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04-10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04-10)      完本感言(04-10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44 暴增的聲望值

  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,每個人都有8張票,投票還送起點幣,跪求大家支持贊賞!
    在看到這個女子的瞬間,那在天狼左祭面前,八風不動的狼帝勐賁,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柔情。
    只不過,這一絲柔情,被他掩飾的非常之好,也就是眨眼之間,那股柔情就從他的眼眸中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    “你這么著急找我什么事情?”女子的聲音之中,帶著冰冷的味道:“不要和我說天狼原的事情,那鳥不拉屎的地方,我實在是呆夠了!”
    “對于那個地方,我不想聽,也不想管。”
    女子的話語冰冷,絲毫不給狼帝勐賁面子,甚至此時的她,呵斥狼帝勐賁,就好像呵斥一個自己家的小兒。
    作為一方之帝,狼帝勐賁可是有著自己的威嚴,就算是天荒之地,他也是霸主級別的人物。
    但是面對這女子的無禮,勐賁的臉上卻沒有任何憤怒,甚至他的臉上,還帶著一絲討好的神色。
    “青檬公主,勐賁這次,并不是要向您匯報天狼原的事情,而是我給小舒找了一個幫手。”
    “天桓神境最近就要開啟,小舒不是需要護衛嗎?”
    女子的臉色,這才好看了一些,不過隨即,那一絲出現在女子臉上的輕柔,就消失的干干凈凈。
    她的話語中,帶著一絲冷漠的道:“小舒是需要護衛,但是就憑天狼原那些武者。呵呵。也就是一群渣而已。”
    “他們進入天桓神境。除了送死還是送死,說不定到時候,還會拖了小舒的后腿,還是算了吧!”
    勐賁的神色,依舊柔和。他輕柔的道:“天狼原的年輕人,我知道你看不上,我也沒有準備介紹給你天狼原的年輕人。”
    “這個少年叫鄭鳴,他的武技多強我不知道。但是他的戰力,絕對不弱于一品的強者。”
    那女子明顯愣了一下,她那狹長的眼眸,閃爍過一絲的精光,這絲光芒,讓她整個人一下子多出了一種氣勢。
    一種如山如岳,卻又好像超脫眾生之外的氣勢。
    雖然隔著鏡子,但是感受著女子的氣勢,勐賁的臉上,還是露出了一絲震驚。
    “躍凡三境!”
    看著震驚的勐賁。女子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爽利,她輕輕的嬌笑了一下。不無得意的道:“最近一年,我突破了躍凡第三境!”
    勐賁張了張嘴巴,好一會兒方才道:“師傅當年說的沒有錯,你才是咱們天狼原資質最好的人。”
    “勐賁,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提他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可是現在你和我說這一切,沒有任何的意義。”女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冷厲的道:“我現在最想做的,就是讓小舒成為神宮之主。”
    “你知道的,在這一點上,你幫不了任何的忙。所以以后沒有什么事情,你最好不要聯絡我。”
    對于女子的決絕,勐賁并沒有生氣,他輕聲的道:“那個少年,真的很強。”
    “我相信,他一定能夠幫得上小舒。”
    “呵呵呵,你所謂的幫得上小舒,不過是借我的手,幫你斬殺一個對手而已。”被勐賁稱為青檬公主的女子,話語中帶著一絲嘲諷和刻薄道:“難道你忘了,大智三十六策中的借刀殺人,還是我教給你的。”
    “我承認,我是準備借公主您的手,將這個人除掉,但是有一點我也沒有說謊,那個少年是一個人物。”
    勐賁說到此處,猶豫了剎那道:“天狼九旗覆滅了,前些時候,被那少年一劍斬滅。”
    “天狼九旗,好大的名頭,只不過就是一群土崩瓦狗而已,只要我愿意,除掉他們這些垃圾,只是舉手之勞而已。”女子的話語中,對于天狼九旗無比的蔑視。
    勐賁沒有再說話,而女子在發表了一通對天狼九旗的嘲弄之后,這才冷冰冰的道:“雖然你居心不良,但是我還是會讓那小子成為小舒的護衛之一。”
    “多謝公主。”勐賁恭敬的朝著女子行了一禮。
    女子一揮衣袖,那寶鏡上她的蹤跡,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。對于她而言,那個叫鄭鳴的少年,實在是沒有必要放在心上,更沒有必要為之煩惱。
