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2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2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2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70 擒龍功

  鐵掌門歷來都是以掌力天下第一自命不凡,而現在,他們絕對無法接受,自己宗門最出色的弟子,居然敗在了人家花了一個刻鐘時間學的掌法上。
    而且還是一種在力量和氣勢上,都超越了他們鐵掌門混元至剛掌的掌法。
    “對,他就是在裝,這等小人,實在是可惡,他分明就是拿咱們開涮!”
    “拿咱們戲弄無所謂,但是他這樣做,分明就是不把上門看在眼中,他眼中沒有上門。”
    “狂徒,應該嚴懲!”
    “對于這種人,應該殺了替天行道!”司空家族的一個武者,聲音中帶著憤怒的道。
    就在眾人群情激憤的時候,就聽有人淡淡的道:“他……他要是早就會這掌法,又何必浪費時間,留給他的時間,可是并不太多啊!”
    一個時辰過十三關,對于任何人來說,這時間,都是不多,而鄭鳴如果早就會剛才的掌法,只要他理智沒有問題,他就不應該耽誤時間。
    雖然有人會說,那說不定鄭鳴就是要這樣表現,但是連他們自己,都覺得自己這種理由站不住腳。
    而這種理由不行的話,那么能夠解釋的,就只有一個,鄭鳴剛才那至陽至剛的一招掌法,是他剛剛煉成的。
    但是這個解釋,雖然是最合理的解釋,但是他們卻絕對不愿意接受,果真如此的話,那鄭鳴這個家伙實在是太過妖孽了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鄭鳴已經超過了人的范疇,他們絕對無法接受這樣一個結果。
    而鄭鳴,對于四周的人究竟能夠接受哪一個理由。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,朝著癡癡呆呆的王小軍笑了笑,鄭鳴踏步朝著上一層的樓梯走了過去。
    王小軍等鄭鳴足足上了一半樓梯,方才反應過來,他朝著鄭鳴揮手道:“鳴少,希望以后可以多多向您請教。”
    “后會有期。”朝著王小軍抱了一下拳。鄭鳴繼續踏步朝著樓頂上走去。
    十三圣宗,各有絕活,鄭鳴此刻心中盼望著,是自己能夠遇到一個喬峰能夠對付的。
    在喬幫主和郭大俠之間,鄭鳴非常痛苦,又非常無奈的做出了選擇,他選擇了喬幫主。
    雖然在他的心中,很佩服郭大俠,但是相比較而言。他更喜歡的是一腔熱血,義薄云天的喬幫主。
    當然,這只是鄭鳴自己的喜好。
    喬幫主的降龍十八掌,喬幫主還會少林寺的拳法,喬幫主的打狗棒法也不錯,喬幫主會的東西不少。
    所以鄭鳴這一次踏上第五層,心中可以說充滿了信心,畢竟喬幫主會的東西。真的很多。
    “在下暗影門令狐曉天,見過鳴少。”一個干瘦的少年。在鄭鳴踏入這一層的時候,就好像一個鬼影子一般,出現在了鄭鳴的近前。
    鄭鳴的心哆嗦了一下,他有一種不好的感覺,這令狐曉天所學的東西,好像不是很適合喬幫主啊!
    “你說你是什么門的?”鄭鳴手指著令狐曉天。話語之中,很是有些不禮貌的說道。
    令狐曉天雖然對鄭鳴的不禮貌有些不爽,但是他還是笑吟吟的道:“暗影門。”
    “我們暗影門最精通的是暗器,等一下,只要鳴少能夠在暗器上勝過在下。就可以過關。”
    說到這里,令狐曉天陡然道:“我聽說鳴少的飛刀,好像有例不虛發的名頭,今日正好請教。”
    小李飛刀,嗚嗚,這個倒是不用催動英雄牌,可是……可是自己現在使用的,是喬峰喬幫主,他老人家,可是經常不用暗器的。
    呃,鄭鳴的心一閃,一個念頭升起在了他的心頭。
    雖然喬幫主并不怎么使用暗器,但是在箭法上,喬幫主卻好像有一套不錯的箭法。
    呃,對,就是箭法,在抽到喬峰的英雄牌時,鄭鳴只看了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之后,就直接點開,至于后面的技能,他沒有怎么用。
    用箭,應該可以吧!
    “飛刀,這個今天并沒有帶過來,那個我現在用弓箭,請令狐兄多多指教。”
    令狐曉天的臉色就是一變,弓箭,說起來這東西,勉強也算是暗器之中的一種,但是這種暗器,一般都是在遠攻的時候用,在這鎮天塔內,鄭鳴用弓箭和自己比斗暗器,這簡直就是一種愚不可及的行為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一種狂妄的行為。
    他腦子里飛快的閃過了關于鄭鳴的傳說,這個家伙,身后有一個神秘的師傅,而他本人,更是狂傲成性。
    依靠著不知道從哪里弄到的銘器,滅殺了天狼九旗之后,更是不知道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。
    要不然,也不會做出驅逐司空皇族,想要走逆天之路的選擇,而且,還在鎮天塔就要結束的最后一個時辰,趕到這里。
    狂妄之極,實在是沒有將自己放在心中。令狐曉天的怒火,就好像洶涌的火焰,在心中熊熊的燃燒。
    但是最終,令狐曉天還是壓制住了自己胸口的怒火,他鄭重的道:“鄭兄,我看咱們還是用暗器吧。”
    “要不然,就算是我勝了,也勝之不武!”
