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2 鐵骨錚錚

  金無神,大晉王朝的守護者,他的話在這一刻,可以說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而就在金無神開口的剎那,司空老祖的臉色就是一變。
    他和金無神有交情,但是他覺得,自己的臉面,還沒有大到讓金無神改變信念的地步。
    但是在這個時候,他必須要堅持,因為,此事重大,關系到他們司空家族的存亡,所以他跨步上前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冷厲的道:“金兄,你話不能亂說。”
    “莫非,你是在質疑上門的決定嗎?”
    不待金無神開口,司空老祖沉聲的道:“雖然金兄是大晉王朝的守護者,以后前途光明,但是我相信金兄以后在上門之中,還是需要幫助的。”
    “還請金兄慎言啊!”
    慎言兩個字,幾乎是從司空老祖咬牙切齒的從牙縫之中擠出來的,從這兩個字之中,可以聽得出司空老祖警告的味道。
    一直以來,司空老祖對于金無神,都是無比的客氣,但是現在,面對家族的根本利益,司空老祖不由得撕破了面皮。
    金無神看著司空老祖,這一刻的司空老祖,也毫不退讓的和金無神對視著。兩個人之間,一股磅礴的氣息,一如旋風卷動著兩人的衣袂。
    雖然兩個人都沒有動,但是很多人都能夠看得出來,如果兩個人一動,絕對是石破驚天般的場景。
    “白的就是白的,黑的就是黑的。”金無神緩緩的上前踏近一步,臉色平靜,卻又不容置疑的道:“沒有人,可以更改黑白。”
    司空老祖雖然是一品的強者,但是他和金無神之間的差距,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  伴隨著金無神的那一步,他一時間,竟然有一點說不出話來。他的臉此刻漲的通紅,但是他的嘴上。卻好像隱含著萬鈞之力一般,讓他想要說話。卻根本就張不開嘴。
    “嗚嗚嗚……”
    “年輕人,白的不一定是白的,黑的同樣不一定是黑的,只要你擁有實力,黑的可以變成白的,而你沒有實力的話,那白的就成不了白的。”
    淡淡的。蘊含著一股不容置疑的聲音,在金無神的頭頂響起,聽到這聲音的瞬間,金無神仰天上看。
    虛空中,有人踏空而行,這個人的身上并沒有羽翼,但是他整個人站在虛空之中,卻好像沒有半點重量一般。
    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,一身青色的長袍。身后背著一柄寬寬的長劍。
    他的面容,稱不上英俊,但是他整個人立于虛空之中。卻給人一種他已經和這一片天融合成為一體的感覺。
    司空老祖在看到這個人的瞬間,他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。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,但是那個人卻已經和他心頭的身影相重合。
    “司空象拜見叔祖!”說話間,司空老祖規規矩矩的,跪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  司空象就是司空老祖的名字,只不過這個名字,已經太長時間沒有人提起了,以至于很多人都已經忘了司空象是誰。
    但是和司空象三個字相比,最讓人震動的,還是從司空象口中說出的叔祖兩個字。
    叔祖。司空象的叔祖,那么這個人活了多少年。他的身份,更是給人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。
    “哼!”站在虛空之中的中年人,只是淡淡的哼了一聲,就不再理會司空象。
    顯然,他對于現在的司空家族很不滿,對于作為司空家族掌權者的司空象同樣很不滿。
    其他觀戰的一品大宗師,在這一刻,也都明白了過來,所以他們飛快的對視了一眼之后,就畢恭畢敬的朝著那中年人行禮道:“拜見前輩!”
    “爾等無需多禮。”那人說話間,目光就落在了沒有向他行禮的金無神的身上。
    “你的資質很不錯,你也很驕傲,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,在這里,我說黑,就是黑,我說白,就是白!”
    “你可服氣嗎?”
    那人的聲音不高,但是當他朝著金無神走出了一步之后,很多人都感到四周的空氣壓力,一下子增加了十倍。
    種植在四周的花草樹木,甚至一些玉椅石凳,都在瞬間化成了粉末。而他們這些人所處的,還是外圍,可想而知,處在那人氣勢籠罩下的金無神,究竟是一種什么情況。
    金無神整個人站的猶如標槍一般,他的目光,直直的看著來人道:“真的就是真的,假的就是假的,就算謊話說一萬遍,同樣是謊話。”
    “我眼中,你做的不對,就是不對!”
    金無神的話,說的平靜無比,沒有任何情緒,也沒有鏗鏘的堅持,但是聽在人的耳中,卻給人一種力感。
    這種感覺,讓人畏懼,這種感覺,讓人欽服,這種感覺,讓人敬佩!
    鐵骨錚錚,傲骨英風!
