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身英雄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(12-16)     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(12-16)      完本感言(12-16)     

隨身英雄殺443 狼帝勐賁

  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,每個人都有8張票,投票還送起點幣,跪求大家支持贊賞!
    巨狼騰空,呼嘯而去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就沖出了數百丈,而在巨狼的身后,齊刷刷的有上千條巨狼緊緊跟隨。
    作為統治一方的天狼原的狼帝,在多數人的想法之中,勐賁就算沒有住在高大的宮殿之中,也要住在用黃金和最華麗的皮毛做成的大帳之中。
    但實際上,那個能夠在天荒之地,讓不少種族聞名喪膽的人物,就站在一個簡陋的洞口看著夕陽。
    粗麻做成的長衫,雖然已經洗滌的看不出來原本的顏色,但是卻干凈異常。
    瘦削的身材,平淡無奇的目光,一切的一切,讓人看上去,就覺得這人是世間最平凡的中年人一般。
    但是你要是仔細的觀察,就會發現這個人的手掌特別的大,比普通人手掌的一倍還要大一點。
    滿是繭子的手掌,給人一種歷經滄桑的感覺,但是在他站在夕陽下的時候,卻給人一種奇特的感覺,那就是這個人并不是以兇殘聞名的狼,而是一個智者,一個武者。
    “你來了。”在天狼左祭恭敬的站在自己身后半刻鐘之后,終于從那落了山的夕陽收回目光的狼帝勐賁,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平靜的道。
    “拜見大帝!”在第二殘狼等人面前,天狼左祭無疑是高傲的,但是此刻。他面對狼帝勐賁。卻顯得異常的恭敬。
   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恭敬。是一種不用絲毫做作,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恭敬。
    “殘狼他們是怎么死的?”勐賁并沒有說免禮之類的話語,而是聲音低沉的問道。
    對于狼帝勐賁知道第二殘狼等人的死亡,天狼左祭并不覺得意外,在他看來,如果勐賁不知道第二殘狼等人的死亡,那才奇怪。
    并不是說,狼帝勐賁有其他的消息渠道。而是因為勐賁的身上,擁有一種其他人沒有的感應力,只要有三品以上兇獸的狼死亡,他都能夠感覺的到。
    這是一種可怕的感覺,作用并不只是在三品以上兇獸的死亡上,在天荒之地,天狼原并不是最為強大的種族,狼帝勐賁靠著這種可怕的直覺,不知道為天狼原躲避了多少災難。
    “一劍,被人一劍斬殺!”天狼左祭的聲音之中。帶著一絲恐懼的道:“那一劍,好像隱含著無窮的力量。在那一劍揮出的時候,我覺得虛空都被斬斷了。”
    “屬下后來自己推演了一下,就算是我自己處在那一劍之下,同樣是有死無生。”
    勐賁沒有說話,而是緩緩的轉過頭來,他定定的看著天狼左祭,那本來看上去渾濁的目光,在剎那間閃出了一道藍光。
    這藍色的光芒直入天狼左祭的心神,讓天狼左祭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。
    “那一劍,是鄭鳴揮出的,就是那個斬殺了曾不的鄭鳴。”天狼左祭在勐賁的目光下,通體顫抖,他的話語,說的更是沒有了以往的冷靜。
    勐賁沒有說話,他的眼眸,卻在這一刻,生出了無窮的變化,而天狼左祭就覺得當天發生的一幕,開始在他的心頭,不斷的旋轉。
    特別那一劍,那驚天動地,讓他肝膽俱裂的一劍,就好像不斷回放的電影,在他的腦海中一次又一次的出現。
    五次,十次,百次……
    天狼左祭有一種想要崩潰感覺的時候,那一劍的情況,才沒有再出現,但是這一刻的天狼左祭,就覺得自己的腦海,已經開始嗡嗡作響。
    “嗷嗚嗚!”
    在狼帝勐賁面前,作為左祭的他,從來都沒有如此的失禮過,但是這一次,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因為他清楚,如果自己再這樣下去的話,整個人一定會崩潰。
    一陣瘋狂的咆哮,終于讓天狼左祭平靜了下來,就在他準備向狼帝勐賁請罪的時候,卻見勐賁的胸襟前,多了一片血紅。
    這血紅在勐賁那雪白的麻布衣服上,是如此的刺眼,是如此的讓人恐懼。
    勐賁受傷了,而且受的還不是普通的傷勢,一時間天狼左祭心中的恐懼越加的多了起來。
    “好恐怖的一劍啊!”
    勐賁的臉上,卻帶著笑容,他朝著天狼左祭輕輕的一擺手道:“就算是我,面對這一劍,恐怕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    “這樣的人物,就算是身體沒有進入躍凡境,他對天地真意的領悟,也達到了一個常人不能企及的高度。”
