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9 第七日

  明天就是515,起點周年慶,福利最多的一天。除了禮包書包,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,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,定好鬧鐘昂~
    “哼,鄭鳴要真的如傳說之中那么強橫的話,他怎么現在還不出現?要知道,這逆天之路要是闖不過去的話,那就是死路一條。到時候,就算是上門,都有可能出手。”
    “說不定,他覺得今天不是一個好日子。”和年輕權貴談話的中年人,仰頭看天,嘻嘻哈哈的笑道。
    就在四周已經議論成一團的時候,在那高高的十三層寶塔的第十一層,兩個女子凌空而立。
    其中一個女子身穿青色的衣衫,面容雖然不是太美麗,卻給人一種冷靜機智的感覺。
    至于另外一個女子,卻是容顏如花,讓人一見,就給人一種忘俗的感覺。
    “師妹,你精通推算之術,可知道鄭鳴為什么到了現在還不來?”青色衣衫的女子,正是岑玉茹,她的嘴中,師妹兩個字雖然說的很是親切,但是聽在有心人的耳中,卻給人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。
    岑玉茹的師妹,那位看上去好像除了美麗,就沒有任何特色的女子嘻嘻一笑道:“這個小妹怎么可能知道。”
    對于這個回答,岑玉茹恨的牙根都有些癢癢,她就不明白了,為什么這個看上去是最佳花瓶的女子,怎么會成為她們神機谷這一代的核心弟子。
    而她岑玉茹,聰明絕世。卻只能給這個女子當配角。難道真的就是因為她長的漂亮嗎?
    “師妹既然不愿意回答。那就當姐姐我沒問好了。不過在這樓上。師妹最好多溫習一下咱們宗門的術法推算之道,省得讓鄭鳴闖過去,丟了咱們宗門的名聲。”
    面對毫不客氣,甚至帶著一絲教訓模樣的岑玉茹,女子乖巧無比的道:“多謝師姐,小妹一定謹遵師姐的安排,好好的溫習一番就是。”
    “哼,那個姓鄭的小子。不會想著一天挑戰完十三圣宗吧?”岑玉茹的反唇相譏,就好像碰到了棉花上,軟綿綿的沒有著力點的她,只能轉移話題。
    那年輕的女子道:“鄭鳴很自傲,說不定就真的如師姐您所說的那樣,準備一口氣闖過去呢!”
    岑玉茹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著美麗女子,哼了一聲道:“這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!”
    “這鎮天塔,每一層都存在著煉制它的前輩留下的禁止,鄭鳴如果用超過了十三層寶塔禁止的手段,那么就會立即被驅逐出鎮天塔。”
    “雖然他很強。但是在這種情況下,他會贏嗎?”
    說到此處。岑玉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味道:“我倒很想看看,鄭鳴發現自己闖不過十三層鎮天塔之后,會是一個什么模樣。”
    “師姐,說不定他第三天就來了!”女子輕聲地說道。
    第三天,在王宮之外,等待的人依舊不少,作為國君的司空紫符,更是再次陪伴在一些需要交好的大人物左右。
    但是很可惜,直到夕陽落山的時候,還沒有看到鄭鳴的半點人影。
    而第四天,依舊如故!
    如果說前三天,眾人還能夠保持平靜的話,那么第四天對于所有人來說,都讓人感到難以接受。
    只剩下三天,鄭鳴還沒有露面,甚至有人開始搜索京城的四周,依舊沒有鄭鳴的半點蹤跡。
    鄭鳴怕了,他在十三圣宗的傳人聚集在京城的時候,就已經逃了。他的師尊應該想辦法將他藏了起來,要不然,鄭鳴也不會不露面。
    這種消息,不知道從什么人的口中傳出,但是在這個消息出現之后,就以一種讓人瘋狂的速度,傳遍了整個大晉王朝。
    不,應該說,峽谷十三國其他關注這件事情的人,也都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,得到了消息。
    一些不相信這消息是真的人,也開始派人進入錦綸府,開始調查這件事情究竟是真是假。
    托天老祖坐鎮錦綸府,平時并沒有任何的事情,但是今夜卻覺得自己有點累。這一夜之間,他就打發了膽敢來清泉伯府偷窺的人四十五波。
    雖然這些人,對他并沒有任何的挑戰性,但是人太多,還是讓這位大宗師有些煩躁。
    “大人,老爺請您過去一趟。”一個鄭家的仆役,恭敬的來到托天老祖的身邊,恭敬的道。
    托天老祖在鄭家雖然地位不低,但是他名義上畢竟是鄭家的仆人,所以鄭家不可能稱呼他為老祖,于是,大人這兩個字,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托天老祖的稱呼。
    托天老祖有點頭疼,面對那些前來探聽消息的人,他可以簡單粗暴的打發走,但是這個老爺,他可不敢胡來。
    他的生死,掌控在鄭鳴的手中,這個老爺是鄭鳴的老爹,他當然不敢懈怠。
    “托天前輩,您知道鳴兒在哪里嗎?我可是聽說,這鎮天塔的逆天之戰,只剩下三天的時間了!”
