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7 強橫推進

  斷刀門,鄭鳴還真不知道十三圣宗之中,有這么一個斷刀門,但是看著這個人,鄭鳴知道,自己不使用英雄牌而獲勝的可能性,實在是太小了。
    因為他老兄,在刀法上,基本上比平常人強一點。
    而按照他使用過的田伯光的刀法,在這位的面前,基本上只有失敗一途,可是現在,讓他迎戰斷一刀,鄭鳴一時間難以選擇用誰。
    用刀的高手很多,任何一張鄭鳴想到的用刀英雄牌之中,應該在刀術上,都能夠戰勝這位斷一刀。
    但是,鄭鳴現在有的,是六次機會,所以他要考慮的是,一張英雄牌,最好能夠用兩次,甚至是用三次。
    天刀宋缺,傳鷹,寇仲,北飲狂刀這些人,都是刀法名家,他們的刀法,都在各自的追求之中,達到了一個極致,而這個極致,絕對碾壓斷一刀。
    但是他們之中,有誰能夠湊巧,讓用兩次呢?
    琢磨了一會兒,鄭鳴的心中,就出現了一個人,這個人不但刀法好,而且腿法同樣不錯,更重要的是,這個人的身上,還有一種封魔之血。
    聶風,就是聶風,這一次的選擇,就是聶風!
    權衡之后,鄭鳴決定選擇聶風,不過就在他準備用紅色聲望值進行選擇的時候,一個念頭陡然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。
    風云都是絕代的人物,如果用黃色聲望值,能夠獲得他們十分之一的力量,這對自己的進步,絕對有巨大的作用。
    所以,稍微猶豫的瞬間,鄭鳴就有了決定,他催動自己心頭的黃色聲望值,直接選擇了一張聶風的英雄牌。
    在風云之中,鄭鳴比較喜歡聶風,沒有原因。就是喜歡。多少次抽取英雄牌,他都希望自己能夠抽到聶風。但是很可惜,武俠牌的機率雖然不小,但是抽到風云這等的絕世人物,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    聶風,風神腿、冰心訣、風神怒,傲寒六訣刀意,魔道之意。摩訶無量!神魔之血稀薄!
    看著聶風英雄牌上的技能,鄭鳴的心中,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,這么多!聶風的身上,竟然有如此之多的好處。
    這一次選擇了聶風,下一次,自己是不是選擇一個步驚云呢?這樣的話,那偽的摩訶無量,說不定自己都能夠弄成真的。
    “閣下。此刀名為巨霸,乃是在下偶爾得到的名刀,今日就請閣下用此刀賜教。”斷一刀的手中。多出了一柄長刀,他將刀雙手托給鄭鳴道。
    雖然這柄刀還沒有出鞘。但是鄭鳴的目光在落在刀上的瞬間,就有一種感覺:這是一柄寶刀。
    而且還是一柄充滿了殺戮的刀!沒有任何的猶豫,鄭鳴直接點開了聶風的英雄牌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剎那,站在鄭鳴對面的斷一刀,就覺得鄭鳴身上的氣勢,陡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    那本來心平氣和的清秀少年,在這一刻,陡然給他一種如風如狂的感覺,而且這種感覺。還在不斷提升!
    鄭鳴沒有想到,自己剛剛催動聶風的英雄牌。身上竟然生出了一種瘋狂的感覺。
    這種瘋狂的感覺,讓他恨不得一刀將天地劈開。
    稀薄的神魔之血,難道是因為那稀薄的神魔之血在作祟?可是眼下,自己還沒有催動這神魔之血啊,怎么這稀薄的神魔之血,竟然已經開始出現在自己的心頭了?
    幸好,就在他心中殺意磅礴的瞬間,一股冰冷的感覺,出現在他的心頭。
    這種冰冷的感覺,讓他整個人,好像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,也就是這種冰冷的感覺,讓他身上那種瘋狂的殺意,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    冰心訣,能夠以冰心駕馭魔刀的心法。
    斷一刀的眉頭,出現了一滴汗珠,鄭鳴還沒有出手,就已經給他一種無敵的感覺,如果鄭鳴出手的話,那么他豈是鄭鳴的對手?
    不是說,鄭鳴在刀道上,并沒有任何的出眾嘛,可是現在,他給自己的感覺,怎么就好像一個刀道宗師呢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是大宗師,就算是自己的師尊,在鄭鳴的面前,恐怕也難以討好。
    “鄭公子,接我一刀!”斷一刀說話間,手中的長刀陡然揮出,這一刀,沒有任何的變化,但是在這一刀揮出的瞬間,四周的天地,卻好像匯聚在這一刀之中。
    刀意,這就是匯聚天地之力的刀意。
    雖然斷一刀的刀意還有些膚淺,但是能夠悟出刀意,對于斷一刀而言,已是非常的不容易。
    鎮天塔外,所有觀戰的人,在看到這一刀的剎那,都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無處可退。
    這一刀,雖然是斬落,但是它卻告訴所有人,這一刀鋒利無比,這一刀難以抵擋。
    面對這一刀,最好的辦法,就是退卻!