    司空象小心的看著自己的叔祖,他知道金無神的這番話,很是傷自己叔祖的面子。
    一個躍凡境的高手的面子是多么的重要,司空象心中很清楚,他倒不是怕自己的叔祖懲處金無神,他怕的是,自己受到金無神的連累。
    畢竟,很多時候,都是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的。
    “好一個黑白堅持,不要以為,你是宗門看上的種子,你就可以肆無忌憚,我告訴你,宗門看上的種子多了,但是不成躍凡,就是凡人一個。”
    那人緩緩的朝著金無神的頭頂落下,他的身軀在下落的瞬間,一股股青色的勁氣,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條足足有一丈粗細的青色光柱,朝著金無神直壓而下。
    “而凡人,是沒有資格和躍凡相頂嘴的,你給我跪下!”
    金無神的身軀晃動了一下,隨即他整個人,就好像一柄劍,一柄直插云霄的劍,一柄寧折不彎的劍。
    劍光從他的身上沖起,朝著那青澀的光柱頂了過去,但是金無神此刻,還是想的太簡單了一點,雖然從他體內沖出的劍意犀利無比,但是和那青色的光柱相比,還差得多。
    “你給我跪下吧!”那人說話間,身軀陡然往下落了三尺。伴隨著這三尺的下落,金無神四周白玉做成的地板,頃刻之間,全部成為了飛灰。
    四周的一品大宗師,一個個神色大變,他們看向那人的目光,越加的敬畏。
    一品大宗師,借著天地之力,幾乎是萬人難敵,但是此刻他們卻感到,自己在這躍凡境的高手面前,簡直就好像一個螻蟻一般。
    他們體內的力量,在這躍凡境高手的面前,簡直就是不堪一擊。所以,他們萬萬不能得罪一個躍凡境的高手。
    幾個和金無神交好的武者,看著那依舊挺立,但是眼眸之中,卻生出了一絲絲血痕的金無神,一個個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,但是他們卻不敢在這個時候為金無神求情。
    “還在堅持?嘿嘿,那我就看看,你究竟還能夠堅持多久!”那人說話間,也沒有動彈,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那偌大的寶塔。
    “我乃是這一次的監察使者,如果那小子過不了十三層鎮天塔,那就要付出代價。”
    “等一下,爾等一起出手,誅殺此獠。”
    司空象聽了自家老祖的話,心里迅速滾過一陣歡喜的洪流,他怎么也沒有想到,自家老祖,竟然會是這次逆天之路的監察使者。他心里很明白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。
    有自家老祖在,鄭鳴怎么可能走過十三層寶塔?怎么可能擊敗十三圣宗的傳人!
    而這種情況,讓司空象覺得無比的舒爽,因為這意味著,連上天,都在保佑他們司空家族!
    逆天之路,天豈是那么容易逆的?就算是他給你一個看似公平的機會,但是實際上,那天還是天。
    他的威嚴,不容許人挑戰,所以,他就要讓那所有挑戰天威嚴的人,在對天的挑戰之中,撞的頭破血流。
    不不,應該是粉身碎骨,這就是為什么,他的叔祖可以成為這次監察使者的原因。
    金無神緊緊的咬著嘴唇,他此刻就覺得自己的身上,好像有一座巨山壓在上面。
    這座巨山,讓他的皮膚開裂,一滴滴艷紅的鮮血,從他身體的肌膚之中流出,他知道,以自己的地位,只要自己開口,那個人一定會放了自己。
    但是他不能,不屑!他要堅持,他要用他手中的劍,斬破自己眼前所有阻擋自己的一切。
    他的劍意在積蓄,而他則再堅持。在很多人的眼中,這是一種愚蠢的,不可理喻的堅持。
    鄭鳴此刻,已經站在了第六層,這一層的守關者,是一個用劍的強者,快劍谷的真傳弟子。
    比快劍之道,鄭鳴覺得自己還是需要等一下,只要自己恢復了自己的身軀,那么自己就可以出手了。
    “鳴少,我覺得你已經不用掙扎了,這鎮天塔,還有一刻鐘的功夫,就要隱去,而你絕對闖不過剩下的層數。”
    快劍谷的傳人,是一個目光狹長的青年,他身形瘦弱,但是整個人卻給人一種陰毒的感覺。
    “俗話說的好,聽人勸,才能吃飽飯,我覺得鳴少你現在能夠做的,是老老實實的等待,我相信最后,那位大人一定會放您一條生路的。”
    鄭鳴的目光,透過寶塔的窗戶,落在那沙漏上,他怎么看不出那沙漏落沙的速度,一下子變成了以往的四倍。
    “時間就這么沒有了嗎?”鄭鳴看著那快劍谷的傳人,聲音中充滿了冰冷的道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