    說到此處,勐賁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洶涌的戰意,在這戰意之下,天狼左祭就覺得自己整個人,都被這洶涌的戰意所束縛,他想要大吼,但是他甚至覺得自己連嘴巴都睜不開。
  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狼帝勐賁這才收攏自己的殺機,他好像在這一刻,又變成了一個普通的人。
    但是,在下一刻,他卻突然出手了!不,這一刻的勐賁,應該說出爪才對,就見他輕輕的揮動手掌,朝著那百丈外的山坡用力的一抓。
    這一抓,看似普通,但是伴隨著這一抓之力,一塊足足有二十丈方圓的巨石,被勐賁一爪抓成了碎粉。
    天狼左祭看著勐賁的出手,就覺得自己的喉頭發緊,他自然知道勐賁這一手的意思,但是卻沒有想到,此刻的勐賁,出手竟然如此的強大。
    偽躍凡之力!
    雖然沒有將自己體內的真氣轉化為更加強大的真元,但是卻已經將領悟出來的真意凝結成為實物。
    勐賁早在十年前,就已經達到了偽躍凡的境界,只不過今日的他。好像比以往更進步了不少。
    難道這些進步。都是因為那一劍?
    “你覺得光憑那少年的實力。他真的能夠揮出那一劍嗎?”狼帝勐賁的聲音,平靜無比。
    天狼左祭猶豫了瞬間,就堅定的搖頭道:“雖然那個少年是大晉王朝最大的天才人物,但是我覺得,就憑他,他揮不出那驚天動地的一劍。”
    “銘器,或者是禁忌銘器!”勐賁說完,就將目光落在天狼左祭的身上道:“看來這一次。我們真的是踢到了鐵板上。”
    天狼左祭的心中,同樣有這樣的想法,而且他覺得,自己等人這一次踢到的,是一個巨大的鐵板。
    十萬狼騎,那簡直就是天狼原一半的力量,而一旦十萬狼騎被滅的消息傳出,說不定天狼原就變的無比的危險。
    那些早年被勐賁征服的部落,那些本來和天狼原都敵對的實力,絕對不會放過一次如此好的機會。
    作為天狼左祭。他之所以急匆匆的來找狼帝勐賁,最主要的。就是看勐賁如何的抉擇。
    畢竟,這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。
    “狼帝,十萬狼騎被滅的消息,是掩藏不住的,金豹部落和赤天虎他們,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。”
    終于,天狼左祭說出了自己擔憂的事情,他的眼眸中,充滿了擔憂的看著勐賁。
    勐賁擺了擺手道:“他們倒是不用太擔心,我可以應付的了他們,只要我在,天狼原就沒事!”
    我在就無事,這是一種何其強大的信心,但是聽著勐賁的話,卻不會讓人有絲毫此人在吹噓的感覺。
    并不是因為他是狼帝,而是他身上的氣勢,讓人不知不覺之間,就能夠產生一種由衷的信服感。
    “那鄭鳴這邊怎么辦?”天狼左祭說到鄭鳴兩個字,話語中帶著一絲不甘心。
    勐賁淡淡的道:“還能怎么辦?既然咱們惹不起那個人,就只有老老實實的認輸。”說到此處,他朝著天狼左祭一揮手道:“你等一下,去我的寶庫,選一些天材地寶,然后大張旗鼓的送給鄭鳴。”
    認輸,送禮!
    這四個字,讓天狼左祭一時間就感到懵了,雖然他已經見識到了那一劍的強大,但是在他的心中,依舊有一種堅持,一種驕傲,一種屬于天狼原對大晉王朝的驕傲。
   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,有一天,自己會對一個自己從來都沒有看在眼里的存在送禮。
    “陛下,我們以后不招惹鄭鳴就是了,去給他送禮,完全沒有那個必要,畢竟我們十萬狼騎,可是全都死在他的手中。”
    勐賁淡淡的看了天狼左祭一眼,而后冷冷的道:“做錯了事,總是要付出代價不是。”
    “更何況,我們不為敵的,并不只是鄭鳴,還有鄭鳴身后的實力,現在咱們天狼原已經到了多事之秋,能夠少一個對手,還是好的。”
    “去吧!”揮手的勐賁,眼眸中帶著一絲決絕,天狼左祭清楚,一旦狼帝露出這個神色,那就是他的決定,已經到了不容置疑的地步。
    “是,陛下。”天狼左祭恭敬的朝著勐賁行了一禮,然后往遠方走去,只不過他的步伐,有些蹣跚。
    勐賁沒有說話,等天狼左祭完全離去之后,他才緩緩的走入了自己的洞穴之中。
    這真的是一個洞穴,除了一些茅草之外,唯一能夠給人一種生活氣息的,就是一個石頭做成的桌子。
    而在這石頭做成的桌子上方,放著一個雕刻著各種花紋的石頭鏡子,看上去很像這個洞穴之中最值錢的東西。
    勐賁看著那鏡子,沉吟了瞬間,猛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然后催動內氣,逼出了一滴血滴在了那石頭鏡子上。
    石頭鏡子在鮮血落下的瞬間,生出了一點點細密的紋路,這些紋路密密麻麻,給人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。
    勐賁靜靜的等待著,他那以往都是古井無波的臉上,生出了一絲溫柔的笑容。
    一刻鐘過后,那寶鏡之中,終于出現了一個頭像,這是一個美麗的女子,一個充滿了野性的美麗女子。
    這個女子,最明顯的特征,就是她那張狹長的,猶如狼一般的眼睛。
    
    ps:  第二更奉上,一年沒有幾次的雙倍,就要結束了,呼呼,兄弟們,給俺點力量,讓俺激動一把啊!今天還有一更