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1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1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1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52 十三圣宗

  “原來是玉茹姑娘,真是有失遠迎啊!”鄭鳴并不是第一次見到岑玉茹,只不過當時他見岑玉茹的時候,用的是李尋歡的化名而已。
    “打擾公子了,玉茹真是眼拙,竟然沒有認出尋歡公子,就是鄭鳴公子,實在是有眼不識真神啊!”岑玉茹眉眼帶笑,嬌聲的說道。
    鄭鳴擺手道:“當時只是隨口杜撰了一個名字而已。”
    岑玉茹嘻嘻一笑道:“鄭公子對小朵妹妹可真是情深意重啊!”
    李小朵雖然在幫著岑玉茹張羅東西,但是此時聽到岑玉茹的打趣,耳根還是一下子紅了起來。但是,羞澀之中的李小朵,對于玉茹姐姐的話,心里還是蠻受用的。
    鄭鳴沒有解釋,他淡淡的道:“岑姑娘突然來到我這里,恐怕不是只為了說這句話吧?”
    “鄭公子,我這一路過來,本來是想和鄭公子結交一番,但是現在,我只能當一次說客。”岑玉茹說到此處,臉色有些鄭重,嚴肅道:“公子需要一個幫您未雨綢繆之人。”
    鄭鳴接過李小朵遞過來的茶,輕輕的呷了一口之后,就沉默不語,等著岑玉茹說話。
    鄭鳴這種波瀾不驚的態度,讓岑玉茹覺得有些不爽,作為神機谷的傳人,一般她不說話,就算是各國權貴,或者是一方之主,都會向她求教。
    而現在,自己已經將話說得如此明白,這個鄭鳴,居然裝的好像榆木疙瘩一般。什么反應都沒有。
    難道他以為。自己離開了他。就辦不成事情了嗎?心中的高傲,讓岑玉茹真有一種拂袖而去的沖動,但是想想此次自己來見鄭鳴的目的,還是將內心里的怒氣壓了一下。
    “鄭公子,不是玉茹說您,您雖然勇猛過人,但是有些事情上,實在是太過魯莽。”
    重新恢復了平靜的岑玉茹。聲音低沉的道:“您一戰滅了九大狼旗,在整個大晉王朝之中,不,應該說在整個峽谷十三國之內,您的名聲一時無二。”
    “本來,所有的主動權,都掌握在您的手中,可是現在,由于您魯莽的宣布要驅逐司空家族,奪取司空家族的皇位。已經讓您處在了非常不利的地位。”
    “恐怕您聽說過一句話,叫做受命于天吧?”
    受命于天的傳說。在定州已經傳揚了不知道多少遍,但是鄭鳴這些天,主要醉心于銘文的研究,哪里有時間理會這個?所以他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這句話。
    “受命于天,即壽恒昌!”
    鄭鳴這個時候,想到的是上一世傳國玉璽上的的話。岑玉茹皺了一下眉頭,她可以斷定,峽谷十三國每一個國家的皇族,那玉璧上都沒有即壽恒昌四個字。
    但是這四個字和受命于天四個字連起來,還真是順暢無比,而且她還覺得,受命于天這四個字,最配的,就是即壽恒昌幾個字。
    所以在猶豫了一下,她就輕聲的道:“既然公子已經知道了這幾個字,那您就應該知道您現在的處境。”
    “司空皇族的皇位,乃是上門所授,您要想驅逐他們,那就是和上門作對,而不論是大晉王朝之內的頂級世家和宗門,還是峽谷十三國其他國家的頂級宗門,他們這一刻,都已經站在了您的對立面。”
    “也就是說,您一句要將司空皇族驅逐出大晉,已經給自己樹立了無數的敵人。”
    鄭鳴的嘴巴,一下子張大了不少,他之所以要驅逐司空家族,純粹是惡心這個皇族的作為。
    給自己下絆子也就罷了,他們竟敢哄騙無知的百姓,雖然他們這樣做,對于結果沒有任何的損害,但是其用心之險惡,可想而知。
    按照鄭鳴的性子,他本來想將司空家族屠戮干凈,但是一時不愿意臟了自己手的他,就選擇了驅逐。
    皇族了不得,老子就讓你成不了皇族。卻沒有想到,自己一句話,竟然得罪了如此多的人。
    “為公子您的未來打算,小女子覺得,鄭公子您現在最好的選擇,就是和司空皇族和解,只要公子有意,那玉茹可以幫著公子挽回這件事情。”
    岑玉茹說到此處,眼眸中多出了一絲自得的笑意,這件事情不好挽回,而要挽回這件事情,那不但需要巨大的顏面,而且還需要高超的智謀。
    而這兩點,恰好她岑玉茹都有。
    “如果我一定要將司空皇族從皇位上拉下來呢?”鄭鳴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岑玉茹接下來的話,沉聲的說道。
    鄭鳴的話,讓岑玉茹有些猝不及防,整個人愣在了那里。不過,作為神機谷的傳人,岑玉茹很快就鎮定下來,輕輕一笑道:“公子要將司空家族從皇位上拉下來,只有兩條路。”
    “一條是公子您在上門有人,可以直接免掉司空家族皇族的地位!”