    鄭鳴沒有退,面對這一刀,鄭鳴同樣揮刀而進,他揮出的,是魔刀之中的一刀魔道橫行!
    伴隨著這一刀的揮出,鄭鳴的氣勢,瞬間籠罩了整個第四層的鎮天塔,在這一刀之下,那斷一刀揮出了一半的刀,陡然慢了下來。
    隨即,斷一刀做出了一個他自認為是最合適的選擇,騰空而退,他難以擋住這一刀,所以他飛身而退。
    但是,在這個時候后退,無疑是致命的,鄭鳴手中的長刀巨霸,幾乎瞬間封鎖了斷一刀所有可以逃竄的方位。
    洶涌的殺意,讓斷一刀的心神顫抖不已,一時間他竟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自己再也難以升起反抗之心。
    “當啷!”斷一刀手中的刀,掉落在了地上,他的身體,更是在不斷的顫抖。而這一刻,鄭鳴手中的長刀,已經指向了他的脖頸。
    只要這一刀斬下,這位鎮守者,就要身首兩處。
    司空老祖整個人驚呆在了那里,和司空老祖一樣的,是其他一品強者,雖然他們不是直接面對那瘋狂的一刀,但是他們有一種感覺,那就是自己絕對擋不住這一刀!
    金無神從座位上站起,他緊緊的盯著鄭鳴揮出的一刀,一時間身上劍意縱橫。
    洶涌的劍氣,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匯聚,滾滾的劍光,更有一種直沖霄漢之感。
    這是一種遇到對手的感覺,這是一種強強碰撞的渴望,這是一種讓人難以自已的沖動。
    但是最終,金無神還是壓下了這種沖動,但是他眼眸之中的戰意,卻變的越加的濃厚。
    “雄霸,能有如此出色的一個弟子,我對和你的戰斗,是越來越期盼了!”
    就在金無神喃喃自語之時,鏡子之中映出的殺機,瞬間消散的干干凈凈,而鄭鳴手中的長刀,則指著斷一刀。
    只有三寸的距離,就能夠一刀將斷一刀斬成兩段。面對鄭鳴,斷一刀的眼眸中,充滿了畏懼。
    “多謝鳴少不殺之恩!”斷一刀恭恭敬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,沉聲的說道。
    鄭鳴點了點頭,沒有說話,他將那巨霸的刀鞘拿起,淡淡的道:“這柄刀,歸我了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鄭鳴長刀入鞘,朝著第五層的位置走了過去。
    當第四層的光芒滅掉之后,鎮天塔外的人,才算是回過了神,但是他們一個個的眼睛之中,都是驚恐。
    很顯然,大多數人依舊沉浸在那一刀之中,他們都在思索著,這世間怎么又如此霸道的一刀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兇殘霸道的一刀!
    “鄭鳴那小子的體質適合修煉劍法,怎么他的刀法也如此的精湛?嘖嘖,那一刀要是對老頭子我施展的話,說不定我都要折損到他這一刀之中。”左老鬼幽幽的感嘆道。
    這倒不是左老鬼謙虛,而是那一刀,實在是讓他感到難受,畢竟,那一刀太恐怖了。
    站在左老鬼身邊的祝心容,此時的臉色也從僵硬之中恢復了過來,她想說一句刀劍相通之類的話,但是最終,她什么都沒有說出來。
    畢竟剛才那一刀,使用劍的話,絕對用不出那種氣勢。
    大晉王朝的京城,同樣是鴉雀無聲,所有的人,在這一刻,同樣沉浸在剛才那一刀之中。
    一些修為不錯的用刀者,這一刻更是呆滯不動,他們已經沉浸在那一刀之中,難以自拔。
    “噗!”一口血,從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口中吐了出來,而隨著這口血的吐出,那老者的神情,才算是徹底的恢復了過來,不過此刻老者的眼睛之中,卻越發多出了一絲驚恐。
    “都不要再想那一刀,那不是我們可以參透的。鄭鳴,真是天縱奇才啊!”
    老者的評價,讓不少人從對那一刀的沉浸之中清醒了過來,而這個時候,也有不少人深切的意識到,那一刀,真的不是他們可以模擬的。
    如果強行模擬的話,說不定他們不但難以獲得什么,還要死在那一刀的刀意之下。
    “好霸道的一刀,鄭鳴光憑著這一刀,就能夠成為我們大晉王朝的刀帝!”
    劍帝是金無神的稱號,而現在有人將鄭鳴說成刀帝,那意思就是和金無神相提并論。雖然在大晉王朝很多人的眼中,金無神簡直就是猶如神話一般的存在,但是現在,鄭鳴那一刀還歷歷在目,他們難以說出反對的話來。
    鄭鳴,刀如狂!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