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4 公道天心

  荒山,有些發枯的草,讓這座荒山看上去很是零落,程勇手持自己的大環刀,不斷的喘氣。
    此刻的程勇,已經不是和鄭鳴走在一起時那個意氣風發的家伙了,他那一身剛剛做好的錦緞,已經被泥土和鮮血之物沾染,看上去顯得狼狽不堪。
    和身上的衣物相比,程勇的身體受到的傷害更大,七零八落的布條,胡亂的綁在他受傷的傷口上,其中肋下的傷口,更是不斷的冒血。
    “老程,你……放下我,自己走吧,我真的不行了。咳咳……那個……那個你要是不走,咱們兩個都走不了。”倚伏在程勇身上的漢子,無限悲涼的說道。
    程勇抓住一把泥土,直接護在自己的還在流血的傷口,雖然泥土有那么一點的止血作用,但是一股錐心的疼痛,還是讓這個鐵打的漢子忍不住皺眉。
    “盧大金,你小子慫啥?咱們九大狼旗都見識過了,他們都沒能要了兄弟的性命,他一個小小的狗屁家族,還能殺了咱們?真他娘的笑話!”
    “哈哈,沒事,等咱們沖出這座山,一定找到鳴少借兵,將他們這個地方給滅了。”
    程勇說到這里,哼了一聲道:“要不是尋歡那小子正在閉關,我肯定會把他給叫來。”
    “那小子殺起人來,可厲害。”
    被程勇背在背上的男子,好一會沒有說話,就在程勇再次嘮叨的時候,那漢子道:“老程,我的事情,你還是不要給鳴少說了,都是小事情。”
    “他每天不知道……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要忙呢,對了,你呀,以后辦事的時候,一定要細心點。還有跟著鳴少,不要太隨便了。呵呵……”
    “我已經在那小子的下半身砍了一刀。咳咳,也算是為鶯兒報了仇!”
    盧大金說到此處,眼眸之中,露出了一絲悲愴之色。
    程勇雖然此刻并不能看到自己的同伴,但是,他能感受得到同伴心里的悲痛。
    甚至,這個同伴心中的懊惱。他程勇也能感受得出。當下朝著盧大金的肩膀上拍了拍道:“大金,你現在是不是有些后悔?”
    “不后悔,我盧大金去天荒之地,沒有半點后悔,好男兒拼血沙場,有什么可后悔的!咳咳咳……”
    那被程勇稱為盧大金的男子,話語中帶著無比愧疚的道:“只不過,我是對不起鶯兒和小兒子……”
    “在她們最為需要我的時候,我沒有在他們的身邊。現在好了,我終于要去陪他們了,相信……相信有了我的陪伴。鶯兒以后不用再害怕了。”
    “對了,等我死了之后。你抽空去看一下我的大兒子,他在我的一個結拜兄弟坐下習武,你告訴他,一定要好好活下去!”
    程勇的眼眸中,這一刻全部都是淚水,他輕聲的安慰道:“盧大金,事情還沒有完,那些王八蛋,他們還都活的好好的。他們應該受到懲罰,你可得好好活下去……”
    一時間。程勇有些說不下去了,他平時是最沒心沒肺的人,但是現在,他覺得自己心中充滿了憤慨。
    幾天之前,就在不遠處,這個不愛多說話的漢子,還有說有笑的和自己等人分別。
    他從天荒之地歸來,他要和自己的家人重聚,他要和自己的家人一起慶祝大難的離去。
    可是,當自己兩天前接到這個漢子讓人送來的求救的消息時,程勇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    甚至他以為,這只是這位同伴的游戲之言,之所以會這樣的寫,只是為了騙自己好好的去喝一場。
    但是當他將信將疑的來到此處的時候,他看到的,卻是自己同伴的家破人亡,他看到的,是這位為了整個大晉王朝的黎民百姓,要拋頭顱灑熱血的男子,抱著自己小兒子的尸骨,在悲痛的哭泣逃命。
    那個時候,他的血被點燃了,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他不能夠忍受這個事實……
    殺殺殺……
    拼命的殺,不過隨著對手越來越強,程勇沮喪的發現,光憑著自己的一腔熱血,是真的不行。
    所以他帶著盧大金逃走,他要去找那個人,他要讓那個人幫著盧大金報仇。
    “盧大金,是條漢子就給我堅持住,咱們不能就這么算了!”程勇大聲的道:“咱們雖然不行,但是咱們還有老大,尋歡那小子,一定不會不管的。”
    “呵呵,閣下說的尋歡是誰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你們兩位,這次一定要死!”一個柔和的聲音,突然在兩個人的頭頂響起。
    程勇扭頭朝著那說話的位置看去,就見一個三十多歲,身穿著白色衣衫的男子,正傲然立在一塊山石下面,他看著自己兩個人的目光,就好像一只兇惡的狼,在看著自己的獵物一般。
    這種目光,讓程勇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。
    “燕東亮,沒想到,你們燕家竟然派出了你,嘿嘿,我姓盧的,真是……真是面子不小。”盧大金看著那白衣男子,話語中帶著一絲悲涼。
    燕東亮對于盧大金的話,絲毫沒有理會,他靜靜的看著盧大金,目光中無悲無喜。
    “冤有頭,債有主,那燕西行的傷,是我砍下來的,你只管找我就是,但是我這位朋友,和他沒有什么關系,你……你就不要為難他了。”
    程勇的臉色一變道:“盧大金,咱們都是生死兄弟,當年面對那些狼旗,咱們都沒有皺過眉,就憑他一個小王八蛋,也配要了老子的性命?”
