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8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8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8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4 不動金剛力

  由于貓的疏忽,寫錯了章節名,將四六二章的章節名給漏掉了,不過四六一和四六三章是連貫的,請大家放心閱讀。
    司空老祖的目光,落在了離自己不愿的司空紫符身上,他發現司空紫符的臉,比那些一品大宗師的臉,好像還要差上幾分。
    順著司空紫符的目光,司空老祖看到鎮天塔。他在看到鎮天塔的剎那,就覺得鎮天塔的光芒,依舊耀眼。
    這塔沒有什么問題啊,他這樣看鎮天塔,是什么意思。就在司空老祖有一些忍不住想要開口的時候,他終于看到了鎮天塔的不一樣。
    雖然,鎮天塔還是那座鎮天塔,但是此刻,鎮天塔第一層的光芒,已經滅了。
    滅了,怎么回事,難道這鎮天塔現在已經開始準備潛入地下,這時間好像不太對,上門的禁止出了問題嗎?
    一個個念頭,在司空老祖的心中閃過的瞬間,一個聲音,陡然響起在司空老祖的耳邊。
    “第一層鄭鳴通過了第一層,他剛剛進入鎮天塔,就通過了第一層,真的好快啊!”
    “第一層的守護者是誰,他怎么可能讓鄭鳴如此快的通過,這簡直就沒有交手的時間啊!”
    “可不是,真是夠快的,奶奶的,鎮天塔什么時候,變的如此的好過啊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議論,一時間在司空老祖的耳邊不斷的匯聚,雖然不愿意承認,但是司空老祖。卻不得不接受。鄭鳴已經度過了鎮天塔第一層的事實。
    第一層。一個一品大宗師鎮守,可以說,第一層乃是十三層鎮天塔之中,最強的一個。
    但是,這最強的一個,還沒有動手的時間,就已經被鄭鳴通過,什么愿意。不猜也知道。
    是第一層的守關者放水,要不然鄭鳴怎么可能通過,而第一層的守關者,是姬清芬。
    就在剛才,他還向四周的人,宣布心劍閣的姬閣主是如何的支持他們司空家族,可是現在,這話還沒有落地,就遭受了打臉。
    這簡直是最**裸的打臉,一種讓他連反抗機會都沒有的打臉。一種讓他感到臉上火辣辣的打臉。
    “第二層的鎮守者,是金剛堂的九煉成鋼寧有成。聽說他已經將金剛堂的不動金剛力練到了第十二層,就算是四品武者的攻擊,都難以動他分毫。”
    “鄭鳴雖然劍法超群,但是他和成寧有成相比,光論肉身的話,就能夠砸他一條街。”
    說話的,是一個枯瘦的老者,此人乃是大晉王朝相鄰的大風王朝的老祖,和司空老祖的關系很是不錯。
    而他之所以稱贊寧有成,則是因為金剛堂,就處在他們大風王朝之內。
    司空老祖的臉色,這一刻增長了很多。而就在此時,猶如突然指著那第二層的寶塔道:“你們快看。”
    司空老祖的心中,對于看寶塔這件事情,已經是沒有半點的興趣,如果可能的話,他絕對不愿意這個時候看寶塔。
    但是現在的情況,是他不看都不行,就算是寶塔之中,等待著他的還是失敗,他也要看那座寶塔。
    因為這鎮天塔,現在對于司空皇族而言,實在是太重要了,可以說司空皇族的一切,現在都在這鎮天塔上。
    當司空老祖的目光落在鎮天塔上的剎那,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氣,原來并不是鎮天塔第二層的光也滅了。
    只要不是第二層的光滅了,對于司空老祖而言,就是一個能夠讓他歡喜不已的好消息。
    此時,司空老祖為這鎮天塔的神奇,而感到敬畏,因為此刻,那鎮天塔的第二層,照射出了一片光幕,在這光幕之中,鄭鳴和一個一身紅色衣衫,通體猶如銅鐵澆注的漢子相對而立。
    這個漢子的年齡,也就是二十歲左右,黝黑的皮膚,個頭不高,但是站在那里,卻給人一種猶如鐵塔的感覺。
    不錯,就是鐵塔,生硬的,堅不可摧的鐵塔。
    金剛堂九煉成鋼寧有成,將金剛堂秘傳的不動金剛力已經修煉到了第十二層的寧有成。
    他的身體,號稱就算是鋼鐵和他撞在一起,也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寧有成。
    這一場,比的是身體的強橫程度,鄭鳴如果比不過寧有成,那么他就通不過第二關。
    雖然,在場的所有人,都認為在修為上,鄭鳴應該在寧有成之上,但是,現在比的,并不是鄭鳴和寧有成的修為,現在要比的,是兩個人的身體強度。
    “諸位,賭上一把,我賭鄭鳴過不了第二關。”一個目光之中帶著一絲輕佻的男子,笑吟吟的道。
    雖然這個男子并不是太招人喜歡,但是他的話語,卻讓不少人感到心動。
    畢竟,大家在這個時候,賭上一把也不錯。可是看著鄭鳴和寧有成的身體之比,不少人都搖了搖頭。
    在寧有成猶如鐵塔的身體面前,面目清秀的鄭鳴,實在是沒有什么取勝的可能。
    “如果我也壓鄭鳴過不了第二關,抓那么還有賭的必要嗎?”一個謝家的宗師,笑吟吟的道。
    他的話,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鳴,更有人大聲的道:“都在這里賭鄭鳴過不去,有什么意思。”
    亂七八糟的聲音之中,陡然就聽那輕佻的男子道:“我這里出一柄三品寶刃,如果誰和我對賭的話,他出的物品價值,只要是我寶刃價值的一成就行。”
    一成的價值,也就是十比一的賭局,而且那漢子,拿出來賭的還是一柄三品寶刃。
    三品寶刃,在場的人不能說沒有,但是這種三品寶刃,他們同樣不多。也不會有人嫌棄多。
    雖然很多人都判斷。這種賭局要是參加的話。一定是輸多贏少,但是那三品寶刃,實在是太吸引人了。
    “我這里有一顆避水珠,跟你賭了!”當下就有人,大聲的朝著那輕佻男子說道。
    而有人開口之后,當下就有人跟著道:“我也跟你賭,我這里有一塊云天石!”
