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6 我的兄弟

  關注起點讀書,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,過年之后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,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
    猶如太陽一般的,紅色的光芒。這光芒有些刺眼,而且在這光芒之下,他竟然覺得,自己已經看不清那人的身影了。
    不對,是在這光芒之下,自己連那頭牛都看不清了,他能夠看見的,是一個緩緩升起的太陽。
    怎么可能?一個人,自己怎么能夠將他看成一個太陽呢,自己的眼睛,不會是出毛病了吧。
    就在燕東亮納悶不已的時候,那五品武者已經發出了一聲慘叫,離來人很近的他,身上無聲無息的冒出了赤紅色的火焰,也就是剎那功夫,那五品的武者,就變成了一個火球。
    “三公子救命啊!”五品武者拼命的吶喊,他整個人,更是直接撲倒在地上,用力的打滾。
    但是那撕心裂肺的吼聲,還有拼命的打滾,并沒有將他的性命救下,相反他滾動的身子,只是半刻鐘的功夫,就變的無聲無息起來。
    通紅猶如太陽的光芒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就消散開來,等燕東亮在看向那個人的時候,就發現那人的身前,正抱著已經奄奄一息的孩子。
    也就在這一刻,燕東亮看清了來人的面目。這是一個比自己還要年輕的男子,清秀的面容,給人一種平和的感覺。
    但是他那雙已經變得赤紅的眸子,卻給人一種感覺,一種能夠焚燃萬物的感覺。
    絕頂高手。這來者。一定是一個絕頂高手!燕東亮的心中。變的越加的忐忑,因為從此人的表現來看,此人絕對不是他們燕家的朋友。
    而燕家有這樣一個強橫的仇家,對于他們燕家而言,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。
    “你是什么人,竟敢管我們燕家的事情,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!”有些歇斯底里的燕西行,話語中帶著無限怨毒的喊道。
    來人并沒有理會燕西行。他朝著程勇看了一眼道:“你該早些叫我。”
    “你小子正在閉關,你那個丫頭說你的事情比天大,要我不能在這種關鍵時候打攪你。”程勇嘟囔道:“那小丫頭,實在是太厲害了,我惹不起。”
    來人沒有再說話,他用手指摸了摸懷中孩子的脈搏,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。
    “震兒,我的震兒,你……你怎么樣了?”盧大金瘋狂的撲到黑牛的近前,聲音之中。帶著一絲嘶啞,一絲瘋狂的喊道。
    這個時候的盧大金。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。雖然他意志堅定,雖然他不怕死,但是剛剛燕西行的刺激,還是讓他整個人,處在了一種崩潰的邊緣。
    現在孩子救出來了,他瘋狂的沖向孩子,身上的傷口他統統顧不得了。
    來人并沒有將孩子交給盧大金,而是朝著盧大金輕輕的拍出了一掌,將那盧大金拍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  隨即,他的目光落在了燕西行的身上:“你究竟給這孩子喂了什么藥?”
    “多思丸,哈哈哈,還有活絡丹,對了,還有不少呢,多了,哈哈哈,每一種丹藥,都要上百兩銀子,嘖嘖,你說我對他好不好啊!”
    燕西行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,他的聲音之中,反而還帶著一種得意。
    聽著燕西行報出來的名字,燕東亮的心抽搐了一下,這些丹藥作用有好有壞,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作用,那就是服下這種丹藥之后,渾身上下,都會疼痛不已。
    而燕西行將這些丹藥灌入一個孩子的身上,他的目的,自然是可想而知。
    “很好,你真的很好。”來人猶豫了一下,伸手在那孩子的身上點了兩下,讓那孩子陷入了一種沉睡之中,這才抬頭朝著燕西行道:“你該死!”
    “你敢殺我?我可告訴你,我爹是燕家的大長老,我外祖父,是司空皇族的長老,我……”那燕西行手指著來人,大聲的道:“你殺了我,你也活不成。”
    來人的神色,依舊平靜,對于燕西行所報上來的人名,更沒有任何的感覺。
    “既然你的家族派出如此多的人幫你,那這樣的家族,也不應該存在。”
    這話說的慢條斯理,但是卻在宣布著一個四品家族的存亡。要是剛開始這個來人說這番話,燕東亮一定不會平靜面對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他的心中,卻有著一種冰寒。
    “還沒有請教閣下尊姓大名?”燕東亮不等燕西行開口,率先開口問道。
    那人輕輕的掃了燕東亮一眼道:“你在這群人之中,也算是有點良知,所以我決定讓你死的痛快一點。”
    “至于我是誰,我叫鄭鳴!”
