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3-3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3-3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3-3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1 群雄聚集

  作為主人,司空紫符要招待各方的豪雄,就在他準備朝著另外一個峽谷十三國的國君走過去的時候,卻發現謝家的家主陪同幾個衣衫豪華,氣度不凡的男子走了過來。
    這幾個男子,司空紫符只認識一個,乃是峽谷十三國中一個一品家族的族長。他的臉色頓時就有些不爽,畢竟,接待這些人可不是謝家的事情。
    但是在這最關鍵的時候,他還是不能任由著自己的喜怒來,所以看了一眼,就扭頭而去。
    “謝家老祖來了!”
    “王家老祖也來了!”
   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,就看到謝家老祖和王家老祖并肩而來,在他們的身邊,還有幾個氣度不凡的老者。
    這些人雖然都在收斂自己的氣勢,但是他們一舉一動之間,還是給那些看到他們的武者一種壓抑的感覺。
    無論是敵人還是朋友,在看到這兩個人并肩走過來之后,幾乎都同時躬身行禮。
    對于他們而言,這些走過來的人,不允許他們不心生恭敬。
    “謝兄,看來那鄭鳴,是來不了了。”王家老祖一邊漫步向前,一邊自語道:“這小子,真是作死。”
    謝家老祖呵呵一笑,并沒有答言,說話的,卻是一個面目粗豪的男子:“那鄭鳴的修為我不知道,但是他能夠一劍誅滅九大狼旗,就算是他動了銘器,但是他身后,也絕對有一股不小的實力。”
    “說不定,這股勢力。能夠無懼……”
    無懼什么還沒有等那粗豪的男子說出來。站在粗豪男子旁邊的一個文雅男子。就開始拼命的咳嗽,看他的樣子,好像恨不得一下子將自己的心肝肺給咳出來一般。
    這般劇烈的咳嗽,讓那粗豪男子瞬間反應了過來,他哈哈一笑之后,也不再說話。
    至于其他男子,也都不說話,雖然他們很想讓那粗豪男子將上門兩個字說出來。但是人家不說,他們也絕對不能逼迫。
    “呵呵,趙兄說的雖然不無道理,但是我覺得,在這片天地之中,上門的意志,是絕對不允許人違背的。”一個聽上去豪爽的聲音,陡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。
    在場的人都不由得扭過頭去,就看到司空老祖的身邊,也有幾個老者走了過來。
    雖然這些老者美丑不一。但是他們身上的氣度,無一不昭示著這些人的身份。
    一品強者。這些都是一品的大宗師,平時在一國之中,都不常見的一品大宗師,卻都出現在了這里。
    那粗豪的男子臉色一變,可以說剛才司空老祖的話,對他絲毫不客氣,就在他準備發作的時候,那站在他身邊的文雅男子,卻笑吟吟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    粗豪男子沒再說話,卻狠狠地瞪了一眼司空老祖。
    司空老祖臉上的笑容,猶如燦爛的春花,他掃了一眼那粗豪男子,就朝著身邊的幾個人說話。
    雖然粗豪男子是一品宗師,但是他司空老祖絕對不會畏懼一個不在大晉王朝的家族。
    就在司空老祖準備和身邊的人說話之時,幾乎所有的人都扭頭朝著一個方向看了過去。
    司空紫符等人雖然不知道那個方向出現了什么事情,但是老祖們看過去,他們自然也不能落后。
    所以一道道目光,都匯聚到了一個方位。
    從那個方位走過來的,是一男一女,其中男子有些老瘦,就好像平常街上走動的老頭,而那女子,卻顯得明艷照人。
    不過,在女子的身上,卻蕩漾著一種叫做殺意的東西,普通的人在看了女子一眼之后,都不由自主的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    看到這兩個人走過來,很多人的眼中都露出了迷茫之色,那粗豪男子更是低聲的朝著身邊的謝家老祖道:“謝兄,這兩個人是什么人?”
    峽谷十三國對于普通人而言,真的很大,但是對于一品老祖們而言,卻很小。
    因為一品強者就那么多,所以每一個一品強者,彼此之間都非常的熟悉。
    現在出現了兩個陌生的一品強者,怎不讓人感到驚奇。
    謝家老祖仔細朝那老者看了兩眼,這才沉聲的道:“真是沒想到,他竟然已經達到了一品。”
    雖然謝家老祖的眼眸之中帶著掩飾,但是在場的人,都能夠聽到,他話語之中的畏懼感。
    畏懼,謝家老祖在一品強者之中,雖然不是最強的那一批,但是畢竟是一品強者,他怎么會對另外一個一品強者畏懼?
    不少人的眼眸中,都生出了疑惑,但是更有人生出了顧慮。
    謝家老祖雖然不是一個強勢之人,但是他畢竟是一家之主,絕對不是一個軟弱的人。
    “無生谷的那個人。”最終王家老祖的話,讓不少人恍然,也讓不少人身體生寒。
    無生谷是刺客的聚集地,這一品的刺客,那直接威脅的,就是他們這些人的生死啊!
