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3 逆天箋

  就在司空紫符感慨的時候,就聽有人道:“大哥,你以后啊,還是多看看家族的典籍吧,逆天而行要是真的那么容易的話,恐怕不知道有多少人早就逆天而行了。”
    這個說話的人,讓司空紫符有些反感,但是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,他還必須得笑臉相迎。
    因為這個人在家族之中的地位,還在他司空紫符之上。
    司空牛錄,司空皇族的執事長老,同時還是家族刑堂的執掌者,就算作為國君的司空紫符,要是犯了錯誤的話,也要被司空牛錄懲處。
    “原來是五弟,不知道五弟你從典籍之中看到了什么?”司空紫符皮笑肉不笑的說道。
    司空牛錄哼了一聲道:“逆天挑戰十三圣宗,勝了自然是逆天改命,而一旦失敗,就要失去自己的性命。”
    “而且,那個挑戰者所在的家族,也要灰飛煙滅,大哥,你現在明白為什么沒有人敢逆天了吧!”
    司空紫符點頭,司空牛錄雖然說話難聽,但是他卻是解決了一個大的問題。
    “五弟你有事嗎?”司空紫符將手中的消息一卷,看似隨意的向司空牛錄問道。
    司空牛錄撇了一下嘴,眼眸中帶著一絲不屑的朝著司空紫符看了一眼道:“大哥您是不是要去見太上長老?”
    “不錯!”司空紫符點頭,這也沒什么可隱瞞的。
    “那大哥您就不用去了,太上長老正忙著給十三圣宗發逆天箋。”司空牛錄嘿嘿一笑道:“他老人家,可是一刻都等不了。夜長夢多啊!”
    “要是鄭鳴那小子自己打臉。說自己只是胡說八道。那想要消滅那小子,就有點難了。”
    “所以太上長老說,趁著這小子還沒有明白過來逆天之戰的危險之前,先將這件事情給他定下來,嘿嘿,只要逆天箋一發出,他就別無選擇了。”
    逆天箋是什么東西,司空紫符根本就不知道。他雖然很不屑司空牛錄的得意洋洋,但是這個時候,也只有小心的向司空牛錄請教逆天箋的問題。
    司空牛錄在這件事情上,絕對不是吹的,只是半刻鐘的功夫,就將逆天箋的情況給說清楚了。
    原來按照那高高在上的上門定下來的規矩,皇位的更替有三種方式,第一種和第二種都在上門的手中,沒有什么好說的。
    至于第三種,也就是所謂的逆天之路。在有人提出之后,被攻擊的皇族。就要向十三宗門發出逆天箋。
    十三個上門留下的宗門,在得到逆天箋之后,就要立即準備迎戰,只不過這逆天箋可不能隨意發,如果哪個皇族為了消滅自己的對手,隨意發逆天箋,經十三圣宗調查為假的話,那么這個皇族,就要付出血的代價。
    峽谷十三國之中,就有過一皇族,實在是被自己麾下的力量逼的喘不過來氣,亂用了逆天箋。
    結果,被十三圣宗調查為假,然后他的對手沒有被打擊,而整個皇族,則被磨滅。
    至于這個皇族被磨滅的罪名,只有一個,那就是欺天之罪。
    這種罪名,聽起來好像有點好笑,但是用起來一點都不好玩,欺天之罪,那是一個族的滅亡。
    司空家族的老祖,這個時候用逆天箋,簡直太合時宜了,要是鄭鳴反悔之后再用逆天箋,那就晚了!
    甚至他們司空家族,都會因為這逆天箋,而直接被干掉。
    司空紫符的心中,對于那高高在上的上門,越加多了幾分崇敬,他就覺得,自己這個國君,在人家上門的眼中,就好像一個螻蟻吧。
    什么時候有一天,自己也能夠進入上門,要是那樣的話,就算這個國君,自己也不干了。
    不,就算是峽谷十三國的國君,自己都不干。
    姬清芬作為心劍閣的閣主,自然是第一時間接到了逆天箋,本來,這個時候,她本人已經到了定州地界,再用半天的功夫,就能夠進入伯爵府。
    可是,逆天箋已經發出,這讓姬清芬有一種無比沮喪的感覺。
    逆天箋一經發出,任誰也改變不了鄭鳴要挑戰十三圣宗的事實,而鄭鳴如果過不了十三圣宗這一關,那么無論是他,還是他的家族……
   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,姬清芬還是來到了伯爵府,不過在伯爵府中,她見到鄭鳴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鳴少,在下的座下,缺少一個弟子,不知道鳴少可不可以將您的妹妹送于我,做我的親傳弟子?”