    “真是羅嗦,你也不用充什么好漢,不過姓盧的,你今日也一定會死。”
    被稱為燕東亮的男子冷漠一笑道:“要怪,就只能怪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。”
    “我們燕家,可不是你們這些人,可以招惹的。”
    “招惹你們燕家?我呸,姓燕的小子,你知道老子最煩的的是什么?老子最煩的,就是你們這些外表光鮮,內里混蛋。狗屁不如的東西!”
    “看看,知道這是什么嗎?我告訴你。這是一條熱血的漢子,在九大狼旗進入大晉王朝的時候,你們這些權貴,躲的躲,藏得藏,跑的跑!”
    “可是他,別看他修為不高。但是他卻憑著自己的一顆心,別離最需要他的妻子和家人,到了青荒口。”
    “而就在金無神被天荒之地的高手攔住,更有無數的百姓返回家鄉,需要有人通知他們撤退的時候,他更是堅定的站出來,要用自己的性命相拼!”
    “你們呢?什么狗屁燕家,趁著他沒在家,逼死了他的妻子。又讓他的兒子……”程勇說到小孩子的時候,真的有點說不下去了,他的眼眸。更是變的血紅。
    那燕東亮的眼眸之中,這一刻也露出了一絲慚愧之色。作為家族之中派來處理這件事情的人,他怎么會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呢。
    但是現在,就算他心里清楚事情的起因后果,他也絕對不能在這件事情上,心存良善,有任何的心慈手軟。
    這不但是因為斬草除根,更是為了維護家族的聲譽。
    只要將眼前兩個人都殺了,就不會有人將這件事情流傳出去,也就不會傷及到他們燕家的聲譽。
    “三哥。您不要將他們直接殺了,你將他們的手筋和腳筋都挑斷。我要讓他們好好的見識一番,馬王爺有幾只眼。”
    一個帶著無盡怨毒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。伴隨著這聲音,就見一行人抬著一個滑桿走了過來。
    抬著滑桿的,是四個雄壯如獅的漢子,而在滑桿上,躺著的則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,面容還算清秀的年輕人,只不過此刻這年輕人的臉色猙獰如鬼。
    他無限怨毒的看著盧大金,他的眼眸之中,這一刻就好像隱含著兩團洶洶燃燒的火焰一般。
    看著盧大金那猶如風中殘燭般的身軀,年輕人有些瘋狂的道:“哈哈哈,姓盧的,你怎么不厲害了,你不是說要殺了我給你妻子報仇嗎?”
    “來啊,我燕西行就在這里,你來殺我啊,只要你動手,嘖嘖,我就在你面前。”
    “砍下我的腦袋啊,哈哈哈,我知道你想砍下我的腦袋,但是你做不到,你沒那個本事,我告訴你啊,你知道你老婆是怎么死的嗎?”
    “你一定想知道對不對?那我就告訴你,你老婆那個賤人,是被我用刀,一刀刀的捅死的,捅的時候,鮮血漫流,那感覺實在舒爽啊!”
    盧大金的眼睛,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紅色,雖然他一次次的告訴自己,要冷靜。
    但是這個時候,他實在是冷靜不下來,他是一個男人,一個有血有肉,更有支撐的男人。
    一個碧血丹心,慷慨赴義的男人。
    可是,正是因為他這種大義的選擇,讓心愛的妻子死在了這種人渣的手中,正是自己的慷慨赴義,讓他心愛的兒子……
    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時。盧大金猛的從程勇的背上跳了下來,他身上,七八個傷口,在不斷的流血,但是他的眼睛,這一刻卻血紅無比。
    殺殺殺……
    “對嘛,這才算是一個男人,嘿嘿,你那小崽子還在我的手上咬了一口,嘖嘖,當時我直接用他的頭,撞在了一塊巨大的山石上。”
    燕西行說到這里,雙手輕輕的一碰,然后嘴中喃喃的道:“嘭,那聲音,真的是美妙的,就好像一個熟透的瓜,哈哈哈哈!”
    “我要殺了你!”盧大金騰空而起,猶如蒼鷹一般的朝著燕西行撲了過去,可是就在他撲向燕西行的時候,一條身影從燕西行的身邊沖出,對準盧大金就是一掌。
    洶涌的掌風,猶如潮水一般的朝著盧大金直接籠罩了過來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