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2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2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2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5 惑心門

  寧有成一直很自信,但是今日,在和鄭鳴瘋狂撞擊在一起的時候,他覺得自己所有的自信心,都好像被巨錘擊打的玻璃,碎了一地。
    曾經,寧有成為了鍛煉自己的不動金剛力,以最快的速度撞擊過山岳,當時,是他撞入山體十幾丈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在和鄭鳴的身體碰撞的剎那,寧有成有一種感覺,自己好像撞到了天上的星辰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天上的星辰,雖然這些星辰看上去挺小,但是在撞擊的瞬間,卻能夠讓你筋折骨斷,欲死欲仙。
    就好像一顆被擊飛的石子,寧有成感到阻擊的身軀在碰撞的瞬間,就飛了出去。
    而飛出去,對寧有成而言,絕對不是結束,他還覺得,自己那堅如鋼鐵,不,應該是猶如神兵利刃的身軀,在這碰撞之中,無聲無息的裂開了一道道的裂紋。
    裂痕,讓他整個人痛苦不已的裂痕,這種裂痕除了表面的痛苦,更重要的是,對他功法的損壞。
    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的寧有成,昂頭朝鄭鳴的方向看去,此刻的他,希望能得到一點安慰。
    畢竟,他自己的力量也不小,雖然自己這次肯定是敗了,但是他希望,鄭鳴也要受到傷害。
    如此以來,自己敗的,就不是那么難看了。
    但是,當他看到鄭鳴云淡風輕的站在那里的時候,他滿臉的期待之色瞬間凝固了。
    鄭鳴對寧有成的印象,只能說不好不壞。并不是人家寧有成不愿意說話,實在是鄭鳴趕時間。
    所以兩個人的交流。只有那么三兩句。而現在。鄭鳴依舊不愿意和寧有成多說什么。
    “不服,再來!”
    雖然說出了這句話,但是鄭鳴并沒有做出迎戰的姿態,因為他覺得,這個根本就不需要。
    果然,寧有成搖搖頭道:“雖然我不知道你練的是什么手段,但是我知道,和你比。我差遠了。”
    “上去吧,現在我真的有點期待,你究竟能夠闖過多少層。”
    鄭鳴看著寧有成十分誠懇的眼神,點了點頭,徑直朝著第三層的方向走去。
    而那寧有成等鄭鳴登上三層的臺階之后,嘴里大聲的罵道:“死變態,你就不會輕點。”
    他不知道,現在的情況,已經通過鎮天塔,傳播到了外面所有人的耳中。所以大多聽到寧有成的話的人,都忍不住露出曖昧的笑容。
    但是。司空老祖笑不出來,他這個時候,真的有點笑不出來。雖然他還是斷定,鄭鳴絕對闖不過十三層的寶塔,但是現在的情況,讓他臉繃的緊緊的。
    一個時辰過十三層,聽上去時間很緊迫,甚至連一層都過不了,可是第一層,姬清芬那個女人,居然背信棄義,二話不說直接將鄭鳴給放了進去。
    真真是可惡至極!
    第二層,雖然寧有成敗了,但是司空老祖還是不得不承認,人家寧有成在這方面,是盡了力的。
    只是,鄭鳴這個死變態,他的身體強度,什么時候強橫到了這種地步呢?
    “第二層了,鄭鳴已經過了第二層了!”已經燈火輝煌的賭坊,無數的賭徒正賭的熱火朝天的時候,一個人從外面沖進來,大聲的嚷嚷道。
    而他的嚷聲,讓那些專心致志的賭徒,趕緊放下了手中的賭具,他們一個個都看向那高喊的人,隨即就有人大聲的道:“真的假的,鄭鳴不是已經不來了嗎?”
    “真的,鎮天塔上出現了巨幕,嗚嗚,剛剛鄭鳴和金剛堂的寧有成撞在了一起。”
    “嘖嘖,金剛堂的不動金剛力,號稱煉成之后,整個人通體猶如金剛,就算是刀劍,也難以砍傷他們的身體。”
    “鄭鳴和寧有成兩個人為了比試身體的強度,用最野蠻的方式撞擊在了一起。”
    那人的話語之中,充滿了激動,很顯然,他還沒有從剛才的一幕之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  “奶奶的,我還賭了鄭鳴能過七層,現在已經第三層了,呵呵,有機會啊!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我賭的是能夠過四層,現在已經三層了,時間還充足,鄭鳴不要讓我失望啊!”
    “他大爺的,我只是賭鄭鳴能夠過一層,老天你何其不公,怎么讓鄭鳴這么快過了兩關呢?”
    一時間,所有的人都沖到了賭場外,他們看著那豎立在鎮天塔外的巨幕,一個個臉上都是期盼之色。
    “鄭鳴,你一定要走到第五層才能失敗了,哥們今夜能不能回家,全靠你了!”
    “鄭大哥,加把勁,只要你能夠勝了第三層的,第四層你就可以離開了!”
    “呵呵呵,我他娘的想要迫切的知道,鄭鳴多長時間,能夠過第三層呢!”