    “如果三天之內,不能挑戰鎮天塔成功,那么我們鄭家,全都要被上門誅殺。”
    鄭工玄的修為,隨著鄭鳴給他洗經伐髓,有了一個巨大的進步,別的不說,就內氣上而言,已經達到了第七品的巔峰,隨時可以進入第六品。
    而自從自己的兒子一劍誅滅了天狼九旗之后,鄭工玄對于兒子的事情就不太管了。
    現在,他之所以心急火燎的拉著托天老祖,實在是因為,他根本就找不到鄭鳴。
    對鄭鳴能不能在這次逆天之路上戰勝,托天老祖心里也沒有底氣。說實話,要是硬拼硬打的話。他都有把握通過逆天之路。
    但是鎮天塔內。以各大宗門所擅長的手段擊敗他們。這讓托天老祖感到根本就不可能。
    就算是鄭鳴,恐怕也不行。
    但是他明白,這個時候和鄭工玄實話實說,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用處,所以在稍微猶豫之后,他就朝著鄭工玄道:“老爺,我覺得這件事情吧,您不用著急。鳴少一定能夠處理好的,這不是還有三天時間嗎?”
    “說不定鳴少的師尊,會幫他出什么好的主意,他現在正在修煉呢!”
    鄭工玄心中也清楚,這個時候,問托天老祖,托天老祖也不見得能夠想出辦法來。
    他之所以問,實在是因為這件事情攪得他心煩意亂,卻又別無良策。
    “那先生就去休息吧,對了。一旦有了鳴兒的消息,立即告訴我!”
    在鄭家人掌握的消息中。鄭鳴是接到了一個消息之后,怒氣沖沖的離去,至于鄭鳴去干什么了,到了什么地方,卻是沒有人知道。
    “希望鳴兒能夠過得去那逆天之路。”看著離去的托天老祖,鄭工玄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  自從來到定州之后,鄭工玄越來越覺得,自己跟不上鄭鳴的步伐,不,應該說,整個鄭家,都已經跟不上鄭鳴的步伐了。雖然他焦急萬分的想要幫助自己的兒子,但是事到如今,他卻悲哀的發現,自己什么也做不到。
    修煉,修煉,拼命的修煉!
    現在的鄭工玄,能夠做到的,就是拼命的修煉,希望有朝一日,他鄭工玄也幫自己心愛的兒子,出一份力。
    第五日,陽光依舊,天下依舊,但是鄭鳴依舊沒有來。
    第六日,皇宮之外匯聚的人越來越多,就是三品以上的宗師,都來了十幾個,可是鄭鳴,依舊沒有到。
    太陽再次升起,第七日到了!
    ……
    金牛鎮,大晉王朝邊陲小鎮,因為臨近沙漠,所以這里大多時候,顯得很是有些荒涼。
    盧大金牽著兒子的手,心中充滿了悲苦,如果找不到沙狐丹的話,自己的兒子就只有十天的命了。
    不,應該是三天,這十天的命,是從那位號稱神醫的人給兒子看病之后,得出的結論。
    十天啊!
    看著日漸消瘦的兒子,盧大金的心猶如刀割一般,但是他沒有辦法,雖然他很想進入沙漠之中,去尋找那猶如萬里狂沙之中一粒沙一般的沙狐,但是他還要陪著兒子。
    更何況,他相信,如果鄭鳴找不到那沙狐,就憑他更尋找不到沙狐。
    “父親,怎么不見鄭叔叔他們呢?”臉色姜黃無比,好像每一個字說出來,都艱難無比的盧天賜,昂頭看著自己的父親,輕聲地問道。
    盧大金一笑道;“你鄭叔叔他們有自己的事情,你放心,三天之后,你就能夠見到你鄭叔叔他們了。”
    “真是太好了,父親,等我的病好了,你說我能夠成為鄭叔叔的弟子嗎?”盧天賜的聲音中,帶著一絲希翼的說道。
    兒子的夢想,作為父親的盧大金怎會不懂,他遲疑了剎那,就鄭重的道:“爹爹的好兒子,我相信,你一定能夠成為一個像你鄭叔叔一般的人。”
    盧天賜的臉上露出了笑容,但是這一絲笑容牽動的肌肉,卻讓他的身體一陣抽搐。
    那燕西行用的各種藥物渾厚而成的毒藥,在瘋狂的作踐著盧天賜的身體,讓他難以運動,難以……
    盧大金看著兒子痛苦不已的小模樣,緊緊的攥著拳頭,雖然燕西行等人已死,但是他心中的恨意和愧疚,卻是怎么也消失不了。
    “鄭鳴還沒有到京城,不會吧,這都已經第六天了,過了今天,他……他要逆天而行,驅逐司空皇族的計劃,就算是失敗了。”
    “他不是害怕十三圣宗的傳人,覺得自己沒有獲勝的希望,這才不出現的吧!”
    “絕對不會,我相信鳴少,畢竟挑戰十三圣宗的話,是他親自說出來的,他怎么可能出爾反爾。”
    “不出爾反爾又怎么樣?我要說鄭鳴靠著寶貝滅了九大狼旗,就不可一世,想要取代司空皇族。現在發現自己踢到了一個超級鐵板,他自然……”
    ps.5.15起點下紅包雨了!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,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。你們都去搶,搶來的起點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啊!
    ps:  大雨滂沱,求訂閱月票推薦收藏也像大雨似的刷刷的啊!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