    鄭鳴,這兩個字落入燕東亮的耳中,就好像驚雷一般。燕東亮這個時候,就覺得自己手腳冰涼。
    鄭鳴是誰?他怎么會不知道,而這個一劍將九大狼旗給滅了的人,這個要將作為皇族的司空家族,從大晉王朝之中驅逐出去的人,并不是他們一個燕家就能夠對抗的。
    他們之所以著急的誅殺程勇和盧大金,為的還不是怕這件事情傳到鄭鳴的耳中么?只是,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,鄭鳴在這即將挑戰十三圣宗的時機,居然會心急火燎的趕來,為一個無名小卒出頭。
    在燕東亮的眼中,這個盧大金,就是一個無名小卒。
    “鳴少,我們燕家對您一向尊敬,您……您何必為了一個無名小卒,和我們燕家為敵,只要您高抬貴手,我們燕家愿意支持您成為大晉之主。”
    這些話說出,燕東亮松了一口氣,他實際上沒有權力說這些話。但是這一刻。他覺得只有這些話。才能夠讓他們燕家有那么一線生機。
    “盧大金在你們的眼中,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無名小卒,但是他在我的眼中,卻是我的兄長!”
    “和我慷慨赴難,同生共死的兄長。至于你們燕家,呵呵!”鄭鳴沒有評價,只是給了兩聲干笑!
    ……
    千里大漠,烈日罩蒼穹!
    作為不毛之地的大漠。本來是沒有人出入的,特別是在這燥熱之時,更沒有人走動。
    但是此刻,在那一顆顆猶如黃金的沙粒上,有兩個身影,正靜靜的附在那里。
    這兩個身影,靜寂無聲,就好像沒有半點生命的氣息,但是右側身影上百個彈指之間輕輕的吸氣,卻告訴所有人。他們還是活著的。
    在大漠中,好像恒古不變的風景。會給人一種錯覺,那就是時間已經靜止,唯有將目光落在那在天際不斷變換方向的太陽,才會發現,這時間還在走動。
    立于中天之中的烈日,緩緩的開始西斜,那本來平靜無聲的,躺在右側的身影,一下子從黃沙之中沖出,嘴里面更是大聲的罵道:“該死的沙狐,又讓老子白等了!”
    “奶奶的,等捉住你這個小王八蛋,你勇老子一定要將你割成十八段!”
    那躺在沙子左側的身影,依舊靜靜的躺著,這一刻的他,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右側男子的抱怨聲。
    “尋歡兄,啊,不,鳴少,您說這里真的有沙狐嗎?”右側的身影雖然看向左側身影的時候,盡量讓自己表現得無比從容,但是他看向自己同伴的時候,依舊表現出了一絲畏懼。
    這一絲畏懼,雖然被他掩飾的很好,但是實際上,這一絲畏懼已經永遠灌輸進了他的心中。
    如果不出現意外的話,這一輩子,也忘不掉,根深蒂固。
    程勇確信,自己對鄭鳴的畏懼,一輩子也改不掉。在鄭鳴橫天一劍,擊殺九大狼旗的時候,他并沒有對鄭鳴產生多大的畏懼。
    但是鄭鳴對付燕家的手段,卻讓他從心底發寒。燕家的武者,鄭鳴沒有趕盡殺絕,但是所有有劣跡的燕家武者,從家主到普通的族人,都被鄭鳴誅滅。
    至于燕西行,更是被鄭鳴喝令那位老林,一直殺了他三千多刀。
    這三千多刀下來,程勇都有一種想要吐的感覺,但是鄭鳴卻若無其事的看著。
    實際上,在程勇的心中,早就有千刀萬剮燕西行的想法,但是那只是一個解恨的想法而已,真的讓他自己去實施,程勇這個時候覺得的自己有點做不到。
    可是鄭鳴做到了。
    除了畏懼,程勇對鄭鳴有的還有佩服,幫著盧大金報了仇,在程勇看來,鄭鳴已經非常非常的夠意思了。
    可是,為了救盧大金兒子一條命,鄭鳴不但找到了大晉王朝最好的神醫診治,更在確定了唯有沙狐丹能夠讓盧大金兒子恢復之后,和他萬里迢迢來到這無盡的沙漠,躲在沙子里捕捉沙狐。
    沙狐很小,沙狐很狡猾,而這無盡的狂沙,更是沙狐的家,所以要想在無盡的狂沙之中捉到沙狐,在所有人的眼中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  甚至曾經有一位大宗師級別的強者,因為家人中毒,急需沙狐丹來救命,在大漠中苦苦追尋沙狐三年,最終不得不失望而歸。
    沙狐這東西,狡猾無比,但是用處卻不是一般的大,它的渾身都是寶,而那沙狐丹,更是號稱能夠驅逐一切不良反應。
    就算是上門,對于沙狐丹都很是需要。傳說中,如果能夠將一枚沙狐丹送給上門,上門就會降下巨大的獎賞。
    十三國之中,有一國的皇族,之所以能夠獲得皇族的地位,就是因為他們向上門的一位掌權者,供奉了一顆沙狐丹。
    雖然這只是傳說,但是從這個傳說之中,可以想象得到那沙狐丹究竟是何等的珍貴。
    ps.追更的童鞋們,免費的贊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~515紅包榜倒計時了,我來拉個票,求加碼和贊賞票,最后沖一把!
    ps:  今天回來晚了,非常的抱歉,請各位兄弟原諒,不過今天兩更,等一下還有一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