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1 這不公平

  就在鄭鳴的擒龍功籠罩在一個暗器之上的瞬間,鄭鳴的心頭,就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。
    為什么?因為這該死的寶塔,竟然限制住了鄭鳴的擒龍功!
    嗚嗚嗚,連接暗器都不行,心中一驚的鄭鳴,趕忙快速的閃動身軀,讓自己躲避過那呼嘯而來的九枚真正的銀梭。
    令狐曉天對于鄭鳴能夠躲過九枚真正的銀梭,臉上并沒有露出任何的驚訝之色。甚至他的嘴角,還露出了一絲會意的笑容。
    “嗖嗖嗖!”
    三枚銀梭,在虛空之中,陡然改變了方位,它們在這一刻,不但改變了方位,而且速度也增加了不少。
    本來這三枚銀梭和鄭鳴的距離就非常的近,現在突然轉向,而且速度還驚人無比,怎不讓人措手不及!
    “啊!好手段!”左老鬼看著那突然朝著鄭鳴胸腹之處射過的三枚銀梭,驚呼一聲,由衷的感嘆道。
    而其他人的眼眸中,更是充滿了期待之色。
    在這逆天之路中,能夠破解暗器的,只有暗器!
    在擒龍功無效之后,鄭鳴的心中,就已經升起了這種念頭,所以,在那三根銀梭陡然加速而來的時候,鄭鳴就快速的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兩根箭。
    扔出,快速的朝著那三枚銀梭中的兩枚扔了過去。
    他的速度很快,但是這樣的手法對付暗器,明顯有些力不從心,令狐曉天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,隨即,那兩枚猶如流星般的銀梭,竟然在虛空之中稍微偏移了一下方向。
    這個偏移。只有半寸的距離,但是就是這半寸的距離,已經讓本來就要接觸到的利箭和銀梭,失去了碰撞的機會。
    “心器合一,這是心器合一!”終于,有宗師級的強者。驚恐萬狀的喊了出來。
    心器合一,以心御使自己的暗器,這是暗影門傳說之中的一種絕學,而這種絕學,已經有數百年沒有出現在峽谷十三國。
    一時間,無數人看向那光幕中的令狐曉天,他們的目光之中,有羨慕,更有敬畏。
    因為。令狐曉天這種絕學,已經讓他成為了三品宗師之中的佼佼者。
    不過在他們看向令狐曉天的時候,就發現這位暗影門最出色的人物,臉色居然有些發白。
    顯然,剛才那種心器合一的手段,耗費了他太多的心神。
    鄭鳴能夠看得出,令狐曉天好像已經盡力了,但是在這次比斗之中。鄭鳴本人更是覺得無比憋屈。
    喬幫主有橫掃千軍之法,但是……但是可恨之極的是。無論是降龍十八掌還是打狗棍法,統統都用不上。
    暗器,大爺的,喬幫主真的不會用啊,而這該死的鎮天塔,實在是太可惡。
    三枚銀梭已經接近。如果躲閃不了的話,等待鄭鳴的,就是死路一條。鄭鳴的眼中,陡然閃過了一絲冷光。
    他陡然將自己手中還剩下的一桿箭用力一握,再然后那桿箭就化成了一片碎粉。
    外面那些看著鄭鳴已經無箭可用的人。正覺得鄭鳴可能要死在令狐曉天手中的時候,卻發現鄭鳴竟然將長劍給弄成了碎末。
    他這是要干什么,有什么用嗎?
    司空老祖隱隱約約的,感到自己好像已經想到了鄭鳴想要干什么,但是他又覺得自己想到的東西,實在是有點荒唐。
    怎么可能呢?他這樣做,怎么可能有用處呢?
    可是,就在司空老祖心里半信半疑的時候,鄭鳴突然一揚手,無數的粉末,朝著整個寶塔之中打了出去。
    長箭有木有鐵,所以粉末有木頭化成的粉末,同樣也有鐵粒化成的粉末。不過這些粉末,并不是飄起,而是猶如一顆顆星球爆炸形成的流星一般朝著四面八方直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快如弩箭!
    快,實在是太快了,而且這些粉塵般的東西,在威力上,更是懾人心魄。它們帶起的呼嘯聲,在寶塔之中,化成了狂風。
    “呼呼呼!”
    令狐曉天的臉色,頓時就變了,他想要躲避,但是天上地下都是暗器,他根本就沒有躲避的地方。
    他想要以暗器接暗器,但是這小小的顆粒一樣的暗器,實在是太多,實在是太過密集,就算是他宗門之中,那接暴雨梨花針的手法,都不一定接的下來。
    不,是一定接不下來,因為這些粉塵一般的東西,每一個都速度驚人,每一個之中,都隱含著霸道陽剛至極的真氣。
    “當當當當!”
