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9-29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9-29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9-29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6 斷刀門

  就在這個時候,那喊聲,變得越來越響,甚至有一種聲震四方的感覺。
    鎮天塔雖然是一件銘器,但是鎮天塔并沒有什么隔音的效果,所以那震耳欲聾的吼聲,自然傳入了鎮天塔之中。
    岑玉茹還在鎮天塔之中,此刻的她,正和她那位看上去除了漂亮之外再無絲毫優點的師姐在下棋。
    兩個人都面帶笑容,而且看起來悠然自得,非常隨意,但是從岑玉茹的眼眸之中,卻可以感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意。
    “應該是那個惑心門的傻女人,要是平時鄭鳴對付她,也就是動一動手的問題,現在嘛,”岑玉茹撇了撇嘴道:“恐怕就算鄭鳴將肌肉亮出來,那女人也看不上。”
    “嘿嘿,那女人看不上,師姐你能看上就行,我還真是饒有興趣的想要看一下,鄭鳴那家伙到底是一個什么模樣。”美麗的女子笑吟吟的道:“可惜,他來不到我這里。”
    岑玉茹點頭道:“逆天而行,本來就充滿了艱苦,而當年那位設計這逆天之路的上門前輩,本人又有點小氣。”
    說到小氣這兩個字,岑玉茹的嘴角,高高的向上挑了一下,很顯然,她對那位上門的前輩,并不怎么尊敬。
    美麗女子不置可否,只是將一枚棋子放在棋盤上道:“逆天的路,實際上就是沒有路。”
    “諸位,我覺得,鄭鳴這鎮天塔,走到這里。應該就算是結束了。”司空老祖摸著自己的胡須。笑吟吟的說道。
    在場的人。大多點頭稱是,雖然鄭鳴修為不凡,但是現在要比的,可是迷惑之術。
    惑心門的女子,本身就是一個魅惑的高手,讓她被別人魅惑,本身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。
    更何況現在這種事情,還要鄭鳴一個應該不算是多么精通魅惑之術的鄭鳴出手。
    所以。司空老祖和那些看熱鬧的一品大宗師,都已經肯定,這個時候,鎮天塔已經可以結束。
    而峽谷十三國的皇室,這個時候,也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氣,他們來這里,并不是為了司空家族,他們是看逆天之路,究竟好不好走。
    如果好走的話。那么他們就要提前最好準備,省得自己的家族。被人從皇位上踢出去。
    現在這變態的選擇,簡直讓他們感到欣喜如狂,所謂耳聽為虛,眼見為實,現在親眼看到,他們才能夠真實的感到,這鎮天塔之中的逆天之路,是多么的變態。
    也就在他們歡呼之時,他們看到鄭鳴開始緩緩朝著那方元元走了過去,方元元站在那里一動不動,而鄭鳴卻伸出兩根手指,輕輕的托起方元元的下巴。
    “你可愿意臣服于我?”
    如果用什么來形容這句話,四個字是簡單、粗暴。而六個字則是特簡單、特粗暴,八個字,只有非常簡單,非常粗暴!
    就這種水平,還魅惑人?還魅惑惑心門這一代最優秀的傳人,還魅惑傳說之中,已經心如鐵石的女子。
    開玩笑,不,應該說是開大玩笑,鄭鳴這種腦洞大開的行為,實在是丟人至極。
    祝心容一下子捂住臉,朝著左老鬼道:“以后不要說鄭鳴是我師弟,受不了啊!”
    祝心容受不了,左老鬼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痙攣了一下,在他看來,鄭鳴不見得就沒有辦法過這逆天之路,但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,鄭鳴使用的,竟然是這種辦法。
    怎么可能是這種辦法,可是鄭鳴使用的,確確實實是這種簡單粗暴無禮的辦法。
    “奶奶的,鄭鳴這小子,實在是……”
    司空紫符的臉,一陣的抽搐,他覺得自己看到了世上,最簡單粗暴的撩妹之術。
    說好的魅惑呢,怎么就這樣啊,要是他這樣都行的話,我看那惑心門,以后就不用活了。
    看來這一次逆天之路,自己是不用再擔心了。
    而整個大晉王朝的京城,此時竟然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有人發出了一聲嘆息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這嘆息聲響起的瞬間,那本來笑吟吟的看著鄭鳴的方元元,卻以一種無比恭順,無比賞心悅目,然后讓人看了無比熱血沸騰的方式跪在了鄭鳴的身前。
    “奴婢愿意歸附公子。”
    他奶奶的,什么情況,這是什么情況,這莫非就是傳說之中的虎軀一震,然后美女投懷嗎?
    但是鄭鳴明顯沒有震動虎軀啊,他……他好像只是霸氣十足的說了一句話,難道那一句話,真的是傳說之中的撩妹神功,無敵于天下的撩妹手法么?
