同樣存在著幾分的不信。但是不管他信不信,事情就是這樣。
    直接投降,已經有三個守關者,在看到鄭鳴之后,二話不說,直接投降了。
    這是什么情況?難道他們忘了自己師門的要求,難道他們不知道,自己直接認輸,會讓自己,甚至自己的宗門,遭受多么大的損失嗎?
    難道,他們真的是因為不滿自己作假沙漏的時間,這才集體抗議自己的嗎?
    那監察使者的臉色,一下子變的鐵青,雖然他對于沒有進入躍凡境的人,好像擁有著生殺予奪的餓權利,但是實際上,人多了他就難以收拾。
    “第十層了,又有人認輸了!”謝凌風身旁,一個王家的武者,驚呼一聲道。
    而他的聲音,惹得那位和親王聲音中帶著抖音的道:“怎么可能,這是血刀宗的龍傷,他……他性格堅毅,而且見利忘義,絕對不會因為……而投降的。”
    “怎么就連他,也認輸了呢?”
    十三圣宗,雖然大多數都代表著正道,但是實際上卻也有行事亦邪亦正。
    比如這血刀宗,就從來都沒有自認為正道,他們出手的時候,殺人有時候比魔道還要狠。
    而這位龍傷,更是血刀門這一代的佼佼者,在人品上,很是受人腹誹,甚至一些十三圣宗的傳人,都有些不屑于和這個龍傷為伍。但是,他見到鄭鳴之后,居然二話不說,直接選擇投降,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。
    可是,光幕之中鄭鳴朝著上一層塔登的腳步,以及那開始黯淡的十層塔身,無一不在告訴在場的人,這是真的。
    雖然還有三層寶塔,在落日的夕陽下,耀眼生輝,但是所有的人這一刻都有一種想法,那就是剩下的三個鎮首者,是不是也會主動投降。
    要是他們投降的話,那就是對躍凡境的監察使者一個最犀利的反擊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