    所以大多數人看向左老鬼的時候,目光之中都帶著一絲戒備,但是當左老鬼的目光朝著他們看來的時候,他們都給了左老鬼一個笑容。
    并不是說他們怎樣庸俗,實在是沒有人愿意被一個一品的殺手惦記上。
    “左老鬼,看不出你還真是夠風光的。”祝心容撇了一下嘴,帶著一絲嫉妒的朝左老鬼調侃道。
    左老鬼用力的撓了撓頭,這些天來,他在祝心容面前,可是有點受夠了,這個女人,有空沒空,都要對他挖苦譏諷一番,而之所以譏諷他,原因很簡單。
    就是因為他左老鬼現在是一品大宗師,而心高氣傲的祝心容,現在還在二品。
    對于這個原因,左老鬼很想一攤手告訴祝心容,這根本就不關自己的事情,是師妹你沒有修煉好。
    但是多年來對祝心容養成的一種奇異的感覺,卻讓他有些說不出口,所以他只能默默的忍受著祝心容的譏諷。
    “那是大家給面子。”
    左老鬼也就是隨意的一句話,引得祝心容哼了一聲道:“那是人家怕惡人。”
    惡人是誰,自然是左老鬼,可惜,在這個時候,左老鬼只能忍著,畢竟也就是一個稱號,他左老鬼對于這種小情況,還是不會放在心上的。
    “怎么,覺得自己是一品強者,所以不愿意理會我了?”祝心容再次開口道。
    嗚嗚,左老鬼有一種蒙住頭的沖動,自己現在跟著祝心容,弄的好像有點里外不是人。
    “我們這一次是為了鄭師弟來的,咱們兩個有什么事情等回去之后再說吧!”左老鬼無奈之下,只有將鄭鳴這個法寶給祭起。
    祝心容果然不再說話,而就在她跟著左老鬼直接走向一處座椅落座的時候,就見四周陡然一片嘩然。
    嘩然聲中的司空紫符一愣,隨即他的臉上就升起了一股的怒氣,雖然他不是司空家族最高的存在,但是作為國君和家主,現在在皇宮之中出現這種事情,怎不讓他覺得丟人。
    而且丟的,還是司空家族的人。
    這種丟人的事情,老祖要是追究下來,他司空紫符的國君,恐怕就不用干了。
    就在司空紫符準備朝著那嘩然的方向呵斥兩句的時候,就見一條身影,踏步走了過來。
    這身影,就好像一柄標槍,不對,應該是一柄長劍,一柄鋒利無比,可斬天地的長劍——金無神!
    要說天狼九旗進大晉,造就了鄭鳴大量的聲望值的話,那么對金無神而言,同樣讓他的名聲,飆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峰。
    雖然,金無神沒有擋住九大狼旗,但是他催動的沖天劍氣,封閉整個山谷的事情,卻已經在整個大晉王朝,不,應該是峽谷十三國之中廣為傳頌。
    對于鄭鳴,大多數人都認為他那一劍,應該是催動銘器之中的禁器才出現的威勢。
    而金無神,所有人都認為,金無神靠的是自己的實力,正是因為金無神靠的自己的力量,所以普天之下,對于金無神敬仰之人才會如此之多。
    他們敬仰的,是金無神驚天的一劍,他們敬仰的,是金無神自身的實力。
    雖然禁器讓人感到恐懼,但是和禁器相比,人們最敬重的,反而是自身的力量。
    “金兄,您來了!”司空家族老祖,第一個上前,他快速的拉住金無神的手,親熱的不得了。
    而王家和謝家的老祖,這個時候也舍棄了自己身邊的貴賓,全部來到金無神的身邊,笑吟吟的和金無神說話。
    至于那些來自于峽谷十三國的貴胄,一個個同樣恭敬的向金無神行禮。一些自認身份足夠的一品大宗師,則簇擁在金無神的近前。
    金無神淡淡的點頭,并沒有說任何的話,但是他的表情,在那些大宗師的眼中,就已經是再正常不過的。
    雖然大家都是一品大宗師,但是一品大之中,同樣有強有弱。他們不夠強,無論金無神對他們什么態度,在他們看來都是情理之中,一點都不為過。
    金無神的目光朝著四周掃了一圈,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左老鬼的身上,剎那間,一股沖天的劍意,朝著左老鬼直接卷了過去。
    在這劍意之下,左老鬼就覺得自己的身體,好像被什么禁錮住了一般,只要他有任何的動作,那沖天的劍意,就會猶如潮水一般的爆發。
    沖天劍意爆發的后果是什么,左老鬼自己不敢想,而此刻,他更不敢動彈半分。
    ps:  第二更來了,求票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