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3 最后一個時辰

  這喊聲,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,雖然他們在賭的時候輸掉了不少錢,但是對所有人而言,看熱鬧是人的天性,現在有熱鬧可看,他們自然不會不看。
    當一個個頭顱伸出窗外的時候,他們看到了一條黑線。
    對,就是一條黑線,從長長的大街上,只是一閃,就消失在了他們眼前的黑線。
    “那是什么東西,怎么那么快,我好像看到了一道光!”有人驚呼一聲道。
    “是呀,我根本就沒有看清楚是什么東西,就算最快的坐騎金龍獸,都沒有這么快啊!”
    “剛才有人喊是一頭牛,真是胡說八道,這世上,哪有速度這么快的牛啊,我看啊,應該是一條狗什么的。”
    “胡說八道,我看到的就是一頭牛,好像那牛上,坐著一個人。”
    “嗯,應該是黑色的牛,我這里正好看到拐彎的位置,那牛慢了一點,我看清楚了,上面有人啊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議論之后,大家有了相同的認識,就是剛才從他們身邊沖過的,是一頭牛。一頭上面坐著人的,黑色的牛。
    黑牛兩個字,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,更有人眼眸閃動之間,好像想到什么一般的道:“在大晉王朝,最不凡的黑牛,應該是鄭鳴那頭牛。”
    鄭鳴揮劍誅滅九大狼旗,在最近一段時間內,幾乎被所有人傳頌,而當時,鄭鳴的坐騎,正是一頭黑色的牛。
    “鄭鳴來了!”一個中年人,猛的反應過來道。而他的話,一下子讓平靜的茶樓,變的沸騰起來。
    這個時候,幾乎已經沒有人對鄭鳴報任何信心的時候,鄭鳴來了,不但來了。而且還是踏馬而來。
    一時間,竟然有人歡呼了起來,更有人大聲的道:“我就知道,他絕對不會不來。他是誰啊,他是鄭鳴,是一劍誅滅了九大狼旗的鄭鳴。”
    “鎮天塔還沒有沒結束,他現在來,還不算晚。”
    就在這些聲音的主人。充滿了慶祝的口氣說話的時候,有人幽幽的道:“還剩下一個時辰啊!”
    這句話,讓那些本來為鄭鳴的到來感到興奮不已的人,一下子蔫了下去。是啊,一個時辰十三圣宗的傳人,就算鄭鳴來了,又能如何!
    他能闖得過十三圣宗傳人守護的鎮天塔嗎?他來了,又有什么用處呢?
    “呵呵,我就買了鄭鳴可以闖過鎮天塔兩關,一個時辰。應該夠了吧!”一個二十多歲,尖嘴猴腮的年輕人,不無得意的說道。
    他的話剛剛說完,就有不少人用仇恨的目光看著他,不,應該是充滿了嫉妒的目光。
    皇宮,鎮天塔外,那本來正端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金無神,陡然睜開了目光。這一刻的金無神,就好像一柄出鞘的長劍。光芒耀眼。
    其他本來都輕松無比的一品大宗師,在半個剎那之后,也都感應到了什么,一個個凝眸朝著遠處看去。
    司空老祖的眉頭一皺。他也感應到了那快速飛馳而來的力量,這一刻,他的心,有一種不好的感覺。
    黑色的線,比箭的速度還要快,只是轉瞬間。就已經越過了皇宮的所有防衛,飛身落在了眾人的面前。
    當黑線停止的剎那,不少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黑牛上方的人身上。
    金黃色的衣衫,在這黑牛上,顯得耀眼無比。這種平時在大晉王朝之內,只許國君和皇族才能夠穿的衣衫,此刻就出現在鄭鳴的身上。
    看到這衣衫的剎那,司空老祖的心中先是升起了一股憤怒的感覺,他們司空皇族還沒有退位,鄭鳴竟然穿了屬于他們皇族的專屬衣衫。
    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
    他們自然不知道,鄭鳴之所以穿這種光芒耀眼的黃色衣衫,只是為了捉拿一只沙狐。他們,不,應該是所有看到鄭鳴衣衫的人,都認為鄭鳴在挑釁。
    挑釁司空皇族的地位,挑釁司空皇族的容忍力,挑戰整個司空皇族。
    “這衣服好啊!”有人挑釁似的說道:“可惜,他的逆天之路,走不下去了。”
    司空老祖朝著鄭鳴定定的看了兩眼,這才呵呵笑道:“鄭鳴,你終于肯露面了,不過這一次,你卻是來晚了!”