    上門是個什么玩意我都不知道,我怎么會在上門之中有人呢?就在鄭鳴準備開口說我一定要這樣做的時候,岑玉茹接著道:“另外一條路,也不容易。”
    “峽谷十三國,一共有十三圣宗,只要公子您在各大圣宗擅長的武技上擊敗他們的傳人,您就可以逆天改命,將司空家族從皇位上驅逐下去。”
    鄭鳴一拍大腿道:“雖然這個聽著也不怎么舒坦,但是既然只有這兩條路,老子就選這一條吧,十三圣宗,還真是有點小麻煩啊!
    俗話說的好,人逢知己千杯少,話不投機半句多。本來,信心滿滿以為能說服鄭鳴的岑玉茹,碰上鄭鳴這種人,只覺得自己再說話就是浪費口舌。這簡直就是一種折磨。
    對,就是折磨,而且還是一種讓她覺得無法忍受的折磨。
    所以,岑玉茹又和鄭鳴胡亂敷衍了幾句之后,就告辭離去。她走的時候,臉上雖然掛著笑容,但是她的眼眸中,卻多了一絲冷意。
    熱臉貼上了冷屁股!
    雖然岑玉茹很不愿意承認自己現在遇到的就是這個情況,但是事實就是如此,她一腔熱血的去找鄭鳴,要為人家出謀劃策,可惜,人家根本就不領情。
    不領情啊!想到那小子囂張無比的模樣,岑玉茹就有一種要將這小子踹到陰溝之中淹死的沖動。
    狂妄,無知,粗俗!一時間,岑玉茹幾乎將所有的貶義詞,都恨恨不已的扣在了鄭鳴的頭上。
    “趙叔,看來這一次,事情是不能夠善了了,我和鄭公子談過了,他要挑戰十三圣宗。”岑玉茹說到此處,輕輕的搖頭,一副很是為鄭鳴擔心的道:“十三圣宗各有所長,而在十三圣宗的長處勝過十三圣宗的傳人,真的很難啊!”
    “您覺得,鄭公子能夠做到嗎?”
    那趙姓中年人作為宗師級別的高手,自然知道什么是十三圣宗,他幾乎斬釘截鐵的道:“做不到,自然是做不到。”
    “岑姑娘,我聽說,當年有一位驚才艷羨的人物,也曾經想要挑戰十三圣宗的傳人,只不過他在完成了三宗的挑戰之后,就主動放棄了。”
    “那鄭鳴雖然也能稱得上了不起,但是要挑戰十三圣宗的傳人,逆天而行,我認為他做不到!”
    “可是人家鄭公子本人,卻是自信滿滿,究竟會有一個什么樣的結果,咱們還是拭目以待吧!”岑玉茹說到此處,眼眸之中,多出了一絲笑容。
    憑借著她對趙姓中年人的了解,只要她傳出來的消息,趙姓中年人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傳播出去,到那個時候,鄭鳴再想改口就難了。
    用十三圣宗最擅長的道,來擊敗十三圣宗的傳人,鄭鳴,你覺得這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嗎?
    那位趙姓中年人,果然沒有讓岑玉茹失望,也就是半天的功夫,消息就被他傳播了出去。
    一時間,鄭鳴要挑戰十三圣宗傳人,逆天而行驅逐司空家族的消息,變的越加的狂暴。
    不知道十三圣宗究竟為何物的普通武者,還覺得在這個上面,鄭鳴應該有把握。而那些知道挑戰十三圣宗代表什么意義的大家族,一個個都驚呼不已。
    “鄭鳴這小子,我看真是瘋了,難道他以為這是一劍能夠解決的問題嗎?”
    “嘿嘿,和心劍閣,快劍谷去比劍,我覺得鄭鳴好像還行,但是他要是和金剛宗比試硬功,我覺得他真的不行。”
    “可不是嘛,十三圣宗立宗之久,那幾乎可以比得上峽谷十三國的建立,他們歷來執掌峽谷十三國宗門的魁首,而且每一宗都有自己的絕學。”
    “是啊,我聽說雷罡門號稱至陽至剛,真氣威猛天下第一,特別是他們的雷霆神掌,更是號稱天下難敵啊!”
    “可不是,不過雷霆神掌雖然厲害,但是碰上至柔的無形水波功,恐怕也只有吃癟。”
    “你想到哪里去了,這無形水波功,可是人家至柔之力,鄭鳴要硬碰硬才行啊!”
    “嘖嘖,怪不得這逆天改命難呢!”
    司空家族無疑是最關注這消息的家族,作為國君,司空紫符第一個知道了這消息。
    “嘿嘿,挑戰十三圣宗,這小子還真夠異想天開的,如果他挑戰十三圣宗失敗的話,也不會有什么損失,成功了,則算是他逆天改命成功。”
    拿著手中的情報,司空紫符心里涌動著一種深深的不爽。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