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07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07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07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48 熱臉貼上冷屁股

  司空得訓的臉上有了得意之色,他裝腔作勢的道:“鄭兄,這次來到定州的,乃是我們司空皇族的北陽王殿下,按照大晉王朝的規矩,清泉伯應該出迎三十里的。”
    “大少爺,甭管他們了,這群孫子,就是蹬鼻子上臉。”成大牛的心中,最尊敬的就是鄭鳴。
    畢竟,是鄭鳴給了他們一條新的生路,是鄭鳴讓他們不再是山賊,可以說,他們對鄭鳴的尊敬,已經到了肚子里,現在竟然有人裝腔作勢到讓鄭鳴的老爹出來迎接,實在是太過分了。
    更何況這個司空皇族,鳴少已經說了,不用管他們,他們愛咋咋地。
    “混賬!你可知道,你這樣說皇族,是罪誅九族之罪,你……你簡直罪不容誅!”
    司空得訓手指著成大牛,這一刻,他覺得自己真的是當年司空皇族的前輩附體,他覺得自己一定能夠給司空皇族掙來一份巨大的臉面。
    可是還沒有等他將話說完,成大牛已經怒聲的喝道:“他奶奶的,你小子要是敢再說一句,老子宰了你!”
    面對氣勢洶洶的成大牛,這一刻司空得訓的神色并沒有慌張,一來他在修為上不次于成大牛;這二來,鄭工玄能夠派鄭亨前來迎接,就足以說明鄭家對司空皇族,還是很尊重的。
    在這種時候,自己不出出氣,不刷刷存在感,以后司空皇族之內,怎么還會有自己的地位?
    想到這里,當下就沉哼一聲道:“成大牛,我相信你手中的刀很鋒利,但是你敢殺我,我不信。”
    “我是奉了皇命而來,你要是敢殺我,那就是挑釁大晉皇族的尊嚴,就是挑釁整個大晉世家,你一條爛命可以無所謂。但是我告訴你,不要給自己的家人。自己的主子惹禍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他看向神色有些著急的鄭亨,聲音之中帶著柔和的道:“世子,我不希望再聽到這樣的話語。”
    鄭亨是老實人,而且他心中,還沒有反抗司空皇族的想法,所以這一刻。他覺得自己有點難辦。
    就在鄭亨準備和稀泥的時候,就聽遠處有人高聲的道:“大公子,大公子。”
    這說話的,是一個女子,所以聽起來,聲音無比的清脆,鄭亨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,臉上就露出放松之意。
    而那成大牛的臉上,除了一絲親近之意外。還露出了一絲敬畏之色。
    司空得訓扭頭一看,卻見一個身穿黑衣,身材妖嬈的年輕女子。正在快馬奔來。
    這女子的容顏,要司空得訓說。也就是出眾而已,但是女子躍馬揚鞭的姿態,卻讓他心里涌起了一種強烈的征服欲。
    畢竟,那些柔弱似水,只要他司空得訓伸一伸手指,就會對他脫下自己衣衫的女子,他根本就看不上,而這個女子則不同,這簡直就是一匹烈馬。
    讓人心中。不覺就升起一種征服的欲望,要是能夠將這個女子收復的話。絕對是一件得意之事!
    可是,就在司空得訓將這種念頭壓制在心頭的時候,那女子已經快速的來到鄭亨的身邊道:“大公子,鳴少已經出關,他讓屬下來追趕大公子,就是讓屬下告訴大公子您一句話。”
    “二弟有什么話讓姐姐跑一趟?”對于黑妖狐,鄭亨滿是尊重,不只是黑妖狐的身份,更因為黑妖狐做的事情。
    這是一個女中豪杰!
    這個評論,是鄭亨的母親端陽英說的,對于母親的這個評論,鄭亨從來不敢反對。
    黑妖狐朝著司空得訓掃了一眼道:“二公子讓我告訴大公子,司空家族的人,要立即滾出咱們定州的地界,而且二公子給司空家族七天的時間,讓他們收拾家當,滾出大晉王朝。”
    “不然,殺無赦!”
    司空得訓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嗡嗡直響,甚至他有一種腦袋不夠用的想法。
    收拾家當,滾出大晉王朝,這樣的說法一般都是司空家族對其他不聽話,又有一定實力的世家說的,幾乎是司空皇族對于那些不聽話世家的最后通牒。
    可是現在,鄭鳴竟然讓人傳來了這種話,這簡直就是對司空皇族赤裸裸的打臉。
    “你說什么……,你再說一遍!”這一刻的司空得訓,聲音之中除了憤怒,更帶著一絲緊張,甚至他連自己激動之下的失態,都沒有意識到。
    黑妖狐朝著司空得訓掃了一眼,冷笑了一聲,也沒有理會司空得訓,催馬揚鞭而去,臨走的時候,朝著鄭亨道:“大公子,咱們走吧。”
    千騎飛馳,瞬間的功夫,就已經沖出了老遠,看著那些漸行漸遠的身影,司空得訓這才清醒了過來。
    他這才意識到,一件大事,竟然在自己的眼前發生了。
    怎么辦?自己該怎么辦?是不是立刻將這種事情,上報給長老會?
