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5 燕西行

  關注起點讀書,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,過年之后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,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
    “真氣,是五品武者,盧大金快退!”程勇快速的沖過去,手掌朝著那虛空打了一掌,只不過他動手本來就晚,更何況他的修為還遠在那出手人之下。
    盧大金的身體,在這掌風下,被直接打倒在地,而程勇也被那殘余的掌力掃中,一連退了七八步。
    “嘿嘿,別太用力了,殺了他就不太好了。”燕西行的嘴角,露出了一絲笑容道:“嘖嘖,我還沒有玩夠呢!”
    “你玩,你怎么玩,你的命根子已經被盧大金給割掉了,呵呵,你玩個狗屁啊!”程勇看著燕西行,不無嘲弄的挖苦道。
    雖然程勇的身上在流血,但是這句話,一下子將燕西行刺激的從滑桿上坐了起來。不過燕西行的動作實在是太大,還沒有等他坐直身子,一股血痕,就從他的腰部以下沖了出來。
    燕西行慘叫一聲,雙手捂住自己的襠部,整個人斜斜的躺在了滑竿上。不過在他哎喲了兩句之后,他就氣呼呼的道:“姓盧的,這件事情,沒完!”
    “你們兩個不怕死,是不是,你們也放心,我也沒有折磨你們兩個的意思,我這里可是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啊,盧大金,看了禮物之后,不要謝我。”
    聽到燕西行的話,盧大金和程勇的心中,都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。程勇更是朝著盧大金道:“盧大金。死太監都變態。你當時該砍了他上面的腦袋。”
    盧大金沒有沉默不語,而就在此時,就見一個人從遠處直沖而來。這是一個五十多歲,身強力壯的男子,不過程勇和盧大金都沒有注意這個男子。
    他們看的,是男子手里提著的孩子。
    這是一個七八歲的男童,襤褸的衣衫,慘白如紙的面容。無不說明這個男童受過何等的罪。
    不過從這男童的眼眸中,程勇看到的是堅強,雖然他的身體在那壯漢的手中不斷的抽搐,但是他緊緊的咬著牙關,愣是一句話,都沒有沉默不語。
    “震兒,你……你怎么會在這里,你師傅……你師傅……”盧大金的身軀在顫抖,他下面的話,更是有點說不下去。但是一股股的血,卻不斷的從他的傷口下噴出。
    躺在滑桿上的燕西行。這一刻欣喜不已,他手指著盧大金道:“怎么樣,這份禮物喜歡嗎?我告訴你啊,這可是我精心為你準備的。”
    “對了,你知道你兒子是誰親自給我送來的嗎?就是你那位結拜兄弟,對了,好像叫什么震八方來著!”
    “哈哈哈,這小崽子,我真的挺喜歡,而且那震八方也不是吹的,給你這小崽子打的底子不錯,我讓人用百毒手和玄陰指在他的身上戳了好幾次,都沒有死。”
    “嘖嘖,看到你身邊的老林了嗎?他最拿手的好戲,就是剝皮,將一個人的皮從身上活生生的剝下來,而且還不會讓人死掉。”
    “這可是絕活,當年,老林為了練就這一手絕活,可是下了十幾年的苦功,你放心,你兒子一定不會那么輕易的死掉,他的皮,也會一點點的剝掉。”
    盧大金掙扎著站起來,他要拼命,他要救自己的兒子,無論如何,他都要救自己的大兒子!
    就算是死,他也要救!
    一如受傷的野獸,盧大金瘋狂的朝著那控制著自己兒子的大漢沖去,可惜,那個護衛在滑桿男子身邊的五品高手,卻猶如一扇門一般擋在了盧大金的身前。
    盧大金用的是拼命的招式,對于五品高手的進攻,他絲毫沒有防御,進攻,進攻,進攻!
    但是很可惜,品級的差異,特別是真氣的差別,讓盧大金的拼命,沒有任何的用處。
    程勇也撲了上去,但是在三招之后,就被那五品武者,直接打倒在了地上。
    “哈哈,都給我留點心,千萬別將他們打死了,我還要讓他們看好戲,看一場好戲!”
    滑竿上的燕西行,聲音尖利的朝著那擒著孩子的壯漢道:“還在那里等什么,動手,你給我快點動手!”
    “不……不!”盧大金看著亮出一把小刀的老林,發出了一聲猶如野獸般的嘶吼。
    這一刻,他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顫抖,這一刻,他覺得自己整個人已經有些崩潰。
    程勇沒有吼,他手指著那滑竿上的男子,大聲的道:“你……你放了這孩子,要不然,鄭鳴是不會放過你的,我們都是鄭公子的好友。”
    “嘖嘖,就憑你們,也配是鄭鳴的好友?哈哈哈,你們真夠天真的,太會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了!”
    男子手指著盧大金和程勇:“你們不就是陪著鄭鳴阻擊過九大狼旗嗎?可是,陪著他阻擊九大狼旗的人那么多,他怎么會光記住你們幾個。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現在鄭鳴正在向天下宣布,他要廢除司空皇族,他要挑戰十三圣宗,哈哈哈,他哪里有時間理會你們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燕西行朝著那要動手的老林喊道:“給那小子喂上活絡丹,我要讓他的感覺增強十倍,我看他是不是能保持沉默不語,他要是不吭幾聲,嘖嘖,我怎么能聽得很舒服呢!”