    一進門就要自己的妹妹,這是個什么情況?鄭小璇這些天來,已經表現出了很強的天賦。
    八歲,修為卻已經突破了第九品,自然,這有鄭鳴替她洗經伐髓的結果。
    而愿意收納鄭小璇為徒的人,實在是太多了,就連葬劍宮鄭鳴那位師姐,為了收鄭小璇為徒,死磨硬泡的在鄭鳴家里住了一個月,可是鄭小璇說什么都不愿意。
    至于她不愿意離開的原因,則只有一個,那就是她不愿意離開母親端陽英。
    鄭鳴遲疑了一下道:“前輩上來就準備將我妹妹收為弟子,是不是該給我解釋一下啊?”
    “鄭鳴,你可知道逆天之戰的后果,勝了自然是驅逐皇族,代替皇族,可是一旦戰敗的話,那后果……后果是族滅!”
    姬清芬對于鄭鳴的神秘,心中也有些畏懼,但是這個時候,她也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    “你這是拿自己全家的性命在賭博,你……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!”
    雖然姬清芬的話,說的很重,但是鄭鳴并沒有生氣,因為他從姬清芬的話語中,聽出了這個心劍閣的閣主,是向著自己的。
    “這不是賭博,不就是一個逆天之戰嘛,我心里有數。”鄭鳴說到此處,聲音之中帶著低沉的道:“更何況,就算我戰敗了又如何,那些上門要是敢對我家人動一根指頭,我就滅了他!”
    姬清芬的神色很平靜,但是她的心中,卻對鄭鳴生出了一絲失望,這個本來讓她看好的年輕人,現在實在是太暴躁了。
    也許他覺得,自己身后的人,能夠讓他一劍屠滅天狼九旗,已經是天下無敵。
    但是他哪里知道,在上門的眼中,天狼九旗根本就算不了什么,不要說上門那些修為高深的大能者,就算來幾個普通的躍凡境弟子,都能夠輕松的解決十萬狼騎。
    而上門雖然并不將普通的凡人看在眼中,但是他們對于自己定下來的規矩,卻是無比的重視,在他們的眼中,沒有人可以破壞他們定下的規矩。
    所有破壞他們定下規矩的人,也唯有死路一條。
    因為他們的尊嚴,絕對不允許被挑戰。
   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后,姬清芬再次苦口婆心的勸道:“鳴少既然這樣說,我也相信,不過對小璇這丫頭,我是真的從打心眼里喜歡。”
    “鳴少還是讓她給我當弟子吧?”
    鄭鳴也很想幫著這個可愛的妹妹找一個師傅,不過他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妹妹交給姬清芬。
    那心劍閣,實在是有點太冷清了,將自己的妹妹培養成一個像姬清芬這樣的人,絕對不是他的目標。
    “閣主,您的誠意我知道,但是我絕對不會讓我妹妹拜入心劍閣的。”
    鄭鳴說到此處,見姬清芬還要勸,就沉聲的道:“因為,心劍閣實在是有點太悶!”
    “太悶的環境,不適合小孩子的成長。”
    姬清芬這一刻,直覺心里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,她萬萬沒想到,鄭鳴拒絕她的理由,居然是心劍閣太悶!
    你有沒有想過,這天下,究竟有多少人,希望自己的后輩加入心劍閣,更有多少不可一世的人物,為了讓自己的子弟加入心劍閣,而……
    “鳴少,有一件事情,要向您回稟一下。”托天老祖緩緩的走過來,輕聲的向鄭鳴說道。
    現在的托天老祖,對鄭鳴的畏懼,可以說越發的多了幾分,無論是說話做事,都有點小心翼翼。
    姬清芬認識托天老祖,她朝著托天老祖掃了一眼,就沒有再說話。畢竟兩個人分屬不同的陣營,更何況此刻一副仆人摸樣的托天老祖,不見得愿意和她打招呼。
    鄭鳴隨手從托天老祖的手中接過紙條,隨即他的眼眸之中,露出了一股殺意。
    這殺意狂暴無比,坐在鄭鳴旁邊的姬清芬,就覺得自己一下子出現在了地獄之中。
    鄭鳴的修為明顯沒有自己強,可是在他狂暴的殺意下,自己怎么會心生恐懼?而且這種恐懼,還是一種讓人從心底發寒的恐懼!
    雖然姬清芬極其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,但是她還是忍不住讓自己離鄭鳴遠一點。
    “鄭鳴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?”姬清芬輕聲的道:“有什么事情,咱們可以慢慢解決。”
    “這件事情,慢不得。”說話間,鄭鳴身如閃電,快速的消失在了小屋之中。
    姬清芬扭頭朝著托天老祖看去,而有些羞于見故人的托天老祖,此刻則直接給了姬清芬一個背影。
    “……盧大金重傷……”
    這是鄭鳴揉成碎塊的紙上,勉強還能看出來的內容,姬清芬不知道盧大金是誰,更不知道誰讓盧大金重傷,但是她有一種預感,那就是一定有一場腥風血雨要掀起!
    因為,鄭鳴那個魔星,已經著急,而他剛才的殺意,更沒有絲毫的掩飾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