    而就在他憤怒不已的時候,司空紫韻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邊,只不過此刻,這位司空皇族北陽王的眼眸中,充滿了滾滾的殺意!
    對于大晉王朝的百姓而言,這一年,真的是多事之秋!而這多事之秋的緣故,還是因為同一個人。
    鄭鳴!
    九大狼旗入侵,是因為鄭鳴一怒之下斬殺了天狼原的狼主,而就在所有人為天狼九旗進入大晉王朝人心惶惶,恐懼不已的時候,又傳來了鄭鳴一劍斬殺九大狼旗的消息。
    這個消息,雖然大多數人都不是太相信,但是伴隨著這個消息的傳出,大晉王朝的天下,好像一下子平靜了下來。
    但是,就在有人覺得,自己要過上兩天安穩日子的時候,一個關于鄭鳴的消息又傳了出來。
    和兇殘的,要入侵的九大狼旗相比,這個消息好像要小一點,但是對于大晉王朝的普通人而言,它引起的震驚程度,卻比九大狼旗的入侵更甚。
    因為這個消息是,鄭鳴要趕司空皇族離開大晉王朝。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不少人都被這個消息給雷倒了。很多人都不相信,這個消息是真的。
    怎么可能?鄭鳴這是瘋了嗎?他怎么會冒出來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想法呢?他怎么想要趕走司空皇族。他難道是瘋了不成?
    一時間,無論是普通的平民百姓,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世家大族,在這件事情上都議論紛紛。
    特別是那些世家大族,畢竟鄭鳴代替司空家族,涉及最深的,就是他們這些世家大族。他們怎么可能不關注。
    當然,最關注這件事情的,還是作為皇族的司空家族。
    作為大晉王朝國君的司空紫符,雖然不是第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司空家族的掌權者,但是他卻是第一個感到自己的背后在冒汗的人。
    因為他除了司空家族家主的身份之外,他還有國君的身份,若是司空家族真的被鄭鳴從大晉王朝趕出去的話,那么他司空紫符的身份,就是一個亡國之君。
    他司空紫符。絕對不愿意成為一個亡國之君,更不愿意丟棄他手中的權勢。
    畢竟,這個權勢。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,沒有了一國之君的權勢。那么他就會陷入一個生不如死的境地。
    “瘋了,這個小子簡直瘋了,早知如此,就算我惹下滔天的大禍,也要將這個小子給誅殺了。”
    “對,就是誅殺,絕對不能夠給這個孽障,留下任何的生路。”
    司空紫符兩眼通紅,在他的心中。經歷了一劍平天狼九旗之后,鄭鳴一定會有一個不平靜的階段。
    但是在他的想象之中。鄭鳴肯定會跟他們司空皇族大鬧一場的,畢竟司空皇族在鄭鳴宣布天下可無憂之后,他們背地里狠狠的給鄭鳴上了眼藥。
    幾乎在他們將大部分的平民,用鄭鳴的那一番話騙回自己家鄉的時候,鄭鳴就已經成為了大部分大晉英豪眼中,十惡不赦的魔頭。
    雖然事態的發展,都在鄭鳴的意料之中,但是這并不表示,鄭鳴就可以當作什么都不曾發生過。他怎么可能是那種一笑泯恩仇的心胸大度之人呢?說鄭鳴睚眥必報,心狠手辣還差不多。這一點,他們是有心理準備的。
    而一品家族,七州之地,就是他們準備平息鄭鳴憤怒的東西。在聽到這個條件的時候,司空紫符覺得,這個條件已經夠好的,不管鄭鳴心中有多大的怨念,這一刻,也應該滿足了。
    但是,他萬萬沒想到,就在司空家族派人去宣布對鄭鳴父親的封賞,更準備將司空家族最漂亮的女子,嫁給鄭鳴的哥哥時,他們遇到的,居然會是這樣的場景!
    拒絕?不對,此刻已經不能夠用拒絕來形容鄭鳴的作為,他簡直就是在造反!
    亂臣賊子,他憑什么讓自己家族從皇位上讓出來,他憑什么要免掉自己家族的國君傳承。
    憑什么,難道就憑他的拳頭大嗎?殺了他,一定要殺了他,絕對不能讓他如愿以償。
    這個時候的司空紫符,簡直有些歇斯底里,他的眼眸之中,更是充滿了一種憤怒的火焰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有人輕輕的來到司空紫符的近前,恭敬的道:“陛下,老祖請您去一趟。”
    憤怒之下的司空紫符,這才清醒了過來。當下快速收拾了一番之后,就來到了皇宮后面最重要的宗老院。
    “紫符拜見老祖。”司空紫符畢恭畢敬的朝著那些老者行禮,眼眸中,更是充滿了恭敬。
    司空家族的老祖,神色淡然的坐在寶座上。他在司空紫符行禮之后,一揮衣袖道:“都是一家人,不用來這些沒用的禮數了。”
    “紫符,你應該已經知道,我為什么要叫你過來了吧?”
    PS: 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!訂閱是一個作者賣力碼字的動力啊,各位兄弟有能力的請訂閱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