    被稱為老林的大漢答應一聲,朝著孩子身上拍了一下,順手將一顆藥丸放入了那孩子的口中。隨著丹藥的入口,那孩子的身軀,頓時一陣痙攣。
    這是一種痛苦至極的表現,不過在這一刻,那孩子已經大聲的喊道:“爹,別管我,快走。以后為母親和弟弟報仇!”
    盧大金的眼眸中。這一刻全部都是霧氣。他的血依舊在流,但是這一刻,他已經忘了這些。
    他緊緊的攥著拳,一步步的朝著那男子走去,雖然他實力不夠,但是他一往無前。
    就是那阻止他的五品高手,也被盧大金這一刻的氣勢所攝,一時間竟然忘了阻止。
    但是。那五品的高手,最終還是擋在了盧大金的近前。
    “動手,讓這小崽子好好的叫,叫的聲音越響,本公子越喜歡,哈哈哈,得罪我,敢得罪我,我讓你們一輩子,都沒有翻身的可能!”
    燕東亮的眉頭皺的很緊。對于燕西行的作為,他心里可是一肚子鄙夷。但是現在,面對燕西行近乎癲狂的行為,他能夠做的,只有靜靜的看著。
    在燕家,燕西行的父親是家族的大長老,本來,在十萬狼旗西下的時候,燕西行本應該跟隨家族的主要人物進入京城地域的。
    但是因為燕西行自己外出游蕩,燕家沒有能夠第一時間通知到燕西行,不得已之下,只有不再理會燕西行。
    畢竟,在家族存亡之際,別說是大長老的兒子,就算是大長老本人回不了,也沒有人肯等他。
    可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等鄭鳴擊殺九大狼旗,將那天狼原入侵的危機解除,他們燕家重新回歸自己家園的時候,卻遇到了燕西行被盧姓男子追殺。
    這件事情的原因,燕東亮也弄清楚了。說實話,在他看來,也覺得這燕西行該殺。
    人家丈夫慷慨赴難,留著一個女子和小兒在山中躲避,而這燕西行游蕩歸來,發現女子的丈夫不在,早就起了歪心的他,竟然要強行霸占人家的妻子。
    最終,女子死了,女子的小兒子,也死在了燕西行的手中。這之中究竟發生了什么,燕東亮自己想都能夠想的到。
    如果是自己遇到了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,燕東亮覺得自己可能也要拔劍而起,但是現在,他只能做幫兇,因為這個做下這種事情的人,是燕西行!
    自己的堂弟燕西行,更何況燕西行的父親,那位家族的大長老,還能夠決定自己的存活。
    他準備扭過頭去,既然阻止不了,那就不要讓自己聽到這些,看到這些。
    畢竟,那老林給一個孩子剝皮的場面,實在沒什么好看的。至于兩個男人撕心裂肺的吼聲,他更不愿意聽。
    可是,就在他準備用真氣封閉自己的耳朵時,就聽有人淡淡的道:“剝皮抽筋,千刀萬剮,我覺得兩者可以同時執行的。”
    這聲音聽到燕東亮的耳中,第一時間燕東亮感到的,就是一種憤怒!他覺得,這個說話的人,實在是太可惡了,人家孩子已經這樣慘了,你還要火上澆油,你這究竟是打的什么心思?你本人更是什么目的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他心中這種想法生出的瞬間,他的心頭又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。
    因為這些年來,隨著他的修為大增,別說是人,就算是飛花落葉之聲,都難以逃過他的耳朵。
    可是,這個人的到來,他竟然半點都不曾察覺到,這怎不讓他從心中升起了一絲寒意?
    第一本能就是飛快的朝著說話的人看去,就見在百丈之外,一頭巨大的黑牛正猶如箭一般的沖來。
    在燕東亮的估計之中,這頭牛最低也有千斤的重量,那四個比大碗還要大的蹄子,敲擊在石頭上,更應該發出讓大地震顫的響聲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不但沒有半點聲音,而且要不是那人開口,甚至感覺不到他們的到來。
    就在燕東亮心中發緊的時候,本來正瘋狂咆哮,好像已經絕望的程勇,陡然大聲的道:“尋歡老弟,你可算來了!你要不來,我們可都要被欺負死了!”
    那騎在巨牛上的人沒有說話,但是他卻直朝著那倒提著孩子的老林沖了過去。
    站在老林身邊的五品武者,看到此人竟然沖了過來,當下騰空就朝著來人打出了一掌。
    作為一個五品武者,渾身上下的內氣都完全轉化為真氣,剛才程勇就被此人一掌的余波,給打的倒飛了出去。
    但是面對這來勢洶洶的一掌,來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,不,在燕東亮的眼中,此人的身上,瞬間泛起了紅色的光芒。
    ps.追更的童鞋們,免費的贊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~515紅包榜倒計時了,我來拉個票,求加碼和贊賞票,最后沖一把!
    ps:  更新晚點,抱歉!
  想看好看的小說,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“得牛看書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