    “不是還有一個時辰,天才會黑下來嗎?”鄭鳴看了一眼西落的斜陽,直接朝著那鎮天塔就沖了過去。
    司空老祖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選擇不動,他覺得,鄭鳴現在,純粹就是在做無用功。
    司空紫符冷笑,司空家族所有的人,臉上都露出了譏諷的笑容,他們都覺得,這一次,鄭鳴是沒有希望了。
    畢竟,高手過招,可不是一招兩式可以解決問題的,現在留給鄭鳴的時間,只有一個時辰。
    一個時辰,擊敗十三圣宗的傳人,在司空家族的人看來,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。
    不,鄭鳴連十三圣宗的人都不可能擊敗,更不要說在一個時辰之內,接連擊敗十三圣宗的人了。
    鄭鳴躍牛來到那潔白的鎮天塔前,就覺得有一股奇異的壓力,籠罩在自己的身上。
    這股壓力,并沒有讓鄭鳴的武技有絲毫的壓抑,但是鄭鳴確確實實感受到了這股壓力。
    潔白的寶塔,看上去潔凈無比,但是鄭鳴催動自己體內蒼天霸血朝著那寶塔看過去的時候,卻發現在偌大的巨塔上,有無數的銘文。
    這些銘文,一個個只有手指蓋大小,不仔細看,就好像那雕刻在寶塔上的花紋。
    而且這些銘文,鄭鳴發現自己竟然認識一大半,只不過這些銘文的組合,卻出現了變化。
    如果不是剩下的時間不多,說不定鄭鳴就要好好的看一下這寶塔,但是現在嘛,他還是先將正事辦完再說。
    雖然手里面有通天教主牌的他,已經不太將上門放在眼中,但是經過多次推演,施展兩個教主級別的英雄牌,最終無論怎么走都是死路一條之后。鄭鳴就決定在大勢上,自己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來走。
    畢竟,制定這個世界規則的那些頂尖大能,只要自己不是太觸犯規則。他們也不會注意到自己。
    足足有上千平方的塔底,顯得無比的氣派,白玉做成的臺階,在那銘文的作用之下,閃閃放光。
    鄭鳴踏步走上第一層。他心中正暗自算計。現而今他手中紅色的聲望值上億,黃色的聲望值,也達到了千萬之數,十三層寶塔,十三個英雄就是。
    不過,就在鄭鳴將要踏上第一層的時候,鄭鳴的心中陡然一動,他恍惚間,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。
    什么,自己忘了什么?
    就在鄭鳴心中想著的時候。就聽有人淡淡的道:“鄭公子你還是來了,姬清芬這里有禮了。”
    淡淡的聲音之中很高,一身青色長袍的姬清芬,笑吟吟的朝著鄭鳴拱手道。
    鄭鳴也沒有想到,第一個出現的。竟然是姬清芬,這位一品高手,他光憑著武技戰勝下來,可不容易
    也就在看到姬清芬的剎那,鄭鳴的心中陡然一動,他終于意識到。自己心中想到的不好來自何處了。
    時間,這鎮天塔還有一個時辰就要關閉,可是自己每施展一個英雄牌,就需要二十分鐘。
    也就是說。自己最多也只能施展七次英雄牌!
    鄭鳴從來都覺得,英雄牌的有效時間太少,要是一個英雄牌能夠使用一兩天就好了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鄭鳴的心中,切切實實的感到,這英雄牌使用的時間太長。同樣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    嗚嗚,十三圣宗的傳人,代表著十三種絕學,自己要是兩個時辰,應該一個個的將他們挑翻,可是現在,時間不夠啊!
    怎么辦?
    就在鄭鳴有點魂游物外的時候,姬清芬陡然道:“鄭公子,樓上請。”
    鄭鳴一愣,樓上請,這代表著姬清芬這一關,自己不用過了,這是什么情況。
    在鄭鳴疑惑的看向姬清芬的時候,姬清芬鄭重的道:“不管公子可不可以過得了這鎮天塔,對于公子誅滅九大狼旗之事,姬清芬和心劍閣都謹記在心。”
    如果鄭鳴不是因為時間不夠,他絕對要和姬清芬客氣兩句,但是此刻,他沉吟了瞬間,也就接受了姬清芬的好意。
    雖然他有把握擊敗姬清芬,但是他不愿意浪費那個時間,更何況,姬清芬是傅玉清的師傅,自己和她動手,怎么都不是太好。
    當下鄭鳴朝著姬清芬一抱拳,漫步朝著第二層寶塔跑了過去。
    隨著鄭鳴飛身進入鎮天塔,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落在了鎮天塔上。他們緊緊的的盯著鎮天塔,想要看看鄭鳴究竟能夠通過幾層。
    “嘿嘿,我覺得鄭鳴連第一層都通不過,各位可能不知道,第一層鎮天塔的守護者,是姬清芬閣主!”司空老祖的臉上,滿是自信的笑容。
    而就在他說出姬清芬三個字的時候,圍在司空老祖身旁的那些一品大宗師,一個個都點頭不已。
    雖然姬清芬的修為不如金無神那般的驚才艷羨,但是比在場的不少一品大宗師要強。
    畢竟,她是峽谷十三國圣地之一的主人。
    “怎么姬閣主親自守護鎮天塔啊,我可是聽說,其他宗門都是派出了最優秀的弟子?”一個一品大宗師,話語中帶著好奇的問道。
    司空老祖一笑,還沒有準備答話,就聽有人道:“這還用解釋,自然是姬閣主和司空兄關系不一般啊!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各位夸獎了,這也是姬閣主對于我們司空家族的愛護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  司空老祖的哈哈剛剛打完,他就覺得站在自己四周的幾個人臉色有點不對。
    這幾個人的笑臉,完全都是僵硬在了那里,如果一定要用詞來形容的話,那么就是這幾個人剛剛扒開褲子,卻悲催的發現,廁所倒了。
    什么情況!什么個情況啊!
    PS:  恭祝Q木頭兄成為本書第一個掌門,特此再加一更,嘿嘿,下面還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