    要是能夠用飛刀的話,鄭鳴怎么可能不用飛刀?關鍵是,鄭鳴現在用的是喬幫主,他老人家精通的武技不少,但就不會暗器啊!
    “我手里正好有弓箭,不要羅嗦了。”鄭鳴一揮手道:“這樣,你只要能夠接我三箭,這次比試,就算是我輸了如何?”
    令狐曉天很想不比,但是不行啊,他要是主動說出不比這兩個字,那么就等于他認輸。
    他自己認輸沒有關系,但是他這次進入鎮天塔,關系到的是他們宗門的利益。
    如果輸了的話,損失的更是他們宗門的聲威,因此,猶豫了瞬間之后,令狐曉天還是鄭重的朝著鄭鳴道:“既然鳴少如此說,那咱們就開始吧。”
    “只要鳴少的弓箭,能夠吹到我令狐曉天的衣襟,這次比試,就算是我輸了。”
    令狐曉天的話,說的擲地有聲,在外面觀看的眾多高手,在聽了令狐曉天和鄭鳴的對話之后,就有人拍了一下大腿道:“令狐曉天上當了!”
    “鄭鳴這小子,還真是狂的沒邊。如果兩個人相距百丈,他使用弓箭是占便宜,但是……現在他們所在的鎮天塔內部,也就是方圓十多丈的大小,他那弓箭,不但不能成為他克敵制勝的利器,反而是一個累贅。”
    “我覺得,應該是鄭鳴吹牛吹過了頭才對。”
    一時間,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在外面此起彼伏,但是不少人在這爭論開始之時,就選擇了閉嘴。
    這些不參與的人,并不是和鄭鳴關系好,他們之所以不參與討論,最主要的原因只有一個,那就是他們真的不敢確定,鄭鳴的弓箭就射不到令狐曉天。
    如果是普通人這樣面對令狐曉天,他們基本上不用想,就能夠做出判斷,但是這個人是鄭鳴,實在是讓他們感到難以做出最正確的選擇。
    妖孽,形容鄭鳴的詞語,他們唯一能夠想到的,唯有妖孽這兩個字,畢竟這家伙在鎮天塔上的表現,實在是太過耀眼了。
    “鄭鳴,你小心了。”令狐曉天雖然對鄭鳴用弓箭和自己比試心有怨言,但越是這樣,他出手越是全力以赴。
    畢竟,如果自己敗在鄭鳴的弓箭之下,那么對他的名聲,將是一個不小的打擊。
    說話間的令狐曉天,雙手同時揮出,九道銀梭,化作九道光線,朝著鄭鳴直接籠罩了過來。
    面對這九道銀梭,鄭鳴的神色很平靜,因為這九道銀梭,對他實在是沒有太大的威脅。
    “可惡!”司空老祖看到這從令狐曉天手中揮出的銀梭時,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怒氣。
    雖然就暗器而言,這九道銀梭好像達到了一種境界,但是這九道銀梭在他這種大宗師的眼中,差的實在是太多了,這令狐曉天,明顯就是在放水。
    平時令狐曉天和人比試,如何的放水,他司空老祖都可以視而不見置之不理,但是今天不同,他怎么可能強自鎮定的裝作無所謂呢?要知道,這可是關系到他們司空家族的皇位。
    這等放水的行為,簡直就是拿著他們司空皇族的皇位開玩笑!
    這種卑鄙行徑,在司空老祖看來,是不可原諒,不能容忍的,不能遷就的!
    不過就在瞬間,司空老祖的眼眸中,就多出了一絲笑容,因為那才飛到半空中的銀梭,竟然瞬間一分為二。
    不,不是真的分離,而是這些銀梭,在虛空之中分出了一道道幻影。這些幻影,因為隔著光幕,所以連司空老祖自己,都分不清哪一個是真,哪一個是假。
    “幻影雙分,是暗影門的幻影雙分之法,令狐曉天不愧是暗影門的嫡傳弟子,年紀輕輕,居然把幻影雙分練成了!”
    “這一次鄭鳴有難了,光憑著弓箭,怎么可能對付得了暗影門最出色的弟子?”
    “十八個銀梭,真的很難對付啊!”
    鄭鳴的嘴角,卻帶著一絲淡定從容的笑意,盡管這一刻,他難以運用蒼天霸血,但是喬幫主自己本身的聽力,卻已經讓他聽到了這十八個銀梭之中,哪一個是真,哪一個是假。
    而且,鄭鳴此刻,還有專門對付暗器的一招沒有施展。
    在那十八枚暗器就要到達自己身邊一丈的剎那,鄭鳴立掌,擒龍功直接施展了出來。
    喬幫主的擒龍功,連人都可以拉住,更別說是兩個小小的暗器了!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