    簡單粗暴!才是王道。
    而特簡單,特粗暴,則是成功的保證,連惑心門這種久經世面,甚至以魅惑男人作為自己強有力手段的女子,也為這句話所拜服。
    “牛,鄭鳴不愧是鄭鳴,這樣都行,跪了!”有武者看著跪地的方元元,下意識的舔了舔嘴唇,感慨萬千道。
    而更有人直接嚷道:“大道至簡,大巧不工,我明白了,對于自己的愛情,要勇往直前,一往無前,只有強悍,粗暴,才能解決問題啊!”
    “我服了,鳴少不愧是鳴少!”
    司空家族的人,王謝家族的掌權者,一個個都面面相覷,他們有點不明白,事情怎么就變成了這種情況。
    “黑幕,這里面一定有黑幕,惑心門肯定是故意放水,他們太卑鄙了,對于這種情況,我們司空皇族一定要向上門反映,我們絕對不允許這件事情,就這么算了!”
    司空紫符說到最后,幾乎已經有了咆哮的味道,他更是用手指點著那惑心門的長老,咬牙切齒道:“最好,那惑心門給我們一個交代。”
    那惑心門的女長老,此時整個人也呆在了那里,方元元對他們惑心門而言,是近百年來最優秀的人才,不但魅惑之術顛倒眾生,那心智堅定,更是好像鋼鐵。
    這樣一個人物,這樣一個女人,怎么可能被鄭鳴的一句話就投靠了呢?
    難道,就因為他是鄭鳴嗎?
    雖然這位長老內心里充滿了疑惑,但是在她的信念之中,惑心門的利益,乃是高于一切的,所以她決不允許有人如此放肆的指責自己的宗門。
    “我惑心門有沒有放水,上門自會查清,用不著你來在這兒發犬吠之語,奉勸閣下淡定一些,省得以后大家臉上都不好看!”
    犬吠之語,而且這犬吠之語說的,還是司空紫符,這讓作為一國之君的司空紫符,一下矮子臉漲得通紅。
    可惜,那位惑心門的長老,乃是一位二品的大宗師,司空紫符就算再憤怒,也只有忍著。
    司空老祖此刻的心中,同樣被憤怒所充斥,他恨恨不已的反唇相譏道:“你們惑心門的事情,我們司空家族自然管不了,但是任何對司空家族動手腳的人,都是司空家族的敵人!”
    惑心門的長老可以看不起司空紫符,但是不敢看不起司空老祖,所以她只是哼了一聲,就沒有再開口
    鎮天塔第三層的光芒,無聲無息的滅掉,而那展現在眾人面前的屏幕上,也沒有了方元元的身影。
   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方元元已經從鎮天塔之中出來,面對司空家族等人的阻攔,絲毫沒有理會,而是快步的來到自己宗門長老面前道:“快扶我回住處。”
    那長老作為宗師級的高手,此刻怎么會感覺不到方元元的異樣?她快速的抓起方元元,朝著一個方位沖了過去。
    這一刻,如果再發現不了方元元的異常,那么那些宗師級的高手,也就不配再稱為宗師級的高手。
    一直平靜不動的金無神,這一刻陡然開口道:“這個小丫頭的心境已經破了,如果不能在最快的時間內修復,恐怕她終生也逃不出鄭鳴的控制。”
    金無神的話,沒有人會懷疑。不過此刻聽著金無神的話,所有人的心頭,都好像打鼓一般。
    鄭鳴竟然如此的強大,他朝著方元元只是說了一句話,竟然給方元元造成了如此大的危害。
    說不定,他真的有實力闖過這十三層寶塔,只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,真的夠嗎?
    鄭鳴在踏上第四層的時候,心中還一陣慶幸,這一路走來,他竟然沒有遇到需要使用英雄牌的人物,這對他來說,實在是一個好消息。
    本應該使用英雄牌的姬清芬,自己直接認輸,至于其他人,則靠著本身的實力戰敗。
    特別是剛才在面對方元元的時候,他的一念魔生,讓他只是說話功夫,就把心志堅定無比的方元元給拿下了。
    這里面,最重要的原因,當然是鄭鳴悟出的一念魔生,遠在方元元的媚功之上。而這種拼心智力量的功法,功法和修為的高低,幾乎起著主宰的作用。
    所以鄭鳴只用了一句話,就直接主宰了一個女子的存亡。
    “你就是鄭鳴,沒有想到,你竟然將那個妖女也給收拾了,實在是讓在下佩服。”在鄭鳴登上第四層鎮天塔的時候,出現在鄭鳴面前的,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。
    這男子沒有絲毫的出彩之處,但是他整個人站在那里,卻讓鄭鳴有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。
    殺氣,這個男子之所以讓人感到恐懼,是因為他的身上,有著瘋狂的殺氣。
    就在鄭鳴遲疑的時候,那男子已經一抱拳道:“在下斷刀門弟子斷一刀,請鄭公子指教刀法!”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