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60 兄弟

  就在盧大金牽著兒子路過一個茶館的時候,就聽到里面亂七八糟的響起了議論聲。
    對于凡俗之事,盧大金本來已經不再關心,他關心的,只有兒子的傷勢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說話的人所涉及的兩項東西,卻由不得他不關注:鄭鳴和十三圣宗。
    “這位大哥,鄭鳴是怎么回事?”盧大金快速的拉住一個正在說話的人,悄悄的問道。
    本來,那被拉住的人,還是滿腔的怒氣,但是當他感覺到盧大金手上的勁道,那本來將要爆發的怒氣,頃刻之間,就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    “是這樣的,鄭鳴為了驅逐司空皇族,所以選擇了上門留下的第三條逆天之路……”
    盧天賜的眼眸,越來越亮,他覺得自己崇拜的大叔,果然沒有讓他失望。
    逆天而行,挑戰十三圣宗的傳人,這每一件事情,都把少年聽得熱血沸騰,他多么希望,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成為鄭鳴大叔那樣的人。
    “鄭鳴大叔,是去約戰了嗎?”盧天賜抬頭看向父親,輕聲地問道。
    可是,在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,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疑惑道:“父親,您……您怎么哭了!”
    “哈哈,傻孩子,我哪里是哭了,父親的眼睛,剛才被風沙迷住了,哈哈哈哈!”
    盧大金用袖子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,然后低下身來,溫和的問道:“兒子,你是不是想要成為你鄭叔那樣的英豪?”
    “這個自然了。”盧天賜毫不猶豫的道。
    “好兒子。現在有一件事情。需要你來辦。不知道你敢不敢?”盧大金說到這里,又加重語氣道:“是關于你鄭叔的!”
    “孩兒自然愿意!”盧天賜努力的點點頭,胸脯挺了一下。
    一刻鐘之后,將孩子安置到客棧的盧大金,騎著一匹快馬,猶如旋風一般的朝著沙漠之中沖去。
    這一刻,盧大金無法表達他此刻的心情。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快點見到鄭鳴。用最快的速度,見到鄭鳴!
    本來,他就對鄭鳴親自來救援自己而感激不已,但是現在,感激兩個字,已經難以形容他的心情。
    為了自己,鄭鳴竟然連十三圣宗之約都不赴,為了他的兒子,他將最為寶貴的時間,用在了捕捉沙狐上。
    這……這……這……
    盧大金內心里涌過一種難以形容的溫暖的洪流。因此,雖然知道兒子離開他的監護有危險。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騎上了駿馬,他要見到鄭鳴,他要勸鄭鳴去赴約。
    就算兒子最終沒有救,他也絕對不能拿著鄭鳴的名聲去賭。
    快馬踏月色,一個時辰之后,盧大金就已經來到一塊只有三丈方圓的綠洲之中。
    這綠洲,是鄭鳴和程勇休息的地方,當看到那熊熊燃燒的篝火,以及靜靜的坐在篝火之后的身影之后,盧大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蕩。
    他飛身從馬上跳下,雙膝落地的跪在眼前少年的近前道:“鳴少,還請您快點去京城。”
    鄭鳴此刻,正在沉吟在如何捕捉那沙狐上,他現在運用的是耶律洪基的英雄牌。
    這個大遼王朝的國君,雖然在治國上能力一般,但是在打獵上,卻是一個頂級的高手。
    鄭鳴運用他的英雄牌,就是想要在捕捉沙狐的時候一擊必中,畢竟這已經是他最后的機會,如果明日再捉不到沙狐的話,很有可能就會讓盧天賜失去性命。
    也正是因為使用這位大遼皇帝的英雄牌,讓鄭鳴的修為降到了一個頂點,就連盧大金來到身前,他都沒有發現。
    坐在鄭鳴身邊的程勇,比鄭鳴率先反應過來,他一把拉住盧大金道:“盧大金,你這是要干什么?”
    “鳴少,您的大事要緊,要是您不答應我的要求,今日我盧大金就跪死在這里。”盧大金一把甩開程勇拉向自己的手,聲音之中,帶著一絲執著。
    鄭鳴沉聲的道:“盧大金,你把我當兄弟,就站起來說話。”
    這句話,讓盧大金遲疑了瞬間,但是他還是站了起來,然后堅定不移的道:“鳴少,我將您當兄弟,但是今日,你必須現在離開這大漠。”
    “盧大金,你這究竟是發什么瘋,為什么你一定要讓鳴少去京城,京城有什么好事嗎?”
    程勇撥弄了一下盧大金的手掌,滿是疑惑的問道。
    “程勇,你也是豬腦袋,你不知道啊,鳴少為了懲處司空皇族,昭告天下,說要走上門留下的逆天之路,將司空皇族驅逐出大晉王朝之中。”
    “到現在,鎮天塔已經升起了六天,鳴少還在這里為我的孩子找藥,我……我心里不安啊!”