    凡夫俗子,死了也就死了,反正這次天恒密境的開啟,也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少年,要葬身其中,因此,再多一個也無所謂。
    勐賁看著那重新恢復了平靜的寶鏡,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,他緊緊的攥著拳頭,滾滾的天地之力,瘋狂的朝著他的身體之中匯聚。
    青色的精氣,最終猶如氣柱,將勐賁整個人籠罩在了其中。在一刻鐘之后,勐賁終于重重的擊打出了一拳。
    這一拳,勐賁打的是自己不遠處的石壁,那洶涌拳風,在灌入石壁的瞬間,就好像清風吹到了鐵石上,沒有掀起半點的波瀾。
    但是,當十個剎那之后,一股水泉,噴涌而出。這水泉雖然不是很洶涌,但是那冰冷入骨的寒水,卻讓整個洞府的溫度,直接降到了冰點。
    冰水,一般都處于地底五十丈之下。勐賁能夠一拳打的冰水竄出,也就是說他這一拳,最低也轟破了五十丈的石層。
    而且,這涌出的冰水,是從半尺方圓的視孔之中涌出,速度和流量看上去沒有任何的異樣。
    經驗豐富的人,憑借著這一點,更能夠判斷出那用處冰水的通道,應該沒有任何的岔口,整潔如一。
    狼帝勐賁的臉上,終于恢復了平靜,他看著那涓涓的流水,淡淡一笑道:“這里毀了也好,天狼原將亂,我也難以留在此地了,走了也好。”
    說話間,勐賁一揮手將那寶鏡取到手中,而后快速的離去。
    ……
    黑色的巨牛上,鄭鳴正盤膝而坐,不過此時的他,整個人已經魂游物外。
    雖然他的身邊,有李小朵,有程勇等武者的照顧,但是鄭鳴此刻,卻是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。
    倒不是說鄭鳴在擺什么驕傲,而是他的心神,還在那九桿狼旗的銘文上沉浸著。
    “不對,我畫的好像哪里有點不對,那銘文好像錯了一點,嗯,這一點好像對了,但是……”
    在經過了一天的感受之后,鄭鳴發現那鑄造了九桿狼旗的銘文,足足有三萬五千三百六十一個。
    每一個大小不同,差別更是細微。鄭鳴雖然隱隱約約感覺到,這些細小的紋路組合在一起,將會形成巨大的力量,但是讓他刻畫出銘文來,真的有些難。
    這一天的時間,鄭鳴費盡了心神,也只是記住了三百多個銘文而已,而且鄭鳴還覺得,自己記住的那些銘文,好像什么地方有錯誤。
    自己的記憶力雖然稱不上好,但是也不壞,記不住的話,也只能說自己和那銘文,真的是沒有緣分。
    心中暗嘆了一口氣的鄭鳴,正準備將那些銘文放棄的時候,他心中陡然升起了一個念頭。
    在他的卡牌之中,可是有不少過目不忘的人物,用他們的英雄牌,是不是可以幫自己記住這些銘文?
    在這個念頭一升起的瞬間,鄭鳴忍不住調出了自己頭腦之中的英雄牌。
    通天教主,呃,這個絕對可以,但是要用他老人家,實在是有點小題大做。
    換一個,蛤蟆精,大爺的,這家伙就是一個妖精,而且還是一個看上去并不是太聰明的妖精,用它好像也不行。
   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,就決定再換一個,這一次出現在鄭鳴心頭的徐福,卻讓鄭鳴心中一動,畢竟這家伙能夠尋到鳳血,長生不死,智力應該很不凡。
    但是現在用掉他,同樣有點可惜啊!
    一個個英雄牌從鄭鳴的身邊閃過,鄭鳴發現都不是太合適。看來自己還是抽取幾個吧。
    武將牌里面,過目不忘的應該不少,最起碼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楊松,諸葛孔明,甚至歐陽修等人,那都是過目不忘,心神出了名強大的人。
    抽一張武將牌試試!
    這個念頭一出現,鄭鳴就直接選擇了黃色聲望值來抽取武將牌,百分之百的成功率。
    翻開紅色的英雄牌,鄭鳴就看到一個黑大個子在朝著自己笑。李逵,他大爺的,怎么是李逵!
    看著這廝身上的蒼熊體,鄭鳴直接將李逵的英雄牌扔到了一邊,這人真的是沒有什么用處。
    一個,兩個,三個……
    雖然也抽到了幾個看上去挺勇猛的武將,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,心中有些不爽的鄭鳴,隨意的朝著自己聲望值看了過去。
    紅色聲望值十一億零二百八十一萬三千五百六十一。
    黃色聲望值兩千八百六十一萬三百二十六。
    這兩個龐大的數字,一下子讓鄭鳴有一種呆傻了的感覺,怎么可能,自己的聲望值,什么時候已經這么多了?
    十一億紅色的聲望值,不到三千萬黃色的聲望值,可以說這幾乎是鄭鳴以往做夢都想不到的數字。
    他大爺的,這豈不是說,自己運用紅色聲望值,可以選取一個通天教主級別的人物嗎?
    要是那樣的話,自己在這大晉王朝之中,還會怕誰?不,應該是在這個世上,自己好像也沒有什么怕的人物。
    
    ps:  月票,俺要月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