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8-04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8-04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8-04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2 牛瘋了

  他那本來枯瘦的臉上,這個時候,還擠出了一絲笑容。同時他的心中,卻越加的心驚。
    一品,同樣是一品,自己和金無神的差距,實在是太大了,他明白,這個時候,只要金無神一意之間,就可以將自己這個一品直接給抹殺了。
    真意的差距,自己領悟的天地真意,和金無神領悟的天地真意之間的差距。
    這就好比兩個擁有差不多力量的人,一個使用木刀木棍,而另一個手中拿著神兵利器一般。
    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!
    金無神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劍意,然后緩緩的坐在了最邊上的一張椅子上,他是盤膝而坐,整個人這一刻,就好像普通的凡俗之人一般。
    以往,金無神給人的感覺是超凡脫俗,但是現在,要不是面對左老鬼時出現的威懾,幾乎所有人都會覺得,這位一品大宗師,已經成為了凡人。
    司空老祖等三位老祖,可以說是最熟悉金無神的人,他們三人的關系雖然齷齪的多,但是此時卻無比默契的對視了一眼,而他們從彼此的目光中,看到了畏懼之意。
    深深的畏懼之意。
    金無神已經不是前些時候的金無神了,他的修為,比之以往,有了飛速的進步,而他們幾個再面對金無神的時候,更不能用以往的目光看待金無神。
    雖然金無神沒有說任何的話,雖然金無神依舊很平靜,但是金無神的到來,卻讓亂糟糟的環境,一下子平靜了許多,就算最囂張的人,這一刻也不敢大聲說話。
    太陽緩緩的升起,從日上三竿,一直到了如日中天!
    作為本地的主人,司空家族對于今日的準備無疑是最充足的。猶如流水一般的宮人,不斷的將各式各樣的美味佳肴,送到眾人所坐的面前。
    但是,這些經過天下最出名的廚師加工的美味。卻沒有人理會,大多數的人,都在靜靜的等待著。
    那個人,還沒有來!
    無盡的沙漠,鄭鳴整個人已經埋在了沙子里。此刻,鄭鳴沒有再讓程勇跟著。
    他靜靜的等待著,整個人連呼吸都很少,就算走近看,也很難發現,在這滾滾的狂沙之中,竟然有一個人存在。
    鄭鳴沉默,但是處在十里之外,正拿著竹筒觀察的程勇,卻是無比的著急。他看著那已經到了天正中的太陽,測算著從這沙漠到京城的距離。
    一萬里的路程,就算鄭鳴那頭牛是神牛,它能夠趕得到嗎?
    而一旦鄭鳴無法及時趕到鎮天塔,那么對于他的名聲,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,而且他將要面對的,還有上門的追殺。
    畢竟,逆天之路,就是逆天。如果逆天成功。一切都不用說,可是,一旦逆天失敗,那么失敗者就要對自己的逆天行為。付出沉重的代價。
    鄭鳴雖然說沒有事情,鄭鳴的自信,雖然讓他覺得心里安心了許多,但是這一刻,他覺得心還是怦怦的跳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就在程勇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支持不住。要用大喊來發泄自己心中壓抑的時候。就見滾滾的黃沙之中,終于有了動靜。
    一身金色衣裝的鄭鳴,就好像一道閃電,騰空而起,而等鄭鳴落下的時候,他的手中,好像已經多了一點什么。
    捉到了,真的捉到了!
    沙狐,傳說之中的沙狐,就連上門都需要的沙狐,不知道多少人,為了一只,寧愿付出巨大代價的沙狐。
    而正是因為這只沙狐,鄭鳴一直滯留在沙漠之中,他的事情,還能夠趕得到嗎?
    聲譽,上門的威脅,一切的一切,鄭鳴還來得及嗎?
    雖然這個時候,程勇覺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,但是他沒有辦法來表達自己的心情,是感動,還是感激涕零?