    盧大金說到最后,聲音之中幾乎帶著一絲沙啞之意。聽著盧大金的話,程勇也愣住了。
    他定定的看著鄭鳴,沉聲的道:“鳴少,這……這是真的嗎?”
    鄭鳴此刻,已經從耶律洪基的英雄牌狀態下恢復了過來,暗自決定以后絕對不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使用低等英雄牌,笑著道:“是真的,不過事情,并沒有盧大金說的那么嚴重。”
    “天,塌不下來!”
    程勇張了張嘴,幾次想要說話,但是他說不出來。雖然他心中覺得,鄭鳴應該去京城,但是想到盧天賜,他又覺得自己有點說不出口。
    “好漢子!”程勇朝著鄭鳴,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。
    這一次,程勇無比的鄭重,也無比的凝重,他遲疑了好一會,終于還是道:“我同意盧大金的看法,你應該過去。”
    “鳴少,你豈能讓整個大晉王朝,都亂嚼舌根子。”
    鄭鳴擺手道:“這件事情,我心中有數,你們放心就是,明日那沙狐出現的可能性很大,咱們能不能逮住沙狐,就在明日了。”
    “鳴少,那沙狐來無影去無蹤,咱們不一定能夠抓到,更何況明日就是最后一天,您……您要是不過去的話,不知道……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呢?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還有上門,他們要是出手的話……”
    盧大金說到上門,聲音有些哽咽,他知道上門的強大,就算鄭鳴是宗師級的高手,但是在上門的眼中,同樣是不值一提。
    “上門沒什么了不得的,只要他們不招惹我,我也不招惹他們。”鄭鳴朝著盧大金一招手道:“好了,你不用再說了,我答應你,明天正午之前,無論是能不能擒到沙狐,我都去京城如何?”
    盧大金還想再勸,但是當鄭鳴朝著他看了一眼的時候,他就糊里糊涂的說了一句好。
    這一句好,讓程勇有種捶盧大金一拳的沖動。
    鄭鳴朝著盧大金擺手道:“上門雖然強,但是也不用畏懼他們,他們要是敢硬來的話,我就那個上門,給他來一個連根拔起。”
    “那沙狐,咱們明日就將他捉住,憑借著我這頭黑牛的速度,應該能夠趕得到。”
    盧大金和程勇兩人面面相覷,最終還是程勇道:“那就按照鳴哨您吩咐的辦!”
    ……
    清晨的皇宮外,無數人都在匯聚,雖然很多人都在心中猜測,鄭鳴應該不會來了,但是不到最后的時候,誰也不敢對這件事情下定論。
    對于一些關系重大的人來說,就算鄭鳴不來,他們也要親眼看到鄭鳴不來才放心。
    此時的司空紫符,簡直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興奮?好像不是,期待?隱隱約約的有一點。
    但是他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的是,此時,他心里最多的一種感覺,居然是擔憂!
    對,就是擔憂,他怕在這最后的,也是最關鍵的時候,再生出變故,他怕在這最后一天,出現變化。
    雖然前六天,鄭鳴都沒有來,現在來的可能性已經非常小了,但是,司空紫符還是隱隱約約的不放心,甚至他有些心神不寧。
    鄭鳴這個家伙,不按常理出牌,他會不會飛馬而來,他會不會弄出讓自己和家族措手不及的變故。
    一個個念頭,不斷的在司空紫符的心里涌動,只是,他不能將這些擔憂說出來,他畢竟是司空紫符,是一國之君,如果自己將這些話說出來的話,那么對他們司空家族,對他自己,都是非常的不利。
    “哈哈哈,司空兄,看來,這場危機,算是過去了。”一個身穿金色黃袍的中年男子,笑吟吟的朝著司空紫符說道。
    司空紫符對這男子并不陌生,乃是來自于峽谷十三國之中最強大的白山國的和親王。雖然這位和親王的位置和自己這個國君有些差距,但是人家是宗師級強者。
    就憑著這一點,司空紫符面對這位和親王,就需要一些仰視。所以面對這位和親王,司空紫符的臉上,笑的猶如一朵花一般:“哈哈,借老兄您的吉言。”
    “今日一過,就是誅殺那孽障的時候,到時候,說不得要借助貴族的力量。”
    那和親王爽快一笑道:“司空兄,這個您不用客氣,咱們峽谷十三國同氣連枝,咱們這些家族,更是一損俱損,一榮俱榮,在這件事情上,我等絕對不會有任何的保留。”
    司空紫符雖然知道和親王說的話,有三分真,七分假,但還是抱拳道:“多謝和親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