    相對于那些賭徒,賭場的進度無疑更快,就在鄭鳴進入第三層的瞬間,一個賭場的管事已經大聲的道:“諸位,我們賭場推出賭時間的模式,玩法是這樣的。大家可以賭鄭鳴過一層的時間,也可以賭鄭鳴完全過關的時間,還可以賭鄭鳴失敗的時間。”
    “呵呵呵,反正是玩法多多,歡迎大家來賭啊!”
    賭徒們,最愿意干的事情,那就是賭,現在這種百年不遇的事情和賭聯系在一起,他們自然熱情高漲。
    “我賭鄭鳴這一關用半刻鐘,五十兩銀子!”
    “小氣鬼,五十兩銀子算個屁呀,老子出一百兩,賭鄭鳴一刻鐘才能過去這一關。”
    “呵呵呵,我看你們純粹是老鴰飛到豬身上,只看見別人黑看不見自己黑,都夠摳門的!老子也來賭一個,三百兩銀子,鄭鳴一個時辰過這一關。”
    “他大爺的,老子賭鄭鳴十天過這一關,一兩銀子。”在吼出一兩銀子之后,四周響起了一片噓聲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有人準備接著喊價的時候,就聽有人大聲的道:“快看啊,美女!”
    這句話一喊出來,不少人頓時都將目光看向了那大屏幕,正如喊出來的人所說,出現在鎮天塔三層的,真的是一個裊裊娜娜的宮裝美女。
    沉魚落雁之容,閉月羞花之貌,這些好像都不足以形容這個女子的容顏,大多數的賭徒,在看到這個女子的瞬間,心中都升起了一種感覺,那就是自己的心,一下子被擊中了。
    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自己怎么可能?
    各種各樣的不可能,瞬間變成了迷醉,他們定定的看著那綠裙女子,整個人定定的站在那里。
    “惑心門的女人。”有人終于開口道,而且在話語中,還帶著猶如蛇蝎一般的聲音。
    也就在這聲音開口的時候,就聽那屏幕中的女子輕飄飄的朝著鄭鳴行禮道:“惑心門弟子方元元,見過鳴少。”
    “叫陳圓圓更好。”鄭鳴看著這個媚視煙行的女子,隨口說道。
    方元元愣了一下,她真的不知道,自己的姓氏和陳家有什么關系,但是最終,她還是臉上帶笑道:“如果鄭公子喜歡的話,人家還是喜歡叫鄭元元。”
    鄭鳴看著一副可以任君多采擷的女子,輕輕的搖了搖頭道:“算了,你還是叫方元元吧!”
    “鳴少真是夠狠心的,奴家知道鳴少曾經進入過煉心十二魔境,更闖過了煉心十二魔境,所以小女子的惑心小術,絕對不是公子您的對手。”
    司空老祖的臉色頓時就是一僵,要知道姬清芬已經選擇了投降,現在這位若是也選擇投降的話,那么對他們司空家族而言,打擊實在是太大了!
    雖然最后一關的鎮守者,可以讓他信心滿滿的斷定,鄭鳴肯定闖不過去,但是現在,鄭鳴只用了不足半刻鐘的時間就過了兩關,這樣的事實讓司空老祖難以接受!
    第三關這個女人,不會也想要選擇投降吧,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,那么他們司空家族這次真的就要成為一個悲劇了。
    正在司空老祖的心里有些悲涼的時候,卻聽那方元元道:“好在這里是鎮天塔,鳴少要想過鎮天塔,就需要戰敗我們十三宗的鎮守者。”
    “而且還是以我們守關者最擅長的武技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媚眼如波的方元元,笑吟吟的朝著鄭鳴道:“我們惑心門,最出色的手段,就是迷惑人的心智,現在就請鳴少來迷惑一下奴家吧!”
    方元元的這句話一出口,讓不少賭了鄭鳴能夠通過七八關的人,都忍不住大罵起來。
    惑心門本來就是以迷惑人的心智立派的,現在讓別人來迷惑他們,這豈不是班門弄斧?
    更何況鄭鳴一個男人,他拿什么來迷惑方元元這樣的女人,而且還是在一個時辰之內。
    不可能完成,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一時間,不少人的心中,都升起了一種黯然。
    更有人大聲的叫罵,以此來發泄自己心頭的不滿,但是這也讓更多的人認識到一點,那就是這逆天之路,不是難走那么簡單,它簡直就是變態。
    “鳴少,露出你強健的肌肉,讓她傾倒吧!”一個年輕的武者,陡然大聲的喊道。
    這喊聲,開始的時候,只有一兩個人喊,但是不知道怎么著,也就是一轉眼的功夫,就成了七八十人一起喊。
    這些人大多數人都修成了內氣,所以他們的喊聲,一時間給人一種聲可震天的感覺。
    “呵呵,還強健的肌肉,鄭鳴這小子!”祝心容手指著鄭鳴的方向,嘴里笑著罵道。
    ps:  新的一周,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