    “沙狐給你,帶給盧大金,我去京城了!”鄭鳴的聲音,讓程勇驚醒了過來,他抬頭朝著鄭鳴看去的時候,卻覺得一個籠子落入了自己的手中。
    精鋼鑄造的籠子之中,一只拳頭大小的小狐貍,正在用恐懼的目光看著四周。這小狐貍看通體金黃,在金黃色的狂沙之中,根本就難以發現他的蹤跡。
    沙狐,兇獸之中比較高級的一種,它體內的靈丹,更可以祛除一切的毒素。
    就算是上門的高手,對于這種沙狐,也是求之若渴,當年更有人憑借著一只沙狐,換取過一個皇位。
    而現在,鄭鳴卻將沙狐給了自己,這讓程勇覺得自己的身上,有著千鈞的重擔,同時他的心中,升起了一種想法,那就是鄭鳴要是拿著這沙狐送給上門的高人,那么……
    狂沙卷動,粗壯的黑牛,化成了一條黑線,轉眼之間,就已經消失在了程勇的眼眸中。
    他怔怔的看著那狂奔的黑牛,一直以來,程勇都覺得這黑牛不凡,但是這個時候,他才知道,這黑牛,實在是太強了,這速度,簡直沒法比。
    萬里之遙,說不定這黑牛真的能趕到呢。
    吃過了一場精美的午餐之后,那本來已經在中天的太陽,已經開始西斜。也就在這一刻,司空紫符覺得自己心中的那塊大石頭,算是徹底的放下了。
    整個京城,在這一刻沒有鄭鳴的消息,看來今日,鄭鳴是不會再來了。而他一旦不來的話,那么他們司空家族的皇位,就算是徹底保住了。
    皇位,對于司空家族是何等的重要,司空紫符現在可以說是有切切實實的體悟。
    也正是因為這種體悟,讓他司空紫符無論如何,都不愿意放棄皇位。現在好了,一切都結束了,上門是絕對不會允許一個逆天之人存在的。
    更何況這個逆天之人,還將高高在上的天給耍了一把。
    “司空兄,恭喜啊,現在不要說鄭鳴不來,就算鄭鳴來了,他這次逆天之路,也要失敗了。”和親王朝著司空紫符一拱手道:“而且,他這個愚蠢的選擇,還為大晉王朝,減少了一個心腹之患啊!”
    雖然司空紫符覺得,和親王說鄭鳴是他們司空家族的心腹之患,讓他有些不快,但是表面上,還是親熱的敷衍道:“哈哈哈,多謝和親王吉言。”
    “有些人年少得志,免不了就忘乎所以,不知道事情是什么個情況的時候,狂的是沒邊沒沿。而一旦事情擺在面前,就開始退縮。”
    “嘿嘿,這樣的人,只能猶如流星一般,和親王你以為呢!”
    和親王點了點頭道:“司空兄的見解,真是讓我等佩服,此乃真知灼見哪!”
    兩人的話語不高,但是也不低,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,同樣有不少人加了進來,這些人,自然是爭先恐后的恭維了司空紫符一番。
    祝心容本來還能夠保持平靜,但是當她看到那紅彤彤的太陽,開始朝著西斜的時候,她整個人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。
    “左老鬼,鄭鳴是怎么回事,這逆天之路,就算他不走,也應該露個面,現在他搞出的這一處叫什么。”
    “你說說,他要是不來,也應該給咱們說一聲,現在這逆天之路,他……他……”
    “當!當!當!”
    一陣鐘聲,從鎮天塔上傳出,這鐘聲在告訴所有人,再過一個時辰,鎮天塔就要重新沉入地下。
    雖然還有一個時辰,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,大局已經無法改變,哪怕鄭鳴在這個時候過來,也已經無力挽回了。
    ……
    京城的百姓,這一天基本上都沒有出去,雖然對大多數人而言,誰當皇帝,和他們沒有絲毫的關聯,但是很多人還是愿意看到司空家族被鄭鳴驅逐。
    畢竟,九大狼旗的入侵,已經讓司空家族失去了民心。
    也正是這個原因,京城的酒館茶樓,從天剛剛亮的時候,就已經被人聚滿。
    畢竟,這些酒樓茶館,是人們平時落腳最多的地方,也是消息最快的場所,很多人都猜測,鄭鳴今日一定會到。
    已經是最后的時間,鄭鳴如果再不來,那逆天之路就算失敗了,失敗的后果,就是要受到天的懲處。
    在普通人的眼中,高高在上的上門,真的就猶如天一般的存在,在面對上門的時候,他們唯有敬畏,唯有恭謹,卻不能夠有任何的反抗。
    但是,這些聚集的人,在正午的時候,就開始急躁,而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候,剩下的則沒有幾個人了。
    “鄭鳴還是沒有來,我看啊,這一次大晉王朝的天,是變不了了。”一個粗壯的漢子,憤恨不已的道:“本來以為鄭鳴是真的英雄好漢,哼!”
    “是啊,這一次金銀賭坊,算是大賺了一把,奶奶的,老子賭了五十兩銀子,賭鄭鳴可以過七關,可是他一個關都沒有過,甚至沒來。”
    “軟蛋啊!開始的時候,叫囂的那么厲害,現在……現在連個影子都沒看著,老子是血本無歸啊!”
    各種各樣的咒罵聲,噪雜無比,更有人嘆息道:“我想啊,鄭鳴之所以沒有來,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過不了十三圣宗把守的鎮天塔!”
    “來不來都是一個樣,所以就沒有過來丟人現眼。”
    “他不來才是丟人現眼呢,一劍橫掃九大狼旗,我以為是天大英雄,卻沒有想到,也就是靠著一點外物作弊的家伙。”
    “哼哼,要是那柄劍給我,我也能一劍橫掃九大狼旗!”
    就在各種各樣的罵聲,在此起彼伏的響起時,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呼聲:“閃開,快閃開,那牛瘋了!”
    PS:  Q木頭兄的飄紅加更,非常感謝Q木頭兄的飄紅打賞,貓感激不盡,今日加更,不要走開,還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