    對于這些對賭之聲,司空老祖都當作沒有聽見。但是他的臉上,卻露出了一絲笑容。
    這笑容慢慢的越來越大,因為他看到了那寧有成的身體,已經呈現出金黃色,不,應該說,寧有成此刻的身體,已經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。
    “不動金剛力第十三層!”一個剛剛為了寶刃將自己寶珠賭上的男子,話語中帶著一絲不甘的喊道。
    雖然那寶珠失去了,對他并不是有太大的損失。但是面對這種幾乎是必輸的情況,他還是帶著那么一絲的不甘。
    “寧有成不愧是金剛堂最出色的弟子。想不到啊,他竟然將不動金剛力修煉到了巔峰。”
    那和親王朝著司空紫符道:“紫符兄,我越來越相信,這天意,真的是在你們司空家族一邊。”
    司空紫符的臉上,笑容越加的燦爛,他雖然對不動金剛力了解的有限的,但是他知道金剛堂的名頭,更知道這不動金剛力,在金剛堂是怎樣的存在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僥幸啊!”
    就在兩人有說有笑的時候,處在哪寧有成對面的鄭鳴,已經第一時間,朝著寧有成沖了過去。
    此刻的鄭鳴,身上雖然沒有呈現出什么光芒,但是他卻是第一個朝著寧有成撞過去的。
    對于這一次在第二層遇到的金剛堂的弟子,鄭鳴從心中倒也有些歡喜。在進入那第二層的瞬間,鄭鳴就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,竟然開始束縛他體內的真氣。
    雖然不能說,他的真氣已經運轉不動,但是要運轉真氣,真的變的艱難無比。
    而那個叫做寧有成的男子,則告訴他,要想通過這一關,除非能夠子啊身體的強度上勝過他。
    金剛堂,鄭鳴還是第一次聽說過這個名字,但是他可不愿意和這位金剛堂的寧有成有太多糾纏,從而耽誤了自己的時間,所以鄭鳴直接提議,來一個一撞了事。
    也就是兩個人,用自己的**,實現最為簡單的相撞,被撞出去的人,就算是輸。
    這種方式,不但容易執行,而且很難出現任何的作弊,所以寧有成在猶豫了瞬間,就同意了鄭鳴的提議。
    雖然鄭鳴自己感到,這位寧有成的修為,和自己還有一些差距,但是當他催動功力的時候,鄭鳴還是對寧有成生出了一絲的佩服。
    能夠將肌膚修煉的好像黃金一般,這寧有成的功夫,絕對不簡單,所以鄭鳴這一刻,一點都沒有留手,直接催動來著金鐘罩。
    九震破山配合金鐘罩,是鄭鳴此刻能夠獨自施展的最強手段,那金鐘雖然因為鄭鳴真氣的壓制,并沒有顯露出來,但是這并不影響鄭鳴金鐘罩功夫的發揮。
    兩個人,就好像兩頭野牛,從兩個方向跑出,然后就好像瘋狂的撞擊在了一起。
    處在畫面之外的人,在兩個人撞擊在一起的剎那,就有一種好像兩座小山撞擊在了一起的感覺。
    當當的巨響,聽在人的耳中,更是給人一種兩塊巨大的鐵塊相互撞擊的感覺。
    野蠻,強橫,瘋狂……
    不少人的身上,出現了這種詞匯,但是他們在鄙夷這種野蠻的同時,對于兩個撞擊在一起的人,生出了一種深深地羨慕。
    沒錯,就是羨慕,因為身體強度到了這種地步,絕對有自傲的資格。
    “哎呀,快看,有人飛出去了!”一個在不遠處看熱鬧的人,大聲的喊道。
    伴隨著這喊聲,就聽又有人道:“我說那鄭鳴要輸吧,嘿嘿,金剛堂的弟子,將不動金剛力修煉到第十三層的人,就是銅皮鐵骨,太強了。”
    “飛出去是正常的,希望那鄭鳴不要死了啊!”
    ps:  再次感謝q木頭兄的飄紅打賞,今日第三次加更,加更完畢,感謝各位兄弟的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