    一陣金鐵交鳴的聲音之中,令狐曉天的九枚銀梭掉落在了地上。雖然九枚銀梭分蹤幻影,雖然九枚銀梭在令狐曉天的操縱之下,好像還能再轉一下彎。
    但是這些,都是小手段。在鋪天蓋地的粉塵之下,它們是連個躲避的地方都沒有。
    自然,它們都被那些無處不在的粉塵擊落,而令狐曉天雖然全力催動真氣,將自己的面部和要害之地護住,卻也被那無處不在的灰塵,震得口角流血。
    當所有的粉塵全部掉落,令狐曉天的身體想要動一下,都變得無比的艱難,他看著鄭鳴,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道:“沒想到,我竟然敗了!”
    “我也沒想到,我竟然勝了!”這句話,鄭鳴說的一點都不矯情,他老兄是真的沒有想到,自己竟然在這種情況下,取得了勝利。
    真是……讓人意外,同樣讓人欣喜。
    看著一臉笑意的鄭鳴,令狐曉天苦笑了一聲,沒有再說話,他覺得這個時候,自己真的是無話可說。
    鄭鳴大踏步而去,令狐曉天所鎮守的一層寶塔,耀眼的光芒,瞬間黯淡了下來。
    “這是作弊,他那粉塵,怎么能夠算暗器。我們不服,我們不能允許他這種作弊行為獲勝!”有人高聲的喊道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怒氣。
    此時此刻的司空老祖無比贊同這高喝之人的評價,在宣布鄭鳴獲勝之后,他心里也難受極了。
    怎么會是這樣?他奶奶的。鄭鳴在暗器上,一點能力都沒有表現出來,他怎么能不可思議的獲勝了?
    這不公平,這非常的不公平,那揚起一把塵灰,誰能夠躲避的了?不過,司空老祖心中也清楚,一把塵灰并不是誰都能夠做到鄭鳴那種地步的。
    畢竟,塵灰只是工具。真正起作用的,是鄭鳴那好像無所不在的力量。
    “曉天的真氣修為,還是有點太弱啊!”暗影門的長老,不無遺憾的感慨道。
    很明顯,他是替令狐曉天開脫,但是人們又不得不承認,他說的是對的。
    “才一刻鐘多一點啊,這時間還長著呢。”有人看了一下夕陽下那巨大的沙漏。不無感慨的說道。
    司空老祖的眉頭皺了一下,目光也落在了沙漏上。沙漏中的沙子還有很多,如果這樣下去的話,那么他們司空家族的皇位,恐怕就真的完蛋了。
    一時間,司空老祖的心中,升起了一種叫做害怕的東西。
    雖然。司空家族失去皇位,對于一品大宗師的司空老祖,并沒有太大的影響,但是作為家族的老祖,司空老祖不得不為自己的整個家族考慮。
    沒有了大晉王朝皇位的支撐。他們司空家族,將什么都不是,甚至等他死了之后,就會慢慢的墜落。
    怎么辦?不能再這樣下去了!
    但是,無論司空老祖如何思索,他都覺得自己別無良策,因為這鎮天塔,并不是他司空家族可以掌控的,這是上門留下的銘器。
    有上門,而且在那鎮天塔的最高一層,還有那個人鎮首,就算鄭鳴能夠登上鎮天塔的最高層,他……他也不可能過最后一關啊!
    自我安慰了一番的司空老祖,突然發現,那金色的沙漏,漏沙子的速度,竟然快了起來。
    難道是自己太過在乎這結果,所以眼睛出毛病了么?司空老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,就發現那金色沙漏的速度,真的在加快。
    而且加速的還不是一倍,而是三倍。
    也就是說,這本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,現在已經剩下半個小時不到。而半個小時闖過剩下的關隘,鄭鳴根本就不可能。
    不但司空老祖注意到了那沙漏的加速,就是其他世家和宗門的老祖們,也都發現了這個變動。
    金色的沙漏,和這鎮天塔雖然沒有在一起,但是按照記載,這沙漏和鎮天塔本是一體。
    “老祖,這沙漏怎么回事?”謝凌風的目光落在沙漏上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解的問道。
    謝家老祖在呆了瞬間之后,目光就看向遠方道:“這……這自然是祖宗保佑啊!”
    這句話,謝家老祖說的不輕不重,很是隨意,但是他的聲音,卻能夠讓大多數人聽得到。
    謝凌風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目光就看向了那無盡的天際,他這一刻,明白過來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    祖宗保佑,司空家族這一次,絕對是祖宗保佑,要不然,上門留下的銘器,怎么會出問題?
    司空老祖這一刻,也反應了過來,他的眼眸中,一時間有一種熱烈盈眶的感覺,上門的祖先,還是沒有拋棄家族,他們在自己家族最危機的時候,出手了!
    他雖然表面上,并沒有任何的行動,但是在他的心中,卻激蕩不已。
    至于其他家族的人,雖然大多數都已經感覺到這之中的貓膩,但是這些事情,和他們并沒有什么直接的利益沖突,所以他們大多都選擇冷眼旁觀。
    甚至幾個同位皇族的家族,在這個時候,還笑著朝司空老祖拱手,一副一切都在不言中的表現。
    金無神的目光,也落在了沙漏上,他眉頭皺了一下,而后冷聲的道:“這不公平!”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
  想看好看的小說,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“得牛看書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